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揀選了中國教會 -【回家的旅程】專欄

「大衛,是什麼攔阻我在中東建立我的國度?」2001年,戴冕恩將要在洛杉磯一場大型特會中分享信息,當他求問主要分享什麼信息時,主這樣反問他。「是人們對逼迫與死亡的恐懼。」他很快回答。戴冕恩是在埃及這個穆斯林國家中出生和成長的。「是的,但我預備了一群不懼怕逼迫和死亡的餘民。他們就是華人,在釋放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進入末後命定的事情上,他們將會扮演一個非常特別的角色。」主如此說。

2001年7月,戴冕恩應愛修園陳仲輝牧師之邀前往一個特會講道。他帶著一家八口出發,竟然在路上發生了幾乎使全家喪命的大車禍,但神超自然地保護了他們一家。雖然經歷如此大的屬靈爭戰,他還是決定趕到會場。當他求問神要講什麼信息時,主和他有了以上的對話。

當晚,他遵命分享了主的啟示,神彰顯了非一般的同在,全體會眾都非常激動,陳仲輝牧師當場提出要製作一百萬張光碟,把此信息分享到華人世界,後來卻意外發現那段信息的錄音竟完全空白!一開始戴冕恩認為這是從仇敵來的攻擊,但主清楚告訴他:現在還沒到廣傳這信息的時候。

因著神的啟示,也因看到這個信息在靈界的攪動和份量,他的心開始關注中國,等候中國的命定與神的時間對齊。事實上,11年後(2012年),神給戴冕恩靈裡的啟示才成爲眾望所歸的事實:中國受逼迫的領袖和他們的下一代勇敢地站立在舞台上,從西方教會手中接過在新季節作帶領的鑰匙。

在2016年華夏聚集中,戴冕恩對此作出相當完整的分享。他先概括了整個華人回家旅程從2009年到2012年的進程。在2009年猶太新年期間,主開門使第一次華人聚集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1000名信徒聚集敬拜等候主。華人很擅於籌劃和安排事情,但他們把天然人的才幹放在一邊,完全讓聖靈來帶領聚會。主彰顯祂的同在來尊榮他們的順服,也使用這次聚會播下種子,促成2010年5月,在香港舉辦的第一次全球華人聚會。香港如同亞洲的母腹和橋樑,10年中舉辦了七次大型聚集,把各地華人連在一起,生出了「五胞胎」(中,港,台,澳和海外)的華人身體。

2012年8月1-4日,一萬五千名來自各國的家人再次在香港匯聚參與「神國降臨」聚集。神使用華人作整個基督身體的先知性種子,宣告神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列國的基督新婦都要承認祂超然的主權。當時美國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牧師代表西方教會領袖,將一把刻著以賽亞書22章22節的鑰匙交給華人教會領袖,先知性地象徵著西方教會確認神如今賜給華人的角色,就是來領導教會下一波的復興浪潮。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中國的臥談會-【回家的旅程】專欄

中國的回家旅程,是從13個人的關鍵少數聚集開始。戴冕恩、趙仲權牧師在香港幾位父老的陪同下前往武漢,有兩天半的時間,他們與中國領袖在一起。戴冕恩回憶當時的聚集:

當我想專心聽別人說話時,我習慣的坐姿就是舒適地滑進椅子裡!我們會面交談,一個接一個,一場接一場,我渴望聽到他們的心聲,所以不斷請他們分享。沒想到,我們第一次很隨意的聚會方式震驚了中國領袖。第2天晚上,弟兄們實在受不了了,他們一直聊到凌晨3點,發了一頓牢騷,覺得這樣的聚會毫無意義。 第二天,主對我說:「今天早晨敬拜後,洗他們的腳。」我問主爲什麼祂只說:「你洗他們的腳。」 

弟兄們本來要發表一夜深談的「誠實話」就在他們發言之前,還好我及時順服主,分享了主給的感動,結果所有人都哭了!「你是西方人,你不會洗我們的腳!」但是我們洗了他們的腳,靈界裡突然發生了變化。 人心被神的愛融化了,那天靈裡有重大的突破,大家心心相印!

2006年10月這次聚會,正如前面戴冕恩所回憶的,父老們並不是要做什麼事工,而是要真正認識這群家人,聆聽他們分享心中的渴望。很多人帶著筆記本,要領受海外名講員的新鮮信息,居然沒有記下什麼。況且戴冕恩還斜靠在沙發上!過去在電視上,台上見到的大講員,現在在自己眼前斜臥在沙發上,這真要習慣一陣子呢!他們還要大家「敞開心,分享心」,這可是從來沒有聽過的!這個聚集很不正式,不只是座談會,而是「臥談」會!但3天過後,他們漸漸明白這正是中國需要的:不是更多知識的傳遞和灌輸,而是更多親密的相交和關係。原來天父這次差遣來的,不是兩位能說的老師,而是兩位能聽的父親。漸漸地,大家從心裡稱他們爲「趙爸」和「戴爸」。

過去來中國的國際講員大多就是來講道和培訓,但是趙仲權與戴冕恩兩位父親帶著神的託付,一次次進入中國,不是辦特會,不是當講員,而是願意花很多時間與中國的屬靈兒女相交,同行和聆聽,尋求神的心意,分享從加拿大開始的家人同行旅程。他們雖是父親,但看自己還是「代父」的角色。一方面,是天父的代父,這些孩子是他們的榮耀和喜樂,但至終是屬於天父的產業。另一方面,是當地父老出現之前的代父。他們極其尊重當地的權柄,看重當地父老站在位上。其實每次去一個地方,他們關注的不是人多人少,而是有沒有父老出現。當一個地方的父老被認出來,並願意站出來,那地就有盼望了,因為孤兒的靈必會出去。他們感受到,時候到了,需要呼喚出中國的父親。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為華人捨命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我是否應該取消去耶路撒冷的旅程?」戴冕恩本來要去一個以色列特會當講員,但「911事件」發生了,航班一片混亂,當時一個埃及人這樣問神很正常。「你必須去,因為我要你去見一個人。」主卻對他這樣說。這人是誰呢?在特會中,有人介紹他認識周神助牧師,但他並沒有想到這人就是神要他見的人。周神助牧師後來分享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故事:

911事件」發生,戴冕恩牧師不太可能去以色列。而我出發前有颱風要來台灣,也不想離開;到了以色列之後,大颱風臨到台灣,我想提前回去但飛機停飛,所以聽到了戴牧師的信息,似懂非懂的。我不習慣在特會中與講員見面,但一位姊妹卻堅持要我見他。我們談了不到10分鐘,他說年底要來台灣。他來的時候,恰好是全球靈糧堂的同工聚會,我們全體同工都參加了他的聚會。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合一的旅程就這樣開始直到現在,完全是神非比尋常的帶領!

