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以色列連結的歷史基礎 -【選民系列】專欄

外邦信徒與以色列的連結除了聖經、神學以及宣教基礎外,還有歷史基礎。基督教信仰是有其猶太根源的,教會和猶太人一直有互動,因為兩者都是神的子民。當外邦信徒加入以色列並成為亞伯拉罕的屬靈子孫時,教會和以色列便形成了一個整體。

有了這個整體的觀念,以色列的歷史跟中國是有關係的。公元前第10世紀,所羅門王去世後,以色列開始衰落。當他的兒子羅波安繼位不久,王國分裂為南北兩個國家。北部的國家稱為以色列,由十個支派組成。南部的國家稱為猶大,由兩個支派組成,仍然由大衛王的後裔統治。在東面的亞述帝國於公元前第8世紀入侵以色列,亞述王撒縵以色於公元前722年攻取了撒馬利亞,北國以色列不復存在。公元前586年,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進軍猶大,攻占了耶路撒冷,摧毀了第一聖殿。亡國的結果是人民淪為俘虜,被流放到巴比倫。經過幾代流亡,一些猶太人去到中國。

研究中國猶太人歷史的陳瑞貞說:「關於猶太人在中國最早又真實的記錄是在公元718年。但是在開封老猶太會堂的三座碑文中,有兩座記錄了在開封的猶太人,將其抵達日期稱為漢朝和周朝。」周朝從公元前1046年到公元前256年,持續了大約八百年,而漢朝從公元前206年到公元220年,持續了四百多年。

另一方面,一位名叫多馬·托倫斯(Thomas Torrance)的蘇格蘭人在1938年發現,中國西部的羌人「有可能來自以色列的十個失落的支派」。他稱羌族人為「這些華西的猶太人」,並稱山上的城鎮為「典型的猶太村莊」。如果開封的記錄和托倫斯的研究是正確的話,那麼古代的以色列人可能是在亞述和羅馬帝國滅了以色列國之下來到中國的。如此,選民與中國之間的聯繫可以追溯到公元前第十世紀。

巴比倫人之後,猶太人分別被波斯人和希臘人統治。當希臘人離開時,猶太人短暫享受了約一百年的哈斯莫斯獨立時期(公元前142年至65年),然後以色列被羅馬帝國占領。猶太人多次企圖掙脫羅馬人的轄制,在大起義期間(公元66-73年),提多將軍率領的羅馬軍隊燒毀了第二聖殿。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指出,第二聖殿被毀的日期與巴比倫人摧毀第一聖殿的日期相同。叛亂一直持續,羅馬皇帝哈德良鎮壓起義,屠殺超過一百萬猶太人。在公元135年,他將耶路撒冷更名為愛利亞˙加碧多連那(Aelia Capitolina),並將以色列地更名為敘利亞巴勒斯坦那(Syria Palestina)。猶太人大部分被驅離出其土地,並散佈在世界其他地方。

以色列人來到了古代中國,現在的中國人也訪問了以色列。以賽亞宣告:「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國(原文作希尼)來」(賽49:12)。希伯來語Sinim(希尼)的意思是中國。中國和以色列在歷史上是聯繫在一起的,如今相互之間的聯繫越來越密切。 彌賽亞領袖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表示,華人基督徒之所以來以色列,是因為他們對耶穌的信仰,並由此帶來了對以色列的愛。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

 

 

獻給無名的傳道者 邊雲波安息主懷「因信仍舊說話」

旅世93載的邊雲波弟兄於2018年2月14日下午5時33分在中國寧波安息主懷。

生於1925年三月12日的邊雲波,於1945年在重慶中央大學教育系就讀時,立志獻身成為傳道人。1948年,23歲中國年輕人邊雲波,受著神的感動,一口氣寫下600行長詩,紀念在偏鄉宣教的無名傳道者。他寫下《獻給無名的傳道者》這首敘事詩後,即遠赴雲南邊疆向少數民族傳福音、建立教會,並在雲南聖經學院任教。邊雲波一生留下大量文字的創作,《獻給無名的傳道者》至今仍廣為流傳,激勵了許多基督徒在困境中重新站立,也提醒今天教會及信徒善用文化媒介傳福音的重要性。對於死亡,邊雲波曾以「仰望新耶路撒冷—更美的家鄉」為題分享:「我們信主的人在地上,都是客旅、寄居的,這世界並非家鄉,有一天我們要離開世界,就像是搬家,搬到更好的地方,就是樂園。」

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2017年曾以《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演出敘事劇。機構總幹事林治平受訪時表示,他是在大學時代接觸到這首詩,當時這首詩在台灣引起相當大的討論及傳頌,不僅是他,包括查大衛、饒孝楫、李秀全、張培士及周神助等眾多台灣牧者的獻身,都受到這首詩的影響。中華華人普世差傳會總幹事馬康偉牧師受訪表示,他參加第二屆青年宣教大會時,聽到這首詩深受感動。後來邊雲波弟兄放棄出國留學的機會,就毅然投身邊疆宣教,這對他後來投身事奉有非常大的影響。

