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dom LIFE】享受安息日 進入神祝福的循環

今年是以色列建國70週年,筆者有幸親臨聖地探訪,除了參觀歷史遺跡,追尋耶穌當年行走的腳蹤,也有機會參與當地華人信徒的安息日家庭聚會,親身經歷這個已經繼承超過數千年的安息日傳統,更深體會安息日是神祝福的循環的關鍵,不但對猶太人,還有當代信徒都具有重要意義。

在以色列,猶太人的時間管理及運作是以安息日為中心的。安息日是從星期五黃昏至星期六黃昏,筆者於星期五上午抵達耶路撒冷,便與當地華人信徒直奔城內最大的猶太人市場採購當晚安息日晚餐的食物。市場熙來攘往,到處擠擁著急於採購的猶太人,因為市場甚至整個耶路撒冷城的猶太人商舖都會在下午3點左右關閉,整個民族進入到安息日的預備中,準備與家人度過一個美好的晚上。接待筆者及一眾訪客信徒的華人信徒Jimmy是一名商人,他已於耶路撒冷定居7年,同樣按著神的感動過安息日也有7年了。

Jimmy為人謙卑低調,他自稱為蒙福的商人。以前Jimmy的生意經營範圍很廣,在多個大城市中都設有分公司,常常由加拿大到中國,甚至世界各地不斷奔波。但當他的生意越做越大,生活開始越來越忙碌,甚至連安靜和休息的時間都沒有,更遑論與家人有美好的關係。直到7年前來到以色列,當Jimmy夫婦在耶路撒冷居住下來,就發現聖經的真實,城中的一花一草,一磚一石都具體地展現出神的真實及對這片土地的祝福。他們開始不滿足於當時忙碌的生活,發現猶太人得力及生活智慧的來源是從享受神所設立的安息日開始。於是他們決定學習聖經中猶太人的生活方式,享受每週一天的安息與喜悅。當Jimmy一家開始堅持過安息日,發現夫妻關係開始變得更和諧及美好,從前孩子們不喜歡回家吃飯,也開始準時在星期五晚在家中筵席中出現,有時甚至會帶朋友及同學參與安息日晚餐。

「享受安息日就好像扣好襯衫的第一粒扣鈕。」Jimmy邊做扣衫鈕的動作邊與我們分享。當第一粒扣好了,其他扣鈕就會按順序排列好。同時,猶太人守安息日是對神的信實一個重要表現。以賽亞書30章15節:「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Jimmy感嘆,很多信徒都記得這節經文的上半句,「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但卻忘記了下半句,就是「你們竟自不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尤其對華人信徒,雖然我們頭腦知道神的安息,但很多時候心裡並沒有真正相信。「神透過安息日想向我們傳遞的核心信息是,我們是否對神百分百信任。就好像神問我們:『你信任我嗎。』而我們過安息日的屬靈意義在於回應對神的信心。因為信任,我們才會懂得放手及交託,才能回轉向神,真正享受神的安息。

安息日當晚,Jimmy為我們到訪的眾人預備了豐富的晚餐,其中專門為安息日預備的有安息日麵包及甜酒。晚餐開始時,首先由家中的女主人Jimmy的太太點燃兩支蠟燭,邀請神的光來到家中。然後由男主人Jimmy祈禱祝謝,擘開安息日麵包,並將鹽撒在上面,喻意我們要成為世上的鹽及光。Jimmy提到,麵包提醒我們,神是一切的供應者,滿足我們靈性、身體以及工作的需要。然後他又舉起安息日的葡萄酒,因為這酒是為提醒我們,神是生命的源頭。接下來Jimmy用箴言31章來祝福太太,然後祝福孩子們及下一代。最後大家一同享受安息日的晚餐,享受與家人朋友相交的時刻

這就是筆者所經歷的第一次安息日晚餐的過程,除了認識猶太人的文化更多,也讓筆者經歷到神在家庭及承傳下一代的心意,信仰的生活化是我們從屬世的人中分別為聖的標記,也是我們生命彰顯神榮耀的屬靈印記。晚餐結束後,筆者暗暗祈禱,一定要將享受安息日的文化帶回香港的家中呀

(記者莫嵐以色列報導)

