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揀選了中國教會 -【回家的旅程】專欄

「大衛,是什麼攔阻我在中東建立我的國度?」2001年,戴冕恩將要在洛杉磯一場大型特會中分享信息,當他求問主要分享什麼信息時,主這樣反問他。「是人們對逼迫與死亡的恐懼。」他很快回答。戴冕恩是在埃及這個穆斯林國家中出生和成長的。「是的,但我預備了一群不懼怕逼迫和死亡的餘民。他們就是華人,在釋放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進入末後命定的事情上,他們將會扮演一個非常特別的角色。」主如此說。

2001年7月,戴冕恩應愛修園陳仲輝牧師之邀前往一個特會講道。他帶著一家八口出發,竟然在路上發生了幾乎使全家喪命的大車禍,但神超自然地保護了他們一家。雖然經歷如此大的屬靈爭戰,他還是決定趕到會場。當他求問神要講什麼信息時,主和他有了以上的對話。

當晚,他遵命分享了主的啟示,神彰顯了非一般的同在,全體會眾都非常激動,陳仲輝牧師當場提出要製作一百萬張光碟,把此信息分享到華人世界,後來卻意外發現那段信息的錄音竟完全空白!一開始戴冕恩認為這是從仇敵來的攻擊,但主清楚告訴他:現在還沒到廣傳這信息的時候。

因著神的啟示,也因看到這個信息在靈界的攪動和份量,他的心開始關注中國,等候中國的命定與神的時間對齊。事實上,11年後(2012年),神給戴冕恩靈裡的啟示才成爲眾望所歸的事實:中國受逼迫的領袖和他們的下一代勇敢地站立在舞台上,從西方教會手中接過在新季節作帶領的鑰匙。

在2016年華夏聚集中,戴冕恩對此作出相當完整的分享。他先概括了整個華人回家旅程從2009年到2012年的進程。在2009年猶太新年期間,主開門使第一次華人聚集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1000名信徒聚集敬拜等候主。華人很擅於籌劃和安排事情,但他們把天然人的才幹放在一邊,完全讓聖靈來帶領聚會。主彰顯祂的同在來尊榮他們的順服,也使用這次聚會播下種子,促成2010年5月,在香港舉辦的第一次全球華人聚會。香港如同亞洲的母腹和橋樑,10年中舉辦了七次大型聚集,把各地華人連在一起,生出了「五胞胎」(中,港,台,澳和海外)的華人身體。

2012年8月1-4日,一萬五千名來自各國的家人再次在香港匯聚參與「神國降臨」聚集。神使用華人作整個基督身體的先知性種子,宣告神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列國的基督新婦都要承認祂超然的主權。當時美國恰克‧皮爾斯(Chuck D. Pierce)牧師代表西方教會領袖,將一把刻著以賽亞書22章22節的鑰匙交給華人教會領袖,先知性地象徵著西方教會確認神如今賜給華人的角色,就是來領導教會下一波的復興浪潮。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中國的臥談會-【回家的旅程】專欄

中國的回家旅程,是從13個人的關鍵少數聚集開始。戴冕恩、趙仲權牧師在香港幾位父老的陪同下前往武漢,有兩天半的時間,他們與中國領袖在一起。戴冕恩回憶當時的聚集:

當我想專心聽別人說話時,我習慣的坐姿就是舒適地滑進椅子裡!我們會面交談,一個接一個,一場接一場,我渴望聽到他們的心聲,所以不斷請他們分享。沒想到,我們第一次很隨意的聚會方式震驚了中國領袖。第2天晚上,弟兄們實在受不了了,他們一直聊到凌晨3點,發了一頓牢騷,覺得這樣的聚會毫無意義。 第二天,主對我說:「今天早晨敬拜後,洗他們的腳。」我問主爲什麼祂只說:「你洗他們的腳。」 

弟兄們本來要發表一夜深談的「誠實話」就在他們發言之前,還好我及時順服主,分享了主給的感動,結果所有人都哭了!「你是西方人,你不會洗我們的腳!」但是我們洗了他們的腳,靈界裡突然發生了變化。 人心被神的愛融化了,那天靈裡有重大的突破,大家心心相印!

2006年10月這次聚會,正如前面戴冕恩所回憶的,父老們並不是要做什麼事工,而是要真正認識這群家人,聆聽他們分享心中的渴望。很多人帶著筆記本,要領受海外名講員的新鮮信息,居然沒有記下什麼。況且戴冕恩還斜靠在沙發上!過去在電視上,台上見到的大講員,現在在自己眼前斜臥在沙發上,這真要習慣一陣子呢!他們還要大家「敞開心,分享心」,這可是從來沒有聽過的!這個聚集很不正式,不只是座談會,而是「臥談」會!但3天過後,他們漸漸明白這正是中國需要的:不是更多知識的傳遞和灌輸,而是更多親密的相交和關係。原來天父這次差遣來的,不是兩位能說的老師,而是兩位能聽的父親。漸漸地,大家從心裡稱他們爲「趙爸」和「戴爸」。

過去來中國的國際講員大多就是來講道和培訓,但是趙仲權與戴冕恩兩位父親帶著神的託付,一次次進入中國,不是辦特會,不是當講員,而是願意花很多時間與中國的屬靈兒女相交,同行和聆聽,尋求神的心意,分享從加拿大開始的家人同行旅程。他們雖是父親,但看自己還是「代父」的角色。一方面,是天父的代父,這些孩子是他們的榮耀和喜樂,但至終是屬於天父的產業。另一方面,是當地父老出現之前的代父。他們極其尊重當地的權柄,看重當地父老站在位上。其實每次去一個地方,他們關注的不是人多人少,而是有沒有父老出現。當一個地方的父老被認出來,並願意站出來,那地就有盼望了,因為孤兒的靈必會出去。他們感受到,時候到了,需要呼喚出中國的父親。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為華人捨命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我是否應該取消去耶路撒冷的旅程?」戴冕恩本來要去一個以色列特會當講員,但「911事件」發生了,航班一片混亂,當時一個埃及人這樣問神很正常。「你必須去,因為我要你去見一個人。」主卻對他這樣說。這人是誰呢?在特會中,有人介紹他認識周神助牧師,但他並沒有想到這人就是神要他見的人。周神助牧師後來分享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故事:

