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天上法庭 捆綁仇敵 釋放命定

2月15-17日,《天上法庭》(Courts of Heaven)作者羅伯特•亨德森(Robert Henderson)來港在特會中與香港及華人信徒分享關於天上法庭的信息,教導與會者認識天上法庭的運作,以及如何透過進入天上法庭的屬靈領域,開啟個人、家族以及國家的命定。

進入天上法庭的關鍵

羅伯特•亨德森指出,耶穌將禱告領域分成3個不同的屬靈層面:看神為父親;看神為朋友;看神為審判官。當我們來到神面前,看祂如審判官,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領域,祂打開一個屬靈層面,叫天上的法庭,而在這個領域中,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呈遞案件。

羅伯特以希伯來書12章22-24節「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並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灑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向會眾闡釋天上法庭的情形。如果神在那總會中如同「審判官」,意味著在天上法庭的系統面前,那些被成全義人就是雲彩般的「見證人」。見證有審判性的決策作用。「這血所說的」是為我們發聲的。一切在這段經文所形容的,都是在天上法庭氛圍裡發生的活動。經上提到,藉著主耶穌的寶血,神讓我們支取進入主耶穌所在的能力,藉著信心踏入所在恩典之中。羅伯特強調,因此藉著信心,我們可以進入任何屬靈層面,因為耶穌已經藉著他的寶血打通所有道路。

.羅伯特•亨德森(Robert Henderson)

為我們說話的寶血及見證人

羅伯特又指出,「錫安山」是指靈界有治理和管轄權的地方,不是說實體來到這座山,而是進入一個屬靈層面。主耶和華居所的山,必在眾山之上。意思是指,屬靈層面必有政權的山頭,在地上的政權都必須伏在祂的權柄之下。而24節提到「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是指出耶穌的血如今正釋放出見證,給神合法的權力來赦免我們的罪,我們必須認同耶穌寶血所說的。舊約中的大祭司每年用山羊的血帶到神的寶座前獻祭,給神合法權力,使國中的罪除去。當耶穌流出寶血,取消一切的虧欠,以致我們不再需要獻祭,如今這寶血仍然說話。羅伯特又以創世記第4章該隱殺害亞伯的事件作進一步解釋。耶和華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 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創4:10-11)因著亞伯的血作的哀告和見證,神審判了該隱。而耶穌的血所哀告的不是審判,而是哀告憐憫和救贖,按著我們的需要,祂的血為我們說話。這一切都是在天上法庭發生的。

希伯來書12章1節提到「有雲彩般的見證人圍繞我們」。他們因信得到美好見證,意思是他們在天上有美好的身分,天上法庭會聽他們的說話。如果信徒不能為神放下自己的生命,離世後也不能進入雲彩般見證人的行列。當耶穌説,你必要成為我的見證,意思是必為我受難,指放下自己旨意,為成就祂的旨意。聖經告訴我們,這些人是被揀選的族群。因此,讓我們放下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仰望使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激起我們心中的渴望,願意更多放下自己的生命,與神相遇。當我們追尋耶穌,可能會與見證人相遇。(啟19:10)他們會在天上法庭為我們說話,因為他們是屬於這屬靈領域的。

先是審判,再來爭戰

關於天上法庭這個屬靈領域的運作,羅伯特以他為兒子亞當禱告的經歷向會眾闡釋。當時亞當患上抑鬱症,羅伯特已經持續為他禱告兩年了,他嘗試斥責、捆綁仇敵,用盡所知的方法都沒有用。但有一天早上他禱告時聽到主説,你要把亞當帶到天上法庭,憑著信心代表他來認罪,並且你自己也要悔改。因為羅伯特曾因為擔心亞當而對妻子說了負面的話語。主告訴他,仇敵拿著你的話語,營造一個案件來攻擊亞當。於是他代表亞當認罪,也為自己批評亞當認罪,流淚悔改。「當我認罪後,主要我説預言,宣告亞當的命定,然後主又要我斥責憂鬱症的靈。當時我不明白我所做的,是在天上法庭取消了撒旦攻擊亞當的權利和案件,而且藉著我的認罪,以及為他説預言,向法庭呈現另一個案件,使所有事情都在屬靈上有合法地位。」一個半禮拜之後,亞當打電話告訴羅伯特,所有憂鬱症的症狀都已經離開他了。羅伯特鼓勵與會者:「這是我第一次上到天上的法庭。聖靈幫助我知道如何進行。羅馬書8章26節:『聖靈說不出的嘆息為我禱告』。我只需要願意嘗試,神就幫助我們。所以不要害怕嘗試,你不會明白直到你憑信心開始操練,聖靈會用各種的方法帶領你。」

