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觀點 VOL06(一) 日出之地——斐濟的讚美

在今年的8月,列國家人前往斐濟參與回家旅程的聚集,見證了斐濟父老更深的立約,彼此委身,而斐濟年青人一代亦收到激勵,要起來發出海島的敬拜讚美。 

便雅憫支派的顯現

創世記中記載,便雅憫雖然是以色列最小的兒子,卻能得著五倍的祝福。(創43:26-34) 便雅憫支派也是以色列十二個支派中最小的,但至少有四個關鍵人物出自此支派,包括以笏,以斯帖,第一個以色列王掃羅,以及使徒保羅等。

在創世記42-43章中,約瑟的哥哥們前來埃及買糧,約瑟對他們說,若不帶便雅憫來就不能見他的面。因著便雅憫同來,約瑟與哥哥相認,以色列的家得以完整。在末後,約瑟就預表主耶穌,便雅閔支派的顯現,代表神的家得以完整,也就是主耶穌再來的日子近了。

斐濟與以色列的關係

2018年是以色列建國70週年,當全球信徒的焦點都放在以色列身上的時候,加拿大趙仲權牧師的一位來自斐濟一個猶長家族的屬靈兒子Semisi,邀請他前往斐濟探訪。最初,趙仲權對他邀請的回應是:「斐濟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然而在尋求主並邀請錫安教會家人一起分辨後,他得到了主的確認,應該去斐濟。

在出發前往斐濟之前的3日,趙仲權看到一則有關斐濟的新聞,以色列駐海外大使宣稱,斐濟(FIJI)現在有一個新名字——First Israeli Jewish Island(第一個以色列的猶太海島)。

日出之地

斐濟,是一個位於南太平洋的群島國家,也被稱為日出之地,位於國際換日線的西邊,是全球最先進入新一天的國家之一。斐濟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在太平洋島國中經濟實力較強,漁業、森林資源豐富,有金、銀、銅、鋁土等礦藏。製糖業、旅遊業是其國民經濟支柱,而斐濟水更是聞名世界的品牌。

若以耶路撒冷作為中心,斐濟可以說是使徒行傳1章8節中所指的地極。使徒行傳3章21節說,「天必留他,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就是神從創世以來,藉着聖先知的口所說的。」經文指出,直到所有預言按著天父的計劃實現,主耶穌才會回來。而其中一個預言是,天國福音要傳遍地極,然後末期才會到。(徒1:8)而另外一個預言則是眾海島要發出敬拜讚美的聲音,回到耶路撒冷,榮耀神的名。(賽24:15)因此在末後,斐濟對於耶穌再來和全地的救贖計劃尤關重要。

敬畏神的七人欖球隊

在國際的舞台上,斐濟是七人欖球比賽的常勝將軍,同時他們也是一支敬畏神的球隊,在每次比賽前後他們均會在場上一起禱告敬拜。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中獲得金牌後,斐濟隊唱歌讚美神:「我們得勝是因著耶穌的寶血。」

 

 

 

國度觀點VOL06(二) 斐濟的回家旅程

疫情期間,海內外華人、澳洲及斐濟家人一直透過網上視頻見面,敬拜禱告,同行守望斐濟,疫情過後,在今年的8月,列國家人前往斐濟參與回家旅程的聚集,見證了斐濟父老更深的立約,彼此委身,而斐濟年青人一代亦收到激勵,要起來發出海島的敬拜讚美。

 2018年5月,趙仲權與另外幾位華人牧者一同前往斐濟,抵達後,他們受到當地領袖的熱烈歡迎。當天晚上,他們前往Semisi弟兄的家,在閒聊中,他們了解到有關斐濟人的神聖身份。原來在斐濟的一些部落中,從遠古的祖先流傳下來的傳說認為,他們的族群是屬於以色列便雅憫支派的後代。

雖然是第一次的旅程,華人見證了斐濟南部與北部兩位父老的立約,在靈裡宣告斐濟的家已經成立,並且要打開門,歡迎趙仲權牧師及回家團隊來到他們當中。而華人與斐濟的先知均看到一個相同的異象,就是耶穌騎著白馬回來,並領受經文:「趁著白晝,我們必須做那派我來者的工作;黑夜就要到了!那時候就沒有人能做工了。」(約9:4)立約當天正是五旬節,神透過這個象徵性的啟示說話,在末後聖靈要澆灌凡有血氣的,門徒得著能力,要為神作見證,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

後來因為疫情的緣故,斐濟的家人和父老,以及澳洲、香港及內地家人,一直透過網上見面聯繫,彼此守望站立。

海島的敬拜聲音

斐濟人似乎天生就會彈結他和唱歌,隨處可見拿著結他的斐濟人坐在海灘邊、長椅上、餘暉下自彈自唱。而斐濟信徒敬拜時只使用簡單的樂器,但他們所發出的敬拜聲音,帶有海島族群的特點和能力,彰顯出神創造這個族群的獨特之處。

 

 

 

國度觀點VOL06(三) 命定晨光 喚醒斐濟的讚美

命定晨光,起初由回家聚集領袖戴冕恩牧師於2017年在以色列領受,要靜止惡者的聲音,除滅黑暗權勢的作為。「我命令晨光普照地的四極,將惡人從其中驅逐出來。」(約伯38:13)他提出3個層次的喚醒:首先,喚醒自己內心的讚美;其次,喚醒樂器來表達這種讚美;第三,喚醒萬國之上的,神的榮耀曙光。(詩篇 57:9-11)

戴冕恩指出個人的覺醒與國家和人民的覺醒、甚至受造物的覺醒之間的聯繫(見羅馬書8:19)。 當我們完全覺醒,我們也開始喚醒周圍的一切。如同大衛一樣,我們可以喚醒一個世代的人,使他們得以發現自己生命的源頭、身份和命定。父說:「這一代要被稱為『得著身份的一代』,不要被針對他們的仇敵的猛烈攻擊所嚇倒,反而要讓他們明白自己的身分。」

當戴冕恩於2017年發出命定晨光的呼召,不少中國及海外華人家人領受此啟示,開始持續不斷每天清晨起來為神國禱告。而中國版圖的形狀類似一隻雄雞,有一次在中國服事的時候,趙仲權牧師向神尋問雞有什麼角色。神向他啟示馬太福音26章74-75節:「彼得就發咒起誓地說:『我不認得那個人。』立時,雞就叫了。彼得想起耶穌所說的話:『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他就出去痛哭。」「雞」就是喚醒使徒的角色。

在今年8月斐濟回家旅程前的集體聆聽中,神向領袖啟示,「命定晨光」的經文和心意很重要。斐濟是日出之地,華人象徵一隻雄雞,要在日出之地發出命定晨光的雞啼,喚醒當地的使徒,蘇醒五重職事的屬靈治理。其中一位中國父老指出,「當我們如此聚集,與斐濟家人同站立,就如同發出黎明的呼喚。」儘管斐濟現時有很多不穩定的政治因素,年青人對未來也感到迷失,但神透過華人家人靈裡的那一份,去喚醒斐濟的熱心和敬拜。

