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國文化衝擊固有傳統文化 -【國度角度】專欄

很多人都感受到2017年將會是急劇轉化的一年。今年第一次韓國回家聚集,正是一次天國文化衝擊大韓文化的深層次的轉化,帶來了民族性及宗教性的大醒覺!

今次天國文化與韓國「男尊女卑」的傳統文化發生猛烈衝撞,結果是:傳統文化在天國文化面前屈膝。當二種文化產生衝突時,韓國的父老領袖們,既勇敢又極其謙卑地在神及眾人面前向妻子流淚悔改,承諾從今以後摒棄韓國「男尊女卑」的大男人文化,願意用心耹聽妻子一向被輕視壓抑的心聲,且帶領著多代同行家人,一同向神屈膝下拜,將頭上的冠冕摘下,在列國家人見證下立下「鹽約」,決心破除「男尊女卑」在韓國女性身上的枷鎖,並宣告釋放姊妹們進入她們當站的位置及命定,對一向被低貶壓抑的姊妹們無疑是一次極深的醫治與釋放。我們簡直是見證一場屬靈文化的大革命,一個簇新的韓國已經誕生了﹗

讓我們一同回到起初神創造的過程。神看祂所造的都甚好(Very Good)! (創1:31);窯匠用泥做的器皿,窯匠看怎樣好,就怎樣做(耶 18:4)。神外在的創造,正正反映出祂內在美善的心意,窯匠看怎樣才是好,就怎樣做!

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但神卻又說:那人獨居(alone)不好,我要做一個配偶(a suitable companion)來幫助他(創 2:18)。神看所造的一切都很好,唯一的不好就是:寡頭。為什麼?因神雖然是獨一的真神,卻不是寡頭獨大的神,而是三而一的神。神喜歡多元而合一,和而不同(unity in diversity)在愛中各本其份,各盡所能,各司其職,配搭合宜,成為完全,合成一體,這才是神榮耀的形象與樣式(約17:22)。彩虹七色配搭之美,正是神創造中最佳的典範。

因此,男女不同構造,不同角色,不同恩賜,不同功能,但卻同等重要。男人若是寡頭就不好,女人守寡也不好。沒有了女人,男人再好,也是不好。神補滿了那男人的不好,將一個切合男人需要的女人許配給他,不好也就變成好了。一女一子合而為一,不就成為一個「好」字了嗎。神的意思原是好的,最終神看著也是甚好的!

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乃是神在一切創造中的高峰,也是最大的奧秘。神賜福這一男一女的結合,成為一體,並發令吩附他倆要以三一神(聖父、聖子、聖靈)在愛中彼此順服,各按其職,彼此配搭的合一形象與樣式,生養眾多,遍滿全地,以神所頒授「天國的權柄」去管治全地,這是神一切創造中最高的奧秘與目的。神所創造的一切,都帶著屬天的目的與祝福,為要彰顯天父的厚愛、智慧與榮耀!男人被摧毀,家庭就被肢解,繼而摧毀神國治理大地的景願。罪的引誘,目的是要摧毀神原意與目的。罪的定義就是違反神起初創造的原意、設計與目的;而罪的後果就是刑罰、咒詛與死亡,使神的榮耀變成羞辱,祝福變成咒詛!

我們無可避免都是在所屬的文化中被孕育出來的產物。唯有先認清神創造的原意、設計與目的以作為準繩,否則我們無法辨別出真偽、對錯、善惡來,也就無法從自身文化的泥沼中被救贖出來!

末後的日子,天國文化將會席捲及衝擊地上一切固有的傳統文化,你我自身的固有文化傳統都無可避免地被衝擊。韓國家人們謙卑的榜樣所帶來的突破,是否能帶動中、日、韓這三個帶著強烈「男尊女卑」思想的國家的突破,以至帶來亞洲及全世界的突破?這仍是未知之數,但有一件事我心知道,且深信這一切的突破,必須從我的悔改開始!


文@何寶生

成也男人、敗也男人 -【國度角度】專欄

男人是神的形像和榮耀(林前11:7 中)。神將自己的形象、樣式、榮耀及天國的管治大任都交付給男人,這是極大的信任,可惜男人卻屢敗屢戰,屢戰屢敗,叫仇敵大得褻瀆神的機會。但神從始至終沒有改變過祂原先的計劃,從來沒有放棄過男人,直至幫助男人得以完全反敗為勝!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能制服必然得勝,被制服必然失敗。亞當最大的失敗不是吃了女人給他的禁果,乃是逃避承擔罪的後果,且「永不悔改,死不認錯」,結果被罪所俘虜。當神警誡亞當的大兒子該隱說:罪的權勢(仇敵)必戀慕你,你卻要起來制服罪(仇敵)。可惜該隱並沒有聽從神的警戒奮起制服罪,竟繼承了父親「永不悔改,死不認錯」的死性,而去擁抱罪,反被罪所制服,結果成為魔鬼的兒子(約一3:12),更成為人類歷史中第一位謀殺犯。本應是「征服者」,卻成為「被制服者」,真是情何以堪!