啓示錄19章11節:「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審判是司法的行為,爭戰是上戰場的,我們必須先上法庭,藉著悔改認罪搞清楚呈現的案件,然後再上戰場斥責魔鬼,開始爭戰,如果我們按照神的話語進行,我們就必然得勝,因為已經得著所有權柄。不但是個人,國家層面也是如此,除非天國議會(Ecclesia)上到天上法庭,來到神面前代表一個國家認罪,除去瓦解國家合法地位的攻擊,之後就可以站立斥責魔鬼,贏得每場爭戰。「我曾向一些國家的基督教領袖説,我們要誠實面對現在發生的時候,我們在90年代就學會屬靈爭戰,但國家現在的情況比以前更差,爭戰沒有效果,我們必須先上法庭,先為國家認罪悔改,之後才上戰場。當我們這樣做,國家才能再次被奪回。這是神的次序,先是審判,再來爭戰。」

耶穌成就的屬靈交易

羅伯特又分享,屬靈的立約及交易的運作原則。以賽亞書28章14-15節指出,褻慢的人要聽耶和華的話,你們曾說與死亡立約。每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有一個交換的條件,以致這個盟約成立,有時甚至是血的祭。因著這個供物,就在靈界出現交易。「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5)當耶穌死在十字架,就成就了整個歷史上最大的交易。羅伯特指出,我們肉體常常軟弱,不想禱告,但當我們禱告就是踏入交易的廣場。每次當他禱告完,他就能享受神的同在。正如以賽亞書61章3節所說,如果我們常常進入天上的交易廣場,把軟弱交給祂,替換祂的剛強;把悲哀交給祂,交換祂的喜樂;把失敗交給祂,換取祂的成功,我們就成為公義樹,是主耶和華親自栽種的。我們唯一要學習的,就是如何交易,交易是屬天的活動。撒旦同樣知道交易的能力。當耶穌來到地上,撒旦向耶穌應許,如果你來敬拜我,我將萬國榮耀給你。撒旦永遠嘗試將你拉近他的交易廣場,給他權力奪取本來屬於你的。當你與偶像立約,藉著交易,就是向仇敵奉上你的合法權益。我們取消這個交易的唯一方法就是到天上法庭。

交易是天上的屬靈活動,撒旦總是竊取天上的屬靈原則,牠不是創造者,只能模仿神所做的,用在自己國度中。當我們踏入耶和華的聖山,那交易之處,因著我們帶來的屬靈交換,在地上我們就能經歷一些事情。創世記8章20節,諾亞從方舟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建立祭壇,獻上燔祭。祭壇就是他的一個交易廣場。藉著諾亞所獻的供物,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決定使地不再受到咒詛。(創8:21)不是供物燃燒的味道感動神的心,乃是諾亞心中所發的清香。當我們帶來一個交易,乃是在乎我們的心的清香如何連結在所獻的祭上。純淨的心靈觸摸神,以致生命中攔阻的咒詛都會被挪去。

(記者莫嵐報導)

布倫森牧師被囚2年終獲釋 到白宮為總統特朗普禱告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從2016年10月起已被土耳其政府囚禁超過2年。他於10月12日到法院出席最終聆訊,雖然土耳其法院仍然維持布倫森參與恐怖組織、推動政變的判決,但由於他己被囚超過2年,所以被當庭釋放,更准許他離開土耳其。據悉,布倫森身體狀況良好,他在離開法院數小時後便乘坐美國軍機從伊茲密爾前往德國,並在24小內回到美國。

布倫森在庭上再次強調自己是無辜的,他說:「我愛耶穌,我愛土耳其。我明白自己為何在這裡,我在這裡是要為基督的名受苦。」他在離開土耳其前感謝總統堅持讓他獲釋的承諾和努力,他說:「我們全家很感謝總統、政府和國會堅定的支持,這是我們全家一直祈求的日子,我很高興能夠踏上回到美國的路。對我的家庭來說,這是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們感謝全世界數百萬為我不斷禱告的人。」他又感謝美國法律及司法中心(ACLJ)的代表以及為了讓他重獲自由而努力工作的不同人士,使他可以與家人團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判決後隨即在推特發佈貼文,指大家都希望布倫森儘快可以安全回家。早在聆訊之前,副總統彭斯亦曾表示那是特朗普政府當前的首要任務:「政府的立場非常清晰,我們堅持要讓布倫森獲釋,回到他在美國的家和教會中。」

