一切從男人回轉開始 -【國度角度】專欄

上期「男人肯悔改,全球脫苦海」文章一出,就引來很多的廻響,有弟兄前來問我:為什麼一切的問題都在男人身上,男人又為何是一切問題的答案?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值得與大家一同反思。

創世記中首先被授予權柄的是男人,所以問責也是男人。神授予男人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伏在父神的權柄下,負責修理、維護、看守耶和華親自用心所栽種設立的「伊甸園」。神還向這男人清清楚楚頒佈了第一條「生死攸關的誡命」:「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7)

然而,這未經試煉、不知世途險惡的男人卻完全失職,不單沒有好好守護神所交付他的「園子」及「妻子」,連蛇進了園子也沒有防範。當蛇引誘他的妻子,所說的話明顯與神的吩咐相違背時,他不但沒有奮起擊退這條蛇,反而毫無掙扎地背叛了神,「順服」了妻子及那條蛇。神當然要追究這男人,尋索他並呼叫他的名字,但他卻驚惶羞恥地藏起來,也逃避承擔責任,將責任推給自己的妻子(創3:12)。這男人明知錯了,卻沒有「認罪悔改」回轉到天父的懷裏,其妻子也跟他一樣,將責任推卸到那條蛇,甚至神的身上!

犯罪本身不是最大的罪,犯了罪卻不肯承認、承擔責任、悔改回轉,才是最大的罪。神追究責任,蒙福之地因男人的罪第一次受咒詛,長出荊棘蒺藜來。男人要勞碌服苦,一家才得糊口(創3:17)。這個不稱職的男人,不單沒有作一個好丈夫,也沒有作一位好父親,為下一代樹立一個「認罪悔改」的正確榜樣,讓問題一直往下一代延續下去。

亞當的大兒子該隱,雖是聖經中第一個獻上初熟土產為祭的敬拜者,但卻不蒙神所悅納。一個沒有認罪悔改,徹底去對付並制服罪的生命,敬拜也是枉然。天父警告該隱:伏在亞當門前的罪,也必伏在你的門前,這罪必會戀慕你,咬著你不放。作為第二代的男人,你必要起來「制服」罪!(創4:7)當亞伯因信神的救贖而獻上羔羊的祭被悅納,該隱不但絲毫沒有反省及悔意,甚至惱羞成怒,殺了他的親兄弟,流了無辜人的血。「地」進一步受咒詛,不再為人效力,人卻要顛沛流離活在地上(創4:11-12)。最後,該隱帶着恐懼與不安,離開了家庭,離開了耶和華的面,離開了神的遮蓋與祝福。神所設立的第一個家庭,就此完全被仇敵擊潰!

首先的亞當,下一代的該隱,兩個男人都失敗了,全地也都受了咒詛。然而,父神早己為我們預備了救贖的大計﹕主耶穌來到世上是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勝過一切罪的轄制而反敗為勝,成為一切男人的救贖及得勝的榜樣男人,你被呼召及命定不是要作失敗者,乃是要作得勝者,作一個「好男人、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最終成就天父在地上「建家立國」的宏願。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改 全球脫苦海 -【國度角度】專欄

「為父的心,兒子的靈,二代復和,家庭重建。」這些詞彙皆成為近日的關鍵詞,無論我到世界那一個國家、城市中服事,這都不約而同成為主旋律。剛在洛杉磯舉行的The Call Azusa 110周年特會,在宣傳短片中,Lou Engle 也是以此為題,何解?因如今全世界面臨最大痛苦的根源,就是神所設立最神聖的家庭制度,正受到史無前例的最嚴峻的攻擊,仇敵誓要達到的目標是使「家庭制度」完全被肢解,而「男人」正是仇敵攻擊最關鍵的目標。原因何在?

