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船航行50週年 回顧福音遍傳香港漁村

今年適逢世界福音動員會(簡稱OM)福音船航行50週年。福音船在過去50年間曾多次訪港,推動宣教。福音船與香港的淵源深厚,早在20世紀初,西方宣教士就透過福音船向香港漁民群體傳福音,在港口建立教會,使信仰得以在香港扎根。

福音船的服事

OM的四艘福音船在50年間環繞地球5次、探訪150個國家、有來自60多個國家的年輕義工曾在船上工作、全球接待逾4,900萬名訪客,其中三艘福音船多次到訪香港。

OM香港副總幹事王翠旋受訪時表示,從福音船1975年第一次訪港開始,香港就不間斷有信徒參與福音船服事。當年OM香港第一位總幹事陳平明在船上服事了5年後領受異象,於1989年成立OM香港分部。可以說,早期香港信徒參與OM事工,與福音船是大有關係的。「神使用一隻船的來臨,幫助我們創立OM分部,然後透過我們動員香港教會參與海外服侍。」直到今天,OM在全球有超過100個工場,OM香港現時差派了36個宣教單位前往不同的工場服事。

王談及,因著福音船的獨特之處,在一些宗教封閉、宣教士幾乎沒有機會進入的國家,當地政府批准福音船在港口停留之餘,還容許當地居民上船參觀,如同旅遊點一般。福音船亦是一個多元的群體結合,不同背景的義工擁有同一心志回應大使命,在服事中放下自己,嘗試融入對方,就好像天國的投射。同時透過福音船這個媒介,他們得以尋索神在他們生命的心意,以及如何回應大使命。

福音船祝福香港漁民

20世紀初,西方宣教士來港開展福音工作,不少教會及宣教士專門向漁民傳福音。由於漁民是流動人口,長時間在海上作業及生活,很少到岸上活動,實在不利於教會開展傳道的工作。因此,教會便想出一個靈活的傳道方式,就是發展「福音船」,進行海面傳福音工作。香港仔浸信會(1905年)、五旬節聖潔會(1909年)、海面傳道會(1911年)、便以利會(1914年)、東方水上基督教會(1949年)、中華完備救恩會(1955年)等教會大多位於香港漁民聚居的社區。

五旬節聖潔會於1909年建立筲箕灣堂。1924年,教會得美國熱心信徒捐款,建造了一艘福音船,停泊在筲箕灣。福音船使許多漁民得著救恩和聖靈充滿,他們常常在船上祈禱至半夜。當時教會主日崇拜聚會上午在教堂舉行,下午在福音船上舉行。後來,赤柱及鴨脷洲亦分別開設教會。

「海面傳道會」於1920年在鴨脷洲開辦義學,教漁民子弟讀書識字。此後10年,福音船逢主日便到別處佈道,會友在義學地點聚會。

東方水上基督教會 (前稱華南水上基督教會)創於1909年,異象是向華南水上人家傳福音。1939年,美國西差會出資安裝三艘福音船︰恩光、佈光及闡光,停泊於廣州沙面。1949年因中國內戰,三艘福音船駛至香港,教會正式於香港開始工作,宣教士不但宣講福音真道,亦收養孤兒、創立義學船、贈醫施藥等。

船載宣教士傳福音

據沙頭角和西貢等地漁民受訪時表示,他們的祖父輩當年就是從福音船領受救恩,直至現在,子孫已是第四或五代漁民基督徒。

吳泰福弟兄

吳泰福弟兄今年88歲,他的爸爸於1947年透過五旬節聖潔會接受救恩,並帶領全家信耶穌。「當時我14歲左右,爸爸很熱心信耶穌,還把船上的偶像都丟棄了。」二戰結束後日本人撤離香港,教會的傳道人與西方宣教士常來探望他們。當時吳家有一隻機動漁船,吳泰福爸爸就會用自己的船載宣教士去不同的海島及漁村傳福音。「爸爸開船帶著他們去不同地方,最遠曾去到大澳,我們的船行了半天才能到達。宣教士雖然是西方人,但是中文講得很好。」吳泰福見證了很多漁民信主。當時有很多漁船認出他們是信耶穌的,就會靠近他們,讓牧者為他們祈禱。