有分析相信,釋放布倫森有助修復這兩個北約盟國的關係。中東分析師凱雷姆(Mike Kerem)認為這是歷史性的事件,美國政府為此與土耳其政府進行了無數次高層溝通。他說:「我相信這次事情提醒人們起來禱告,不只是為了布倫森,更是為了土耳其人、庫爾德人、阿拉伯人、敘利亞人、伊拉克人以及伊朗人。布倫森被捕和被囚的原因其實很明顯,就是他對耶穌基督作為彌賽亞的盼望和信念,祂不只是西方的主,而是整個世界的主。」

布倫森回國後,於10月13日到白宮會見總統特朗普。布倫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求主的聖靈澆灌總統特朗普,賜他超自然的智慧,去成就神對美國的計劃,並帶領美國走公義的路,賜他堅持和勇氣為真理站立,讓他成為美國的祝福。」

.圖為布倫森在白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Credits: 美聯社)

(來源:CBN NewsASSIST News美聯社,2018年10月12及13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為布倫森牧師平安回國感恩,又求主修復兩國之間的關係,以及翻轉鄰近國家的屬靈氛圍。

【Kingdom LIFE】破碎的生命被扭轉 成為邊青屬靈爸爸

Lem(曾子聲)牧師,從事牧養邊青事工,在成為牧師之前他曾做過畫則,球證,設計師,教琴,甚至電單車鋪……雖然多才多藝,但人生卻是找不到方向與使命。他形容,自己曾經跌入墮落的深淵,壞事做盡,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候,神仍然沒有放棄他。

放縱自我的生活

Lem在美國出生和長大,父母都是牧師,他自小已經跟著父母參與很多不同聚會及服事,13,14歲已經學習等候神,方言祈禱等。但當他18歲離家去讀大學時,開始認識各種不同的人。Lem不知自己想要什麼,很喜歡跟隨及模仿別人,想證明自己,慢慢開始學壞。一開始是賭錢,食煙,打架等,之後發展到偷竊。「偷車的零件,那段時間美國很流行改裝車,記得好幾次是別人負責把風,我負責爬到車底偷零件,例如燈、車胎等,偷的過程只需幾分鐘,卻可以賺到幾萬元港幣,但那些錢永遠都不會進到我的口袋。」Lem不介意分到多少錢,他尋求的是刺激,後來甚至開始投資毒品,濫交,Lem過著世人眼中敗壞墮落的生活。

.當年的Pastor Lem

吞槍自殺

後來因為一件事,Lem差點結束自己的生命。當時Lem因為女朋友的離開,他離家出走,在街頭流浪了9個月,在一些很雜亂的地方過夜,也因此他一直在車座位下藏有一支槍用來防身。「我好記得,有一晚當我知道那個女仔有了新的男朋友,我很憤怒,我開始罵神,甚至用粗口來罵,我對神說,你是不是玩我,我沒有了家,沒有學業,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女孩子是唯一一樣東西,你也要拿走她的心。」當晚凌晨3點,Lem看著天一直對著神發洩怒氣,然後從座位下面拿出槍,塞進口裡,開槍自殺。然而很奇妙的,神並沒有讓死亡臨到Lem。

神仍然想用你

「現在回想,其實我當時心裡很矛盾的,我自小在教會長大,各種屬靈裝備課程都上過,按理說,我應該在神裡紮根得很好,但一離開那個安全環境我就迅速地墮落到撒旦的網羅。我心裡有個疑問,為何我這麼壞,還是聽到神對我說話,要我回轉。我不能接納自己,我對自己有很深的挫敗感,我覺得表現很差,神不想要我。」

第二日Lem就去醫院見他的媽媽。當時媽媽已經是癌症第4期,她躺臥在床,已經半身癱瘓。Lem一直在媽媽面前罵她,最後說:「今次見面之後,我要去東面,你以後都不用再找我了。」媽媽一直在聽,最後看著Lem說了一句他永遠不會忘記的說話。她說:「兒子,神仍然想用你。」