戴冕恩原本只是來台灣釋放神的信息,但到達台灣後,主對他說:「我不需要你的信息,我需要你的心。你願意為華人捨命嗎?」戴冕恩很為難,他心裡面最深的負擔是他自己的族裔阿拉伯人,特別是埃及人,神把他帶到加拿大,已經擴張了他,把愛加拿大和猶太人的心給他了。他無法想像,怎麼還有心力去愛華人呢?主就提醒他,當年台灣的玉里姊妹為加拿大沒日沒夜地禱告時,他曾對主說,有一天加拿大突破了,他一定會去幫助台灣,來報答這個台灣的代禱者。但他還是掙扎,就對主說:「我不是華人。」主很溫柔也很堅持地對他說,你不是趙婆婆的兒子嗎?這下他降服了。神就把祂對華人的命定進一步揭開。

戴冕恩在台北靈糧堂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領袖分享了華人的命定,在場所有人被這個關乎自己命定的信息深深觸動,紛紛走到台前呼求神,痛悔和哭泣。這時主告訴戴冕恩,必有一日,主將招聚祂的華人新婦敬拜尋求祂的面,不僅祝福華人,也要祝福中東和全球的基督身體。那時,神在台灣作成很奇妙的工,兩次巴士環繞台灣全島之旅,所到之處,都有主信實的同在。聖靈在不同城市的各個層面作和好的工作,祂也預備了很多隱藏的代禱者,每當呼召悔改,就蜂擁到台前,為自己和台灣的罪呼天搶地地認罪悔改。

2002年,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預言台灣是引航船,當她跟隨聖靈的帶領進入中國的港灣,就會把中國這艘大船帶出來。台灣的確是華人世界屬靈的先鋒,很早就在多方面領受神的心意。台灣也被揀選先接受來自加拿大的回家的種子,家人同行的旅程是從台灣開始的,隨後從台灣流到香港。

神揀選香港成為母腹來孕育回家的種子。2010-2019年間,香港舉辦了7次大型聚集,在靈裡生出亞洲的旅程,後來迅速擴展到全世界。其中一位常在台上作翻譯的香港姊妹徐石瑋坦言:「全世界除了加拿大外,沒有一個地方像香港,在草創期就有這麼密集的大型聚集。目前除了網上的聚集,最大的回家聚集就是在香港發生。很感恩神這樣信任香港,把一次次乳養的機會給了香港。香港是特別為中國家人開的一扇門戶,使中國的旅程生出來,中國大陸又成為全球家人同行的一個推動和接生的力量!雖然一開始香港並不完全明白這個旅程的深度,但靈裡已經領受並接住了球,而且很漂亮地把這個雪球推了出去,愈滾愈大。」這股從加拿大流出的尋求神的清流從台灣流到香港,再流向中國。可以說,回家的異象在加拿大受孕,但走出國門後是在華人中間生產,成長,並走向列國。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走進中國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回家的旅程」是從「家」裡走出去的。在發源地加拿大溫哥華,神先建立成錫安教會這個家,然後在建立加拿大的家的過程中,他們順服聖靈的帶領去了台灣、香港,最終進入了中國。這個旅程進入中國的方式,實在讓人跌破眼鏡。神揀選了一位當年信主才3年,名不見經傳的路得姊妹。

2006年,路得被聖靈帶領參加了加拿大艾德蒙頓聚集。 她被神的榮耀強烈吸引,對主說:「主啊,中國也要有這樣神榮耀同在的聚會!」這個夢想開始在她心中醞釀,直至後來她被聖靈催逼,邀請戴冕恩去中國。戴冕恩面對她的邀請有些為難,畢竟當時她不是名人,也不是按立的牧師,有的只是一顆單純的心。但戴冕恩沒有憑頭腦的判斷,還是定意尋求主的心意。他感覺這不是能輕易放過的小事,就打電話給在台灣和香港的幾位領袖,大家異口同聲地認為不能去,只有少數人,包括香港國度事奉中心總幹事何寶生認為是時候了。戴冕恩和伊梅爾牧師一起禱告,他是被大家認可有先知職分的父老,主就把他放在回家旅程中,好像肢體中的眼睛,幫助這個旅程更清晰地聆聽神的心意。伊梅爾牧師從主領受,進中國的時候到了!戴冕恩當機立斷,馬上請寶生召集第一次小聚。

戴冕恩有一次聊起中國旅程就曾說,這個旅程是從一位他信任的華人朋友開始的:

寶生是明白我心的人。早在台灣的旅程中,他不斷問我:「你為什麼這麼做?你怎麼做到這一點?」那時,我一有心去中國,回家旅程帶中國,但我從未計劃過,只想知道神會怎麼做,直到寶生在香港舉辦一個聚會,我是其中一位講員。我在聚會中遇到中國的路得姊妹,後來她邀請我去中國。當時我正和香港及台灣同行,我就自然地想使中港台成為同步的三重奏。但是台灣和香港都沒人有感動和我同去。我從未去過中國,所以我想就算了吧。但神沒有放過這事,說:「你為什麼要把中港台拉在一起呢?我要你去的是中國。」於是我聯繫寶生,放棄原來的三合一計劃,只去中國。後來馬健明牧師,黃瑞君牧師和寶生決定陪我一起去,因為我一個人去太危險了。這就是開始。

「第一次聚集,你想做什麼?要召集什麼樣的人呢?」寶生問戴冕恩。「我此行不講道也不教導,只要見人。請你找十位你可以信任的人。沒有遇見我們信任的人,我們的旅程怎麼開始呢?」戴冕恩回答。「那什麼樣的人是可以信任的呢?」寶生追問。「找到關鍵的少數。就是那些清心的人,可以為神的國度放下一切的人。這就是第一次聚集要做的事。」戴冕恩這樣回答他。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進入醫治列國的命定 -【回家的旅程】專欄

友誼的橋樑

2000年,主帶領「萬國守望者」到世界各地去尋找還在世的聖路易斯號輪船的倖存者,約有40位還活著,其中25位願意接受邀請和資助,從世界各地前往加拿大。4月10日,在加拿大首府渥太華,教會、原住民和國會的代表為當年加拿大拒絕一整船寶貴的猶太人的生命,向這25位當年聖路易斯號船上的生還者深深認罪。

