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教會青年國是論壇 幫助青年人建教會 找尋職場出路

新生命小組教會主辦的2019教會青年國是論壇台北場於7月15-17日在台北復興中小學禮堂,高雄場於7月22-24日在高雄大使命教會,今年主題為「新世代教會神攻略——為青年人找出路」,兩場聚會共有217間教會與機構,3,706人報名,86間教育、企業單位參與主題館,100位教育與企業人士,來介紹縣市的青年工作,以及鼓勵青年人參與。

在15日上午台北場聚會中,新生命小組教會牧者團隊向會眾分享「建造教會Ekklesia的論述和實踐」信息。

與會的牧者同工。新生命小組教會提供

關於教會建造的基本論述,整卷聖經都在談神的國度,而教會就是要承接國度的呼召。耶穌親自帶來「天國近了」的福音,且親自示範並彰顯國度的權能,也啟示門徒建立教會,就是建造Ekklesia。教會的呼召就是把神國一切的計劃、真神、土地、法律、權能、人才都彰顯出來!每個門徒都要在認識「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的基礎上建立教會,也唯有耶穌從死裡復活,才能帶來轉變、轉換、轉化。神賦予教會天上地下的權柄,代表天國在地上施行政權、治權,能夠關閉地獄的口、開啟天堂的門,教會就能不斷經歷突破和擴張。神應許教會無論在哪裡都能彰顯國度,鼓勵每個基督徒走出去、完成大使命。

小組教會就是實踐Ekklesia最好的策略,因為小組教會是使徒性教會的原型,小組教會可大可小、是無牆教會,能夠深入人群,充滿機動性,人人皆祭司、彰顯國度的權能。因此,小組教會命定就是不斷突破、改變世界,更能虛實整合、無所不在。大會也鼓勵每個小組長起來做小組教會的牧者,以聚會為核心經營佈道、裝備、聚會、事工、團隊,小組不只能不斷產生建造教會的人才,更能透過禱告會、主日聚會的經營,發展成為遍地植堂的教會。

學員敬拜讚美神。新生命小組教會提供

對於今年青年國是論壇的方向,新生命小組教會主任牧師顧其芸分享,從2015年到2018年教會青年國是論壇,共有超過642間國內外的教會、12,343位牧者領袖參與其中,一起為青年人找尋未來的盼望與出路。今年青年國是論壇有兩大方向,第一大方向談論「如何幫助青年人建立教會」, 因為我們相信年輕人絕對有可能建立教會,也希望大家為了新世代都可以豁出去;另外,我們也發現神興起台灣許多青年牧者,在各地努力地建造教會,特別邀請幾位30-40歲的傳道人來分享他們拓荒、宣教、植堂、建堂、接班的美好見證。同時我們也會分享如何用多元化的事工來接觸、發展年輕人,讓他們在建造教會的過程中美夢成真。

除了幫助青年人建立教會,第二大方向是「如何幫助青年人在教會外尋找出路」,包括探討現今世界不得不面對的新媒體發展趨勢和社群生態的經營。其次就是要大家來關切年輕人未來的工作問題,如何在AI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科技崛起的大環境突破重圍,鼓勵青年創新創業。而眾教會是否開始有可能共創青年創業的互聯網平台呢? 最後就是要帶大家思索在這多變不可預測的互聯網生態下的創新教育,鼓勵台灣教會一起來辦學校。

(KRT快訊)

 

 

花蓮首辦祈禱早餐會 縣長用「愛是永不止息」祝福花蓮

「當敬拜歌聲與禱告聲在縣府禮堂中揚起時,為花蓮這地帶下神的同在!」由花蓮聯禱會與花蓮縣政府共同舉辦的「第一屆花蓮祈禱早餐會」,於4月10日早上7時在花蓮縣政府大禮堂舉行,花蓮縣長徐榛蔚邀請各局處正副首長一同參加。會中,花蓮跨宗派眾教會30多位牧者為縣長及各局處正副首長一一禱告祝福,也為花蓮這座城市及百姓祈福,盼望花蓮未來有更好的發展。

花蓮聯禱會主席、花蓮靈糧堂蔡俊杰牧師受訪表示,過去聯禱會牧者們一直期待轉型,能為這塊土地帶下更多的祝福。這次在主內弟兄、花蓮縣衛生局長朱家祥醫師的連結與協助之下,順利促成這次花蓮祈禱早餐會。為了不影響縣府官員辦公的時間,祈禱早餐會特別選在早上7點舉行,看見徐縣長及各局處官員們一早準時出席並且全程參與,讓牧者們都相當感動。