郭麗珍姊妹

郭麗珍姊妹自小在沙頭角西流江長大,在她小時候,已經有從美國來的福音船向水上人和漁村傳福音。「當時我的爺爺信了耶穌,漁民是很有趣的,家長信耶穌,就會帶全家一起去教會。」當時所有信耶穌的漁民都去沙頭角的教堂聚會。新年漁民不出海,就會到教會參與奮興會等。她的堂叔郭勝德弟兄為西流江現任村長,當時曾參與教會奮興會,見證不少人被聖靈充滿而劇烈搖擺。「漁民是很單純的,想抓住一個有平安的神,聖經中有很多很生活化的教導,例如門徒出海捕魚時遇到風浪。而漁民正正是面對這些情況,然後就依靠神,真實地經歷神的保守,平靜風浪,他們就更加相信,知道這個神是真實的。」

(記者莫嵐報導)

 

 

國度1分鐘 (115) 香港開埠初期差會開拓的領域

+按圖放大

香港教會歷史始於鴉片戰爭之後,1842年首位宣教士來港,到1866年聖公會聖士提反堂的建立,這段時間是宣教士在香港尋找發展道路的階段,逐漸形成一條發展香港事工的路線。

認識這段時期的香港教會歷史,能增進我們對香港教會的了解,傳教士在一個半世紀前經歷的這個摸索階段,當中的經驗對後世是很有意義和參考價值的。

支援中國宣教的基地

香港特殊的政治環境為進入中國的宣教士提供了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支援中心。一旦內地情況出現危險,宣教士被迫離開,還能在香港得到照應。

差會在香港辦訓練學院以期訓練服務全國的華人宣教師和辦印務等。例如倫敦會的英華書院、聖公會的聖保羅書院。

在1840年代尾,倫敦會向內地宣教直到1856年亞羅船事件,倫敦會宣教士回港避難,因而重新繼續在港宣教事工。

 

海外與國內華人的中介站

早期宣教士從南洋各站帶同華人助理來港開展工作,倫敦會的何福堂、浸信會的郭向和聖公會的羅心源均有海外生活經歷。

浸信會透過鄉里和語言群體的網絡,建立潮州——香港——南洋的網絡。

倫敦會透過香港作為華工出洋港口之便,差派青年基督徒往澳洲和美洲的華人社群宣教。

幾個差會都將香港站視為廣東/華南事工的一個組成部分。

 

放眼鄉村 建立方言聚會

宣教士入鄉村開展宣教工作的原因:鄉村民風純樸,語言統一,亦容易招聚民眾聽福音信息。

美國浸信會差會在港潮語事工:浸信會差會在曼谷已開展潮語事工,宣教士有一定的潮語基礎,宣教士鄰為仁認為當時香港在市區、鄉村和船家很多潮洲人群體,令浸信會差會開展在港潮語事工。

1846年,巴色會與巴勉會派遣4位牧師到達香港宣教,邊學習不同方言,邊到各鄉村佈道,隨後成為崇真會和禮賢會的開山祖,分別專向廣府人和客家人傳道。

 

城市佈道使教會扎根

倫敦會是首個在香港城市建立華人教會的差會。其骨幹成員多是受過差會教育後成為商人和知識份子的人。倫敦會在城市凝聚了一個商業、專業階層的信徒群體,以致教會能在香港城市扎根。

1844年,倫敦會建立下市場堂,除了有教會講道,亦以俗稱「講街書」方式在街上招聚民眾講福音故事。在1860年代,倫敦會已在城市建立三間座堂,受浸人數共119人。在教會發展方面,已在1849年有華人長老,甚至華人教會可以自資差遣宣教師到內地宣教,後來發展為道濟會,也成為中華基督教會的前身。