他們在加拿大接受了極隆重的歡迎、愛戴和尊榮,是他們有生之年未曾料及的。他們的心被基督身體所表現出來的愛、合一、奉獻和謙卑深深觸動,得到了很深的醫治。他們每人拿到一份精美的禮物——刻有加拿大楓葉和大衛之星圖案的玻璃雕像,表明加拿大要和以色列同站立,不會再讓猶太人獨自面對未來一切可能的逼迫。

在接受電台採訪時,戴冕恩說:「為了子孫後代,我們必須潔淨過去,在這些生還者面前痛悔。2000年,我們更向前一步,直接前往以色列,550位加拿大基督身體的代表參加了『希望之旅』(Journey of Hope),向以色列政府及拉比公開認罪。我們對以色列前外交部副部長說,這不只是一次禮儀活動,請督導我們與猶太人同行,在加拿大和猶太人之間架起友誼的橋樑。2007年,我們邀請以色列的國會議員來加拿大,在渥太華,多倫多和溫哥華三站熱情地接待他們。我非常感動,因為這不僅是一份特別的友誼,也關乎加拿大的命定,就是醫治列國。」2018年,加拿大政府公開為此事悔改。雖然這在當年加拿大教會先行悔改的18年後才發生,但是我們看到,基督身體在靈裡所做的必定影響自然界。

和好婚盟

2002年8月,加拿大教會有幾千人回應神的呼召,聚集在立法誕生地愛德華王子島省的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英國和法國的屬靈父母代表也應邀前來,同見證加拿大的英裔和法裔之間歷史性的醫治與合一。

英裔和法裔是加拿大建國的兩大族群,在過去的歷史中,他們經歷了很多的分裂和誤解,在神大能同在的聚集中,他們彼此立約,釋放愛的宣言。神也大大醫治了阿米什人(Amish)以及瑞士教會之間的傷痛。因為在16世紀改教運動後,瑞士逼迫了重洗派(Anabaptists),就是阿米什人的先父們。瑞士的代表就此向阿米什人的代表認罪。主似乎已經等候加拿大很久了,當加拿大自身的兩個主流民族剛剛進入和好合一,她馬上成了列國醫治的母腹。

2003年7至8月,250位法裔和英裔的加拿大人和原住民領袖一起乘坐大巴,從東到西横跨加拿大,一共12站的路程。在加拿大這個有醫治列國命定的國家,天父要她先行經歷祂的愛和醫治。8月3日,在艾德蒙頓的立法院,法裔的加拿大代表接受了英裔代表的「求婚」。他們發出先知性宣告:「我們領受了神的恩寵,如今我們要成為祂的喜悅!」

2004年7月,在魁北克的蒙特利有一個預備新婦的特別聚集,在此之前,法裔加拿大人必須和她的娘家法國修復關係。這傷害的根源可追溯到17世紀。當年住在魁北克省的法裔加拿大人面臨英軍的轟炸,一直等候法國的救援,卻是等了一場空。這個法裔族群留在加拿大,好像沒有父母的孤兒,最後落在英國的統治之下,深深經歷了被丟棄和拒絕之苦。

當年正值法裔進入加拿大地土400週年,魁北克的法語教會熱情地歡迎法國教會代表,法國的父老代表國家向在魁北克的兒女悔改當年沒有站在為父角色的虧欠。當神的靈找到一群完全順服的人,就能快速行事。當父親和兒女的心對齊,幾百年的咒詛在3天的聚集中就除去了。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流浪列車 -【回家的旅程】專欄

要預備加拿大的全國性悔改聚集,除了關鍵少數的領袖,神還有什麼心願?在尋求的過程中,主讓戴冕恩想到當年納粹是用火車載猶太人去死亡集中營的毒氣室的。

主感動戴冕恩呼召加拿大的領袖和代禱者,駛出一列完全不同的火車,帶著對猶太人深切的愛,用悔改的淚水洗刷加拿大的地土。1999年4月13-15日,88位代表加拿大各省的領袖和代禱者回應了他的異象,一列史無前例的流淚列車(The Train of Tears)載著他們代禱的眼淚,從溫哥華開往溫尼伯。他們分不同班次,畫夜向主哭喊,整整42小時,懇求主的憐憫臨到加拿大。

7月1日,超過2300人代表加拿大全國各省在溫尼伯大學體育館聚集,預備為著在加拿大的反猶主義向主哭求悔改。可是兩天過去了,人們敬拜、靜默、哀哭,但靈裡還沒有突破。在一次會前的察驗時間中,戴冕恩用以利沙先知和約阿施王的故事,激勵大家不要鬆懈,一定要先在靈裡完全突破,才能看到自然界的突破。

於是大家帶著新的信心重新回到體育館進入下一場聚集,繼續竭力呼求主。戴冕恩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沒有順服主,只求神憐憫加拿大,挪去祂的審判!他聽到自己的禱告:「神啊!請袮幫助我們,推我們一把,讓突破來到!」

忽然,一股聖靈的風吹進會場,掀起一波更深的劬勞和哭泣。神真的親自在靈裡推了一把,向加拿大顯示祂多麼渴望釋放她進入命定!這股靈風突然刮起,又突然止息,帶下了主的平安、溫柔和甜蜜的同在,充滿整個會場。

當人們還躺在體育館的地上享受屬天的安息時,主說話了:「我已經悅納了你們的獻祭!你們可以用帶來的石頭立起祭壇了!」聚集前,主吩咐大家帶一塊自己家鄉的石頭前來。戴冕恩在奉獻祭壇時禱告:「神啊,今日袮和天使是我們的見證,這些石頭也要向下一代見證我們這群餘民悔改的眼淚和對袮的忠心,求袮按袮的憐憫使我們的國家免去審判,得著袮的恩寵。」禱告結束時,溫尼伯的上空出現了雙彩虹,使我們想起神對挪亞的應許,祂不再用洪水毀滅全地。