 

 

國度觀點 VOL06(四)華人與斐濟年青人的連結

在今年7月的華夏回家聚集中,神啟示華夏信徒的肉身下一代,以及屬靈下一代現在正是興起的時候。而這次的斐濟回家旅程中,神也特別帶領香港、內地,特別是台灣的原住民,兩代同行。

在此次的同行聚集中,斐濟的年青人很受鼓勵,其中兩位同行家庭的下一代,都叫以斯帖(Esther)。神對斐濟年青一代釋放地極敬拜的聲音回到耶路撒冷,也有特別的印證。在7月的時候,台灣原住民年青人以諾,神以有關獨木舟的信息,呼召他去到斐濟與家人同站立。後來他將一隻獨木舟送給了其中有敬拜呼召的Esther,傳遞一個象徵性的意義:斐濟人會被差派出去,祝福其他國家。而Esther 也真的收到ICEJ(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大使館)的邀請,在5784年新年,去到以色列釋放敬拜的聲音。而這兩位年青人參與聚集後,就去另一個年青人的營會服事,再帶領更年青的下一代。在營會中,她們看到聖靈很多的工作,她們非常感動,也鼓勵年青一代起來就位。

因著斐濟父老的立約同行,看到現在是他們下一代起來承接的時候,而且更得著神的恩寵。神將屬祂的子民放在議會中,為神也為公義發聲,神揀選人不但在教會中發揮影響力,也會在職場的各個領域中帶來改變,影響整個地區,甚至國家。這個旅程將會繼續,在新的一年裡,神要用自己的方式和計劃,帶領一個地方或國家進入它的命定。

 

 

國度觀點 VOL 05(一) 先知內室的運作

2023年疫情過後,信徒群體開始恢復聚集,神在韓國、台灣、馬來西亞和香港等地的信徒聚集中,帶下突破與轉化的恩膏,彰顯出祂奇妙的作為。關於國家或城市性轉化的關鍵,讓我們回顧最初回家聚集的團隊運作模式——先知內室的應用,如何推動神同在的降臨,以及轉化的發生。

先知內室的運作

關於先知內室得勝的啟示,趙仲權牧師指出,在1995年,天父有一個啟示臨到他,就是去建立先知內室,等候神的啟示和行動,才能帶來神同在的臨到,進一步使國家的突破和轉化發生。

1995年7月,天父帶領萬國守望者團隊(Watchman for the Nations)以撒迦利亞10章8節:「我要發嘶聲,聚集他們,因我已經救贖他們」,在加拿大惠斯勒(Whistler)招聚第一次「列國聚集」。「天父不要我們找一些有名氣的牧者帶領聚會,不要人因為他們而來參與,只是一群父老一同等候神,領受天父的心意。這是一個新的突破。」在聚集中,聖靈揭開了教會中的歷史傷痕和分裂,攪動參與者去代禱、悔改和宣告,以及作出先知性行動,以轉變加拿大的屬靈氛圍。 

惠斯勒聚集後,天父向趙解釋,如果教會平時不是如此運作,一年一次的大聚會就只是一個表演,而不是實質的尋求。「神要我將教會的所有委員會都取消,只去尋求祂。這對我來說不容易,當時我在讀教會增長學的課程,當中提出要有計劃地建立教會等,但神要我放下,聽祂的說話。」

趙領受,逢星期五教會領袖就在他的家聚集,直到現在,近30年都沒有停止。他的家就是教會的總部,他們使用安提阿教會的模式去敬拜和等候神。現在回家運動去到全球不同國家地區,無論大小聚會,會前會或者會後會,都是使用這個模式去聚集和等候神。聖靈有話語就去做。「我們與天父立約,我們不會為神採取行動,直等到神向我們說話,所以我們得著從神而來的權柄,因為是聖靈親自作工。這是先知內室的關鍵。」

聖經中的先知內室

在列王紀下13章14-19節,以利沙叫王射箭,以及擊打地,因為約阿施王只擊打地3次,所以以色列人只能贏亞蘭人3次。「天父清楚告訴我們,以色列軍隊的成敗,不但在乎戰場,而是取決於先知內室的行動,無論軍隊多厲害,神說,只能贏3次。這段經文的啟示是整個回家運動先知內室的根基,神的預言和動作能夠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在很多次回家的大型聚集中,他們受感動釋放先知性行動,聚會結束後,整個地區的氛圍都被改變,因為神的同在臨到。」

在新約時代,同樣也有先知性內室的應用例子。使徒行傳13章1-3節,在安提阿教會中,教會長老領袖受聖靈感動,按手在巴拿巴和保羅身上,差派他們出去建立教會。在新約的這個先知內室中,同樣只有少數的人。當時保羅只是教師,還不是使徒,他們等候神的時候,聖靈就說話,然後天父向趙解釋,在整本新約中,除了啟示錄七教會,他所認識的教會全部都是這少數人建立的。祂要的教會就是這個模式。

 

國度觀點 VOL05(二) 加拿大的悔改與轉化

90年代初,當回家團隊尋求加拿大轉化時,主透過他們的聚集賜下啟示,教會的分裂和傷痕阻撓加拿大進入命定,而他們需要進一步尋求問題的根源。當時戴冕恩的第七個孩子Benjamin快要出生,突然有一晚,醫生打電話叫他們儘快趕去醫院。醫生說,如果你再晚一點,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接著他告訴戴冕恩:「從現在開始,我所說的話關乎生死。」戴冕恩意識到主在提醒他們要專心聆聽祂的話。不久後他被請去參加一個聚會,天父說,我召你們來,是想告訴你們,加拿大不能突破的根源問題是反猶主義的心,是歐洲先祖來加拿大建國時帶來的。你若不處理這件事,加拿大不能復興。

當他們在先知內室中進一步尋求,神向他們揭示二戰時加拿大反猶太人的移民政策和相關歷史。1939年6月二戰前夕,一艘載滿九百多名猶太難民的聖路易斯號輪船(St. Louis),為了逃避希特勒的逼迫和追殺,從一個國家漂流到另一個國家,尋求安身之所,但所有國家都因為懼怕希特勒的殘暴,以自身利益為重,不敢接待這艘求救的船。加拿大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也成了最後一個拒絕他們的國家。他們帶著絕望、極度的痛苦和無奈返回歐洲,最後船上三分一以上的人死於納粹集中營。

「主指示我們迎接仍然在生的倖存者回加拿大,向他們認罪。我們在全國範圍內呼籲奉獻,最後有20多位倖存者從世界各地來到。」2000年4月10日,教會、原住民和國會代表為當年對猶太人的拒絕,向他們深深認罪。「當我們處理了這件事,國家就有恩寵去處理原住民問題、英法裔的和好等以前解決不了的事情。」