 

教育英才 傳揚福音

對於差會來說,辦學不僅建立與華人社會的接觸點以向學生傳教,還希望透過教育向中國引入西方知識,訓練華人宣教師,為長遠的中國宣教事工作基礎。

1842年,馬禮遜教育協會將學校從澳門遷往香港,純以推動教育事業,傳授西方知識,以「啟蒙」中國人為目標。

1843年,倫敦會把位於馬六甲的英華書院遷到香港,承傳「傳揚基督教」及「溝通中西文化」的辦學旨意,開辦中小學課程,並提供專上教育,華人學費完全由倫敦會支付。

1849年,聖公會創立聖保羅書院,該校於1840至1880年間成為現代中國思想的搖籃,眾多著名中外知識份子曾任教、就讀及寓居於書院。

 

醫療服務 接觸鄉民

倫敦會宣教士合信醫生在灣仔建立醫院,藉醫療服務向華人發放福音訊息。

醫院早上提供廣府話聚會,晚上則有潮語聚會。合信醫生主張「以醫院作為向病人傳揚福音的輔助」,赫什伯格醫生亦在下市場堂應診。

資料來源:《香港華人教會之開基》,劉紹麟,中國神學研究院;《香港教會掌故》,李志剛,三聯書店

 

 

香港成為東西方的祝福

523日,由香港豐收佈道團,以及香港國度轉化網絡主辦的「2020香港城市轉化會議」透過網上會議舉行,艾德·史福索(Ed Silvoso)牧師分享了使徒行傳中外邦教會如何得著福音,以及回頭祝福耶路撒冷教會,宣告香港是中國的「安提阿」,成為連接東方與西方的橋樑。

招聚又分散

史福索首先分享,聖經的記載非常貫徹始終,每一次教會遇到逼迫,飢荒和戰爭等,就會大大增長。仇敵是這一切事背後的主腦,牠想利用這些苦難去擊打教會,但神使用這一切為了一個好的目的。

回想中國過去的歷史,教會受到逼迫,牧者被關進監牢,仇敵是想毀滅中國的教會,但這並沒有發生,反而教會不斷增長。為什麼?因為神採取了兩個行動:首先祂招聚教會,容許教會壯大,然後祂使教會分散,通常利用逼迫,疾病和飢荒等使之發生。史福索強調,作為香港教會,明白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史福索以五旬節領受聖靈為例子,神在馬可樓招聚門徒,堅固他們,然後使他們離開大樓,以致聖靈可以使教會誕生。彼得和腓力前往撒馬利亞,結果福音在那裡廣傳,甚至比耶路撒冷更興旺,然後逼迫就來了,他們又被分散,其中一些人去了安提阿。安提阿是外邦人的城市,結果福音從此臨到外邦人。

然後聖靈又讓巴拿巴和保羅分散,保羅前往中亞地區傳講福音,但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會堂,直到使徒行傳19章,保羅離開會堂,到推喇奴學房傳講福音。推喇奴學房因為保羅,就成為了職場的Ekklesia,使過去不能進入會堂的外邦人都能聽到福音。在此後的兩年裡,一切住在亞細亞的人都聽見主的道。從此以後,保羅不再在會堂講道,而是在職場建立教會。

史福索指出,這也是我們今日身處的環境,神在全球好像做了一個重新設定(reset)。在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疾病可以同一時間如此影響全球。神利用各國政府官員,發出那些隔離和停止的命令。史福索向香港發出宣告:「香港要聽主的聲音,你是中國的『安提阿』,你的家要成為Ekklesia。我會接管你的生命,更新你的心思,我會告訴你我在父神右邊所作的禱告,你也能如此禱告,凡你所求的,天上的父都會成就。」