與父親復和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神一直對Lem說話。「原來不是我做得有多好,不是我聽了多少道,我父母認識神有多少,而是我和神是否有關係,我自己要選擇跟從神。」Lem開始回家重整自己,媽媽與Lem同行了一年,就回天家了。後來Lem與爸爸一起去參與了一個機構的醫治服事課程。在那一周裡,Lem得到很大的釋放與醫治,破除了很多撒旦的捆綁。Lem發現,與父親關係之間的鴻溝和斷裂,成為他生命問題的根源與撒旦攻擊的破口。「我其實不是很認識爸爸,他曾當了7年兵,當時我們的家很窮。父母雖然是牧師,但婚姻還是很難,我無意中論斷了爸爸。我發現我與爸爸的關係疏離,影響了我對天父的認識。」在醫治釋放時,Lem最需要饒恕的是爸爸,當他不斷去饒恕時,他發現最大的醫治在這裡,他開始用新的眼光去認識天父,重獲新生,在25歲那年他成為牧師,去服事邊緣青年(邊青)。

.今日Lem已經成為許多邊青的屬靈爸爸

牧養邊青

「我明白邊青,對年青人的跌倒也很理解。作為牧師二代,我們有熱情有異象,有很多目標想要做到,但做不到時,撒旦就會有一個很大的控訴,好像明知故犯—明知道父母是牧師,你聽了這麼多的道,事奉這麼多,為何還跌得這麼差。今日只因著神的恩典,祂給我機會,才能站在這裡告訴別人祂的愛有多實在。」Lem在香港從事邊青牧養工作已經7年,他看見了很多年青人破碎的生命,更看見神又是如何透過祂的愛去反轉這些年青人。「有時我們肉身家庭的成長可能比年青人還慢。若年青人在家裡得不到父母的愛,我們就要起來,成為他們的帶領者、導師、屬靈的父母。透過我的故事,神的話語,幫助年青人張開屬靈的眼睛,看到異象,原來人生可以有其他可能性,可以發夢的。」

(記者莫嵐報導)

韓國回家聚集2018 南北韓分裂滿70年 差派韓國進入使命

2018年的全球回家聚集於3月21至23日在韓國濟州舉行,約有2,200位牧者領袖及信徒出席。戴冕恩牧師提及在2015年德國聚集時,領受到神會給聯合國70年時間。「70年」是個重要時刻,昔日猶太人被擄70年便得釋放。神要向世界指示什麼才是真正的「聯合國」— 祂要興起基督的身體,在地上行出祂的旨意。2018年是南北韓分裂滿70年,現在是時候對北韓說,「容我百姓去!」

北韓的情況是這次聚集的關注。四位多年前從北韓逃走的難民分享他們昔日的慘痛經歷。今天,在北韓仍有很多人在受苦,有被賣為奴,有死在監中,有很多人饑餓至死。戴冕恩指出世人認出我們是耶穌門徒不是靠著神蹟奇事,乃是我們彼此相愛。神在考驗我們的心,若我們打開心接待北韓的難民,祂也要打開北韓的邊境。彌賽亞猶太牧者亞設.因崔特指出為北韓代禱的三個關鍵。第一,不是「為」他們禱告,而是切身在他們的處境中禱告。第二,在希伯來原文,摩西不是叫法老「容我百姓去」(let my people go),而是「差我百姓出去」(send them forth),如使徒被「差派」去執行使命一樣。所以,我們不單是呼求神釋放北韓,而是差派他們進入使命。第三,南北韓合一將釋放出韓國的命定。

亞設又解釋在猶太傳統中「婚約」(betrothal)的意義。跟現今「訂婚」很不同,在昔日猶太文化中,當一名女子與一名男子進入婚約的一刻,雖然未真正一起,在法律上已成為他的妻子。今天,我們就像與主訂下婚約的新婦,在等候新郎耶穌回來迎娶。進入婚約不單意味著更深的聖潔及委身,更是預備與祂一同作王掌權。一位日本牧者代表日本教會向韓國教會提出婚約,以表示盼望兩國教會能進入更深的盟約關係,韓國教會牧者深受感動接受邀請。