 

 

國度觀點 VOL05(三) 國家轉化與為父權柄

2023年疫情過後,信徒群體開始恢復聚集,神在韓國、台灣、馬來西亞和香港等地的信徒聚集中,帶下突破與轉化的恩膏,彰顯出祂奇妙的作為。關於國家或城市性轉化的關鍵,讓我們回顧最初回家聚集的團隊運作模式——為父權柄的應用,如何推動神同在的降臨,以及轉化的發生。

為父的權柄

趙指出,尋求國家或城市的突破與轉化,除了先知內室的運作,另一關鍵是領受神所賜下的為父的權柄,祂喜悅多代的同行和尋求。在列王紀下13章中,當以利沙快要離世,以色列王約阿施來看他,伏在他臉上哭泣說:「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這句話同樣是以利沙在以利亞升天之前領受的。以利沙想得到雙倍的靈的感動,以利亞說,「你所求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以利沙看到了,他呼叫說:「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王下2:9-12)以利沙不但看到旋風,火車火馬,還有以利亞為父的權柄。以利沙完全得著他的父親以利亞的那一份,成為以色列的國父。

趙又分享,天父賜給他和戴冕恩三位屬靈父親,第一位貝博志(Bob Birch),被稱為加拿大的禱告使徒,1960-70年代的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就是從他的教會開始的,當時很多嬉皮士決志信主,並成為了牧師。第二位韋約翰(John White),與溫約翰(John Wimber)一起將第三波靈恩運動帶到香港。第三位Jim Watt,是1948年春雨運動最年輕的領袖。他們三位帶著趙與戴冕恩一同與神立約:如果我們沒有聽到聖靈說話,我們就不作什麼。「我們伏在三位父親的權柄之下,大約從90年代開始,我們兩代已經開始如此尋求。」

 

認出城中父老

趙分享,如果天父要向一個國家講說話,祂不會只是單獨向一兩個人說,如此就沒有集體的權柄。天父向他啟示,每當他們去到一個國家,就先找到為父的牧者,認出國家中的父親。「誰有為父的心,我們去探訪他們。過程中,我們認出一些人的服事是大過他們的教會的,有國度胸懷的。我又求問天父,有多少人的事工有這個份量,能夠門訓列國?天父說,祂給回家團隊一個託付,去到每個國家就召來那些父親,與他們一同尋求主,一起同行。」

這些城中的父老,就是神眼中關鍵的少數,當他們願意謙卑自己去聆聽和順服神,神就會啟示祂的策略,並且啟動神國的降臨,國家的突破與轉化。「我們不會自己主導,除非聽到神的聲音,因為別人會看著我們,知道我們是自己做事,還是神帶著我們做事;這個權柄是自己虛構的,還是神賦予的。」就如同使徒行傳15章28節中保羅所說,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聖靈與我們」,表明他們得著從神而來的集體權柄。在將來日子,信徒群體很需要集體權柄,不要在人為的架構中限制自己,而是讓聖靈完全的主導。

 

國度觀點 VOL05(四) 喚出中國的父親

在20多年前,神就向戴冕恩啟示,「在我的身體中,有一群不懼怕逼迫與死亡的餘民,他們就是華人,在釋放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進入末後命定的事情上,他們將會扮演一個非常特別的角色。」自2006年起,帶著神的託付,趙仲權與戴冕恩一次次進入中國,與一群關鍵的少數同行,尋求神的心意,一同呼喚中國的父親站立其位。

第一位被點將出來的父親,是張榮亮牧師(亮爸)。他是中國教會最黑暗時期的福音拓荒者,他所創辦的華人歸主教會,是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他於1971年至2011年間六次進出監獄,度過共十六年鐵窗生涯。每次出獄就繼續熱心傳道,推動了河南大復興。可以說,在中國下一代無父的哀哭中,中國的父親被聖靈催生出來,以下是張榮亮的分享:

2011年10月,當時我剛出獄不久。武漢和廣州的兩位牧者領袖邀請我去武漢,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心中很歡喜。到了他們的家,那裡的人十分熱情,都稱我為亮爸。 趙仲權牧師說,這些年我們不在家,他作了中國的代理爸爸,現在我們從獄中出來,中國應該有自己土生土長的爸爸,讓在十字架道路上一起哭過笑過的人來帶領中國。他讓我來作爸爸的代表。我感覺這個任務好大啊!這麼大一個國家,讓我這個山裡放羊的老農民來作國家的父親,我感到不配不稱職。

結果他們都圍上來,要我作中國的爸爸!他們一直哭和求告神,他們的眼淚和迫切實在感動了我!路得姊妹說:「我們都是你養的,都是你生的。」我心裡想,不對呀,我沒有來過武漢,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他們解釋:「傳福音給我們的人,不是你就是你的團隊,不是你的團隊就是你團隊差派的人,不是差派的人就是受團隊影響的人。總之 ,我們要稱你為爸爸!」 那個時候我的心受不了了!我自己的羊群,團隊裡的人還有拒絕和背叛我的。這群人沒有見過我,反而說是我生的。我被吸引和感化了,在神的感召之下,我默認了。

 

 

【國度觀點】VOL03(三) 從真兒子,到真父親

在回家這個旅程,馬一直與戴冕恩走得很近,但馬認為他們不過是弟兄和好友,而馬承諾與戴冕恩同行,幫助他達成他從神領受的異象,如同大衛的勇士一樣。

「我對戴爸的承諾,就是我會盡我的力量去幫助他,例如7次香港回家,10次國內同行。當2019年完成第7次香港回家聚集,我認為神給我的天國任務,對戴爸的承諾已經完成了。但對於香港的這個家,卻是另外一件事,需要我的心去擁抱和明白。」

「我不覺得有些東西是理所當然的,例如舉辦了香港回家後,有一群弟兄姊妹組成香港這個家,那麼我就應該做父親的角色,與他們同行,很多人期望我自然有這個角色。但我知道,如果心未轉向,只是因著別人的期望,我很難站在這個位置。我的心有一部分是冰凍的,直到去年從溫哥華回來後,我的心開始解凍,我首先認出戴冕恩是爸爸。當我做真兒子的時候,我又可以做真爸爸了,這是對我來說一個很特別的經歷。」

為了此次韓國回家,我們香港舉行了一次預備會,其實一直以來我很少參加港家的聚集,但是這次我很想有這樣的聚會。當我去到現場,很多年青人走過來對我說,看到你出現我很感動。年青人這樣說,我也很感動,這就是心的改變,現在我來,不是因為別人的期望。一直以來我沒有站在位置上,現在我覺得這些都是神給香港的屬靈兒女,我們不可以任由他們流散,應該要成家,我發現我也可以是其中一個爸爸。