最近有機會服事一群男人,他們坦然承認在情慾的綑綁中屢戰屢敗,如喪家犬一樣抬不起頭來。我深表同情,也不怕撕破面,分享了受洗前我在情慾綑鎖中痛苦掙扎,哭求主拯救的經歷,以及如何藉聖靈大能得以制服並得勝心魔,重獲自由,並從懦弱退縮內向的性格轉化成為剛強戰士的心路歷程。他們大得鼓勵,且同心奮起向仇敵宣告:你來一次我們打一次,直到完全被滅絕為止。我不會迷信「恩膏與權抦」乃單從被按手即可無條件獲得,永遠不會失去,卻深信「恩膏與權柄」乃是從屢敗屢戰,永不言敗,越戰越勇,至終學會在爭戰中得勝再得勝而獲得。我更深信唯有那得勝的,才能幫助別人得勝;先勝過自己的罪,才能幫助別人得勝罪。

「聖民」終必成為「勝民」

沒錯,男人曾使神的心破碎,神也曾後悔造人在地上,但祂卻沒有放棄過男人,反在每一個黑暗世代中,為自己留下不向仇敵屈膝的關鍵少數之「餘民」,因祂最終的計劃是要使祂的聖民在基督裡得以反敗為勝,使「聖民」最終成為「勝民」。至終弟兄必不枉神的託付,靠著主得勝仇敵(啟12:11)。

弟兄們,我們必須抱著一種「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與罪惡的權勢決一死戰的決心。我們要奮起向魔鬼宣戰:不是你死就是你亡!大衛是聖經中唯一被神稱為合神心意的男人,更是一個真正的戰土。我很欣賞大衛如此向仇敵宣告:我要追趕我的仇敵,並要追上他們,不將他們滅絕,我總不歸回。我要打傷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必倒在我的腳下。(詩18:37-38)難怪大衛在面對巨大的敵人如哥利亞仍毫無畏懼,因他早己在上戰場前先學會戰勝了自己,繼而戰勝獅子與熊。

弟兄們,你欲在真正的戰場上得勝,務必先學會去征服你生命裡頭的獅子與熊,追趕、追上、不將牠們滅絕,誓不歸回。男人,神已給你應許及命定:牠必戀慕你,你卻要制服牠!(創4:7)弟兄們請緊記,你每次的失敗,都是神的羞辱,同樣你每次的得勝,都在活出神的形象,彰顯神的榮耀。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攻,咒詛不復再 -【國度角度】專欄

「男人肯悔攻,全世界脫苦海。」當我求問父神,這紛亂的世代真正的問題及出路在那裡?聖靈就給我以上的啟示。當我再求問神:「悔改的真諦」又是什麼?聖靈向我啟示:一切受造之物都是為了彰顯三一神的榮耀及滿足神的計劃而被造。

聖經中說﹕「我們也在他裡面得了基業,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做萬事的,照著他旨意所預定的。」(弗1:11)In Him also we have obtained an inheritance, being predestined according to the purpose of Him who works all things according to the counsel of His will。又說﹕「耶和華的籌算(Plans)永遠立定;他心中的思念(Purposes)萬代常存。」(詩 33:11)

神在創世以前,對每樣受造之物的被造都有其本意(Original Intends)及目的 (Purposes)。每樣受造之物都為滿足神的計劃而被造,而被造者若順服神創造的原意及目的而活,就能完成神的計劃。萬物都活在「神命定的祝福」下,生生不息,不斷繁衍,以致遍滿全地,以三一神的形象與樣式代表神去「治理」。萬物也彰顯神的智慧與榮耀。

反之,受造之物若「背叛」(Rebellion)神造物的原意及目的,選擇與神的原意作對,罪就得著破口而入侵,不單使神的計劃及榮耀受虧損,更使神的名受羞辱。結果,神原先向萬物所賜「命定的福」反成了「命定的咒詛」,墮入萬劫不復之悽涼境況,真是情何以堪!

男人女人不單一同背叛了神,也彼此背叛,破壞了神命定的合一所帶來的祝福,但夫妻彼此都沒有向神「認罪悔改」,也沒有彼此認錯求饒恕,無可避免,大地因此受到災難性的咒詛。

所以,男人與女人何時一同自卑、禱告尋求神的面,願意悔改轉離其惡行,就能堵住破口,罪得赦免,關係得以恢復,大地因此也必得著醫治(代下7:14)。我全然相信,一男一女若都「放下己見」,一同回歸到神創造的原意及目的,同心委身去完成神託付的計劃及目的,神「命定的福」必定重臨。你相信嗎?

為什麼悔改這麼困難?因人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子後,就中了「自義的劇毒」,變得「自以為是」,如箴言21:2所說:「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神所要所看重的祭就是憂傷的靈,就如聖經說:「憂傷痛悔的心(A broken and a contrite heart),你必不輕看。」(詩 51:17)人愈是驕傲與頑梗,心就愈是剛硬,除非經歷神的破碎,才會柔軟過來,而「破碎」不是出於人的定意,乃是從神的「憐憫」而來。謙卑認罪,乃是唯一的捷徑!

神的本意及目的乃從男人開始,所以悔改也必從男人開始。男人,你要尋回神對你的本意及目的,帶領一家一同悔改!