最後一場時,歐洲代表把昔日分隔東西歐的柏林圍場的一片送給韓國教會代表,預表南北韓的阻隔也要倒下。聚會尾段,全場一起以韓式禱告呼求神釋放北韓進入命定。

[su_youtube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0Ag_iNAr90&index=13&list=PLeBjvbC2NTH-ke1OTRweFwEggKB3bsOVf%3Ft%3D54m00s” height=”340″]

(記者陳細細報導)

葛培理女兒:神藉父親離世日期有話要說

世界知名佈道家葛培理於2月21日安息主懷。在安息禮拜裡,葛培理女兒安妮(Anne Graham Lotz)悼念時表示,在創世之前,神已揀選父親的離世日期,並藉著這日期向世界發出呼籲。

安妮查看2月21日有什麼重要性時,發現猶太人在當天的讀經,主要是環繞著摩西的離世。她表示,父親葛培理像摩西一樣,將數以百萬計的人從奴役中得釋放,讓他們到應許之地。在以色列人到達應許之地前,神將摩西帶走,之後神興起約書亞,由他帶領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約書亞」在新約的名字就是「耶穌」。她相信神藉著父親的離世日期,發出這呼籲:「教會,甦醒!世界,甦醒!安妮,甦醒!耶穌回來啦,耶穌回來啦。」

(來源:Charisma News,2018年3月2日,時雨編譯報道)

禱告:全世界的教會儆醒等候主再來,熱心將福音傳遍各地。

洗手間/浴室的夢 -【夢解碼】專欄

你是否為神的創意而驚訝?祂會在夜間用夢的語言,使我經歷祂的奇妙。很有趣,你會發現其實大部分人曾夢見洗手間或浴室。他們夢見自己在洗手間「做大事」,嘗試清理遺下來的大便,甚至排出血來,而他們會驚訝地發現,原來這其實是與他們的屬靈狀況有關。這些在夢中出現的東西到底有什麼象徵意義呢?

當你在夢中看見洗手間,或是自己在小便或大便,最普遍的解釋就是有屬靈潔淨或釋放的需要,即屬靈解毒。至於是甚麼程度、有多深入的屬靈潔淨,則視乎夢的內容是什麼。浸浴或淋浴也代表生命中有些部分需要聖靈潔淨。當神選擇向你顯明一些事情,夢的內容會反映你生命中需要處理的某些問題,洗手間及浴室便會出現在你的夢中。

詩篇51:2:「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

我在很多年前帶領一位女士歸主,我們為她做屬靈釋放。但在第一層釋放之後,她跟我說,她反覆夢見洗手間。她夢見自己進入洗手間,沒法找到一個合適的廁格。有時候,她會夢見自己在舊居洗澡,發現有人盯著她。這種夢每個月最少重複一至兩次。

我們為她的事情去尋求神,透過聖靈的分辨,我們解釋她的夢,就是她需要為隔代的根源問題進行更深層的屬靈潔淨。那時候,神啟示更多她祖先的罪。她的祖先從中國內地來,曾經在洗手間進行暴力侵害別人的行為。這些屬靈問題帶下到她那裡。我們抓住權柄去破除它。自此以後,她那重複的洗手間之夢就停止了。

列王記下5:10:「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為何屬靈潔淨及釋放在我們與神同行之路上如此重要?就如你讀到這經文,就是去恢復那些仇敵偷走的東西,包括憐憫他人、饒恕那傷害我們的人、神在我們生命中的榮耀,以及除去很多阻礙我們進入神的完全的祝福。

又例如,如果你在洗手間清理某人的廢物,這可能代表你需要去分辨生命中有哪些地方容許仇敵掌控。那可能是你跟某人的連繫,而那人帶有錯誤的基督教教導,或是你身邊有些不屬神的崇拜,那是你的屬靈生命需要清理的。如果你洗澡時在浴室中被盯著,那是關於你生命中的恐懼。情況可以很嚴重,如果沒有好好處理,可以轉化成為夢魘或是夜驚。

學習去理解你的夢,那是從神而來的愛語,使我們裡面的靈轉向祂。以謙卑的心去接收所有從神而來的信息,神愛我們,才透過夢來向我們啟示我們生命中有哪些地方需要屬靈的對齊與調整。如果你不肯定你接收的是否祂的啟示,那麼就要常常尋求神的確認。我所認識的神跟你的沒有分別,除非你選擇有分別。