馬又分享,作為父母最重要的,不是要下一代完成我們完成不了的夢想,而是與下一代釐清他們的夢想是否來自神。如果是來自神,就應該給予他們極大的自由,以及幫助他們完成神在他們生命的夢想。

 

 

【國度觀點】VOL03(二)馬健明牧師:「真兒子是一個心的狀態」

2023年2月,因著馬健明牧師在韓國回家聚集中曾分享他的生命轉變,在接受本報專訪中,他指出,真兒子是一個心的狀態,不是外表、行為、稱呼和位置的表達。在路加福音15章中,大兒子雖然常常與父親一起,但他不是真兒子,因為他不明白爸爸的心;小兒子離開爸爸,浪費資財,當他去到一個絕境,他想起爸爸,覺醒自己是兒子,然後回到爸爸那裡。因此不是距離遠或近的問題,而是心的狀態的轉變。真兒子明白爸爸的心,然後選擇與他對齊,好像以利亞和以利沙一樣。為何這麼多人與爸爸的關係不好,也是選擇的問題,當他更加體會爸爸的心,然後選擇去擁抱和接納他,愛他,這就是真兒子。

「對我來說,一直以來,我不是很懂如何做兒子,因為我是孤兒。我不會叫戴冕恩和趙仲權為爸爸,不是因為他們不是,而是我的心未預備好,我未覺醒,直到我被醫治。」

去年馬在溫哥華逗留了半年,本來溫哥華是他不想回去的地方,因為12年前,他在溫哥華時,是與教會關係最惡劣,衝突最大的時候,也是他的姐姐離開的時候。「但這一次,我被趙爸的家醫治了,不再是在聚會中認識他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很欣賞我們過去的付出,主動去尊榮和愛我們。趙爸趙媽當我們是兒女,為我們做飯,過年還給我們大利是,這就是做家人。」當馬的心被醫治,他再看家人同行,就很不一樣,他指出,這不是香港的家的問題,而是他的心是否預備好的問題。

我的改變是一個覺醒,當時我在韓國聚集的台上並沒有計劃叫戴冕恩為爸爸,但當我的心改變,口講什麼不是最重要,所以很自然地在聖靈的帶領之下,我公開稱呼他為爸爸。

 

 

【國度觀點】VOL03(一)馬健明牧師——回家旅程中的生命轉變

在2023韓國回家聚會中,香港馬健明牧師分享了回家同行22年的心路歷程,以及近期他的心的回轉,領受真兒子的身分。過去10多年,香港一共舉辦了7次回家聚集,馬笑說,回家聚集是一個為資深牧師帶來「麻煩」的運動。他在一間福音派教會牧會許多年,教會發展不錯,正在不斷增長,他的前途一片光明,直到22年前,馬認識了戴冕恩(David Demian),他的生命經歷了很大的翻轉。

戴冕恩帶我們參與聚會,但是沒有講員,沒有筆記。我問他,有什麼指引可以跟著去做嗎?他說沒有,我們會分辨聖靈所做的事情。我在這方面一無所知,我的教會不會講聖靈,祂只會透過聖經說話。有一晚,當我送戴冕恩去機場,等待登機的時間,我們去喝咖啡,他看著我的眼睛說:「主對你很生氣。」我不想神對我生氣,我想逃走,不想站在神要我站的位置。那晚以後,因為害怕,我說好,去吧。但我心裡有很多問題,所有的聚集,我都覺得非常沒有效率,不斷敬拜,跳舞,做先知性行動,有什麼用?但經歷了20多年的旅程,我現在可以說,有極大的作用和影響力。

神使用回家的聚集,幾乎打開每個國家的門。回家核心價值就是對聖靈的完全順服。很多次,戴冕恩問我,你有什麼分辨。聖靈跟你說什麼?我是福音派牧師,我很少聽到聖靈的聲音。他不斷問我,一年、兩年、五年。我都說沒有。他還是不斷問我。後來我就明白了,他在門訓我,所有的分辨時間,都是訓練時間,所有的聚集,都是門訓時間。神使用他去門訓列國,為神預備一個安息之所。之前我不明白,但是我的心很渴望,我不單渴望復興,而是神停留不再離開。我在回家旅程中學習到很多,這是心的旅程,神轉化我的心,從實心變肉心。我哭了很多次,因為我遇見耶穌,聽到聖靈在我耳邊說話。我過去懂的理論都不能滿足我,但是神的親密能滿足我心,與列國家人連結能滿足我的心。當我的心回轉,與戴冕恩和趙仲權對齊,我們能夠繼承他們從神領受的產業,並且傳給下一代。

許多年前,我遇見戴冕恩,我以為他是天使,因為我不明白他說什麼,他看起來很純潔,後來我發現他有妻子和兒女,他與我一樣有弱點,我覺得他是我的弟兄。直到最近,我發現他不是我的弟兄,他是我的父親。我才明白,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成為現在的我,我可能還是福音派的牧師,有很好的教會,但永不會遇到這麼好的列國家人,以及滿足天父的心,為神預備安息之所。如果你讓我再次選擇,我會說,希望能夠更早遇見他們,能夠更早開始這個旅程。

 

 

【國度觀點】退而不休的終生事奉

年長一代的華人吃苦耐勞,工作認真勤勉,這種工作文化在華人教會中亦是一大特色,許多牧者辛勤牧會多年,直到臨近退休,才會考慮尋找合適的接棒人。許多牧者進入退休階段後,因為過去的身分建立在牧會的職事上,退休後對身分的定位感到迷失和恐懼。香港教會應該如何看待牧者退休後的角色轉變?退而不休的觀念又應該如何在基督身體中運作?2022年踏入40週年的錫安教會,在數年前也順利完成主任牧師的交棒,今期國度觀點專訪了創辦牧師趙仲權,談及有關屬靈領袖如何扶助下一代接棒,以及終生事奉,多代同行的關鍵。

(撰文:莫嵐)

香港牧者領袖在任現況

根據教新2019年香港教會普查結果,全港華語堂會共1305間,當中有148間堂會沒有堂主任,有217間表示其堂主任是60歲以上。另外有307間表示其堂主任已有退休的計劃。

根據政府統計處8月11日公布最新本港人口統計,在移民潮下,本港淨遷移數字自2019年底起錄得負數,離港人數持續上升。2021年年中至2022年年中的離港人次再創高峰,錄得1997年有紀錄以來最高離港人次,達11.3萬。教新總幹事梁國全傳道指出,移民潮影響了教會原訂的領袖傳承計劃,有教會堂主任和接棒者均選擇離港,最後催化堂會興起第二線領袖,他鼓勵教會要支持年輕同工或女教牧擔任要職。