那天正好是聖殿被毀日,聚會中外邦人和猶太人一起立約,宣告加拿大的教會與主的心意重新對齊。聚集的最後,會場外立起一個臨時的祭壇,上面堆有幾千塊從各地帶來的石頭,紀念神對加拿大悔改的悅納。一位英屬哥倫比亞省的姊妹無法親自前來,就請朋友送來一個小瓶子,瓶裡裝著幾個月來她為這個聚會哭泣代禱的眼淚。戴冕恩照她所願的,將她所獻的淚水灑在石頭上。另一位姊妹竟然獻上她最珍貴的結婚戒指,上面有一顆鑽石。這是2300塊石頭中,價值最貴的一塊「石頭」了!但比這石頭更寶貴的是她的心。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關鍵的時刻(下)-【回家的旅程】專欄

在1998年11月11日聚集的第一個晚上,主選擇「現場導演」,趙仲權牧師的太太被聖靈指定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以下是她的回憶片段:

當時我在帶領敬拜,當我唱到《我們的心願》時,我想到以西結書7章,就引用主問他的話:「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嗎?」我仿佛以西結一般回應他:「主耶和華啊,祢是知道的。」當我一唱出來,就抑制不住大哭起來。忽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進到我裡面,「拿麻布去纏裹那些加拿大的省旗。」接著,聖靈繼續開啟我,讓我想起兩天前做的夢:有一塊大布在我房間的頂上。我的靈往上被提升,看見是一塊麻布,完全遮蓋了我的房間。

我和另一位姊妹在禱告時有一個習慣,就是身邊帶著一小塊麻布,好幫助自己進入深度悔改的禱告。可惜我當時沒有帶我的小麻布。那位姊妹照常在我背後為我禱告守望,我轉身問她:「你帶了你的麻布沒有?」她說有!我就順服聖靈的感動離開鋼琴,走到最左邊的省旗,就是溫哥華所在的英屬哥倫比亞省。我記得那些省旗是從加拿大西邊排到東邊的。我手中的麻布一觸碰到英屬哥倫比亞省的旗杆,施恩懇求的靈就臨到,我俯伏在地,大大哭泣,淚如泉湧,不知哭了多久才平息下來。我就起身到下一個旗杆那裡,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我又劬勞在地,直到淚水止住!戴冕恩牧師這時帶著核心團隊已經站在我的身後,保護守望我,全場也開始此起彼落地大聲哭泣。我就這樣一個一個旗杆地用麻布纏裹,一次次地俯伏又起身……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完成所有的劬勞禱告。我知道,是團隊的扶持與代禱,使我完成了這需要超自然靈力和體力的深度悔改和劬勞!

戴冕恩更是跌破眼鏡!起初他實在不確定,看上去溫文儒雅的加拿大人怎麼可能流淚哭泣呢?但當時神的同在突然掃過整個會場,人們跪下哭泣,極其悲痛,連從口袋掏出紙巾的力量也沒有。他在一旁目瞪口呆,聖靈親自造訪,掌管全場,他甚至沒有機會分享異象!此時此刻,他突然明白,這就是神說的不容錯過的關鍵時刻!

兩個月後,1999年1月他從電視新聞中聽到,當年的加拿大總理克瑞強(Jean Chretien)第一次正式訪問奥斯威兹(Auschwitz)集中營。行程中有大屠殺倖存者加拿大人末底改·羅南(Mordechai Ronen)和他兒子陪同參觀。當末底改為死在納粹集中營的媽媽和姊妹禱告時,總理禁不住流淚,這是他人生中最震撼的旅程。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殺的猶太人有六百萬。他說:「我們都有共同責任確保歷史不會重演。」加拿大總理宣告要帶領列國杜絕這樣的悲劇。

戴冕恩感到非常激動,他終於明白11月11日的聚集中,領袖們哀哭呼求時,主對他說的話:「大衛,因為這地有餘民像以斯帖來到我面前,我就向你們伸出恩寵的權杖,讓你們看見我的作為!」當以斯帖願意為同胞站在破口,不顧念自己的性命來到王面前,她就得著王的恩寵。祂感動王取歷史來,想起末底改對王的忠心,最後下令保護猶太人。11月,神感動加拿大關鍵的代禱者和領袖來到神面前。接著,神就使地上的「王」總理克瑞強去奧斯威茲集中營「取歷史來」,記念猶太人的故事,他甚至安排「末底改」陪伴他!現在總理宣稱加拿大會站

在保護猶太人的一方,藉此將加拿大帶進神的心意中。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關鍵的時刻(上)- 【回家的旅程】專欄

「如果你們延遲,就會錯過時機!」主啟示。戴冕恩和團隊決定按照主的感動去做。雖然他也不明白神說的「錯過時機」是什麼意思。為這個全國性的悔改異象,他和趙仲權已在全國奔波了一年,多等幾個月又會怎麼樣?主開始教導他們時間和時機的不同。聖經裡有兩個希臘詞彙表達時間的概念:時間(chronos)和時機(kairos)。時間(Chronos)是直線式的時間觀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時間裡,我們天天尋求主,忠心與主同行。神的計劃與我們的順服有關,祂會給我們三種回應的選擇:遵行,不遵行或拖延。

時機(kairos)就不同了,它是指時候滿足的一刻,是歷史中的特定時節。神從永恆進入人的時間領域,來完成祂完美計劃與目的。在關鍵時機,常規時間和自然定律就會被調整,因為神定意要執行祂的意願,無人可拖延祂的計劃。我們的順服或不順服不會影響神的作為,只會影響我們自己在其中的角色和位置:參與、旁觀、或錯過工作的時節。

1998年9月的一天,萬國守望者團隊又在一起尋主。一位姊妹分享了她幾天前做的一個夢。她夢見自己被許多事情分心,沒有意識到已經深夜,差十一分鐘就到十二點了!而午夜一到災難就會瞬間爆發!她醒過來,主用一句英文俗語對她說:「現在是第十一個小時!」意思是,「時間快到了!最後的機會!」這個夢激發大家一起儆醒禱告,主就啟示了祂的計劃:神要在全國聚集之前,先召集一群領袖和代禱者,向他們分享與象,預備下一步招聚一次全國性的悔改。既然主顯示十一,大家感到聚會要在11月11日舉辦,並立即與一些重要領袖一同分辨這個領受。他們完全同意召開領袖聚集,但認為11月不是好時間,因為牧師都很忙,需要提前幾個月安排才能如期赴會。再加上臨近聖誕節,大家都忙於籌備聖誕晚宴和外展佈道等,他們提出要推遲到2月,到時必有更多的人參加。

他們的意見很合理。但當大家再次尋求主,主沒有改變祂的計劃!於是,他們決定順服神「不合理」的計劃,在1998年11月11日舉行聚集。令他們大為驚訝的是,全國各地有超過六百人回應。