夢的真實個案——我的太太昨晚造了一個夢。她在教會中不能出去。她看見三個嬰孩死了,他們曾經被殘害。她想幫忙他們,卻是不能。當她打開門想要出去,只看見一個洗手間。有很多洗手間在教會裡。

夢的解釋:即使神曾經給予很多新的開始給這位女士,最後她在靈裡死了。她的罪性使她不能得潔淨與釋放,因為不相信自己需要屬靈的潔淨。這是潔淨的時候,謙卑自己,饒恕自己,祈求神把你從乾旱的季節釋放出來。


文@Mary Chu(火石7解夢中心負責人)
譯@Ann Chan

小孩子的夜驚 -【夢解碼】專欄

小孩子跟成年人的夜驚,某程度上是不同的形式。它在男孩身上發生比女孩多,年齡在兩歲至八歲之間。夜驚出現數星期後,可能會自動消失。孩子經歷夜驚時,可能出現有一些身體反應,例如在床的中央坐著或站著,有時張大雙眼,歇斯底里地叫喊,或者是身體發生暴力撞擊。他們在半睡眠的狀態。家長通常很難叫醒他們,因孩子正在疑惑、驚恐的階段,而沒法意識你的存在。

讓經歷夜驚的孩子們過渡整個夜驚的過程,對他們會比較好。如果你叫醒孩子,或是在夜驚期間介入,只會令整個過程延長。讓孩子觀看夜驚的每個情境,可以讓孩子在潛意識裡處理他們所害怕的。通常需要10至20分鐘時間,才能回復正常的睡眠狀態。孩子從夜驚中醒來後,通常對睡夢中的事沒有記憶。有夜驚的孩子也可能會出現夢遊。我將會在文章中分享更多。

為何保護有夜驚的孩子是如此重要呢?某些孩子有恩賜去分辨魔鬼的行動,以及神的天使的行動。當小孩子不明白超自然的恩賜及分辨的靈,他們會傾向阻礙這些恩賜的發展。如果夜驚沒有被正確處理,孩子在這方面恩賜發展便會停滯,因為他們害怕看見魔鬼。

作為父母,我們如何訓練有夜驚的孩子呢?我們需要去教他們如何呼叫神,請祂釋放天使去保護他們。孩子可以學習改變夜驚,奉耶穌的名、祂為我們流的血,以及祂的話語來把它轉變成正面的經歷。教導他們去行使神的屬靈權柄,從小建立他們的信心。

讓我分享一個真實的生命見證﹕我的姪女八歲時有夢遊問題。我在上文提過,經歷夜驚的小孩子也可能會經歷夢遊。她完全無法記起夢遊時的情況。她的媽媽當時向我透露,她會在睡夢之中尖叫。可是他們認為那是因為她白天玩得太過激烈,因而在晚上有這樣的反應。

我記得有個古老的說法,指孩子若然白天有太多玩樂活動,例如瘋狂地玩、嘻笑太多,晚上睡覺時就會容易出現夢魘、叫喊及踢腿的動作。我會把這些分類為夜驚,因這些是不同時候及程度帶進孩子生命中的根源問題及不屬神的恐懼的屬靈緣由。

我的姪女及她母親接受釋放及醫治的服侍,其間發現母親在7、8歲左右曾被傷害。她覺得自己不被母親所愛,在她生命中造成了不屬神的恐懼。這恐懼就是引發女兒出現夢遊的根源問題。在悔改及處理問題後,我的姪女再沒出現那狀況。

偶爾間,當我的姪女說謊,仇敵便會得著機會用夢遊恐嚇她,夢遊問題就再次出現。她需要學習去禱告,在神裡面有正直的生命。這是她跟神之間的屬靈旅程,她要學習禱告,不要掉入仇敵引誘她開門的陷阱之中。

以弗所書六章10-20節﹕「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


文@Mary Chu(火石7解夢中心負責人)
譯@Ann Chan

城寨禧年慶典 潘靈卓﹕盼望在於神的國

潘靈卓(Jackie Pullinger)50年前隻身來到香港,沒有買回程船票,沒有計劃回去英國。過去多年在九龍城寨服事吸毒者、妓女、黑社會和貧窮人。藉著聖靈的大能,她見證黑社會的吸毒者,靠著方言的恩賜立即脫離毒癮。因確信神話語而來的勇敢,她直接向黑幫「大佬」及手下傳講耶穌。50年來,許多人和家庭因為她見證耶穌而徹底改變。11月25-27日,聖士提芬會在九龍寨城公園籃球場位置,豎立了一個帳幕慶賀潘小姐來港50年。慶典透過五十個小時不停敬拜,單單尊崇耶穌。