根據以上數字推測,未來數年,在全港1,305間教會中,將有40%的教會面臨交棒考慮,同時有11%的教會需要尋找合適的牧者領袖。如何選擇和興起合適的接棒人,將是香港教會未來的一大重要議題與挑戰。

聖經中關於服事人員供職的論述

對於利未人的服事原則和職能,聖經中並沒有提到退休的概念,而是按照工作要求,體力和經驗,轉換不同的服事崗位。

民數記8章23-26節,「從二十五歲以外,他們要前來任職,辦會幕的事。到了五十歲要停工退任,不再辦事,只要在會幕裡,和他們的弟兄一同伺候,謹守所吩咐的,不再辦事了。」

利未人滿五十歲後,便要停止處理與會幕有關的體力勞動,退下來的利未人仍然擁有參與社群的角色,並且可以留在會幕幫助新一代的利未人,承擔看守會幕的工作。

聖經中亦指出,長者生命中所累積的智慧能夠扶持和幫助下一代興起。長者能夠站立在不同位置,以不同方式繼續服事神國,年長的世代有使命,亦有能力去傳承下一代,使神國的工作能夠延續和擴張。

詩篇71篇18節:「神啊,我到年老發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 


華人牧長扶助新生代接棒

被神膏立和認出

Caleb牧師

大約5、6年前,趙仲權牧師正式將錫安教會主任牧師的職分交給兒子趙士敬(Caleb)牧師,以及屬靈下一代張適慧(Rebecca)牧師接任。

關於教會交棒的過程,趙仲權指出,神已經預備了教會,在祂所設立的時間裡,認出這些被選召的人。因此,他們首先被神任命,而不是被人按立的。當時整間教會分別出3天來禁食禱告,然後有三位先知向即將接棒的牧者發預言,教會亦有一個長老團向他們釋放屬靈的祝福,然後由大家認可的使徒戴冕恩牧師啟動按立禮。「因為教會建立在使徒性和預言的根基之上,先知和使徒為將來的季節按立領袖,然後我看見神的恩膏臨到他們。因此,別人不只是認出Caleb和Rebecca是我們的兒女,而是神在這時刻揀選和按立的牧者。在他們周圍的所有人都認出他們。這些都是被膏立的特質。」

「交棒不是時刻,而是一個旅程;交棒不是儀式,而是一個生活方式;交棒不是選擇,而是末世神必然的心意;交棒不是交棒,是一起同跑。」

尊榮神所設立的權柄

交棒成就後,教會父老亦尊榮接棒的下一代在地方教會帶領的角色。戴冕恩牧師亦說,雖然他在列國中有服事,但是在地方教會中,他尊榮Caleb和Rebecca帶領的角色,也祝福他們承接一切過去父老所擁有的。「不是因為他們是教會領袖的兒女,而是在靈裡認出,他們是有這一份。」

在Caleb還小的時候,神就跟趙仲權牧師的太太May說,你在撫養將來的神國將領。May常常在外面如此介紹Caleb:「這是我的牧師,他不只是我兒子。」她現在最喜歡的牧師就是自己的兒子Caleb,她不但自己會用心去聽Caleb的講道,還會向其他人推介他的講道。

曉林牧師

錫安教會曉林牧師說:「媽媽May從內心深處欣賞自己的下一代,這是很多父母不一定有的胸懷。」曉林也坦言,在教會交棒的初期,她亦經歷生命的轉化,以致能夠順服神在教會設立的權柄,同時看到父老對下一代的尊榮。「我跟上一代比較熟,交棒以後,我還是習慣去找趙爸。『爸爸,這件事情我有這個想法。』他說:『不,現在你去問Caleb牧師。』」

「趙仲權牧師沒有越過已經設立的權柄,但是我不習慣,我還要禱告連結。這迫使我必須攻破自己對Caleb的不熟悉,必須認出他是我的牧師。本來我服他是因為他是牧師的兒子,但現在他是我的牧師。這是我裡面的轉化,而這個轉化需要長輩的榜樣,當他這麼謙卑去服事下一代,我就要問我自己,我的牧師到底是誰。」


終生事奉  永不言退

趙仲權牧師交棒後,亦進入新層次的服侍,成為列國的父親

兩代同行 彼此成全

關於牧者退休與身分定位,趙仲權又指出,家庭是永遠不會退休的,只是不同代的人站立的位置有所不同。父母會一直陪著孩子,幾代人同行往前走。因此,錫安教會沒有退休的觀點,上一代非常保護下一代,知道在一個成熟的,下一代可以顯在人前的時候,上一代會成全神在這個時刻所做的。而且教會不只是他們兩代領袖的同行,而是整個家集體的同行。

有一段時間,趙仲權牧師在列國中有太多服事,有時候回來教會參與崇拜就靜靜的坐在後面,結束後就開心的與大家擁抱。

在服事同跑的道路上,趙仲權牧師曾對兒子Caleb說過,遇到高牆,我會盡全力把你們扛過去,你們就繼續向前跑,爸爸累了,可以留在這邊。當時Caleb如何回應,不,爸爸,我會招聚孩子們,一起把你抬過來,一起同跑。

「有父有子的同跑,就成全了瑪拉基書4章6節,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這是神國的必然,如果沒有這個成全,就沒有辦法向前走。」

趙仲權牧師在崇拜結束後,開心的與大家擁抱

天上的爸爸仍在說話

趙仲權牧師有三位屬靈爸爸,即使他們已經不在地上,他仍然常常提起他們。「因為為父為母不是看得見的,而是靈裡認人,我是有父親的,哪怕他是在永恆之中做父親。」可以說,這三位爸爸到現在都還沒有退休,還在說話,因著兒子的緣故,他們依然在向我們這個世代說話,在為趙仲權牧師禱告。曉林分享,「如果教會有這樣的文化就很安全,因為我們都在永恆裡面,我們要像耶穌,帶很多兒子進入榮耀。」

很多事奉神的人,覺得他們的上一代走了就是不能再見了,如果我們仍然看我們的屬靈父親還與我們同在,這是其中一條鑰匙,彰顯出幾代同行的恩膏,破除領袖交棒後對於自己身分和定位的恐懼,以及被棄絕的咒詛。

貝博志牧師(Bob Birch)

趙仲權牧師的屬靈父親之一,貝博志牧師(Bob Birch)的最後10年,是為了趙仲權和戴冕恩這兩個兒子而活的。在他彌留之際,雖不知道趙仲權在哪裡,他對太太說:「Gideon(趙仲權)會來看我。」他那時在重症病房已經不吃不喝8天了。不久後,趙仲權果然從馬來西亞趕回來了。昏迷中的父親聽到久盼的兒子的聲音,竟然抽動起來!