一般來講,主喜悅領袖們認真尋求祂的面,祂可能在會前的領袖預備會裡啟示祂的心,但祂也可能選擇在當場的敬拜中釋放祂的心意。這得完全順服現場敬拜中聖靈的感動,要對聖靈工作有相當的敏銳度、順服和信任,真是又戰兢又驚喜的過程。聚集的第一個晚上,主沒有預先啟示清楚的計劃,主這次選擇「現場導演」。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阻礙進入命定的根源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加拿大第一次聚集後,團隊的屬靈父母增加到20人,大家一起尋求主下一步的計劃。主指示隔年(1996年)7月再次聚集。於是第二次聚集在英屬哥倫比亞省一個臨近溫哥華的美麗小島維多利亞(Victoria)舉行,近4,500人參與,主再一次信實地彰顯了祂榮耀的同在,聖靈有條不紊地帶領了整個聚集。 但是聚集後,真實問題才開始浮現。戴冕恩描述了當時激烈的屬靈爭戰:

首先,敵人猛烈攻擊領袖團隊,核心成員間彼此不和。我知道聚集大有能力,我看見主揭開加拿大教會中分裂和傷痕的問題,這是阻撓我們進入醫治列國命定的關鍵。 問題是這些突破不能持久。在聚集後幾個星期或幾個月,效果似乎退去了,人們又回復到先前的狀況:受傷、痛苦、分裂,非常令人沮喪。更糟的是,有些備受國際尊崇的先知,預言審判將要臨到加拿大。 

所有這些事情深深地困擾我,我喜愛在聚集中經歷神的同在,但我想要的不僅是聚會成功,我渴望看到在我們國家中有持久且明顯的轉化。有些東西攔阻了神的恩寵臨到加拿大,並使這些突破無法成爲永久的勝利。我知道辦再多的聚集也沒有意義,除非主啓示這根源的問題是什麼

雖然戴冕恩疲乏又灰心,甚至發誓:「我不會再辦聚集了。」但是,他最終還是求問主:「是什麼攔阻了加拿大進入命定的祝福?」主沒有馬上回答這個問題。 爲此,戴冕恩決定帶領團隊停下腳步,好好聆聽神的聲音,直到從主那裡有領受。 他痛下決心,不再舉辦另一次聚集或籌劃任何聚會。 幾個月過去,神終於說話:「根源問題是反猶主義的心,是歐洲先祖來​​加拿大建國時帶來的。」

1939年6月二戰前夕,一艘載滿900多名猶太難民的聖路易斯號輪船(St. Louis),爲了逃避希特拉的逼迫和追殺,從一個國家漂流到另一個國家,尋求安身之所,但所有的國家都因爲懼怕希特拉的殘暴,以自身利益爲重,不敢接待這艘求救的船。加拿大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也成了最後一個拒絕他們的國家。他們帶著絕望、極度的痛苦和無奈返回歐洲,最後船上許多人都在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中喪命。

「無辜人的血在哀告,我要你呼召加拿大爲反猶太人的心悔改。」主對戴冕恩說。  「主啊,僕人在此,請告訴我們該怎麼行?」戴冕恩帶領團隊來到主面前。「要把握兩個關鍵:關鍵的少數和關鍵的時刻。」主指示他們。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發嘶聲的聚集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從領受了聚集的異象後,趙仲權牧師與戴冕恩牧師二人結伴同行,前往加拿大各地分享異象,傳講國度的信息。漸漸地,他們吸引了一群同樣渴慕單單聽神聲音並順服的人,從溫哥華開始了一個尋求神心意的旅程。

1995年,加拿大溫哥華郊區的惠斯勒(Whistler)舉行了第一次聚集。神指示這聚集要極為單純,不做任何廣告宣傳,不擺書攤,沒有任何程序,沒有特別約定的講員,沒有特別要達成的既定目標,只是神子民在一起尋求神,主題是「在祂的同在中」(In His Presence)。這樣的聚集該叫什麼呢?《神國歷奇》如此記載:

1995年7月,我們舉行第一次聚集。我們確認要在英屬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惠斯勒一個美麗的度假勝地舉行。但不想用「特會」這個詞,因這和傳統教導式特會非常不同。主引領我們讀撒迦利亞書十章8節:「我要發嘶聲,聚集他們。」發嘶聲(Whistler),就是惠斯勒的地名;聚集(gathering),主似乎要我們就簡單地稱它為「聚集」。

我們沒有為第一次的聚集作很多宣傳,因為我們盼望人們來參加,是因為聖靈對他們說話,而不是因為我們高明的宣傳手法。我們做了簡單的傳單,簡潔地說明聚集的目的:我們相信主正在基督的身體裡尋找一群餘民,聚在一起敬拜等候祂,渴望看到祂的安息之所在教會中被建立。當我們尋求神時,祂提出一個問題:「老鷹可以一同飛翔嗎?」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因為老鷹的獨立自主是眾所周知的。它們單獨飛翔,並不成群結隊。主在說這個聚集將是個試驗:信徒們,特別是領袖們,是否能夠謙卑放下他們對某個異象或宗派的效忠而聚集在一起,沒有時間表,也沒有議程,單單等候神?

在聚集之前幾個月,全國新聞中報導了一個發生在惠斯勒旁斯圈米什(Squamish)小鎮的特殊現象。上千隻老鷹聚在空中一同翱翔,密集的程度讓飛行員看不到小鎮機場的跑道。這是從主來的一個印證:老鷹確實是會一起飛翔的!