星期六的黃昏,突然下起滂沱大雨,仍然無阻來參加慶典的人的興致。約二千多人冒雨聚集在籃球場的帳篷下,聆聽在九龍城寨中得救的見證,一起用廣東話及英文詩歌敬拜回應,並按領受呼召有特別需要的人禱告。

其中一位弟兄分享他的見證。昔日他在城寨作不少壞事,多次被控上庭,但他從不認罪。直到他遇到潘小姐向他分享耶穌,為他禱告,他突然放聲大哭,認罪悔改。他形容:「原來認罪可以如此釋放!」雖然他沒有讀書,並不識字,但後來神呼召他。他說:「不識字都可以做服事!」領導團隊之後領受要為在失望中的人禱告,宣告耶穌是盼望。

敬拜一段時間後,領導團隊領受聖經中「血漏的女人」的經文。因著她的信心,耶穌感到能力從他身上出去了。他們邀請正在患病,甚至已經無盼望的人,站到走廊之中,讓服事團隊為他們禱告。他們也提醒任何代禱者:「讓那人經歷聖靈的能力,不是你的同情。」禱告完了以後,有人分享見證。他的腸胃一直有問題,但被服事之後,他發現那痛楚不見了。另外一位姊妹說,她的頸一直有疼痛,但這晚的禱告以後,已經不痛了!眾人都投入敬拜,尊崇和感謝耶穌。這晚在九龍城寨的舊址,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耶穌基督的見證比傾盆大雨來得更響更亮。

 

星期日的下午,陽光普照。更多的人聚集在九龍城分享遇見耶穌的故事。一位姊妹說,自從她認識潘小姐,認識耶穌之後,她一直很希望父親也可以接受耶穌,但父親不肯接受,仍然沉迷毒品。直到後來,病重的父親看到耶穌在女兒身上所做的改變,終於在臨終前一段時間離開毒品。領導團隊之後領受,要為現場願意接受耶穌和回歸神愛的人禱告,呼求耶穌的拯救。

後來,領導團隊亦領受要為下一代禱告。有人異象中看到一幅圖畫:在接力比賽中,藉著上一代的遮蓋和鼓勵,現在要交捧給年青一代。他們說:「年青人當中有些覺得自己失敗、不潔,或做得不夠好。我們希望祝福你們,與你們同行。你們將會是靠著耶穌的大能迎接耶穌回來的一代!」領導團隊呼召所有在服事中的年青人到台前,在上一代的陪同下,為他們禱告。數百位年青人來到台前,場面感人。

為數百位年青人禱告。
為數百位年青人禱告。

 

潘小姐隨後亦分享,當時她住在城寨中,讀到希伯來書11章時,在異象中看到那座永恆的城,就是神的國。她深信神正在向她啟示:「城寨也可以是神的國」。然而在她身處的城寨,每天的生活都在水深火熱中。其實,她並不知道如何可以把城寨改變成神的國,或何時會改變。她說:「我的任務就在於,我有否在每一分鐘,向所遇見的每個人,顯出神的恩慈。」多年來,她見過盲人看見、跛腳的起來行走,但這一切卻更提醒她,我們在地上只是客旅。「地上的政客會承諾給人民更好的城市,更好的國家。我們的盼望不是這些。」潘小姐說,「不要有一個錯覺,以為我所能得到的,就只是這個世界可以給予的。」這次慶典在一個帳篷之下舉行,正好代表我們在地上只是客旅,我們的盼望不是地上的,不是眼前的。正如耶穌在羞恥中死去,在城門外受苦(希13:12),我們也當和祂一樣,進到有需要的人當中,分擔他們的苦難。

之後,領導團隊領受要為那些因主的名,在「城外」受辱的人禱告。他們說,有些人在服事中甚至受到家人和朋友的誤解和鄙視,所以呼召這些人出來,為他們禱告。敬拜的詩歌唱出「看啊!被殺的羔羊」,鼓勵人仰望創始成終的那位。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