發展不是硬道理 聖經土地觀才是真祝福

「土地、居住與生活研討會2018」於2月9-10日舉行,主題為「吾『慌』無地!?──土地開發的信仰反思」,當中由香港中文大學王福義博士及中國神學研究院李耀坤博士分享的「開發地土X天父世界」講座,探討了香港土地供應、保育政策及聖經土地神學等問題,並勉勵教會進入社區服務寄居者。

資本主義土地觀

根據香港規劃處「香港土地用途2016」資料,香港75.7%為未建設土地,當中的41.7%為郊野公園,34.3%為未被使用的土地,包括棕地、私人土地、私人康樂土地、墳地、採礦區、禁區及軍事區等。其中棕地和私人土地各有超過1,000公頃。而根據2016年香港審計處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當中住屋開支佔總開支的34.3%,住私人房屋的住屋開支達到40.5%,而飲食開支則退居第二。

李耀坤博士就香港的住屋實況及資本主義土地觀指出,「香港人不是為『口』奔波,而是為『樓』奔波。」香港是全球最難負責住屋的城市,樓價與入息比率達19.4%。大部分人認為住屋是人生重要的保障及投資,願意跨代參與置業。社會文化把能否置業作為衡量個人成就的標準。他又形容,這是一種形成中的階級矛盾:社會高度獎勵擁有財富的人,將更重的軛放在貧窮人身上。他解釋,在資本主義土地觀之下,土地是個人生命的延伸,是具有排他性的勞動成果。因此,土地與人的關係由共生共存,變成只剩下擁有權。土地變成可交易的商品,只是眾多資本的其中一項,用作最大化經濟效益。土地的市場價值決定一切,只有能負擔的人才可以在當中生活,人與土地之間的感情沒有價值

截然不同的聖經土地觀

關於聖經的土地觀,王福義博士指出,土地是神創造的,並交給世人管理(詩115:16),但神並非放手不理土地(創6:12)。神對土地使用有要求,不容人玷污,不容忍不公平,也要求給予土地安息,人才會受保障。王說:「在香港,人對土地為所欲為,不理會土地能否承擔。大自然不單是人賺錢的工具,土地也是承托著人的生存環境。大地是神所創造的,人不應該破壞。」

李則提出三點信仰土地觀。首先,土地是立約的禮物,不是私有財產。「地不可以賣斷,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 人不能在土地上為所欲為,神對土地有規範。神的子民只是土地的管家,當人擁有土地時,應想起神的恩典,而不是自己的豐功偉績。第二,土地要安息 (利 25:2-7)神為所有受造物預備了休息,並要求每7年土地要守安息年,出產要給僕人、寄居和走獸享用。李說:「累積財富,要『賺到盡』,只會帶來奴役壓榨。神要求子民有另一種對待生產的態度,要與其他人分享神的供應、平安和福樂。」最後,土地代表實踐立約責任(利25:24-28)神要求至近的親屬,要贖回弟兄因際遇不佳所賣的產業。聖經中「贖回」和「親屬」來自同一個字根,原文是神作以色列的救贖者。神的子民要學習作鄰舍的救贖者,推廣一個關愛的社會文化。

資本主義土地觀認為,經濟發展就是必然、要賺到盡、土地只是商品。信仰的價值觀卻認為,人只是土地的管家,土地也要休息,而且要看顧客旅寄居。

最後,兩位講員鼓勵信徒應該反思,為何置業是成功指標。當樓價是一個重軛,參與在其中就是進入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現代奴隸制度。在教會方面,應考慮如何服務社區中的客旅寄居者,成為「至近的親屬」的代贖者,而不是由執事會決定教會用途。李舉例說:「星期一至五,丟空的教會物業有否發揮作用?假如今日你的堂會在社區消失,居民會覺得若有所失還是慶幸?」社會方面,宜反省多年的發展政策是否真的能祝福土地?我們要一味追求繁華,還是一片祝福生命的沃土?