文@何寶生

男人被召作戰士:撃殺仇敵、保家衛國 -【國度角度】專欄

繼華夏回家之後,我們深深感受到父神心中的逼切,要將全地族群帶回家。為此,我們剛剛在泰國曼谷完成了一個「族群家人聚集」(Tribal Family Gathering)。來自東南亞國家,包括印度東北部、中國、台灣等地數十個不同族群,猶如散落一地的珍珠,但神要再一次親手將他們串起來,成為一串珍貴無比的珍珠項鍊。當各族群穿上其本士服裝,用其本士樂器、語言,同聲歌頌敬拜,頓時釋放出一種嶄新的屬天而來的聲音及能力,衝破了空中靈界的壓制,震撼著與會每一位家人的心靈,帶來極大醫治及釋放。

特別的是,泰國家人正剛剛失去心中極其敬重的君王,而神卻超然地差派了各族群在這最關鍵時刻前來陪伴,與他們一同站立,帶來極大的安慰與鼓勵。我們更同聲宣告,泰國人民雖然失去了一位敬重的君王、一位慈父,但父神將成為泰國國民的父親、君王,起來保護、看顧泰國,並帶領泰國將進入下一個新季節、新循環。

值得一提的是,有五位屬南太平洋薩摩亞群島的家人,個個身形魁吾,手臂幾乎等於我的大腿,竟在聖靈感動下跳起戰舞。在強勁的節奏、合拍的動作中,他們個個炯炯有神,殺氣騰騰充滿整個會場,震撼著靈界堅固的營壘,大大激動了各人的靈,領導各族群一同進入了爭戰性的敬拜當中。我心中不禁雀躍莫名,想到這樣帶著神同在及權柄的敬拜,正是仇敵所最懼怕,也是教會現今最缺乏的敬拜﹗

酋長及後分享,他們的男人都被訓練成為戰士,爭戰狩獵是每個男人必需的責任。男人的天職就是好好保護妻兒、家園、族群,使妻兒可活在安全的環境下安居,開枝散葉。男人作為戰士,為悍衛家園而爭戰,不惜捨命,是他們最大的榮耀。反之,為自保而犧牲家園,就是男人最大的恥辱。

首先的男人亞當,被賦予的第一任務就是生養眾多遍滿全地,然後治理這地(創1:28)。「治理」這字的原文包含征服、克制、統治,既然要征服就必然要面對敵人。他被賦予的第二個任務是修理、看守家園(創2:15),所以男人最大的敵人不是家面的妻兒,而是要偷偷潛入家中的惡者——全地最狡猾的「蛇」,也就是魔鬼。神曾對該隱説:「魔鬼及罪必伏在你家門前,魔鬼必戀慕、死纏男人,直至男人完完全全被制服,成為魔鬼的俘擄及爪牙」(創4:7),但男人卻要奮勇起來悍衛妻兒保衛家園,抵擋魔鬼,抵擋罪,直至完完全全將牠制服,克敵制勝,家園才有安泰的日子來到,因治理之先必須先能制服仇敵。

最後,酋長警告所有男人:不能保護妻兒家園的男人就不是男人﹗因這句話,我整夜都在沉思反省,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反問自己是否一個真正的男人?男人要麼被魔鬼制服,妻兒家園都成為魔鬼的俘擄;要麼就是奮身起來反抗制服仇敵,不惜流血捨命,為要悍衛妻兒、保衛家園。除了起來爭戰,男人們還有何選擇?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改,女人必喝采! -【國度角度】專欄

如果男人沒有真正的「悔改」,女人一生就活在苦海,且一生背負着不能承受的重。首先,作女兒時承受不稱職的父親所帶來的傷害;第二,作妻子時則要承受不稱職的丈夫所帶來傷害;第三,為母時承受不稱職的兒子所帶來的傷害;第四,在社會上也承受以男性主導的歧視所帶來的傷害。這些痛苦的經歷,不單而形成女性對男性的恐懼及仇恨,有時更形成無法治癒的創傷。創傷沒有被治癒,男女就從「配對」變成「敵對」,這豈不為現今世代性別混亂、同性戀、同性婚姻的發展提供了土壤?這是天父造男造女原先的目的嗎?不!這絕對是正中了從魔鬼來的詭計。男人必需深切領悟這一點,神國才有翻盤的機會。

天父造男造女的原意是把「管理、管治」世界的神性仼務託付給「男人」,但神卻不是要創造一個完美全能的「男人」單獨去完成統治世界的任務。天父並沒有先咨詢男人,卻使男人沉睡,再從男人身上取出其「肋骨」,造了一個「配偶」來幫助他。這迫使男人若有所失,必須要謙卑下來。若不先學會「擁抱」這女人,就不能「擁有」這女人,沒有這「配偶」的「配合」及「幫助」,最終必無法完成神所託付的任務及計劃,也無法進入「命定」,飲恨枉過一生。