主啟示戴冕恩,祂在尋找一群餘民,不在乎他們的頭銜和地位,他們可能是由普通百姓甚至是家庭主婦和兒童組成的,只要定意與祂同心同行,就能看到這個國家得醫治並恢復神給她的命定!這正是他的屬靈父親貝牧師多年的渴望。戴冕恩將貝牧師多年求主的DNA濃縮成三個「直等到」的根基性盟約。在加拿大聚集的一開始,戴冕恩就帶領團隊與神立約:

  1. 我們不會在神吩咐之前行動,直等到神向我們說話。
  2. 我們會一同察驗從主領受的話語,直等到我們同心說「聖靈和我們定意」。
  3. 我們集體察驗確認是出於神的話之後,我們會再次等候神,直等到祂向我們啟示祂的策略,告訴我們按照什麼步驟實現異象,以及何時執行。

主特別祝福了第一次聚集。因著神自己的同在,人們接踵而至,竟然有2300人參加這場沒有特別講員,會議程序和議題的聚集!他們只能撤掉場地中央的一半座位,許多人就席地而坐,但沒有人抱怨,都被神的同在深深吸引。首次聚集空前成功,然而主託付他們的遠遠不只是一次聚集而已,而是一個旅程。戴冕恩漸漸明白,為什麼他是為此而生,他的確不是為一個特會而生,而是為一個神心中夢想的回家旅程而生!但是,這可不是一個鋪滿鮮花的浪漫之旅,仇敵的攻擊在第二次的聚集就猛烈地臨到。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關於第一次聚集的預言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回家旅程的起跑指令,源於戴冕恩收到的一個奇怪預言:「你將要開始一個聚集,這個聚集是沒有程序的。明年必有第一次的聚會,而你只有兩個月時間籌備。如果你不開始籌備,你將會錯過一些事情。主將要在你的國家做偉大的事。」

發出這個有劃時代意義預言的人,是另一位神差到溫哥華來的埃及先知——伊梅爾牧師。他在埃及的教會中十分有名,他和戴冕恩的家鄉都是以賽亞書19章18節中提到的「滅亡城」(也稱為太陽城)。主給了伊梅爾十分精準的先知啟示恩賜,他在埃及也建立了一間傳福音大有能力的教會,帶領了很多人信主,以及栽培了很多傳道人。

伊梅爾早年在埃及就看到一個異象,他將服事成千上萬黃皮膚黑頭髮的華人。當時他不認識任何一個華人,所以感到十分稀奇。與戴冕恩一樣,若沒有神親自動工,伊梅爾一輩子都不想離開他的祖國埃及。主就開始攪動鷹巢,藉著家裡出現意外的艱難和逼迫,迫使他出埃及。

1994年,他前往美國洛杉磯服事,戴冕恩就邀請他來溫哥華一趟,想把他介紹給貝牧師和萬國守望者團隊認識。那是1998年11月的一個感恩節週末,伊梅爾來到加拿大,真正進入了和華人同行的命定。很多年後,當他在香港的聚集中看到成千上萬的華人時,不禁驚歎:「這麼多的華人!這正是30多年前主在異象裡讓我看到的!」

伊梅爾與戴冕恩一見面,神就大大同在。他突然定睛看著戴冕恩,強而有力地對著他發預言,第二年必有一個特會,主要在加拿大做偉大的事,他要為此預備!當下,大家都以為美,但戴冕恩卻無動於衷。因為他參加過太多教會界各樣的特會,已經厭倦了。沒有感動當然也沒有行動了,但是,神卻不放過他。戴冕恩在《神國歷奇》中有一段精彩的分享:

有一個聲音在我心底響起:「你就是為此而生!」我的理智起了懷疑,「我就是為此而生?我是為主辦一個特會而生的嗎?」於是我置之不理,想忘記整件事。我沒興趣主辦特會或其他活動,在事工中的所見所聞已令我逐漸醒悟。許多工作計劃和聚會花費許多心血,金錢和時間,但似乎很少有長存的果效。我沒興趣重覆別人已經在做的事情,一想到籌備特會,我就感到厭倦。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我教會中的人突然開始做一些關於特會的夢,他們和我的牧師趙仲權說:「我們看見明年會有特會,感到很迫切,現在要開始籌備。」

趙仲權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之一,伊梅爾向我發預言時,他也在場。後來他來找我談話:「大衛,這是怎麼回事,你甚至不想考慮這個預言?」「我不想籌劃特會,特會已經太多了,我看不出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成果。我厭倦了嘗試推動事情,要神去做。如果神要我做什麼,祂就得清楚地告訴我那是什麼事。」

 「好的,大衛。」他溫和地回答,「我了解什麼是你不想做的,但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心裡渴望的是什麼?」「我想看見渴望神同在的人們聚集,單單是因為神召喚他們,不是因為活動內容或講員的名聲。想像一個沒有預定講員的特會,大家只是等候神,直到祂對我們說關乎祂對加拿大的心意。想像不受時間限制的敬拜——我們不停止,直到主釋放我們。即或我們所做的,就是好幾個鐘頭的敬拜——只要能使祂的心得滿足,我們也就應當滿足了。假如主想說什麼,祂能膏抹任何人來傳講祂的話。即或是一個11歲的男孩,若是他有神的話語,我要看見那話語被釋放出來。我想看到加拿大的教會為祂的榮耀,祂的同在預備自己!」

「我從沒去過像這樣的特會,但卻很想去。我想這正是神要我們做的事情。」趙仲權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成為家人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戴冕恩與趙仲權相遇,成為一家人,是他們服事華人的開始。1990年,趙仲權參加了貝牧師召集的年輕牧者禱告會,在20多位牧師中,神讓趙仲權關注到一位年輕人。後來他回家和師母說:「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年輕人,他禱告像摩西一樣!」那個週末他們夫妻倆去吃自助餐,結果看到那位像摩西一樣禱告的年輕人也在那裡喝咖啡。他們就過去同坐,相談甚歡,這位年輕人打開心分享他的故事。突然他停住了,說:「Gideon(趙仲權),你是誰?爲什麼我把秘密都和你講了,我不是這樣的人啊!」神就這樣把他們的心連在一起了。

這個年輕人就是戴冕恩。那天,他恰巧坐在這裡等當醫生的太太下班。無獨有偶,趙仲權一家剛搬到同一區,趙師母要找的女醫生正好就是戴冕恩的太太路得醫生。他們不禁驚嘆天父爸爸的手奇妙的牽引!那時,趙仲權心裡非常想念中國,但中國的門一直沒有打開。這兩位父老在加拿大溫哥華相遇時,一個想回埃及,一個想回中國,但都回不去!但他們和屬靈父親貝牧師兩代同行,彼此相愛、彼此扶持,成爲最親密的朋友和戰友。

神不僅安排了趙仲權與戴冕恩同行,祂也奇妙地感動了趙仲權的母親收養這個埃及兒子!早年,趙婆婆因經濟的緣故曾墮胎,但手術後看見成形的嬰孩,她知道自己殺死了親生骨肉!這件傷心事纏繞她近50年,每當夜深人靜,胎兒的臉便出現腦際,使她不能入睡。雖知滿有憐憫的神必赦免她的罪,她卻無法原諒自己,直到她遇見大衛(戴冕恩)。 以下是她的回憶錄《慈愛的冠冕》的節錄:

我和他只見過幾次面,但每次都很有親切感。有一個晚上,困擾我數十年的被殺胎兒的惡夢又出現,我只有求神憐憫,誰知胎兒不見了,朦朧中浮現另一個面孔向我微笑,就是我曾見過幾次面的大衛。我忽作奇想,難道神憐憫我,讓這青年來填補我失去的孩子?這事我沒有問任何人,我想知道這是出於神還是我的夢想。

第二天主日,我禱告神,若第一個見到他,就是主的美意了。到了教會,我果然第一個就見到大衛!我鼓起勇氣,對他說:「You will my son。」我的英文完全不通,他聽了之後很愕然,隨後像是明白了,說OK。我自己覺得很難爲情,整個聚會都心不在焉。兩天後,仲權告訴我,大衛很願意作我的兒子,他今天才答覆我,是要徵求父母、妻子和一家人的意見。在埃及沒有乾兒子或乾女兒這回事,他們要商量過後才能答應。因他將要遠行,我們隔天晚上就在酒樓訂席,兩大家子人一起吃飯。我送給他一條鷹的項鏈,喻意他要如鷹展翅上騰;他送給我一條心形的項鏈。在歡樂的晚餐後,我們就成了母子。此後,那惡夢再沒有出現,感謝父神奇妙的安排。

第二天,戴冕恩前往西班牙,他請趙婆婆爲他的服事和家庭禱告。直到回天家,趙婆婆都忠心地爲這個埃及兒子禱告。趙婆婆一直以爲這件事是神憐憫她,但神的美意遠超過此。她不知道,她單純回應神的感動,認領戴冕恩作兒子,就服事了神的國。趙婆婆在103歲過世,趙仲權懷念她說:「一個簡單的女子,因為順服神,就能轉化列國。」日後戴冕恩能如此服事華人,就因爲他是華人的兒子。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領受為父的心 – 【回家的旅程】專欄

作為華人接待聖靈工作的先鋒,趙仲權牧師經歷不可想像的屬靈爭戰:失眠,頭髮變白,甚至記憶力受損。有一次趙仲權在禱告室裡禱告,在靈裡感覺有一個像大鳥般的惡魔攻擊他,他被壓在地上,不能動彈。4歲的兒子士敬正好進門看見,對躺在地上的爸爸宣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斥責撒但!」他立刻得了釋放!這算是兩代同行的開始。趙仲權知道他遇到了更高層次的屬靈爭戰,需要更多的智慧、權柄和屬靈遮蓋。從此,他禱告主,有屬靈的父輩可以同行,引導和遮藏他。主聽了他的呼求。

1991年,貝牧師邀請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牧師來溫哥華分享。喬納向5位領袖發預言,貝牧師,戴冕恩,趙仲權就是其中3位。當時趙仲權身邊一位白人弟兄順口說他這幾天「頭」痛。聖靈竟藉此提醒趙牧師,他曾向神禱告呼求屬靈父親的遮蓋,而眼前的貝牧師正是主賜給他的屬靈父親。他當下請貝牧師作他的屬靈父親,指導和遮蓋他,貝牧師欣然同意,並為他禱告。自從那次以後,趙仲權明顯感到屬靈爭戰減少了許多,被仇敵偷去的記憶力也漸漸恢復。

貝牧師的太太瑪格麗特(Margaret)曾說,貝牧師的最後10年,是為了趙仲權和戴冕恩這兩個兒子而活的。在他彌留之際,雖不知道趙仲權在哪裡,他對太太說:「Gideon(趙仲權)會來看我。」他那時在重症病房已經八天不吃不喝了。不久後,趙仲權果然從馬來西亞趕回來了。昏迷中的父親聽到久盼的兒子的聲音,竟然抽動起來!趙仲權緊握貝牧師的手說:「貝牧師,你是這個世代的西緬,主應許你,在回天家前會看到末世的復興。我相信現在這個復興的嬰孩即將出生了。如果你同意就握我的手。」昏迷中的他,竟然握了趙仲權的手兩次。趙仲權知道他靈裡完全清醒。

第二天早上,趙牧師就要飛往加拿大東部參加一個重要的國家領袖聚集。當他和88位國度守望者一起尋求主時,忽然聖靈如風臨到會場,有人大聲呼叫:「我父啊,我父!」大家都俯伏在地,一同呼求。趙仲權靈裡知道時候到了,就致電給師母瑪格麗特,她說:「貝牧師剛被主接走。」主是信實的,她一出醫院的門,就看到兩條巨大的雙彩虹!這彩虹十分明亮,甚至上了當天的新聞。

趙仲權說,那天他靈裡知道有事發生。從那時起,他發現無論到哪裡,父親的靈就在他身上。他回憶說,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是在北京,那時有一位有名的先知和他的屬靈權柄不能同心。趙仲權正好在那裡,就對那位先知曉之以理,讓他學習尊榮他的屬靈父親。那位先知牧者竟說:「除非你先作我的父親。」他楞了一下,答應了。那一刻,他在靈裡第一次感到以利亞的靈臨在他身上。後來他到哪裡都會釋放為父的心,帶下關係的突破和祝福。屬靈的傳承是真實的,「尊榮父母,在世長壽」在自然界和靈界都行得通。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埃及王子在溫哥華曠野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戴冕恩牧師(David Demian),萬國守望者負責人,回家聚集團隊領袖之一。移居加拿大數十年的他,其實當初從來未想過離開埃及,只因順服神的呼召,他踏上祝福列國的回家旅程。

戴冕恩過去在埃及是一位成功的醫生。他火熱愛主,也熱愛他的國家,但神要他放下醫職全時間服事主。這對他的父母也是極大的挑戰,但他們最終決定支持戴冕恩這個不合理的決定。沒想到神再一次大手筆地改變他的人生計劃,出乎意料地把他和家人從埃及連根拔起,移植到加拿大溫哥華。

當時戴冕恩的太太路得師母要生產了,她是加拿大人,又是醫生,對加拿大的醫療系統比較熟悉,想去加拿大生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戴牧師同意了。1988年,他們的大兒子丹尼爾(Daniel)在加拿大出生。幾個月後,按照原定計劃,他終於可以回到朝思暮想的家鄉。

戴冕恩正興奮地清空冰箱裡最後的食物,預備隔天就回埃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他的妹妹依曼(Eman)登門拜訪,告訴哥哥她看到的一個異象。她不知道,這個異象改變了他一生的方向:她看到耶穌背對著一扇緊閉的門,門上寫著「埃及」,他的手指向另一扇大大敞開的門,門上寫著「加拿大」!