2003年,時年79歲的邊雲波在病榻上寫下了《最後的旅程》這首長詩,提到他獻身宣教逾70載,當中還因信仰被捕入獄幾十年,即使身處最艱苦的環境,甚至在文革時期被扣上「反革命份子」入獄接受勞改,直到1987年才獲得平反,但他仍然數算上帝的恩典繼續前行,也期許宣教的棒子能夠「一棒接一棒」傳下去。

(基督教論壇報記者梁敬彥報道)

宣教中國2030會議宣告: 15年內中國差出二萬名宣教士

過千名中國的牧者及教會領袖9月底聚集韓國濟洲島,出席第二屆「宣教中國2030會議」,宣告中國在2030年前差派出二萬名跨文化宣教士。

「宣教中國2030會議」起源於2013年在首爾的亞洲教會領袖論壇,2015年在香港舉行第一屆會議。

今年的主題「和平之子」來自馬太福音五章9節:「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召集人周牧師歡迎來自中國七大區域的參加者,他們正好代表中國七個軍區,說明「耶和華的宣教大軍已經預備好」。

大會主席金明日牧師致辭,他指出宣教不僅是主耶穌的命令,也是中國教會回應神百年來的託付。承接上屆會議,這次會議探討五大議題:宣教理論、宣教導向教會的建造、國內少數族群宣教、海外華人事工,以及跨文化及海外宣教。

濟洲島聖安教會主任牧師柳政吉在開幕時講道,以「和平之子」為題。他指出,在充滿腐敗和衝突的世界裡,只有耶穌基督能帶來真正的和平。世界福音聯盟的全球大使布萊恩·斯蒂勒(Brian Stiller)其後報告全球基督教增長情況。

(來源:WEA News,2016年11月9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差派超過二萬名華人出去收祂的莊稼。

[國度觀點] 聖經的文學價值應受肯定

最近有內地網民抗議北京語文課本選用聖經內容,擔心學童被宗教洗腦,言論在網絡世界激起千尺浪,引發教育與宗教應否分離的爭論。但也有人認為不必要反對課本節錄聖經內容,因為聖經本身確實是文學作品,能提昇語文教育。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第八條規定,國家實行教育與宗教分離,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反對課本採用聖經內容者,以此規定為理據,認為有關做法違反國家法例。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作出回應時表示,十多年前編寫該課本時,決定加入西方神話故事,故採用聖經內容;但在2015年年底修訂課本時,已經決定刪除有關內容,所以不會出現在今年秋季開始使用的修訂課本上。

據了解,《北京語文課改教材第13冊》(七年級課本)選用的聖經內容,為創世記一章記載神在六日內創造大地,以及二章中有關第七日為聖日(特別的日子),編選在標題為〈上帝創造宇宙〉的部分。課本有採用中國神話如「女媧造人」,而西方神話則選用創世記經文,目的讓學生認識中西方的神話傳說,擴闊視野。雖然課本採用宗教文獻,卻不帶有宗教目的,而是促進文化的認識,因此並不違反國家法例,反對者的論據顯然站不住腳。

對於基督徒,聖經是真理,並非神話傳說,故此從「神話」課文中被刪除,也不用感到惋惜。但另一方面,可以從文學角度來看,聖經被公認為文學瑰寶,有其優秀的文學價值,被選用在語文課本上,合情合理。事實上,上述提到的語文課本所節錄的創世記內容,引用自《世界文學名著選錄》,聖經內容被選用在語文課本,因其獨特的文學價值,而非宗教性。聖經用詞優美,蘊含各種文學創作的典範,當為文學作品閱讀,並不會侵犯聖經權威,卻讓人的心靈得到美的滋潤。

內地兒童事工挑戰大 欠教師 欠資源

福音證主協會與旺角浸信會於3月2日舉行神州情季禱會,主題為「內地兒童事工的實況和需要」,闡述在國內當兒童主日學老師的挑戰。

講員胡老師指出,內地不同地區面對不同挑戰。對於貧困地區及農村,最大的挑戰就是缺乏資源及教師;教材欠缺,老師亦缺乏訓練。此外,留守兒童情況普遍,他們一般很自卑,心靈上有很大需要。相對貧困地區而言,一般鄉鎮的兒童主日學有較完善的行政架構。可是,資源及有經驗的教師仍很缺乏。至於富裕城市,雖然資源充足,卻不是沒有挑戰,其一挑戰是學生太多,並且背景參差,有來自富裕家庭,也有民工家庭。另外,中學灌輸進化論,導致主日學學生升中學後有很高的流失率

另一位講員是在國內服事了逾十年的白老師。她特別指出全人關懷的重要。主日學老師不僅傳遞聖經知識,也教導學生把信仰融入實際生活,及以信仰面對不同人生階段。另外,白老師提到他們正組織主日學團隊,培訓將來可培訓他人的老師,並建立地區網絡,促進彼此交流。最後,她提到內地的主日學培訓教材仍很缺乏,香港可以成為重要的渠道

(記者陳細細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