蔡提到,徐縣長及縣府團隊在地方治理與施行政策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也影響整個花蓮這塊土地的發展。這次舉辦祈禱早餐會,不僅促進教會與公部門之間有良好的互動與連結,也成為縣長及縣府團隊屬靈的後盾與祝福。盼望未來能夠更多聆聽縣長及官員們對於各項政策上的想法與需要,持續為整個縣府團隊守望禱告。未來也將固定於每個月第一個主日後的禮拜三上午7時舉行花蓮祈禱早餐會,持續用禱告連結縣府、祝福城市。

「花蓮首次舉辦祈禱早餐會,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在花蓮牧會三十多年的美崙浸信會蕭平牧師受訪表示,長久以來,花蓮牧者常為歷屆縣長及縣府團隊禱告,許多時候只能在縣府外面步行禱告。如今,牧者們能夠直接進入縣府禱告祝福,是一件極其美好的事情,也看見神的帶領,超過我們所求所想!蕭又提到,徐榛蔚縣長雖然還不是基督徒,但她對教會的態度相當友善,與牧者之間也有很好的互動。此外,徐縣長格外重視家庭議題,相當肯定教會對家庭及教育議題的看重,以及投入社區部落長者、兒少的關懷與服務,成為安定社會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

會中,徐榛蔚縣長也分享:「許多縣府做不到的事情,教會卻做到了!」蕭牧師也期待透過未來每個月一次的祈禱早餐會,持續深耕教會與縣長及縣府團隊之間的關係,使教會與公部門之間有良好的溝通與連結,為花蓮這城市屬靈氛圍帶來更大的突破。

花蓮聖教會黎進賢牧師受訪提到,徐榛蔚縣長去年受邀參加教會舉辦的聖誕節活動,曾在許願卡上寫下:「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愛是永不止息!」祈禱早餐會中,她也特別分享這段經文,盼望透過教會的力量能夠把愛更多傳遞出去。也期待未來透過教會與縣府之間的合作,讓花蓮可以變得更好!

 

(新聞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十六)君王與祂的權柄 -【無限商機】專欄

偶爾我會接到別的企業家打電話來尋求幫助,其中有一次主特別教導了我如何奉祂的名施行權柄。神教導我與祂親密時間的禱告,和奉主名站在權柄上禱告的差異。

我的一位朋友擁有一家製造松木產品的公司,在傢俱工業中佔主導地位,但是他僅僅能使收支相抵而已,一點兒利潤也沒有。因此當他打電話給我時十分無助,情況需要有所轉變,否則他就必須放棄。我帶了一位財經專家一同去探視他。我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徹底調查生產製造的過程及所有預算,後來發現唯一的弱點就是原物料的高度浪費。在生產過程中,樹節和樹枝都被砍去了,只留下木頭被用來製造完美的松木產品,有百分之廿七的原物料都浪費掉了。因此我們下這樣的結論:假如能善加利用這些廢物的話,就能為公司帶來利潤。

「你如何處置這些廢物呢?」我問道。「我們利用廢物來讓工廠加溫。」我的朋友回答。「你加溫工廠以後還有剩下任何東西嗎?」我催促地問。「我有剩任何東西嗎?」他笑著說,「我還剩下一整座山呢!」當他一說到「山」時,我感到靈裡震了一下,我知道這就是聖靈一直在等的東西。「我們去瞧瞧吧。」我提議道。

他帶我們穿過巨大的建築物,當他說這一堆廢木頭為山時,我發覺他一點兒也不誇張。那堆木頭幾乎跟一座房屋那樣高,而它不過是堆垃圾。當我們盯著這座「山」的時候,我卻被一股新的膽量所充滿。「這座山就是你問題的解決之道。」我宣稱。我無視於他們一臉困惑的表情,繼續隨著聖靈的感動去行,並解釋著我們即將要禱告:「我們要做一件不尋常的事,但是由你接續下去。」我開始提高嗓門大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我命令這座廢木頭山要自己移動,變成一個產品!謝謝祢,主,阿門!」雖然我的朋友和財經專家都是基督徒,但瑞典人一般都是保守的百姓,我叫嚷的聲音驚嚇了他們。事實上,當我一結束禱告後,突然感到相當荒謬。我們找了些藉口很快地開溜了。

兩個星期之後,工廠的老闆打電話給我。發生了一件非比尋常的事,他認為我應當要第一個知道。一個來自挪威的人打電話給他,詢問他是否能製作廚房櫥櫃門的中心裝飾品。他的要求很不尋常,因為他不要木頭良好的部分,卻只要樹節和樹枝眼。這座山終於移開了。那一年到了年底時,該公司獲得了極佳的利潤。