(記者林暐皓報道)

勇者無懼 台灣領袖高峰會人數破紀錄

連續第9年舉行的台灣領袖高峰會,今年在全台舉行7場,共有3000多人報名,是歷年來人數最多的一年。繼高雄、台南、花蓮場後,台北場於11月24至25日在新店行道會美河堂舉行,有1100多人參加。

今年台灣領袖高峰會主題為「勇者無懼」,共有12堂信息,由基督教福音協進會夏忠堅秘書長與標竿教育基金會夏昊霝執行長擔任促進員,帶領討論與回應。臉書執行長雪柔‧桑德柏格在與比爾‧海波斯牧師對談時表示,人如何看待自己,就會變成怎樣的人。在用人方面,她會僱用有能力的人更甚於有經驗的人,也會雇用目前還用不到,但未來卻需要的人。曾在2012、2013年獲選時代雜誌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的雪柔,在兩年前歷經喪夫之痛,因此也特別分享自己如何在創傷中成長,並強調陪伴的重要。

職場白色空間執行長茱莉亞‧芳特在分享「策略性暫停」時指出,過度的忙碌會降低整體的績效,讓人的生活、工作甚至團隊,都付上嚴重代價。她提醒會眾要注意四個「產能的小偷」,這些小偷都是由一般認為好的事物過度發展所衍生出來的,如:衝勁可能會造成疲勞過度、卓越可能會造成完美主義、資訊可能會造成資訊爆炸,而活動可能會造成失控。若要對付這些產能小偷,就要用對應的問答來擊敗它。例如在講求衝勁時,要問「有什麼是我可以放手的嗎?」在追求卓越時,要想「好到什麼程度才夠好?」吸收資訊時,要了解「什麼是我真正需要知道的?」參與活動時,要了解「什麼才是真的值得我留意的,並透過篩選讓生命去蕪存菁。」

曾拍攝「守護家園」國軍形象影片的導演洪成昌表示,當初受邀參加高峰會時,因得知是影片型的會議,並不抱太高期望,但看完影片後,對影片製作、運鏡技巧、光影層次,都給予高度的肯定。洪成昌並指出,每位講員所講的內容都是其親身經歷,用詞精簡,充滿人生智慧。「這是一個很棒的會議,不但有最新的領導知識,而且深深療癒人心!」

(台灣基督論壇報報道)

每天都可以活得喜樂 -【Joyce Meyer】專欄

年青的時候,我總愛在周五的晚上打保齡球,記得有一次我表現失準,卻聽到主對我說: 「求我幫助吧﹗」那刻,我立時想﹕豈能求祢幫助打保齡球?然而,我還是聽從了神的意思,禱告說﹕「好吧,主啊,請幫助我表現得好些。」說罷,祂真的幫助了我!這經驗至今仍記憶猶新,令我大開眼界的是,原來神真的關心我們生活的每一部份,祂渴望參與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

約翰福音十章10節說: 「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主為我們捨命,為叫我們得著真正的生命,而不是得過且過,和無所事事的生活。神渴望我們每一個都與祂建立深厚、親密和個人的關係,好能享受每一天,並學習與祂一起過活,這裡所指的是,我們日常生活所作的每件事情,都是與神同工,為神而作。當我們明白到,無論在家洗衣或出外購物,我們能親近神,猶如在教會裡或在禱告中一樣,那我們在凡事上就體貼祂的心意了。

在剛開始牧職事工的幾個年頭,我一點也不享受,終日埋首工作,過份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我之所以如此,原來跟成長的經驗有關,以為只要努力工作,成就愈多,別人與我一起就會更快樂,日子有功,我成了首屈一指的工作狂。我花了不少時間才明白到,只知工作、沒有娛樂的人生並不健康,神要我們活得豐盛,我就需要學習如何權衡生命的優次,將個人與神關係放在首位,其他一切均屬次要,這優次的平衡也包括與家人和朋友的關係,工作和休息的時間。

努力工作不是壞事,我也喜歡工作,但若我沒有撥出時間來休息和娛樂,很快我就會生活失衡,喜樂全失。只懂工作叫生活變得枯燥乏味,我們唯有打破常規,例如外出旅遊散心,安排特別節目,又或給自己買件新衣服,才會感到興奮。所以,很多人都培養了「為週末工作」的思維,然而,這樣的享受只是基於官感的刺激,並不是神所賜的喜樂。

主賜的喜樂遠遠超越單純快樂的感覺,即使你身處困境,似乎沒有喜樂的道理,它亦能為你的心靈帶來平安和滿足,正如尼希米記八章10節下所說﹕「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這樣的喜樂,能叫週一至週五的平常日子樂也融融!