首先的亞當「失職又失敗」,卻死不認錯,也不悔改,正中了以色列的俗語:「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結18:2)這說明了父親對其子女,對下一代之影響有多深遠。你或許會驚訝為何你成長中會經歷這麼多傷害,且因這些傷害一直活在痛苦的掙扎之中?原因是上一代「吃了酸葡萄」,而你的牙齒卻「酸倒了」。我們總是遠遠低估了上一代對下一代所造成的影響。

當你知道行錯路,而前面是死路一條,除非你想死,不然就要悔改。誰要悔改?第一個要悔改的首先是「男人」,為什麼?因男人是家的頭,更是家的根基、楝樑與遮蓋,「男人」若不肯先悔改,家庭制度必被瓦解,妻兒因失去了保護及遮蓋而被仇敵任意擄掠。正如第一個男人亞當死不認罪,也絕不悔改,沒有起來承擔責任保護妻子,夫妻失去互信,咒詛不單禍及其妻夏娃,兒女頓失遮蓋,更禍及兒子該隠。天父原先創造男人去管治世界,但男人若不懂得管理(rule,管治)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更遑論要去管理這世界了(提前3:5 )。

然而,末後的「亞當」主耶穌,既是教會的頭,更是教會的根基、磐石,為所有男人立了正確的榜樣。祂「放下權利,背起責任」,使教會(新婦)、神的家得以在穏固的根基上被建立起來,縱然經歷狂風暴雨,也不致倒蹋。

我是我家族第一個基督徒,我信主後就就馬上為家族祖宗作認同性的認罪悔改,並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宣告:一切從我家族祖宗來的「咒詛」都要到此為止,全被切斷,連根拔出,從此一刀兩斷,與我無份無關,「祝福」卻要藉主耶穌的寶血及十字架救贖,從我這一代開始直到千代。我回歸到我天上的父親,回歸我真正的原生家庭。我真正的國籍是天國籍,是天國的子民。作為天父的兒子,我就擁有的是天父的DNA,既是天國的子民,就擁有天國的文化及價值觀,擁有天國的生命。撒在我裡面的既是天國的好種,那就必然結出好的果子,彰顯出我天父榮耀的形象與様式。

肯悔改的男人絕對不是弱者,因天父對我說:願意在我面前柔軟者,我必使他在仇敵面前剛強得勝;在我面前頑梗剛硬者,我必使他在仇敵面前軟弱,不堪一擊!悔改不是一次決定,而是聰明的你一生活在神面前的態度之最佳選擇!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改系列之:男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國度角度】專欄

一統天下,是天父創世以來的終極宏願,而男人的被造,正是為了完成這終極的目的。

將天國拓殖在地上

天父的終極心願是要將那看不見的國度 Kingdom,拓殖於可見的地上,所以天父在地上藉塵土創造了男人(Man),並授予男人權柄去執行這天國拓殖於地上的統治(Dominion)大業。然而,首先被造的男人亞當失敗了,天父再從天上差派「末後的亞當」主耶穌來作挽回。藉主耶穌寶血的救贖,我們得以回歸天國大家庭,一同完成天父起初的宏願:將天父的基因(DNA)、天國的價值觀及文化充滿全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賽11:9),彰顯天國的權柄及榮耀。祂應許所有屬神的後嗣都可在地上一同承受神的國,作為我們的產業(inheritance)(加4:7)。

宗教總是誤導我們是要離開地上往天國去,但主的教導卻是要將天國拓展到地上來﹗當門徒問主耶穌我們該禱告什麼?當如何禱告?主耶穌的回答很簡單:「我們在天上的父」,不是在地上,乃是在那裡?就是在「天上的王國」(kingdom)。對象是誰?就是「天上的父」,那位將「地上兒女」相連成為一家人的。主又說:「願祢的王國降臨於地上,願祢天國君王的御旨通行於地上如同通行於天上。」主並沒有為我們禱告,保守我們都能進天國,卻教導我們要世世代代接力去這樣禱告:「願天國降臨,完全拓殖於地上。」

3K的啟示:A King, A Kingdom, A Kingdom Family

主禱文帶出了貫徹整本聖經的最關鍵啟示,就是關乎「天國的福音」的核心3個K:A King(國王)、A Kingdom Family(王國大家庭),A Kingdom(王國)。屬神的兒女在地上是要建立的不是一個宗教,更不是一個宗派,乃是在地上要執行這「屬天的命定」。藉基督十架得蒙救贖的天國兒女,不是等著去天堂,而是先在地上建立一個天國的大家庭,繼而與主一同在地上拓殖一個屬天的王國 (Kingdom),這才是天國福音的核心,而這天國的福音,必需傳遍天下,以預備好人心迎接主的再來,在地上作王、掌權,直到永遠﹗

Kingdom(王國)乃由King(國王)和Domain(領土、領域)二字合併所組成,意即君王所統治的領土。王國最高的權柄是君王,而君王不是民選產生,手握權柄,有權揀選自己的人民。王國、帝國(Kingdom)會「殖民」,就像英國是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曾自稱是日不落的國家,因其殖民地遍及全球。所有英國殖民地不分種族文化都要「去本土化」,一律改變成英國化,直到完全與英國「對齊」,英女王被尊為大,頭像被高高掛起,大英帝國的文化、價值觀被拓殖於所有殖民地,英王御旨在全球英屬殖民地中通行。香港、星加坡正是華人地區的例子,我們雖然都是華人,但思想卻是西化,這就正是被殖民後的結果。