死亡的靈中得釋放

史福索又談及死亡的靈對人的轄制。希伯來書2章說,耶穌敗壞了本來掌死權的魔鬼,他透過受死去到陰間最深處,而且拿走了陰間門的鑰匙。啟示錄12章又說,我們勝過那惡者是靠羔羊的寶血以及自己所見證的道,使我們以致於死也不怕遭害。然而今日仇敵一直利用人對死亡的恐懼。「我不知道我們中間是否會有人因為冠狀病毒而死亡,但就算我們死,也是帶著得勝而死,沒有恐懼。雖然我們肉身不在世上,卻是與主同在。」

正如但以理書3章17節中,但以理三個朋友對尼布甲尼撒王所說的:「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中救出。」我們要相信,神有能力救我們出來,不是說神會這麼做,而是相信祂能夠。「祂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我們不知道冠狀病毒何時會停止,但我們卻知道神能釋放我們,使我們不會恐懼死亡。當我們從死亡的恐懼中釋放,我們就打敗魔鬼。史福索為香港祈禱,去敵擋一切死亡的靈,奉耶穌的名吩咐我們出來。我們是自由的,不再受恐懼的靈影響。

東西方的橋樑

史福索又指出,香港是東方和西方中間的連繫和橋樑,香港人接受西方的教育,但所接受的文化卻是東方的文化。中國有很多豐富可以拿出來,同樣,西方有很多豐富可以拿出來,仇敵要分裂東西之間的聯合。在使徒行傳時代,當飢荒臨到猶大時,當時安提阿的教會是被耶路撒冷的教會鄙視的,但是他們卻決定要祝福在猶大地的教會。他們向福音從耶路撒冷去到安提阿所經過的每個地方,都收取了奉獻。保羅和巴拿巴收集了這些奉獻,不但幫助了猶大地的教會,還有那地方的很多人。此後,安提阿教會得到耶路撒冷教會的尊重。而這件事也為使徒行傳15章的耶路撒冷會議訂立了根基,將福音的門打開,去到外邦人中間。而且在政府中也出現了改變,希律王失去了他的權位,教會不再受逼迫。

史福索指出,當初西方將福音傳給香港,使她被提升成為東方和西方和好的關鍵。香港是累積了好多企業家和財富的地方,但香港需要認領中國和西方。「香港的Ekklesia要起來,神現在就要將恩膏給你們,成為中國的祝福。不要想中國是大的,你是小的,就好像大衛,雖然微小,但在神眼中卻是偉大的,而且也要成為西方的祝福,尤其是美國。」

神會使用香港祝福這兩個國家,以致帶來政權的改變,逼迫會停止。我們一直很擔心在很多國家中,政府會關閉很多教會。但現在這些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所有教會建築物都封鎖了,不但中國,還有美國、拉丁美洲都再沒有教會建築物開放,但是教會卻在各家興起。所以每個家成為Ekklesia是如此重要。「香港要領受生命樹的葉子,是為中國,也是為美國,而且在各處都會有教會興旺,教會本來就不是被關在建築物中,而是在職場和各處。」

(記者莫嵐報導)

 

 

21天禱告及基甸軍隊 兩大禱告運動同時啟動

4月1-21日,佐敦禱告匯舉行「神的寶座在這裡」21天禱告晚會,目的是啟動及匯聚眾香港教會同心為耶穌的再來建立合一的禱告殿。在本次禱告聚會中,大會每晚安排了不同的講員分享信息及帶領禱告。禧福協會是本次聚會的主辦單位之一,會長劉達芳博士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八福匯禱告運動是出於主的,神在幾十年前已經開始在這裡設計,是祂將這件事情成就,所以禱告源頭是神將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這個地方,呼召人愛祂,築起祭壇,呼召人為祂預備地方,那麼禱告運動將會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樣,遍滿整個香港。