我又再次學到一課。我所經歷的膽量,乃是因為我知道我站在耶穌裡的權柄位份上。這與親密時間的禱告截然不同,我站在屬天的委任之下,是神藉由聖靈所賜下的。自那時起,我們在「亞法培」就有不少類似的經歷,我們必須拿起身為信徒的權柄,在禱告中奉耶穌的名行事,然後看見結果。雖然我們出生於萬王之王的皇室家族,我們仍然需要長大成人,才能取得與生俱來的權柄。例如,加拉太書4章1節:「我說那承受產業的,雖然是全業的主人,但為孩童的時候卻與奴僕毫無分別,乃在師傅和管家的手下,直等他父親預定的時候來到。」

第二,我進而了解到因著悖逆,還是可能會喪失神國度裡的一切尊貴特權。為了經歷國度的特權,我們需要全心地順服於祂。全然順服乃是全然自由的先決條件。此外,我們唯獨藉由重生方能取得這些特權。當我們從聖靈而生,便進入了神永恆的生命和國度。身為新生的信徒,我們必須長大成熟,才能進入我們被賦予的權柄作為繼承權,唯一的條件便是相信與順服。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進入天上法庭 捆綁仇敵 釋放命定

2月15-17日,《天上法庭》(Courts of Heaven)作者羅伯特•亨德森(Robert Henderson)來港在特會中與香港及華人信徒分享關於天上法庭的信息,教導與會者認識天上法庭的運作,以及如何透過進入天上法庭的屬靈領域,開啟個人、家族以及國家的命定。

進入天上法庭的關鍵

羅伯特•亨德森指出,耶穌將禱告領域分成3個不同的屬靈層面:看神為父親;看神為朋友;看神為審判官。當我們來到神面前,看祂如審判官,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領域,祂打開一個屬靈層面,叫天上的法庭,而在這個領域中,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呈遞案件。

羅伯特以希伯來書12章22-24節「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並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灑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向會眾闡釋天上法庭的情形。如果神在那總會中如同「審判官」,意味著在天上法庭的系統面前,那些被成全義人就是雲彩般的「見證人」。見證有審判性的決策作用。「這血所說的」是為我們發聲的。一切在這段經文所形容的,都是在天上法庭氛圍裡發生的活動。經上提到,藉著主耶穌的寶血,神讓我們支取進入主耶穌所在的能力,藉著信心踏入所在恩典之中。羅伯特強調,因此藉著信心,我們可以進入任何屬靈層面,因為耶穌已經藉著他的寶血打通所有道路。

.羅伯特•亨德森(Robert Henderson)

為我們說話的寶血及見證人

羅伯特又指出,「錫安山」是指靈界有治理和管轄權的地方,不是說實體來到這座山,而是進入一個屬靈層面。主耶和華居所的山,必在眾山之上。意思是指,屬靈層面必有政權的山頭,在地上的政權都必須伏在祂的權柄之下。而24節提到「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是指出耶穌的血如今正釋放出見證,給神合法的權力來赦免我們的罪,我們必須認同耶穌寶血所說的。舊約中的大祭司每年用山羊的血帶到神的寶座前獻祭,給神合法權力,使國中的罪除去。當耶穌流出寶血,取消一切的虧欠,以致我們不再需要獻祭,如今這寶血仍然說話。羅伯特又以創世記第4章該隱殺害亞伯的事件作進一步解釋。耶和華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 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創4:10-11)因著亞伯的血作的哀告和見證,神審判了該隱。而耶穌的血所哀告的不是審判,而是哀告憐憫和救贖,按著我們的需要,祂的血為我們說話。這一切都是在天上法庭發生的。

希伯來書12章1節提到「有雲彩般的見證人圍繞我們」。他們因信得到美好見證,意思是他們在天上有美好的身分,天上法庭會聽他們的說話。如果信徒不能為神放下自己的生命,離世後也不能進入雲彩般見證人的行列。當耶穌説,你必要成為我的見證,意思是必為我受難,指放下自己旨意,為成就祂的旨意。聖經告訴我們,這些人是被揀選的族群。因此,讓我們放下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仰望使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激起我們心中的渴望,願意更多放下自己的生命,與神相遇。當我們追尋耶穌,可能會與見證人相遇。(啟19:10)他們會在天上法庭為我們說話,因為他們是屬於這屬靈領域的。