現今教會所面對最大的危機,就是在不知不覺中篡改了神創世的目的與計劃。牧者將神的兒女培養成為一種出世、離世的心態,毫無戰鬥意欲、不問世事,只懂得躲藏在教會四面牆裡唱「哈利路亞」,全心等候主再來迎接我們到天上永恆國度,卻完全違背了主的囑咐:要藉聖靈所賜上頭來的能力,將「天國的福音」從耶路撒冷一直傳到地極,以天國的文化及價值觀去充滿、攻佔及統治全地,預備主的再來

男人,你被造是要征服世界

「男人!你的名字是弱者!」這話不單是對神所創造的男人的莫大羞辱,更是在羞辱創造男人的神。作為男人,我們因自身的失敗而被羞辱,還無話可說,但我爸爸的名被羞辱,那還得了?

我要在此奉主的名宣告:男人,你被造不是要作失敗者,乃是要作征服世界的得勝者,這是你被造的目的與命定。男人,你要悔改,你被造不是要作這金錢世界的奴隸,一生去建造那即將全然崩潰的巴比倫系統。男人,你要悔改、回轉,像基督耶穌一樣,一生以天父的事為念,在世為父建家立國,將天國拓展到地上,完成天父一統天下的宏願


文@何寶生

聆聽是開啟心靈的鑰匙 -【國度角度】專欄

以謙柔的心去傾聽被壓抑的聲音,是化解仇恨最強的武器!

每一個人及族群,都有「被聆聽」的需要。心聲被聆聽,心靈自然樂意敞開!
「心開」自然也就「開心」,一笑就能泯冤仇,在這個充滿矛盾對立的世代,
我們不需要更多大殺傷力武器以震懾對方,「聆聽」才是化解仇恨最強的武器。
這是我在這次華夏回家預備過程中,學習到最寶貴的功課。

大傾聽達至大和解

今年年初,我們一眾中、港、台、澳及海外華人的代表一同聚集,目的就是要化解兩岸四地彼此之間一些難以言喻、心靈上的糾結。在彼此交心分享的過程中,
我們才驚覺,兩岸最大的分隔不是台灣海峽,而是心靈上的鴻溝。家人同行雖然已經十五年,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及信任,但在一些敏感的話題上,仍然不敢輕易觸碰,心底總是糾結著。我們深知若華人自己不首先突破,就沒有恩膏權柄幫助列國突破,一切都只流於口號。所以我們決定來個「大傾聽」,以致能達成「大和解」。當中我發現一個秘密:聆聽是開啟心靈的鑰匙。

聆聽必須帶着一顆真誠謙卑的心,能夠容納逆耳之言,樂意聽到與自己不同的聲音,才能聽懂對方隠藏心底的聲音。專心樂意去聆聽,就是給予對方最大尊重,不聆聽就永遠不會聽到別人的心底話。要了解歷史必須先重聆聽開始,唯有聆聽才會了解,了解才能諒解,諒解才可和解!我們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彼此去用心聆聽對方的心聲,進而了解、諒解、和解,華夏回家的宣言就是這樣誕生。

聆聽少數民族的心聲

少數民族的聲音一直是「被隠藏」的。華夏回家讓他們第一次踏足在一個如此盛大的舞台之上,除了戰兢還是戰兢。要他們在一萬人面前剖白心聲,簡直是絕不可能的神跡,但是他們卻作出歷史性靈的突破,原因是他們感覺到這裡確是個有真愛的家,因為我們願意花一整天的時間去聆聽他們隱藏在心中的心聲。其中幾位身份較敏感的少數民族的家人分享,深觸我心。他們說,外面須有熱情的擁抱,但他們內心卻仍舊冰冷。他們心靈的眼睛一直在觀察,在最後一天的下午,才敢敞開心向我們表明身份,剖白心聲。再一次讓我確定聆聽是開啟心靈的鑰匙。

一顆屬靈的核彈被引爆了

在聚集中,父老們同心合意作出了華夏回家宣言:「我們大中華各族群及海外華人願意在基督的愛中超越歷史、地域、宗派及個人的攔阻,定意在主裏合一,同心同行,建立基督的身體及屬靈的大家庭,使之成為神安息的居所。我們同立盟約,彼此委身相愛,成全、祝福,讓神的國彰顯在地如同在天。」我深信,這宣告已經在靈界裡一錘定音,鎖定於天上,也對黑暗的國度已經造成毁滅性的重創。五千年來在華人頭上的魔咒已被解除,華人是一盤散沙的宿命也已經完全被打破了﹗

華夏大家庭已經成了父神在世人面前的一台好戲,華夏民族的突破,會否成為列國邁向神國整合的突破?讓我們拭目以待!唯有願意聆聽、才會了解、諒解、和解,才能攜手邁向真正的合一。一雙樂意聆聽的耳朵,勝過十張能言善辯的嘴巴。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改系列之:作真兒子 -【國度角度】專欄

前文提過,男人有三個不可缺失的「天職」﹕先學會作「好兒子」,再學會作「好丈夫」,最後要學會作「好爸爸」。女人的「天職」作好女兒、好妻子、好媽媽亦然。男女這三個「天職」是否稱職,直接影響家庭制度能否健康地被維䕶。這也是天父完美設計的人生成長三部曲,不同階段賦與不同的學習體驗,順序成長、成熟以至能承擔。若每階段都能順序學好,就算家境不一定富裕,也必能在愛中享受一個溫暖歡愉美滿的家庭,叫人欽㵪!