禧福協會陳玉珍導師亦談到,21日的聚會有來自不同族裔、國家的人來港祝福我們,這是一個合一的運動。她又相信,合一敬拜禱告運動在神眼中極其寶貴,使我們得著能力去擊退惡者那黑暗權勢。她說:「我剛剛踏進禱告匯時,有種全身發熱的感覺,我領受到,神要幫助我們在祂裡面剛強,但同時當我們與祂相遇時,我們的心也會很柔軟,在大君王面前降服,祂就加力覆庇我們,帶領我們在末世迎接榮耀的大收割。」21日禱告聚會是免費向會眾開放,詳細報名及聚會資料,請瀏覽香港禱告匯網站

同一時間,4月1日也是另一禱告運動「基甸軍隊」的正式啟動日。「基甸300軍隊」是一個「家人同行,與父對齊」的合一運動,呼籲31個不同網絡或界別的群體,帶動最少10位禱告勇士, 各自認領每月特定一天,如同耶路撒冷城牆上的軍隊,持續為香港禱告守望。主辦單位榮耀事工的國度禾場事工的歐陽梁雪明牧師在接受本報訪問時提到,天父要在香港召聚很多一直以來對祂的國度忠心擺上,帶動香港復興的將領匯聚成一個軍隊。「基甸300」今日就在神的恩典底下,正式匯聚及啟動。而她並沒有想到這麼快,一召集就得到了很多群體的響應,31日一個月的禱告城牆,每一日都已經填滿,甚至還有團隊還想加入。她又提到,這兩年,神一直對她說基甸的生命,也就是打勝仗不在乎人多人少,而是神要祂心目中的那一類人。因此,神要在香港尋找那特定的一類人成為先鋒。感謝神,祂已經預備了很多這樣的人。她相信透過這個基甸300的運動,神要大大提升香港。

(記者莫嵐報導)

恢復與生俱來的名分 拔除不屬神的文化

美國代禱團隊Divine Exchange於10月26至27日來港舉辦職場特會,向與會者分享追溯並恢復神裡面名分的關鍵,指出香港須拔除錯誤認同的屬地文化,重新栽植神的心意,並為香港贖回名分代禱。

與生俱來的名分

.Sharon Curtis-Gerlach

Divine Exchange團隊領袖Sharon Curtis-Gerlach指出,在神裡面,每個人、婚姻、家庭、教會及城市都有與生俱來的權利或名分(Birthright)。因此基督徒要進到神的同在中,進行更高層次的禱告,贖回一切名分。她曾在異象中看到一位公司老闆被鎖鏈困住,在困苦中求救。神跟她說,解封職場就是末後收割的鑰匙。當領袖能夠被釋放,他的員工、公司、家庭及城市都會得釋放。耶穌應許在祂再來之前,萬物都會被恢復(徒3:21),因此對齊神給我們的名分十分重要。

名分斷定祝福和審判

名分好像一份契約,定義了每個人生命的權限。每個人的一生都寫在神的生命冊上(詩139:16),耶穌親自買贖了每個人的生命(林前6:19-20),我們是屬於神的。其次,名分定準了我們的疆界,是神量給我們的(詩16:5-6)。神會賜我們恩典,行在自己的界限裡。她又提醒,當人越過了自己的界限(林後10:14),或是行在別人的疆界中,就要用己力看守,很容易過度勞累。再者,名分也訂明了恩賜、呼召和恩膏,而這些都是神決定的。Sharon鼓勵與會者:「要了解神給予你什麼與生俱來的權利,加以培養並使用出來。每位弟兄姊妹的恩賜都要被完全啟動及運作。若你運用神所賜的恩賜,在祂差派你去影響之處,神的恩典就會湧流。」