先是審判,再來爭戰

關於天上法庭這個屬靈領域的運作,羅伯特以他為兒子亞當禱告的經歷向會眾闡釋。當時亞當患上抑鬱症,羅伯特已經持續為他禱告兩年了,他嘗試斥責、捆綁仇敵,用盡所知的方法都沒有用。但有一天早上他禱告時聽到主説,你要把亞當帶到天上法庭,憑著信心代表他來認罪,並且你自己也要悔改。因為羅伯特曾因為擔心亞當而對妻子說了負面的話語。主告訴他,仇敵拿著你的話語,營造一個案件來攻擊亞當。於是他代表亞當認罪,也為自己批評亞當認罪,流淚悔改。「當我認罪後,主要我説預言,宣告亞當的命定,然後主又要我斥責憂鬱症的靈。當時我不明白我所做的,是在天上法庭取消了撒旦攻擊亞當的權利和案件,而且藉著我的認罪,以及為他説預言,向法庭呈現另一個案件,使所有事情都在屬靈上有合法地位。」一個半禮拜之後,亞當打電話告訴羅伯特,所有憂鬱症的症狀都已經離開他了。羅伯特鼓勵與會者:「這是我第一次上到天上的法庭。聖靈幫助我知道如何進行。羅馬書8章26節:『聖靈說不出的嘆息為我禱告』。我只需要願意嘗試,神就幫助我們。所以不要害怕嘗試,你不會明白直到你憑信心開始操練,聖靈會用各種的方法帶領你。」

啓示錄19章11節:「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審判是司法的行為,爭戰是上戰場的,我們必須先上法庭,藉著悔改認罪搞清楚呈現的案件,然後再上戰場斥責魔鬼,開始爭戰,如果我們按照神的話語進行,我們就必然得勝,因為已經得著所有權柄。不但是個人,國家層面也是如此,除非天國議會(Ecclesia)上到天上法庭,來到神面前代表一個國家認罪,除去瓦解國家合法地位的攻擊,之後就可以站立斥責魔鬼,贏得每場爭戰。「我曾向一些國家的基督教領袖説,我們要誠實面對現在發生的時候,我們在90年代就學會屬靈爭戰,但國家現在的情況比以前更差,爭戰沒有效果,我們必須先上法庭,先為國家認罪悔改,之後才上戰場。當我們這樣做,國家才能再次被奪回。這是神的次序,先是審判,再來爭戰。」

耶穌成就的屬靈交易

羅伯特又分享,屬靈的立約及交易的運作原則。以賽亞書28章14-15節指出,褻慢的人要聽耶和華的話,你們曾說與死亡立約。每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有一個交換的條件,以致這個盟約成立,有時甚至是血的祭。因著這個供物,就在靈界出現交易。「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5)當耶穌死在十字架,就成就了整個歷史上最大的交易。羅伯特指出,我們肉體常常軟弱,不想禱告,但當我們禱告就是踏入交易的廣場。每次當他禱告完,他就能享受神的同在。正如以賽亞書61章3節所說,如果我們常常進入天上的交易廣場,把軟弱交給祂,替換祂的剛強;把悲哀交給祂,交換祂的喜樂;把失敗交給祂,換取祂的成功,我們就成為公義樹,是主耶和華親自栽種的。我們唯一要學習的,就是如何交易,交易是屬天的活動。撒旦同樣知道交易的能力。當耶穌來到地上,撒旦向耶穌應許,如果你來敬拜我,我將萬國榮耀給你。撒旦永遠嘗試將你拉近他的交易廣場,給他權力奪取本來屬於你的。當你與偶像立約,藉著交易,就是向仇敵奉上你的合法權益。我們取消這個交易的唯一方法就是到天上法庭。

交易是天上的屬靈活動,撒旦總是竊取天上的屬靈原則,牠不是創造者,只能模仿神所做的,用在自己國度中。當我們踏入耶和華的聖山,那交易之處,因著我們帶來的屬靈交換,在地上我們就能經歷一些事情。創世記8章20節,諾亞從方舟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建立祭壇,獻上燔祭。祭壇就是他的一個交易廣場。藉著諾亞所獻的供物,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決定使地不再受到咒詛。(創8:21)不是供物燃燒的味道感動神的心,乃是諾亞心中所發的清香。當我們帶來一個交易,乃是在乎我們的心的清香如何連結在所獻的祭上。純淨的心靈觸摸神,以致生命中攔阻的咒詛都會被挪去。

(記者莫嵐報導)

「Ekklesia天國議會正興起」特會 得著開啟得勝之門的鑰匙

台灣國度使徒中心網絡於1月17-19日舉辦了「Ekklesia天國議會正興起」特會,邀請了IHOPKC(國際禱告殿)的資深領袖丁恩‧布里格斯(Dean Briggs)博士分享,他以「啟示的鑰匙」為題,指出Ekklesia是相信聖經、充滿敬拜及禱告的社群,藉由禱告尋求,得著屬天的啟示,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耶穌會在特定時空環境,賜下開啟得勝之門的鑰匙。