男人是全世界最大的問題,但也是最大答案。三而一的神,賦予男人一生有三個最重要的「天職」:先是學會做一個「好兒子」,其次是學會做一個「好丈夫」,再次是學會做一個「好父親」。男人小時候先要學會做孝順兒子,成家後要學會做好丈夫,生兒育女後要學會做好父親,這是天父對祂所創造的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託付!若男人學會做好這三個「天職」,全世界都蒙福,反之全世界都遭殃受咒詛。

無論男人在事業上有多成功,若在神所賦予的這三個天職中任何一個角色有缺失,這將對天國降臨到地上做成極大的破壞,也是對神創世的目的與計劃相違背,這是極其嚴重的事,父神必定向我們男人問責。男人被造的目的,是要代表三一真神,被授予權柄,在這混沌黑暗的世界中「建家立國」,使其重新恢復秩序,並按三一真神合一、彼此相愛的形象與樣式,去治理及管治全地。男人的使命是要在地上建立神國的制度,在家庭、教會、社會中作帶領、作榜樣,成就天國完全掌權在地上的天國大業,並在家庭、城市、國家各領域中向父神負責!

而父子二代的關係是否對齊合一,大大影響了宗族傳承的優劣,成功與失敗,榮耀與恥辱。列王記上下,以大衛王一生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作凖繩藍本比較,其子孫後代誰效法他,那個朝代就蒙福得勝。反之,背叛先祖大衛,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的王,則蒙咒詛,帶領國家人民進入萬劫不復,苦不堪言的悲慘境況之中。歷史是一面無情的鏡子,同時反映出最美及最醜的一面。

先建家後建國,先學會建家,才懂得建國。世上的國家如是,天國的系統也如是,毫不例外。順者昌,逆者亡,這是不能逆轉的天國法則。舊約最後一卷書,最後一章最後二節,即瑪拉基書四章5-6節,早在2,400年前,預言了極其嚴重的警告,「男人」在家庭中這三個天職上有缺失,不單做成二代之間的破裂,更造成全地受咒詛!

然而,父神已經差遣末後的以利亞來,他要使為父為子的心互相回轉,「真父親、真兒子」的興起,二代彼此復和,彼此對齊,神家得以重建,已從神的家開始,兩岸四地華人教會的突破,已成為日本、韓國的突破!聖父、聖子、聖靈,正大大地運行。結束無父無子的世代,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實實在在發生在列國家人同行的旅程之中,我們是何等榮幸能親眼目睹,成為這大時代的見證人!然而一切都從男人的回轉作開始 !


文@何寶生

何處是吾家? -【國度角度】專欄

香港是我家,我深愛她,且一直以她為傲。由於事奉的緣故,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國家城市,不同制度,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但我心底卻獨愛香港。她不一定完美,但我就是愛她,愛她百折不朽的奮鬥精神,愛她的自由開放。然而,最近我們所深愛的香港,被一層莫名的「恐懼」所籠罩,變得異常焦慮徬徨,甚至狂燥不安。我們的下一代,似乎未能繼承上一代的香港奮鬥精神,我們的年輕人更相繼以「自殺」作最後的抉擇,以結束這内心無法駕馭的恐懼。無可否認,我們所愛的香港真的病了,且病得很嚴重。

根據資源管理顧問機構 ECA International 於2015發表的報告,香港仍是亞洲第6位「最適宜居住」的地區,但在全球排名中則從第16名,下跌至第33名。無論這份評估的基準如何設定、是否準確,無可否認,我們的家正與亞洲以至世界「最適宜居住」的城市背道而馳,越行越遠!怎不叫我心痛?愛之深,痛之切!

我們的家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誰在毀壞我們多代艱苦努力建立的美好根基?究竟是誰的錯?有人認為一切都是中央的錯及特首領導的政府強行小圈子選舉之錯!有人認為自由民主、一人一票是唯一出路,有人甚至選擇以暴易暴,用更激烈的抗爭手段對抗,港獨才是出路。面對這困境,誰能識破仇敵的詭計?誰可醫治拯救香港?誰可帥領香港力挽狂瀾、反敗為勝?