趙仲權緊握貝牧師的手說:「貝牧師,你是這個世代的西緬,主應許你,在回天家前會看到末世的復興。我相信現在這個復興的嬰孩即將出生了。如果你同意就握我的手。」昏迷中的他,竟然握了趙仲權的手兩次。趙仲權知道他靈裡完全清醒。


香港的新皮袋

在過去幾年,五旬節聖潔會的幾間堂會都經歷交棒,而且接任人都是比較年青的牧者,其中擁有112年歷史的香港五旬節聖潔會筲箕灣堂,於今年8月1日正式完成主任牧者的交棒,服事了教會33年的簡劍發牧師,退下前線,正式任命教會漁民第三代,青年傳道胡凱澄(阿澄),成為教會的主任傳道。當時簡劍發牧師與教會的核心領袖團隊,一同透過集體聆聽向神尋求啟示,最後經過多方面的印證,以及考察,認定阿澄為下任接棒候選人。2018年,阿澄還是二十多歲的年青人,經過4年多的預備,她成為教會主任牧者。

 

 

【國度觀點】屬天屬地的權柄

在位70年的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於9月8日下午安祥辭世,享耆壽96歲。英女王的一生,可謂活現了君王應有的典範,直到離世前兩天,仍在履行公務。正如她21歲時在南非的演說,畢生為人民服務,神會幫助她實現誓言。最近有作家撰文透露女王與親近友人之間的對話,女王說:「我希望耶穌能在我有生之年再來。」當被問到原因時,她回答:「因為我想將我的王冠放在祂的腳下。」經歷漫長的君主生涯到晚年仍然願意摘下冠冕,這表明她非常清楚自己的王位與身分,都是從天上的神授權而來。回到70年前,英國是歐洲唯一仍保留加冕禮的王室,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由大主教為君王膏抹,代表從神而來的揀選與權柄。君王,也被稱為神的受膏者。

世人渴望看到有形的王,當人不認識神的時候,他們相信人的能力勝過一切,希望選出賢能的人成為君王治理他們,甚至自立為王,欲與神同等。聖經也記載了以色列人要求撒母耳為他們立王,像列國一樣。(撒上8:5)掃羅成為第一位被膏抹的以色列王,後來卻因懼怕人民多於敬畏神,導致失去王位,也喪失性命。而女王受到世人的尊敬和愛戴,也維持了大英國協的合一,與她明白自己的身分,認識神的次序,以及至高無上的掌權不無關係。本報今期中間資訊圖是關於神國度運作的原則,今日英女王的離世是對我們的一個提醒,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促使我們去反思屬天與屬地權柄的關係,以及我們作為神國子民應該如何擁戴國度的君王,祂才是唯一配得我們全心全意順服的主,連地上君王也不例外。「諸王都要叩拜他,萬國都要侍奉他。」(詩72:11)

地上的受膏者是天上受膏者的影像,70年滿了是一個記號,宣告今日人的心要被喚醒,神子民回轉歸向天上的真正受膏者的時候已到。每個神的兒女,都是被膏立在神所預定的領域,與耶穌基督一同執政掌權。讓英女王的話成為我們的提醒,學習放下自己的冠冕在耶穌的腳前,以神的話語與啟示成為我們的生命謙卑順服的指引,不再以人的能力去事奉神,征服世界,而是行出屬神膏抹者應有的典範,學習耶穌這位謙卑的君王,以愛去得著和改變世界。

 

【國度觀點】宣教是一種生活方式

過去三年,香港移民數字屢創新高,據統計,已有超過10萬港人移居他國,英國、澳洲、台灣最受歡迎,同一時間,因疫情緣故,最近也有不少內地同胞來港暫住或定居。人口的進入或移出,為香港以及海外華人教會帶來機遇和挑戰,也為福音的傳播帶來流動和反思,宣教或許不再是犧牲一切的受苦決定,更多的是成為信徒在地上落實信仰的生活方式。

從1940年代領受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異象以來,中國教會在艱難環境中鍛鍊了堅韌的信心,以及甘願受苦的心志。在最近的10多年裡,中國教會快速成長,走在前面去回應神賦予華人興起列國,承接宣教最後一棒的使命。神給予華人在福音最難觸及的地區有特別的恩寵,從許多宣教士的見證分享中得知,華人在穆斯林國家頗受歡迎,華人既為當地帶來經濟的祝福,也因為文化上的相近,穆斯林非常願意與華人信徒建立關係。例如有些在中亞國家營商的華人信徒,當地人看見丈夫疼愛妻子兒女,家庭和睦,就被這些華人家庭的文化吸引,主動請教經營婚姻家庭的意見,華人信徒就能很自然地分享見證,邀請他們禱告,認識耶穌。又有些信徒專門聘請當地的年青人工作,甚至資助其大學學費,年青人自然願意學習他們的生活方式,認識信仰。

在宣教的路上,香港教會需要認出中國教會的帶領位置,謙卑自己,站立在兒子的位置跟隨帶領。在香港過去幾年經歷震動的日子,中國教會晝夜不息地為香港教會和年青人代禱守望,並且一直在等候香港教會的回應,認出中國教會是與我們一脈相連的身分。

華夏五胞胎,在合一中各自有不同的位置和角色。香港是一個充滿機動性的城市,擁有糅合中西文化的特質,以及語言和創新能力等優勢,香港的年青信徒也沒有過去香港教會的包袱。當香港教會願意擁抱中國教會,決心拆毀中間的隔閡,那種復和的愛和合一,能夠激發香港教會領受屬天的愛,去回應宣教使命,去愛那些我們不熟悉,甚至會敵對我們的族群。不再停留在過去所認知的受苦受累的宣教模式,更新香港教會對宣教的回應方式,與神賜給華人的恩寵對齊,使福音能夠在生活中自然地流露出來。香港年青信徒必然能夠在整個華人的宣教運動中,發揮獨有的恩賜,爆發巨大影響力。

 

 

【國度觀點】建立屬天的戰情中心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3月20日接受美國媒體訪問,稱已準備好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談判,但他說,倘若任何談判失敗,俄烏戰爭隨時可能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自1945年二戰結束數十年來世界從未像今日般離世界大戰如此之近。

Rick Ridings(Succat Hallel創辦人)於2月21日指出,現在是自二戰而來最重要的代禱時刻,是全球屬靈爭戰的時間。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之前,當時聖靈在威爾斯、阿蘇撒街以及平壤的復興運動中大大澆灌,美國和歐洲興起大型的學生宣教運動。而仇敵成功發動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使那些原本要接受差派的學生宣教士被送到了戰場,並死在那裡。隨後在1918到1920年間,西班牙流感席捲全球,造成4000至5000萬人死亡,進一步阻礙了這次大復興的擴展。