在馬太福音16章及18章,耶穌各用了一次「Ekklesia」這個希臘詞語,神不僅要賜下天國的鑰匙,並且應許「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9)教會要成為Ekklesia,得著啟示的鑰匙,必須有三方面的行動:一是向啟示敞開心,聖靈不會搞混,知道門在那裡;二是藉著禱告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三是對神的信心,願意相信神,才能與神有好的關係。啟示來自聖靈,會因著文化、地區不同,而有所不同,約珥書2章、使徒行傳2章,都有從異夢得著啟示的鑰匙的描述,「異夢是未世的天國語言」,但不是得到啟示的唯一方式。

「神的智慧是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上鎖的地方,學習分辨;哪裡上鎖,那裡就有鑰匙,沒有打不開的門。」布里格斯說。神會針對我們的問題,量身打造解決方式的鑰匙。譬如挪亞遇上洪水,神就賜下造方舟的鑰匙;神幫助以色列人逃避滅命天使,就要摩西把羔羊的血塗在門上,避免長子被殺;士師記第6章描述的基甸率300勇士,憑信心一手拿火把,一手拿水瓶,高喊「耶和華和基甸的刀」,就這樣擊敗13萬米甸軍。從神的眼光來看,人數不再是爭戰得勝與否的重點,重點是你是否願意相信屬天而來的啟示,只要兩三人同心合意的Ekklesia,同樣也帶著從神而來的權柄和能力。

神的工作是多層次的,我們要學習耶穌在受苦中順服,即使我們的禱告不成就,卻不能使我們跟神分開,在榮耀的失敗中,接受破碎,會發出超乎想像的榮耀。譬如前任妻子得癌過世,雖然他相信神是醫治的神,但妻子終究還是死了,身為丈夫、牧師依舊是失敗了。跟將來的榮耀相比,現今的痛楚不算什麼。談治理、掌權,千萬不要遠離十架的道路。每一道門都有一把鑰匙,可能只是時間還沒到,需要耐心等候神的時間表。

「要禱告得著清晰的啟示,必須先砍斷苦毒的軛。」布里格斯說,我們必須學習耶穌的品格及價值觀,才有辦法進入Ekklesia,因為耶穌是Ekklesia的頭。他也帶領在場的牧者同工及弟兄姊妹,清理內心的痛苦及靈裡的苦毒。

布里格斯又分享,他從5歲開始做異夢,神給他鑰匙進入得勝,從異夢得到啟示,異夢是未世的屬天語言。有些人有智慧言語恩賜得以察驗異夢。神會用異夢講祂的故事,當5到10人的Ekklesia聚在一起,彼此分享異夢線索,經由禱告神,又有人作夢,慢慢會增強信心,且有智慧言語及靈裡先見的看見,因著過去他們恩賜及品格,才能被信任。

譬如過去他跟隨「The Call」(呼召)事工創辦人盧恩格(Lou Engle)牧師,The Call團隊就一起操練作夢,就是經由禱告尋求,聖靈就賜下異夢,而跟方言恩賜一樣,作夢是操練的肌肉,必須先經過內在醫治,把靈裡清理乾淨,不要有其他的摻雜,以便聖靈在異夢中賜下真理跟啟示,就不至跟個人經歷的事混在一起,經由作夢團隊相互察驗,也成為主賜下的啟示鑰匙。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魏麒原報導)

特朗普顧問蘭斯•瓦納來台 站立七山關鍵位置 與神國度匯流

國度職場使徒中心網絡於1月3-4日假聖教會利河伯使徒中心舉辦「職場七山論壇」,邀請美國總統的策略與信仰重要顧問之一蘭斯•瓦納博士(Dr. Lance Wallnau),以「揭開終極命定匯集密碼」為題分享:教會要差派使徒,牧養職場七山領袖,建立微型群體禱告祭壇,站在城門口發揮影響力,連結各山頭,與仇敵爭戰,在列國得地為業;個人方面,應緊緊倚靠神,忠心順服神的帶領,克服苦難循環,進入神國度水流,成為蒙福的關鍵。聚會共有200多位職場領袖及弟兄姊妹出席,並多次邀請職場七山的領袖及弟兄姊妹站立為七山事工禱告。