在約翰福音十五章11節中,耶穌說: 「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另一個翻譯本說: 「使你們能滿有喜樂和歡欣,充充足足的,甚至滿溢出來。」在這之前的10節經文中,耶穌就談到常在祂裡面,因為這就是活出主喜樂的關鍵。

「常在主裡面」就有居住和停留的意思,這不單是指每週一次出席教會的聚會,而是與基督發展個人的關係,與祂合一,結伴走過人生的旅程。事實上,離了主,我們所做的都沒有真正的價值,唯有與主同工,我們才能結出許多好果子來(約十五5)。

神甚願每一天,從早到晚,都與我們同在,祂不想你只有回到教會,或沮喪無助的時候才尋找祂,祂渴望與你建立個人的關係,叫你在所作的每件事情上,都能經歷祂的同在,這樣的話,你就能真真正正的享受每一天了!


文@Joyce Meyer
譯@Shirley Cheng

從安息中得著神超自然能力

8月4-5日,由孵化箱事工主辦的職場特會「活過來」,邀請了伯特利教會神國在商界及全球轉化學院總監安迪美臣(Andy Mason)分享信徒如何在生活及職場中認定自己身份,得著神的超自然能力及恩寵。

獲取神的超自然能力

在第一個夜晚的特會中,安迪分享的主題是「神發出的邀請」。使徒行傳10章38節提到,神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為何要強調耶穌是拿撒勒人?因為經文在這裡的著重點是,耶穌是人,而神怎樣藉著聖靈和能力去恩膏耶穌這個人。安迪又提到,他曾經非常努力行善,懇切禱告,勤讀聖經,努力讀書,定時奉獻給教會,跟著聖經原則去行。但後來他發現其實行善並不足夠,所有人都是這樣跟著信念去行。而我們怎樣看出一個人是真的信神?事實上,跟隨神的人必有神蹟奇事出現,病得醫治,死人復活,驅趕邪靈等。除非這些事發生,否則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我們是基督徒,而每個信耶穌的人都應該是這樣。而那些未行過神蹟奇事的信徒就不是真的信徒嗎?也不是,只不過他們還未經歷到耶穌在十字架上為他們付的代價所帶來的權柄。這就是神的一個邀請,每一個信徒所到之處都可以有神蹟出現,因為有神在我們裡面,有這個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同在。

安迪以親身經歷為例子,當神幫助他重整自己的身份後,他就發現自己過去活得像僕人而不是神的兒子。於是他開始和當地的一些商人在平常的日子去經歷聖靈。上個月,安迪和團隊裡的弟兄參加一個市場營銷會議,而這並不是一個基督徒舉辦的活動。他在會議中有一個講座,是講關於神為你生命帶來的益處。當他去將神的信息講出來時,聽眾就開始去經歷那些好處。安迪邀請他們站起來,問誰需要神蹟。而在人開始為他們祈禱之前,已經有超過12人馬上得醫治。對神來說,其實並沒有分什麼是為聖,什麼是俗世的,什麼是屬靈的,什麼是自然的。在神眼中,所有都是自然的事情。神蹟並不只是在祭壇,而是應該在每日的生活中發生。

隨後,安迪又提到,他離開紐西蘭9年了,但每次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家裡的雪櫃,馬上拿出他最喜歡的朱古力品嚐。因為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他是媽媽的兒子,他得到完全的權利去享用雪櫃裡的食物。這就正如,我們都是神的兒女,所以我們都有完全的權利去支取天父的能力與資源,因為耶穌寶血已經為這個權利付上了代價,使我們完全,我們不再是外人了,而是神家中的一員。你有權去使用神的雪櫃、神的糧倉。