我們天賦的名分雖然包含祝福,卻有一些負面的審判或罪債可以阻止恩典的河流。例如,我們生命的破口、認同仇敵的地方或世代的罪,會給予仇敵合法權力去偷竊、延遲或阻斷神的恩典,限制我們的名分。城市也一樣,有些人會問:神為何沒有祝福我們的城市?她指出:「慈愛的天父不會延遲或收起祝福,許多的時候是仇敵得著權柄去阻擋,並嘗試使人怪責神。」神不會讓我們的命定徒然返回,祂會看守它直到成就,恢復祂創造我們的模樣。

.承受產業

恢復個人及香港的名分

關於如何恢復名分,Sharon分享,他們的團隊曾經服事一位營商的女士,她十次建立公司,卻每一次都有人背叛她。後來,他們發現她曾經在第一間公司背叛她的夥伴,偷走客戶資料,令仇敵有破口破壞天賦的權利。Sharon亦提出罪債對教會名分的影響。很多教會的名分蒙上陰影,可能是因為他們在苦毒或憤怒中從另一間教會分裂出來,那些不饒恕一直在付上罪的工價,阻斷神對教會的恩典。「當天父饒恕了我們,我們領受了恩典,可以釋放給其他人。正如耶穌在仇敵的控訴面前為我辯護,我們應為別人的罪債代求。」Sharon向與會者示範如何禱告釋放罪的重軛:「我將一切傷害我的人帶到神面前,我承認自己被冒犯,對方也有罪。今天我選擇饒恕,將一切欠債清除,忘記一切的冒犯與虧欠,將這件事情交在神手中。」

.Yuk Lynn Woo Chen

每個城市都有救贖的命定,可是有人為城市的罪求神赦免嗎? Sharon認為香港要檢視所結的果子,找到屬靈根源,找出是哪些罪在付上工價,才能領取神所定的名分。在團隊來到香港前,神就對她說:「現在是神到訪的時刻,聖靈將運行在香港,帶來神的祝福。香港將差派人到列國,要破除捆綁,釋放祝福。」她接著發出宣告:「我們斬斷這個世代及國家一切不屬神的,宣告現在要轉換,進入神的命定、行在神的次序及計劃中。」香港代表Yuk Lynn Woo Chen亦為香港認罪:「我們求主赦免香港人只會投訴,不會感恩,又常怪責他人。求主饒恕我們論斷中國、審判政府,我們的言語捆綁了神的祝福。」

拔除不屬神的文化

Sharon亦分享,香港信徒要領受為神管理土地的呼召,特別是文化方面。天國的文化與地上的文化非常不同,我們不應被它們同化,反要在生命和城市中拔除不屬神的屬地文化,然後栽種神的心意,行在神國度的法則之下。Sharon特別提到中國人重男輕女的文化對香港的負面影響,應該尊榮當中作為先鋒的女性。Yuk Lynn Woo Chen亦提出,亞哈王、巴拉的軟弱間接造就耶洗別和底波拉的興起。神在創世記叫女人與蛇為仇,是賦予一種權柄,讓女人的後裔專門對付仇敵。女性可祝福男性進入命定,鼓勵他們。

 

(記者林暐皓報導)

[國度觀點] 以新歌釋放神的啟示

近期香港社會在政制、民主及公共財政等議題上爭論不斷,年青一代對個人的身分認同感到迷茫,對這片土地的未來展望普遍悲觀。教會本應是山上的城(太5:14),向整個地區提供盼望,卻常在各個社會議題上進退失據,流於口誅筆伐,心志無法相同,更遑論作出有影響力的行動,因此教會近年在社會上逐漸失去話語權。聖經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甚至可譯作滅亡(箴29:18)。香港的教會如何在仇敵的破壞面前拒絕被動,照著預言打那美好的仗(提前1:18)?