蘭斯在論壇一開場,先講述外界最有興趣的話題,就是他預言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會當選美國總統這件事。他說,當時特朗普還在黨內初選階段,雖然美國各界都不看好特朗普會當選總統,神告訴他,「第45屆美國總統將按照以賽亞書45章行事。」這章經文描述波斯王古列,讓猶太人在被擄70年後歸回耶路撒冷,唯一吻合條件的人只有特朗普。結果特朗普贏出2016年大選,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他還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把美國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因此,當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問美國,與特朗普會面,稱特朗普此舉如同2,500年前古列王幫助猶太人被擄70年後歸回耶路撒冷一樣,「特朗普是古列王。」蘭斯說,以他對特朗普的觀察,特朗普是非典型的基督徒,但神卻揀選他,站在政治山頭的關鍵位置上,發揮極大的影響力。

對於首次造訪台灣,蘭斯說,如同以色列建國70年一樣,亞洲的新加坡、南北韓、台灣及中國都正在度過一個70年週期。台灣今年面臨兩岸分治70年的關鍵時刻,神的心意是,列國正進入成熟時期,教會甦醒,就可以進入跟隨神的羔羊腳蹤的綿羊國,否則就成為敵擋十架的山羊國。他表示,台灣教會不要複製美國模式,要差派使徒去興起職場七山(宗教、家庭、教育、政治、媒體、藝術、商業)弟兄姊妹,「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站在關鍵有影響力的位置上。他看見台灣將成為使徒性國家,成為合神心意的「綿羊國」典範。

「教會不可再被宗教的靈困住手腳,而是要門訓列國。」蘭斯說,教會位居職場七山的領頭羊,不能再以傳統思維只以搶救個人靈魂為主,而應差派門徒進入七山。在主復活500年後創立的伊斯蘭教,如今已有7個伊斯蘭國家,卻無一個基督教國家。差別在於宗教的靈捆綁,教會牧師只牧養宗教山頭,守住一成的基督徒,但其餘山頭的9成百姓形同棄守。如同使徒保羅傳福音門訓門徒的城市,大部分都是商業發達的城市,所以不只是傳福音得著靈魂,更重要的是門訓門徒,得著列國,使「萬國作耶穌門徒」。職場七山的城門口,不僅是進入神國的門戶,也是進入陰間門戶,若守門員不是神的百姓,很容易就被撒但謊言欺騙,或被世界誘惑。教會差派使徒,門訓七山基督徒擔任守門員,學習但以理及他的3個朋友,建立微型群體,相互代禱支持,登上有影響力的頂端,進而形成Ekklesia,得全地為業。

「使徒如同一支艦隊的領航者,當職場七山的領袖與領航的使徒對齊,就會形塑新文化。」蘭斯說,文化經由媒體、教育、藝術山頭長期形塑而成,商業、政治山頭則會受到文化的影響,使徒牧養各山頭守門員,取得關鍵位置,用權柄發揮影響力,治理這地。譬如美國同運團體的運作,使民眾同情變性人的模式:首先找到金援的企業主(商業),贊助學術界研究變性人相關報告(教育),學術研究白皮書發佈新聞(媒體),尋找藝人明星支持(藝術),對行政、立法機關遊說施壓(政治),出資的企業主支持陳情抗議、媒體廣告向政治施壓,制定有利變性人的法律。

至於如何追尋個人命定呢?蘭斯說,從聖經人物約瑟、大衛王蒙福的人生經歷來看,蒙福關鍵在於神的同在,就在神呼召我們腳掌所踏之地,得地為業。而我們要進入與神的國匯集的水流中,就必須跨越一次又一次的人生循環(夢想、苦難、成長、實現),經歷其中的歡喜、挫折、苦難、成長,每走完一次循環,就往上爬一層,有不一樣的眼光。但8成的人卡在夢想、苦難、成長的循環中,走不出來,只有2成的人會實現夢想。若有堅定信心,忠心做神的工,經歷多次的從失敗到成功的循環後,進入與神國匯集中,通常已50多歲,得享神同在的平安跟喜樂,卻也是傳承時刻,陪伴其他饑渴慕義者一起進入與神匯集的水流。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魏麒原報導)

使徒性與先知性復興的 3 個目標 -【復興以色列】專欄

關於使徒性和先知性的話題如今引發了很多的爭議,特別是當這些話題和耶路撒冷的彌賽亞餘民有關聯時。這個話題為什麼如此重要?以弗所書裡提到3個「先知和使徒」工作的關聯點。

第一個關聯是建立「Ecclesia」教會的根基, 使其成為神的靈之居所。以弗所書 2章20節:「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這裡說的不是地方性的教會,而是全球的教會「Ecclesia」。牧師一般專注在本地的教會,而使徒傾向於普世的教會。