父慈子孝原是堅實的傳統中國文化,令人費解的是,現今教育雖如此普及,社會及家庭的問題卻比任何一個世代來得更複雜辣手,尤以年青的一代,更是重災區。何解?皆因現今社會對男、女的三個「神聖的天職」日漸忽略,没有像謀生專業技能般給予重點培訓,家庭關係血濃於水的觀念日漸淡薄疏離,以至倫常悲劇時有發生。再者,父母望子成龍,不惜代價積極去培養兒女的學業,以增強其競爭力,迷信擁有優厚入息,就能享受富裕的生活及過美滿的人生,結果很可能美夢變成惡夢,後悔莫及!社會棘手的問題,教會又能否成為問題的答案?

耶穌基督 —「好兒子」的最完美榜樣

主耶穌不單在眾子中作長子,更是「好兒子」的完美榜樣!年僅十二歲的主耶穌已經向約瑟及瑪利亞表明祂來世的目的:「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麼?」可見小小年紀的祂,心中所想念的事與其他孩子所想望的事截然不同,天父的事及旨意永遠是祂心中的第一優先。然而,祂同時學習順從地上的父母,侍奉在側,直到三十而立之年,才離開父母出來服事。耶穌的智慧及身量也日漸成長、成熟,叫神和人喜愛祂的心,都齊齊增長(路2:52)。試試回想,你十二歲時最上心的又是什麼?

耶穌來到這世上,並非馬上就去開工,而是首先去學會如何作「好兒子」,及後父神才提升祂去學習作教會的「好丈夫」。不懂得作好兒子就很難成為好爸爸,而耶穌為了學習從一顆「愛父的心」到「愛妻(教會)的心」,過程歷盡無數的拒絕、凌辱、唾罵、逼迫、患難、追殺,經歷極大撕裂與痛苦。這讓我聯想到,浪漫的愛情,只是為滿足現實生活中得不到真愛而投射出來虛幻的麻醉劑,然而「真愛」卻絕不浪漫。耶穌心靈深處每次經歷掙扎與破碎,都隱含極大的痛苦。神將祂推向極限,以至祂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阿爸父救祂免於死亡的痛苦。祂雖為兒子,父卻沒有寬容祂,而祂卻因苦難學會了順從父旨意而得以完全,成為我們得救的根源及「真兒子」的最佳榜樣(來5:7-9)。

我們都擁有神兒女的名份,也以身為天父寶貝兒女而深感榮幸,但你是否願意忍受苦難的煎熬,以受苦的心志學效耶穌基督順服的榜樣,成為一個「真兒子」? 我會義無反顧地說﹕「我願意」,因我深知這是通往成為「好丈夫」和「好父親」的必經之路。


文@何寶生

一切從男人回轉開始 -【國度角度】專欄

上期「男人肯悔改,全球脫苦海」文章一出,就引來很多的廻響,有弟兄前來問我:為什麼一切的問題都在男人身上,男人又為何是一切問題的答案?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值得與大家一同反思。

創世記中首先被授予權柄的是男人,所以問責也是男人。神授予男人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伏在父神的權柄下,負責修理、維護、看守耶和華親自用心所栽種設立的「伊甸園」。神還向這男人清清楚楚頒佈了第一條「生死攸關的誡命」:「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7)

然而,這未經試煉、不知世途險惡的男人卻完全失職,不單沒有好好守護神所交付他的「園子」及「妻子」,連蛇進了園子也沒有防範。當蛇引誘他的妻子,所說的話明顯與神的吩咐相違背時,他不但沒有奮起擊退這條蛇,反而毫無掙扎地背叛了神,「順服」了妻子及那條蛇。神當然要追究這男人,尋索他並呼叫他的名字,但他卻驚惶羞恥地藏起來,也逃避承擔責任,將責任推給自己的妻子(創3:12)。這男人明知錯了,卻沒有「認罪悔改」回轉到天父的懷裏,其妻子也跟他一樣,將責任推卸到那條蛇,甚至神的身上!