神賦予每個兒女使命,按照神的心意治理全地(創1:28、太 28:19-20),而先知性及使徒性恩賜現正逐漸在普世教會被恢復。神釋放教會作為天國議會(Ekklesia)的啟示(希12:23),教會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捆綁,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釋放(太16:19)。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過去曾多次宣告,華人將在未來10年會成為最有影響力的族群,香港是釋放突破和開啟亞洲的門戶。時候到了,香港教會要將這些在靈裡看見、神在永恆已經成就的計劃釋放到地上,並作出使徒性的行動見證神的作為。

唱新歌,是其中一種新穎又有效的釋放神啟示的方式。新歌是從神領受天上的啟示,然後透過聲音釋放出來,不一定需要完整的歌詞或旋律。新歌超越人的理性,改變氛圍,讓聽見的人倚靠神(詩40:3),認同祂在香港的奇妙新工作(詩98:1)。讓我們學習拿起這屬靈武器在香港釋放神的判決:除滅魔鬼的作為、挪移空中魔鬼的座位、設立神的旨意,改變屬靈氛圍、恢復國家命定。因此我們可以唱新歌來頒令,香港的命定是一個將敬拜的香氣呈獻給神的港口。教會要同心投入末後敬拜禱告運動,興起本地的聲音,不單單倚賴外國的歌曲及模式。

香港是中國的門戶,要將神國度的豐富和啟示引進中國。神既然把我們設立於這個時代,我們必定能夠尋見神對此地更高的心意,並以敬拜和禱告帶著合一集體的權柄轉化香港。讓充滿藝術文化的香港,以創意的方式付諸行動,讓我們乘著這一浪華人的復興而上,彰顯神的國度。

基督徒選委公開交流會 選委並未表達確切意向

香港下屆特首選舉在即,制度將沿用由一千二百個選委組成的選舉方式。基督教協進會於35日舉辦了《2017基督徒選委公開交流會》,讓基督教選委及其他界別的基督徒選委了解其他信徒的投票意向及考慮因素,以作參考。交流會當日下午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舉行,約有100人出席,包括7名基督教界選委及11名其他界別的基督徒選委。

 

交流會採用輪流自由發言的方式,每人每次發言3分鐘。2個半小時的交流會共有28人相繼發言,交流意見。大會亦提供紙張予參加者寫下問題,及在Facebook直播中留言發問。

 

《門徒媒體》的發言人提出要抵制小圈子選舉,建議選委投白票。香港中文大學的鄭漢民博士認為世上必定有現實政權,要改變社會,不應投白票。基督教選委林亨利亦認同選委現有的投票權是一種話語權,應把握機會表態。社會福利界基督徒選委黃旭熙亦發言表示:「既然不進入小圈子,小圈子都存在,我們應考慮如何反抗中央操控及如何加大民主參與。」

 

有人亦發言關注候選人對性傾向歧視及同性婚姻的政策,要求選委向候選人表達意見。基督教選委劉致滔回應指:「基督教選委們對此未有統一看法。三位候選人曾回應。胡官表示支持反歧視立法,但無意為婚姻立法;林鄭及曾俊華則表示,反歧視方面香港受到不少國際壓力,聯合國要求香港達標。至於同性婚姻,二人表示沒有立法計劃,但林鄭指出外國員工的同性伴侶來港有困難。」

 

對於林鄭月娥的政綱6.42 – 6.44段提出設立「宗教事務小組」,九名基督教界選委己聯署去信林鄭要求交待。信中指出「實在看不到有設立『宗教事務小組』的必要」及要求她承諾「不會設立任何部門影響一國兩制下香港之宗教自由」。醫學界基督徒選委彭潔儀代表聖法蘭西斯行動發起網上聯署,呼籲林鄭收回政綱6.42 – 6.44段。

 

最後,關於投票意向,有人發言要求咨詢全港20萬基督徒的投票意向,並跟隨民意綑綁式投票。醫學界基督徒選委彭潔儀表示,基督教界不應按自己界別的利益投票,應以全社會的遠景為標準,才是造福社會。其他界別的基督徒選委表示,他們將會以港大民調Popvote的結果作參考。由於《民主300+320日開大會,才有投票意向結論,他們在此以先不會表態。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