一戰時出現的情況,在二戰時卻因著一些代禱戰士的委身而呈現完全不同的結果。被稱為代禱使徒豪威爾所領導的威爾斯聖經學校的禱告運動,成為扭轉局勢的戰情中心,即使在人看來毫無希望的時刻,豪威爾以信心宣告屬天的「戰略情報」,結果著名的鄧寇克大撤退成功撤離了幾乎全部英軍,成為二戰局勢扭轉的關鍵。二戰後的1948年,春雨運動的興起,為世界帶來極大影響。

豪威爾所領導的代禱運動,不單單是為地上看到的和身邊發生的事情而禱告,而是透過不斷的敬拜禱告,直到得著屬神的視野,看見神未來將要成就的事情,成為一個真正的戰情中心。他們真正明白,這並不是一場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現今,在前所未有的末後大復興將要發生之前,仇敵亦企圖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來阻止這場大豐收的降臨。正如今期頭版的信息所提及,仇敵會以各種方式的偽裝,混亂人的視野,使人失去分辨能力,敵友不分,繼而作出屬血氣的選擇與爭戰,為基督身體帶來極大的拆毀。

願神甦醒祂的教會,現在是興起新一波的禱告運動,建立屬天的戰情中心的時刻,願神激動代禱者的心,願站立在戰情中心,不是為著眼睛所見的,腦中所想的,以及政治立場而禱告,而是渴慕尋見神所啟示的心意,抓緊神的權柄,向地上禱告和宣告出神在天上的啟示,去扭轉這場全球性的屬靈爭戰的局勢,透過代禱爭戰來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並使末後的大復興毫無攔阻地在全地啟動。

 

 

【國度觀點】勝過苦難的餘民

近日烏俄局勢升溫,2月17日,烏克蘭政府軍與烏東親俄武裝互相指控對方開火,不同的派別間的互相角力,令這個國家處於被侵佔及撕裂的危險邊緣。耶穌曾說,「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凡一家自相紛爭,就必敗落。」(路11:17)香港疫情自2月中旬全面爆發以來,社會各處充斥各種聲音,市民對政府防疫措施亦充滿質疑,對於香港的防疫之路如何走下去,不同人士各持己見,教會在停擺的狀態下亦顯得被動與無奈。筆者雖不能測度疫情何時告終,然而根據耶穌所說,凡事一家一國自相紛爭,輸的勢必是我們自己。

今日香港之狀況,不禁令人回想起19年前的沙士戰役。當時全球對非典型肺炎病毒認識不多,香港醫護人員試遍了所有藥物,但患病者病情未見好轉。那時一群基督徒醫護在神面前謙卑禱告,承認對疾病的無知,從那時開始,疫症開始逐漸受控。香港一眾屬靈領袖亦在維園發起52天禱告城牆,推動全港眾多教會機構加入禱告守望,神就在香港動工,贏得了一場美好的勝利,在最後一天,香港疫埠之名除下。

今天我們對冠狀病毒的認識更深,反而帶來更多紛爭與混亂。人人都希望為疫情的完結獻出自己的一分力量,然而大多數時候卻是各自為政,互相比較,甚至互相指責,如同各自獻祭的以色列人,結果必不得神的喜悅。姑且勿論香港,神允許如此震動臨到列國至今仍未停息,顯然神仍在察看及煉淨人的心。祂要將屬祂的子民,從自高自大的民中分別出來,興起同心合意的祭司,向神發出同一個聲音敬拜,獻上神所配得的祭。

西番雅書3章9-10節中提及,「那時,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地侍奉我。祈禱我的,就是我所分散的民,必從古實河外來,給我獻供物。」再一次,神正在招聚祂分散列國的餘民,來參與神國末後的偉大復興。末後的餘民必然是全心敬拜神的祭司,也必然是神國的轉化者與建造者,他們散落在眾民中,又是被神所親自分別出來的。現在正是餘民招聚的時刻,來回應從天上來的聲音,來回歸他們心中所嚮往的錫安,也就是神的國度,按著各人的位置與身分,各就各位,卻又同心合意與神同工建造國度,同享神的榮耀。

 

 

【國度觀點】 華人宣教的恩寵

踏入2022年,距離2012年回家聚集中,西方教會把帶領的鑰匙傳給華人教會,已經過去十年。這十年間,整個世界發生急速的變化,國與國間的戰爭、種族問題、性解放運動以及政治社會運動等衝突不斷。在這些年間,神也在不斷塑造華人教會,教會形式經歷更新轉化,信徒在職場領域中建立教會,相信這正是為著未來華人的宣教運動而預備,特別在那些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以及少數族裔群體。

神給華人在那些地區經歷特別恩寵。第一,華人與他們的關係友好,今期頭版引述中東宣教士分享,華人在該地形象良好,他們對華人極其友善。第二,在發展中國家的社會基建上,中國長年以來是支持者。2020年,中阿貿易額近2400億美元,中國穩居阿拉伯國家第一大貿易伙伴國地位,在5G網絡建設、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方面提供技術合作,為營商宣教帶來契機,也幫助改善中東國家的生活。第三,神過去對華人教會的鍛煉,以至他們不怕受苦,這對於宣教而言是很重要的。早在20世紀初,神在華人中興起不少佈道團,很多宣教的先鋒先後在中國西北等地預備要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但在途中遇上了阻攔,然而宣教的熱情未曾在華人信徒中冷卻。直到近年,透過中國的經濟策略,我們能看到神把過去回宣的門再次打開,並開拓了東南亞的海路。至今,某些城市地區的職場信徒,特別是那些經常往返國內外工作的弟兄姊妹,已經接受裝備與培訓,被差派去到西方教會難以觸及的地區宣教。

在香港,有不少東南亞族裔與穆斯林群體聚居在我們當中。最新數據顯示,本港估計有30萬穆斯林信徒,他們或許是我們的同事、或許是我們的同學、甚或是我們的鄰居,亦與我們一樣面對疫情、學業或經濟的壓力,渴望尋得生命的方向和出路,向未得族群的宣教離我們其實並不遙遠。在末世的震動和爭戰越加強烈的現今世代,向少數族裔及穆斯林群體宣教的迫切性日益上升,我們要起來回應大使命。作為香港信徒群體,無論是被呼召前往海外宣教、還是留港服事,我們都能成為宣教士,乘著華人的恩寵,將福音帶給渴慕尋見真理的人。

 

 

【國度觀點】小城大國 盡其所長

今屆東京奧運,香港代表隊先有張家朗奪男子花劍金牌,再有香港女飛魚何詩蓓奪得兩面自由泳銀牌,成就香港隊出戰歷屆奧運以來最好成績。

自社會運動爆發,再到全球疫情肆虐的這兩年多,香港充斥著負面的能量和刀光劍影。每每看新聞報導,大多數是令人氣餒的消息,散播香港前途渺茫的氛圍,移民潮衝上新高峰。奧運亦是在疫情籠罩的陰霾底下展開。港隊出色的表現,給予香港數年來久違的振奮消息,無論是任何立場的市民,無不為運動健兒的佳績而由衷歡呼,為香港感到驕傲。