天地之大,我卻無家可歸!何處是吾家?嘿!你可聽得出,這是天父向祂的兒女以色列所發出莫大的哀鳴,作兒女的怎能不扎心?我心深處頓時被這句話抓住,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天大地大,天父心繋於錫安,哀嘆找不到一個祂可安息的地方,一個讓祂可安然居住的居所,一個溫暖的家。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六十六1)原來天父心中所想望的,不是一座金碧輝煌的聖殿,而是一個能叫祂的心得完全安息的地方

主耶穌是世上最偉大的天國屬靈文化革命之先行者,一切非暴力抗爭之父,吩咐他的門徒「收刀入鞘罷」(太二十六52)祂以公義和平作政治綱領,以善勝惡,以犠牲的大愛作武器,征服了當時無數的人心,連逼迫祂的敵人,也成為祂忠心至死的追隨者,效法祂柔和謙卑的樣式,建立了彼此相愛的家。天父終於找到了一個能使祂的心安息同在的地方,這個家豈不更成為當時動蕩不安,充滿爭鬧的世代的逃城,成為神人皆可安竭之處

教會不是組織架構,更不是建築物,乃是你我共同去建設的一個屬神的家,一個在燥動不安的城市中的逃城!無愛不成家。那裡有真愛,心靈就有家可歸,得以安息!


文@何寶生

讓「愛與和平」重新佔領香港人的心 -【國度角度】專欄

沒有改革,就沒有進步,這是永恆不變的定律。改革需要無比的勇氣,去撇棄過往的落後與迂腐,更需要堅毅的決心擁抱更崇高的理想,創建美好的將來。但歷史一再告訴我們,改革若只是空有崇高的理想及形式主義,人心卻沒有相應改革,沒有更加高尚的品格,改革即使成功,也必因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而以失敗告終。

自從「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一個以非常崇高的理想作為號召的民主運動開始至今,「愛與和平」的前提及目標一直成為空話,被學生及激進民主派所否定與唾棄。民主運動發展至今,不但背離了最初「愛與和平」的崇高理想,而且反諷地不斷被學生、激進民主派、本士派等一波又一波所「騎刧」。「變革」變成激進暴力的「本土民主前線」下,年初一晚策動旺角發生的所謂「魚蛋革命」。「愛與和平」變革成「仇恨、敵對、侮罵、血腥暴力」的反政府港獨暴亂,暴力鏡頭在新聞媒體中不停地反覆報道,無奈地也佔據了香港人的心靈,使原本春節祥和之氣氛盡失。無論你站在哪一方,「戾氣」始終佔領了香港人的心,久久不能揮去。

自九七回歸以後,整個民主運動的發展,不論民主派、激進民主派及本士派,都打著相同的旗號:「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究竟過去160多年,歷代香港人艱苦經營出來的「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是一直「被維護」或是「被摧毀」呢?真值得我們深思。耶穌教導我們辨證最好的方法:憑果子認樹,因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太七17)。

因著信,我本是一個對天國要降臨在地上的超級樂觀者,但眼見香港政府面對年青一代歇斯底里式的反動,似乎一籌莫展,我們的下一代,更朝向日趨激烈以暴易暴的方向發展,政府必然也會以暴制暴的方式制衡,可預計終必以流血收場,以雙輸的結局告終,屆時誰將會是坐收漁人之利的贏家?值得我們深思。我的心真是焦急萬分!在這十字路口,危急關頭,教會在此又應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猶太人一直等候一位強而有力的彌賽亞的來到,去推翻羅馬強大的政權,幫助以色列復國,然而主耶穌的柔和謙卑的進路,不但使法利賽人完全失望,更面對這羅馬政府及宗教系統的雙重迫害,主耶穌卻一錘定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暴易暴,絕非可取的進路,因為這進路最終只會是雙輸。以暴易暴的方式,他朝有日必然也會被更強大的暴力所反制,落入無止境的鬥爭之中!

主耶穌卻向門徒、天父的兒女們,提出一個革命性的觀念: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3-45)。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太十二35)建立神的國不單是一個崇高的理想,天父同時要求祂的兒女,要讓愛與和平永遠佔領我們的心,因為天國不在乎外面的政治制度,乃在乎人心的取向,神的國就在你們心中(路十七21)。這才是真正的偉大革命!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