第二個關聯點是神預定了讓外邦人和猶太人通過對耶穌的信心而和好的計劃。以弗所書 3章5-6節:「這奧祕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啟示他的聖使徒和先知一樣。這奧祕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體,同蒙應許。」以色列和國際教會的合作是神國度的中心,並且也應成為從古至今先知和使徒所立的所有根基的一部分。

第三個關聯點是耶穌升天後賜到地上的屬靈權柄,五重職事裝備的事工。以弗所書 4章11-12節:「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屬靈的權柄是與耶穌升天連在一起的。耶穌高升,超乎一切力量和規則之上。祂賜下權柄給教會如給自己的身體(以弗所書 1:20-23)。祂通過祂的名、祂的靈以及五重職事的運作賜下屬靈的權柄(以弗所書 4:7-11)。「使徒和先知」與「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並列出現,清楚地表明他們的身份必須持續存在並發生作用,絕沒有消失或退出歷史舞臺。

根據以上 3 個關聯點,我們能總結出以下這 3 點某種程度上驚人的原則或事實:

  1. 教會(Ecclesia),所有第一世紀最初的信仰群體都接受及順服先知和使徒的屬靈遮蓋。
  2. 以色列,所有最初的信仰群體都是連接並對齊聖經上的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
  3. 國度,在耶穌再臨前國際教會(Ecclesia)中運作的屬靈權柄會成為耶穌再臨後千禧國度中的執政權柄(馬太福音 19:28,路加福音 19:17)。

這 3 個目標—教會(Ecclesia)、以色列和國度是先知和使徒復興的主要原因。它們是如此的重要,同時觸發了很多的屬靈爭戰,讓我們更好地理解這3個目標,以致我們能在這個時代更好地與神對齊。


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是以色列彌賽亞信徒群體的使徒領袖,創辦「復興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另外在耶路撒冷「耶穌之愛教會」及特拉維夫「提昆國際事工網路(Tikkun International)」擔任監督職責,最近出版新書《與神對齊》。

2018香港城市轉化會議 Ekklesia正在興起

由豐收佈道團及香港國度轉化網絡主辦的2018香港城市轉化會議」於2月2-3日假聖安德烈堂生命中心舉行。會中艾德–史福索牧師以大使命及啟示錄等經文及眾多職場見證為例,向與會者分享Ekklesia是今日神轉化世界的器皿,並呼籲會眾在職場甚至是家庭靠著神賜予的能力建立Ekklesia。

在第二日的會議中,艾德–史福索提到,我們應該為教會的建築,不同版本的聖經及敬拜隊感謝神,這一切都是神給我們的非凡禮物。但這一切都不能取代我們在職場中成為Ekklesia。過去我們非常習慣返教會,而不是成為教會。啟示錄3章講到,主站在門外叩門,如果有人聽見祂聲音,打開門,祂就會進去改變一切。艾德–史福索解釋,這不是指人心的那道門,而是一座建築物的門。很多時候基督徒走進公司,卻沒有邀請耶穌進去,因此他邀請大家回到公司將門打開,邀請耶穌進來。想像一下,香港如果有50萬基督徒打開門邀請耶穌進去的話,那些不平凡的事就會發生。行神蹟的是神,但使用的卻是你們的手。

艾德–史福索接著又分享如何整全認識大使命。他指出,大使命就好像硬幣一樣有兩面,一面是關於個人層面,向凡受造的都要傳講福音,為他們洗禮,教導他們。而另一面是關於集體層面,我們要去門訓列國。聖經中由使徒行傳到羅馬書,使徒開始是將神的教導充滿耶路撒冷,接著用福音充滿整個小亞細亞,甚至到一個地步整個小亞細亞的人都聽過主的道。而我們也將會有這樣一日,整個香港找不到一個地方可以去傳福音了。初期的教會的成長動力就在於列國轉化,透過將天國的面酵注入商界、政府和教育當中,就好像你們現在正在做的。

最後,艾德–史福索又談到,我們需要明白如何與神同工。他指出,沒有神我們做不到什麼,但如果沒有我們的回應,神也不會去做。聖經記載的每一個偉人的生命都曾被神對付及催逼,這也是神將要在我們身上做的。我們將不再一樣,與神好像掛鉤一樣連在一起。在馬太福音的大使命中,其實我想提出一個更好的名稱,應該是「大同工」。因為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權柄都賜給我了」,下面那句是「常與你們同在」。在希臘文中,「你們要去」意思是請我們去,正如我們在煮飯駕車建屋時,是在日常生活中帶著耶穌,他擁有天上所有權柄及能力,而他與我們同工。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商界的職場教會 倍增門徒發揮轉化影響力