香港,在華人乃至全球的舞台上都有一個獨特的位置,即使香港隸屬中國一部分,她仍然有其自主性,能以自己的名義參與各種國際活動,包括奧運。在屬靈的層面亦是如此,香港為中國教會復興,華人走向命定,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在席捲列國的回家旅程中,神使香港成為興起華人回家運動的搖籃。這少不得城中數代神國將領的守望和委身,抓住神的應許和異象不放手,持續地為神國在這片土地的擴張而奮力爭戰。

在舊約時代,守望者在聖殿的高處守夜,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刻,儆醒站立,手持號角,面向東方,待曙光乍現,就大聲吹角,叫醒耶路撒冷的居民到聖殿中獻早祭。這也是今日在香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守望者的工作。在這兩年的時間裡,香港經歷了多少個心碎的夜晚,為這城市切切代禱的守望者在心靈的黑夜中仍然堅守,為這個城市流淚守望,向神發出代求呼喊。神透過回歸後首次取得的勝利,向香港屬祂的子民發出鼓勵,不要放棄!即使是在最黑的夜,神仍然與香港同在,只要香港的守望者不放棄,香港將進入突破的季節,必會迎向曙光。

同時,本屆奧運亦發生了不少令人驚訝的勵志故事,例如伊朗的41歲射擊運動員奪得金牌,為了維持生計,他以白天上班夜晚練習的方式備戰奧運;世界排名59位的危地馬拉羽毛球選手勇闖4強,成為拉丁美洲歷史第1人⋯⋯一個個爆冷的運動員故事,正如香港所奪得的獎牌一般,讓世人看到哪怕是很小的國家,不起眼的人都可能取得非凡的成就。神並不偏愛強大的國家,或者有能力的人,即使是最小的部落,在神的眼中依然是瑰寶,並且在神國中自有其位置。

 

 

【國度觀點】 兩代間愛的言語

自香港近年發生社會運動以來,過去一段時間,不少年青人都面臨判刑或入獄等難關,在這些困難時刻,聽到最多的不再是兩代的撕裂或爭吵,而是年青人與父母之間互相表達的愛和關心。當家庭面臨真正的困難時,所有的不和及不同都放下,在困難面前,唯有不能被熄滅的愛從過去種種關係張力中被激發出來,顯示出兩代之間內心深處的渴望,上一代渴望孩子能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下一代渴望父母安好,能夠保護和遮蓋自己。

很多時候,無論是夫妻還是父母與孩子的關係,不是「愛與不愛」的問題,而是「能否感受到愛」的問題。當我們面臨意見的不同,關係的衝突,我們可能會用別人不喜歡,或者錯誤的方式去表達愛和關心。

本報今期的中間資訊圖談及婚姻中的愛情帳戶,這個帳戶其實不僅存在於夫妻之間,也適用於家庭,是父母與孩子能經營的感情帳戶。其中愛的5種語言,是一個參考,讓我們去辨識自身表達愛的語言,與對方接受愛的語言是否有差距。語言或許並不限於這5種,能夠發掘出屬於雙方獨特的溝通語言,就真的能夠做到「存一進百」的效果了。

過去曾經聽過一個關於家庭的小故事,暑假來臨,有一位父親為孩子精心策劃一次日本旅行,有很豐富的行程和精彩的節目。當他們一家人去完旅行,父親問孩子,你覺得那個景點最好玩,孩子竟然回答他,是其中一天他們在一個小公園,父親和他們一起盪韆鞦。原來對孩子來說,去哪裡玩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們最愛的父母能夠花時間與他們一起。

當愛的語言能夠在雙方之間流動,愛就能化解一切的差異,使兩代之間能夠將焦點放在共通之處,努力尋求共識。兩代的互相轉向,能使從神而來的祝福暢通無阻地向下流動,也能展現出極大的恩膏和能力,這是神對家庭的心意和祝福。

正如以色列離開埃及後的第一次爭戰,就是摩西差遣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與亞瑪力人的爭戰。當時摩西在山上舉杖,約書亞在山下就爭戰得勝,「耶和華尼西」——神得勝的名號是靠著兩代合一爭戰而被高舉的。(出17)今日,當我們在震動中經歷逾越,在新的季節中,兩代的心能互相轉向,使從神而來的愛在基督身體中通行無阻,彰顯出神的得勝。

 

 

【國度觀點】仰望秩序背後的神

香港統計處於3月3日首次發表零售業網上銷售數據,顯示香港1月零售銷貨價值按年下跌13.6%,並已連跌24個月,然而零售業網上銷售價值逆市而行,不跌反升92.1%!疫情侵襲,令香港零售業面臨重創,這是一個普遍的市場現象,慘淡的經營環境卻成為其他網上經營者的轉機,亂流中尋得生機,更催化了傳統零售門市向網上銷售的轉型行動。

席捲全球的疫情,使混亂和未知成為我們生活的常態。香港地小人多,交通便利,過去網上銷售的前景一直不被看好,近期網店和IG銷售正在迅速冒起。現在是世界秩序被顛覆的時期,混亂反轉了我們對世界慣有的認知,也代表一個新的規律和秩序正在慢慢形成。兩千年前的初代教會遭受逼迫,信徒被迫分散,反使福音得以傳到中亞細亞以及歐洲。在過去數年裡,中國教會也朝著同拆方向發展,大教會模式不再有效,甚至教會的形式也被更改,使家的恩膏在華人中興起,新一波由華人帶領的運動正在成形。在過去一年,網絡媒體基本成為教會的「聚集場所」,使得教會成為流動的信仰群體,教會建築物空無一人,教會的聚集卻是隨時隨地發生。

當神介入人的生活,就會帶來舊有秩序的打破,使人的生活經歷打亂。新冠疫情就是神允許下出現的混亂,是神主動地介入到世界本有的秩序。當我們身處混亂中會感到冒犯和不滿,為何事情不是按著我們認知的規律而發展,正如約伯在經歷極大苦難後向神的抗議一樣。然而神的主權正是在這一次次的介入中向人彰顯,過去的秩序是祂所定的,他有權打破舊有,也有權去建立新的定律。而作為信神的人,我們要去仰望的不是那些我們被教導要「遵循」的定律和秩序,而是秩序和定律背後的神。因為神是全地的主,是秩序的神,立和廢都在祂手中。當我們能認清尋求對象,我們就知道在混亂中,可以向神求恩寵,在苦難中可以向神申訴;在未知中,可以向神求確據。神必有出路和答案。

聖經中,神早就透過哈巴谷書向我們傳遞這個信息,無花果樹不發旺 、葡萄樹不結果 、橄欖樹不效力 、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 、因救我的神喜樂。這不就是在反秩序中,尋得生機和逆向而行的秘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