認識我們在神國的身份

第二晚的特會中,安迪的資訊主題是:「安息中得著能力」。現時仍然有很多人像昔日的以色列人般為法老王工作,總想方設法用少些的時間做更多的事情,永遠不滿足。而在宗教方面,我們總想著祈禱多些,禁食多些,奉獻多些,但這也似乎永遠不足夠。聖經中,摩西是400年預言裡的成就者,他是個不斷工作的人,但神的計劃是使用他去釋放整個以色列民族。在出埃及記33章,當時有300萬以色列人在西乃山上。神對摩西說:「你可以去應許之地,但我不會與你同去。」如果神只派天使與以色列人同去,和神親自同去,有什麼分別?在經文裡,神說:「我必親自與你同去,使你得安息。」而摩西回應:「怎麼將我們與地上的萬民分別,除非你的同在。」平安及安息是我們與世界的最大的分別。什麼是安息?安息就是知道我們是誰。在安息中得著能力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之一,這與睡眠無關,而是關於我們的身份。如果你想常常行在超自然中,其實和我們要做的事情無太大關係,是關於你的身份,而我們不需要特別去做事去證明我們是誰。在你身邊是否有人工作過勞,去實踐神的應許?這就是好像在作神的工作,卻失去神的同在與安息了。

安迪又提到,如果耶穌帶來安息與安靜,魔鬼叫我們痛苦及努力爭取。我們每一日像誰多一些,我們究竟和誰在同工?聖靈住在每一個信主的人身上,但只安息在少數的人身上,很少人能給祂安息之處。生命,就是每日去經歷神有多愛你,而不是去證實我們有多愛神。我們做得最好的工作在神裡面都不值一提,我們工作是因為我們本身有價值,而不是去製造價值。

 

(記者莫嵐報道)

何處是吾家? -【國度角度】專欄

香港是我家,我深愛她,且一直以她為傲。由於事奉的緣故,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國家城市,不同制度,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文化,但我心底卻獨愛香港。她不一定完美,但我就是愛她,愛她百折不朽的奮鬥精神,愛她的自由開放。然而,最近我們所深愛的香港,被一層莫名的「恐懼」所籠罩,變得異常焦慮徬徨,甚至狂燥不安。我們的下一代,似乎未能繼承上一代的香港奮鬥精神,我們的年輕人更相繼以「自殺」作最後的抉擇,以結束這内心無法駕馭的恐懼。無可否認,我們所愛的香港真的病了,且病得很嚴重。

根據資源管理顧問機構 ECA International 於2015發表的報告,香港仍是亞洲第6位「最適宜居住」的地區,但在全球排名中則從第16名,下跌至第33名。無論這份評估的基準如何設定、是否準確,無可否認,我們的家正與亞洲以至世界「最適宜居住」的城市背道而馳,越行越遠!怎不叫我心痛?愛之深,痛之切!

我們的家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誰在毀壞我們多代艱苦努力建立的美好根基?究竟是誰的錯?有人認為一切都是中央的錯及特首領導的政府強行小圈子選舉之錯!有人認為自由民主、一人一票是唯一出路,有人甚至選擇以暴易暴,用更激烈的抗爭手段對抗,港獨才是出路。面對這困境,誰能識破仇敵的詭計?誰可醫治拯救香港?誰可帥領香港力挽狂瀾、反敗為勝?

天地之大,我卻無家可歸!何處是吾家?嘿!你可聽得出,這是天父向祂的兒女以色列所發出莫大的哀鳴,作兒女的怎能不扎心?我心深處頓時被這句話抓住,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天大地大,天父心繋於錫安,哀嘆找不到一個祂可安息的地方,一個讓祂可安然居住的居所,一個溫暖的家。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六十六1)原來天父心中所想望的,不是一座金碧輝煌的聖殿,而是一個能叫祂的心得完全安息的地方

主耶穌是世上最偉大的天國屬靈文化革命之先行者,一切非暴力抗爭之父,吩咐他的門徒「收刀入鞘罷」(太二十六52)祂以公義和平作政治綱領,以善勝惡,以犠牲的大愛作武器,征服了當時無數的人心,連逼迫祂的敵人,也成為祂忠心至死的追隨者,效法祂柔和謙卑的樣式,建立了彼此相愛的家。天父終於找到了一個能使祂的心安息同在的地方,這個家豈不更成為當時動蕩不安,充滿爭鬧的世代的逃城,成為神人皆可安竭之處

教會不是組織架構,更不是建築物,乃是你我共同去建設的一個屬神的家,一個在燥動不安的城市中的逃城!無愛不成家。那裡有真愛,心靈就有家可歸,得以安息!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