Leo本身從事保險業,他從自己教會的職青(職場青年)身上觀察到一個兩極化現象:一些職青參與越來多服事,非常忙碌;另外一些職青卻越來越少回教會,開始流失。從去年開始,Leo就與4個組員在家中開始祈禱聚會,尋求如何得著職青。適逢「眾職場興起」正推動100天禱告運動,並受到Alpha事工的啟發,他們就從神領受用相聚食飯,播放影片,自由分享的形式去接觸職青。剛開始時,5個組員每人邀請一個人參與聚會,漸漸經朋友間互相介紹,就增長到有30人的聚會。當中除了5個核心成員,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認識信仰,或者初信者。

Aspire Church成立

「初時,我們並沒有計劃成立教會。直到我看了由艾德–史福索牧師所寫的《Ekklesia》這本書,而我認識的一些職場領袖都非常推介這個職場轉化運動,給予我很大的啟發,認識到其實教會可以很簡單,原來我們已經是一間教會了!Leo的母會中華完備救恩會大埔堂非常支持他們在職場人士工作的地方建立教會,以致人可以很方便很生活化地來到教會聚會。「他們來到會感覺很放鬆,我們的佈置和環境都與傳統的教會有不同,所以就降低了職場人士去教會的門檻。」

「我們的教會叫Aspire Church,『aspire的意思是追求,其實在20-30多歲這個年紀的年青人,有很多東西在追求,例如事業,婚姻,物業等。我們想與這些年青人一起同行去追求人生,並且告訴他們人生真正需要追求的是什麼。」Leo認為,想要得著這群職青,就先要明白他們的需要和現況,不單單是灌輸聖經知識道理,而是在人生的旅程中,與他們一起去認識及追求心裡真正的渴望。

轉化運動在商界

「我們當中大部分人來自商界,正正就是最多未得之民的地方。這群商界的人在他們工作中是很有影響力的,在將來甚至可以影響整個社會。Aspire Church的理念就是回到自己的群體及圈子中,建立有神同在的地方,讓人去認識祂。」當Leo透過教會去得著這群人,與他們連結,帶領他們認識神在他們生命的計劃,很多見證就發生了,不少初信者都願意站出來分享得救見證,去影響更多人。這群商界的人很多在事業上都很成功,生活無憂,不是很受傷而要信耶穌那種,而是很能幹的,擁有很多財富、能力及恩賜。「我們就是透過這裡告訴他們,人生擁有這些東西是為了什麼?有了這麼多影響力,我們應該怎麼用、為誰而用。我們首先要認識,這些所有都是來自神,然後明白要將這些所有重新奉獻給神使用,放到有需要的地方去倍增影響力。這就是神所賜予Aspire Church在商界的定位。

同時,Aspire Church也吸引了一些其他教會的信徒來探訪及觀摩,Leo也期望倍增更多弟兄姊妹去成立屬於他們的職場教會。最近,Leo去了4間大型的本地教會分享他們建立職場教會的經驗和做法,原來很多本地教會都看見Ekklesia的重要,都想差遣信徒回到職場發揮影響力。「其實我們不是很艱辛去做,只是跟隨神的帶領,神就供應我們。」

打破教會框架

Aspire Church沒有讀過神學的全職傳道人,Leo很認同信徒皆祭司的牧養方式。教會的5個核心成員都在做牧養栽培工作。Leo也很感謝母會牧者給予的信任及支持,提供很多的支援及代禱,也放手讓Leo他們自己負責教會的牧養。今年1月,母會舉行了差遣禮,在500人面前,正式差遣這5位弟兄姊妹開展Aspire Church這個職場教會。「教會透過行動告訴所有弟兄姊妹,平信徒即使沒有經過正式的神學訓練,也可以成為職場牧者,是用帶職身份去牧養透過工作接觸的人。

談到教會模式,Leo認為,小組、團契都是教會的一部分。而在香港教會的傳統觀念中,教會就等於什麼都要有,什麼人都要服事,需要齊備各種機制,才能稱作教會。教會被框架出來是這樣那樣,但聖經告訴我們,信徒的聚集就是教會,神就在當中。對於別人怎麼稱呼我們,我很開放的,叫我們是小組、團契,甚至飯局都可以。但為何我們仍然要稱自己為教會,就是想告訴其他人,我們這樣的聚集已經是教會了。就是你來到這裡,已經可以遇見神,並且是肢體的一部分。」

 

(記者莫嵐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