這也太戲劇化了吧!他心裡十分掙扎,但他早就與神立約,凡事尋求神,哪怕是最不合理的事。他坐在剛剛打包好的行李上,求問主的心意。不料,主真的讓他留下!他就這樣被神關鎖在加拿大,一直等候主釋放他回埃及。沒想到,這一留就是三十多年。如同當年摩西在曠野一樣,神使他經歷了從未有過的謙卑和破碎。

有一次在加油站加油時,路人隨口問他:「你是做什麼的?」這無意間戳到了他的痛點,他一時語塞,「是啊,我到底來加拿大做什麼?」這位在埃及有很多跟隨者,鼎鼎有名,又大有影響力的屬靈領袖,卻來到一個無人賞識的地方,終日無所事事,對他真是極大的降卑。後來他太太開始行醫,可是他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父親貝博志(Bob Birch)牧師。

《神國歷奇》一書中曾記載他的分享:「這次的遷移是始料未及的,我在埃及已建立了一個相當成功的事工,專注於我早已認定的呼召,就是向我的同胞——阿拉伯人傳福音。突然間,我被帶到這個北方的國家,這裡的文化如當地天氣一樣冰冷,我感到困惑,孤單和難過。那時候,唯一的安慰來自貝牧師,神使我與他連結。當時貝牧師是八十歲的『禱告使徒』,備受世界各地領袖的愛戴。在我們相遇不久後,他邀請我和他到其他地方服事,我答應了,為他提行李,與他結伴踏上許多的事奉旅程。」

貝牧師在靈裡認出他,帶他在加拿大各地行走。那時貝牧師是眾人仰慕的屬靈領袖,經常接受邀請。戴冕恩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拎包小子。貝牧師是一位真父親,不是要「使用」戴冕恩,而是要「興起」他!有一次,貝牧師在台上分享信息,講到一半,聽到主的聲音:「我對你講的不感興趣。」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停下來,誠誠實實地告訴大家,他剛剛聽到主對他說的話。他就走下講台,讓戴冕恩上去講!又有一次,貝牧師上台說:「我來之前,我和聖靈知道今天要分享什麼,但現在,只有聖靈知道了!」他就下去,隨後請戴冕恩上去分享!

戴冕恩過去與屬靈領袖同工的經歷,不免感覺「被利用」,而這位父親卻真心提拔他,扶持他,給他的心帶來很大的衝擊和醫治。有一次有人對他說:「貝牧師,這個年輕人要搶走你的講台了!」他平靜地回答這人:「如果我的一生只是為了興起一位像戴冕恩這樣的年輕人,我願意如此成就神的呼召。」戴冕恩每次講到貝牧師這番話,眼睛就紅了。

 

 

國度基因的傳承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溫哥華喜訊會在1948年的春雨運動中,成為一個主要的復興中心,以致後來溫哥華成為回家旅程的起點和母腹。柯希能(N. Krushnisky)牧師的《聖靈全能的工作》(Almighty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中記載了當年神奇妙的作為:在一個聚會中,一個10歲的小男孩被聖靈充滿,竟然用他完全不懂的挪威話來讚美神。在另一次聚集中,一位弟兄被聖靈充滿,開始用希伯來文宣告,另一位弟兄翻了這方言:耶穌是彌賽亞!正好一位從以色列來的猶太人大受感動,當場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

書中還記載了1950年初喜訊會的一次聚會,恰好是趙仲權出生的那年,當時有白人牧師受感向會眾用廣東話發預言。一位來參加聚會的中國紳士聽到,十分驚奇地問牧師何時學會講廣東話,牧師回答說他從未學過中文!那位中國人說牧師用廣東話發出預言:「神要用我們的教會來祝福中國人!」

二十多年後,又有一位「中國紳士」經歷了同樣的神蹟!1979年的一個主日,神帶領趙仲權第一次來到這個「復興的古井」——喜訊會,「恰好」趕上喜訊會的「中國週」(China Week)。

趙仲權參與了喜訊會主日開始前的禱告會,讓他十分驚訝的是,竟有兩三百人參加這個一小時的禱告會,用方言熱切地禱告!忽然有一位白人弟兄用廣東話說:「耶穌在這裡,不用怕!」他以為這人懂廣東話,後來才驚訝地發現,他完全不懂!

接著的主日聚會,讓趙仲權更加跌破眼鏡!當天牧師的信息關乎中國,他說:「神藉著中國的領袖已經把偶像都破除了,預備中國進入復興!」這是主曾經啟示趙仲權的,原來主也向白人釋放了同樣的啟示。他感動流淚。

趙仲權開始參加喜訊會的聚會,每主日早上在喜訊會聚會,下午去宣道會聚會,晚上再回喜訊會參加聖經學校。那時他十分渴慕認識聖靈,甚至連姊妹的聚會,都坐在最後一排偷偷地旁聽!他這樣堅持了好幾年,漸漸感到不能再這樣兩邊跑了,他尋求主,等候主給清楚的印證。在那年的父親節,主藉著約翰福音12章26節對他說,要跟隨祂的腳步前行。主說話了,趙仲權就從宣道會出來,完全投身於喜訊會,進入新的季節。

沒多久,趙仲權和好朋友一起去釣魚時,神突然對他說:「趁著白日要做工。」主指示他要開始建立喜訊會的中文聚會,就是錫安教會的前身。他就開始尋求主,「主,新建立的教會叫什麼名字?」主說:「錫安教會。」趙仲權向主求印證:「我今天的讀經需要讀到三次『錫安』這個詞,就知道這是神的意思。」果然,那天他讀經,有三次讀到了錫安。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詩篇51篇18節:「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而「美意」就是他女兒的名字。

從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家中查經開始,錫安教會於1982年11月成立。從廣東話的家人開始,後來有説英文的弟兄姊妹加入,漸漸地講國語的人愈來愈多,從此錫安變成中英雙語教會,直到今日。幾年來,錫安教會每天早上六到七點都有早禱會。喜訊會上午的聚會常有各地神重用的僕人來分享,近水樓臺先得月,在下午聚會的錫安教會就邀請這些外來講員來分享,他們不知不覺為這個新生的華人教會注入了國度的眼光和胸懷,這份寶貴的國度基因就這樣傳承下來了。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