犯罪本身不是最大的罪,犯了罪卻不肯承認、承擔責任、悔改回轉,才是最大的罪。神追究責任,蒙福之地因男人的罪第一次受咒詛,長出荊棘蒺藜來。男人要勞碌服苦,一家才得糊口(創3:17)。這個不稱職的男人,不單沒有作一個好丈夫,也沒有作一位好父親,為下一代樹立一個「認罪悔改」的正確榜樣,讓問題一直往下一代延續下去。

亞當的大兒子該隱,雖是聖經中第一個獻上初熟土產為祭的敬拜者,但卻不蒙神所悅納。一個沒有認罪悔改,徹底去對付並制服罪的生命,敬拜也是枉然。天父警告該隱:伏在亞當門前的罪,也必伏在你的門前,這罪必會戀慕你,咬著你不放。作為第二代的男人,你必要起來「制服」罪!(創4:7)當亞伯因信神的救贖而獻上羔羊的祭被悅納,該隱不但絲毫沒有反省及悔意,甚至惱羞成怒,殺了他的親兄弟,流了無辜人的血。「地」進一步受咒詛,不再為人效力,人卻要顛沛流離活在地上(創4:11-12)。最後,該隱帶着恐懼與不安,離開了家庭,離開了耶和華的面,離開了神的遮蓋與祝福。神所設立的第一個家庭,就此完全被仇敵擊潰!

首先的亞當,下一代的該隱,兩個男人都失敗了,全地也都受了咒詛。然而,父神早己為我們預備了救贖的大計﹕主耶穌來到世上是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勝過一切罪的轄制而反敗為勝,成為一切男人的救贖及得勝的榜樣男人,你被呼召及命定不是要作失敗者,乃是要作得勝者,作一個「好男人、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最終成就天父在地上「建家立國」的宏願。


文@何寶生

男人肯悔改 全球脫苦海 -【國度角度】專欄

「為父的心,兒子的靈,二代復和,家庭重建。」這些詞彙皆成為近日的關鍵詞,無論我到世界那一個國家、城市中服事,這都不約而同成為主旋律。剛在洛杉磯舉行的The Call Azusa 110周年特會,在宣傳短片中,Lou Engle 也是以此為題,何解?因如今全世界面臨最大痛苦的根源,就是神所設立最神聖的家庭制度,正受到史無前例的最嚴峻的攻擊,仇敵誓要達到的目標是使「家庭制度」完全被肢解,而「男人」正是仇敵攻擊最關鍵的目標。原因何在?

男人是全世界最大的問題,但也是最大答案。三而一的神,賦予男人一生有三個最重要的「天職」:先是學會做一個「好兒子」,其次是學會做一個「好丈夫」,再次是學會做一個「好父親」。男人小時候先要學會做孝順兒子,成家後要學會做好丈夫,生兒育女後要學會做好父親,這是天父對祂所創造的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託付!若男人學會做好這三個「天職」,全世界都蒙福,反之全世界都遭殃受咒詛。

無論男人在事業上有多成功,若在神所賦予的這三個天職中任何一個角色有缺失,這將對天國降臨到地上做成極大的破壞,也是對神創世的目的與計劃相違背,這是極其嚴重的事,父神必定向我們男人問責。男人被造的目的,是要代表三一真神,被授予權柄,在這混沌黑暗的世界中「建家立國」,使其重新恢復秩序,並按三一真神合一、彼此相愛的形象與樣式,去治理及管治全地。男人的使命是要在地上建立神國的制度,在家庭、教會、社會中作帶領、作榜樣,成就天國完全掌權在地上的天國大業,並在家庭、城市、國家各領域中向父神負責!

而父子二代的關係是否對齊合一,大大影響了宗族傳承的優劣,成功與失敗,榮耀與恥辱。列王記上下,以大衛王一生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作凖繩藍本比較,其子孫後代誰效法他,那個朝代就蒙福得勝。反之,背叛先祖大衛,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的王,則蒙咒詛,帶領國家人民進入萬劫不復,苦不堪言的悲慘境況之中。歷史是一面無情的鏡子,同時反映出最美及最醜的一面。

先建家後建國,先學會建家,才懂得建國。世上的國家如是,天國的系統也如是,毫不例外。順者昌,逆者亡,這是不能逆轉的天國法則。舊約最後一卷書,最後一章最後二節,即瑪拉基書四章5-6節,早在2,400年前,預言了極其嚴重的警告,「男人」在家庭中這三個天職上有缺失,不單做成二代之間的破裂,更造成全地受咒詛!

然而,父神已經差遣末後的以利亞來,他要使為父為子的心互相回轉,「真父親、真兒子」的興起,二代彼此復和,彼此對齊,神家得以重建,已從神的家開始,兩岸四地華人教會的突破,已成為日本、韓國的突破!聖父、聖子、聖靈,正大大地運行。結束無父無子的世代,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實實在在發生在列國家人同行的旅程之中,我們是何等榮幸能親眼目睹,成為這大時代的見證人!然而一切都從男人的回轉作開始 !


文@何寶生

何處是吾家? -【國度角度】專欄

香港是我家,我深愛她,且一直以她為傲。由於事奉的緣故,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國家城市,不同制度,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但我心底卻獨愛香港。她不一定完美,但我就是愛她,愛她百折不朽的奮鬥精神,愛她的自由開放。然而,最近我們所深愛的香港,被一層莫名的「恐懼」所籠罩,變得異常焦慮徬徨,甚至狂燥不安。我們的下一代,似乎未能繼承上一代的香港奮鬥精神,我們的年輕人更相繼以「自殺」作最後的抉擇,以結束這内心無法駕馭的恐懼。無可否認,我們所愛的香港真的病了,且病得很嚴重。

根據資源管理顧問機構 ECA International 於2015發表的報告,香港仍是亞洲第6位「最適宜居住」的地區,但在全球排名中則從第16名,下跌至第33名。無論這份評估的基準如何設定、是否準確,無可否認,我們的家正與亞洲以至世界「最適宜居住」的城市背道而馳,越行越遠!怎不叫我心痛?愛之深,痛之切!

我們的家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誰在毀壞我們多代艱苦努力建立的美好根基?究竟是誰的錯?有人認為一切都是中央的錯及特首領導的政府強行小圈子選舉之錯!有人認為自由民主、一人一票是唯一出路,有人甚至選擇以暴易暴,用更激烈的抗爭手段對抗,港獨才是出路。面對這困境,誰能識破仇敵的詭計?誰可醫治拯救香港?誰可帥領香港力挽狂瀾、反敗為勝?

天地之大,我卻無家可歸!何處是吾家?嘿!你可聽得出,這是天父向祂的兒女以色列所發出莫大的哀鳴,作兒女的怎能不扎心?我心深處頓時被這句話抓住,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天大地大,天父心繋於錫安,哀嘆找不到一個祂可安息的地方,一個讓祂可安然居住的居所,一個溫暖的家。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六十六1)原來天父心中所想望的,不是一座金碧輝煌的聖殿,而是一個能叫祂的心得完全安息的地方

主耶穌是世上最偉大的天國屬靈文化革命之先行者,一切非暴力抗爭之父,吩咐他的門徒「收刀入鞘罷」(太二十六52)祂以公義和平作政治綱領,以善勝惡,以犠牲的大愛作武器,征服了當時無數的人心,連逼迫祂的敵人,也成為祂忠心至死的追隨者,效法祂柔和謙卑的樣式,建立了彼此相愛的家。天父終於找到了一個能使祂的心安息同在的地方,這個家豈不更成為當時動蕩不安,充滿爭鬧的世代的逃城,成為神人皆可安竭之處

教會不是組織架構,更不是建築物,乃是你我共同去建設的一個屬神的家,一個在燥動不安的城市中的逃城!無愛不成家。那裡有真愛,心靈就有家可歸,得以安息!


文@何寶生

讓「愛與和平」重新佔領香港人的心 -【國度角度】專欄

沒有改革,就沒有進步,這是永恆不變的定律。改革需要無比的勇氣,去撇棄過往的落後與迂腐,更需要堅毅的決心擁抱更崇高的理想,創建美好的將來。但歷史一再告訴我們,改革若只是空有崇高的理想及形式主義,人心卻沒有相應改革,沒有更加高尚的品格,改革即使成功,也必因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而以失敗告終。

自從「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一個以非常崇高的理想作為號召的民主運動開始至今,「愛與和平」的前提及目標一直成為空話,被學生及激進民主派所否定與唾棄。民主運動發展至今,不但背離了最初「愛與和平」的崇高理想,而且反諷地不斷被學生、激進民主派、本士派等一波又一波所「騎刧」。「變革」變成激進暴力的「本土民主前線」下,年初一晚策動旺角發生的所謂「魚蛋革命」。「愛與和平」變革成「仇恨、敵對、侮罵、血腥暴力」的反政府港獨暴亂,暴力鏡頭在新聞媒體中不停地反覆報道,無奈地也佔據了香港人的心靈,使原本春節祥和之氣氛盡失。無論你站在哪一方,「戾氣」始終佔領了香港人的心,久久不能揮去。

自九七回歸以後,整個民主運動的發展,不論民主派、激進民主派及本士派,都打著相同的旗號:「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究竟過去160多年,歷代香港人艱苦經營出來的「香港核心價值及本土文化」,是一直「被維護」或是「被摧毀」呢?真值得我們深思。耶穌教導我們辨證最好的方法:憑果子認樹,因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太七17)。

因著信,我本是一個對天國要降臨在地上的超級樂觀者,但眼見香港政府面對年青一代歇斯底里式的反動,似乎一籌莫展,我們的下一代,更朝向日趨激烈以暴易暴的方向發展,政府必然也會以暴制暴的方式制衡,可預計終必以流血收場,以雙輸的結局告終,屆時誰將會是坐收漁人之利的贏家?值得我們深思。我的心真是焦急萬分!在這十字路口,危急關頭,教會在此又應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猶太人一直等候一位強而有力的彌賽亞的來到,去推翻羅馬強大的政權,幫助以色列復國,然而主耶穌的柔和謙卑的進路,不但使法利賽人完全失望,更面對這羅馬政府及宗教系統的雙重迫害,主耶穌卻一錘定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暴易暴,絕非可取的進路,因為這進路最終只會是雙輸。以暴易暴的方式,他朝有日必然也會被更強大的暴力所反制,落入無止境的鬥爭之中!

主耶穌卻向門徒、天父的兒女們,提出一個革命性的觀念: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3-45)。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太十二35)建立神的國不單是一個崇高的理想,天父同時要求祂的兒女,要讓愛與和平永遠佔領我們的心,因為天國不在乎外面的政治制度,乃在乎人心的取向,神的國就在你們心中(路十七21)。這才是真正的偉大革命!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