911事件」發生,戴冕恩牧師不太可能去以色列。而我出發前有颱風要來台灣,也不想離開;到了以色列之後,大颱風臨到台灣,我想提前回去但飛機停飛,所以聽到了戴牧師的信息,似懂非懂的。我不習慣在特會中與講員見面,但一位姊妹卻堅持要我見他。我們談了不到10分鐘,他說年底要來台灣。他來的時候,恰好是全球靈糧堂的同工聚會,我們全體同工都參加了他的聚會。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合一的旅程就這樣開始直到現在,完全是神非比尋常的帶領!

戴冕恩原本只是來台灣釋放神的信息,但到達台灣後,主對他說:「我不需要你的信息,我需要你的心。你願意為華人捨命嗎?」戴冕恩很為難,他心裡面最深的負擔是他自己的族裔阿拉伯人,特別是埃及人,神把他帶到加拿大,已經擴張了他,把愛加拿大和猶太人的心給他了。他無法想像,怎麼還有心力去愛華人呢?主就提醒他,當年台灣的玉里姊妹為加拿大沒日沒夜地禱告時,他曾對主說,有一天加拿大突破了,他一定會去幫助台灣,來報答這個台灣的代禱者。但他還是掙扎,就對主說:「我不是華人。」主很溫柔也很堅持地對他說,你不是趙婆婆的兒子嗎?這下他降服了。神就把祂對華人的命定進一步揭開。

戴冕恩在台北靈糧堂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領袖分享了華人的命定,在場所有人被這個關乎自己命定的信息深深觸動,紛紛走到台前呼求神,痛悔和哭泣。這時主告訴戴冕恩,必有一日,主將招聚祂的華人新婦敬拜尋求祂的面,不僅祝福華人,也要祝福中東和全球的基督身體。那時,神在台灣作成很奇妙的工,兩次巴士環繞台灣全島之旅,所到之處,都有主信實的同在。聖靈在不同城市的各個層面作和好的工作,祂也預備了很多隱藏的代禱者,每當呼召悔改,就蜂擁到台前,為自己和台灣的罪呼天搶地地認罪悔改。

2002年,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預言台灣是引航船,當她跟隨聖靈的帶領進入中國的港灣,就會把中國這艘大船帶出來。台灣的確是華人世界屬靈的先鋒,很早就在多方面領受神的心意。台灣也被揀選先接受來自加拿大的回家的種子,家人同行的旅程是從台灣開始的,隨後從台灣流到香港。

神揀選香港成為母腹來孕育回家的種子。2010-2019年間,香港舉辦了7次大型聚集,在靈裡生出亞洲的旅程,後來迅速擴展到全世界。其中一位常在台上作翻譯的香港姊妹徐石瑋坦言:「全世界除了加拿大外,沒有一個地方像香港,在草創期就有這麼密集的大型聚集。目前除了網上的聚集,最大的回家聚集就是在香港發生。很感恩神這樣信任香港,把一次次乳養的機會給了香港。香港是特別為中國家人開的一扇門戶,使中國的旅程生出來,中國大陸又成為全球家人同行的一個推動和接生的力量!雖然一開始香港並不完全明白這個旅程的深度,但靈裡已經領受並接住了球,而且很漂亮地把這個雪球推了出去,愈滾愈大。」這股從加拿大流出的尋求神的清流從台灣流到香港,再流向中國。可以說,回家的異象在加拿大受孕,但走出國門後是在華人中間生產,成長,並走向列國。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走進中國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回家的旅程」是從「家」裡走出去的。在發源地加拿大溫哥華,神先建立成錫安教會這個家,然後在建立加拿大的家的過程中,他們順服聖靈的帶領去了台灣、香港,最終進入了中國。這個旅程進入中國的方式,實在讓人跌破眼鏡。神揀選了一位當年信主才3年,名不見經傳的路得姊妹。

2006年,路得被聖靈帶領參加了加拿大艾德蒙頓聚集。 她被神的榮耀強烈吸引,對主說:「主啊,中國也要有這樣神榮耀同在的聚會!」這個夢想開始在她心中醞釀,直至後來她被聖靈催逼,邀請戴冕恩去中國。戴冕恩面對她的邀請有些為難,畢竟當時她不是名人,也不是按立的牧師,有的只是一顆單純的心。但戴冕恩沒有憑頭腦的判斷,還是定意尋求主的心意。他感覺這不是能輕易放過的小事,就打電話給在台灣和香港的幾位領袖,大家異口同聲地認為不能去,只有少數人,包括香港國度事奉中心總幹事何寶生認為是時候了。戴冕恩和伊梅爾牧師一起禱告,他是被大家認可有先知職分的父老,主就把他放在回家旅程中,好像肢體中的眼睛,幫助這個旅程更清晰地聆聽神的心意。伊梅爾牧師從主領受,進中國的時候到了!戴冕恩當機立斷,馬上請寶生召集第一次小聚。

戴冕恩有一次聊起中國旅程就曾說,這個旅程是從一位他信任的華人朋友開始的:

寶生是明白我心的人。早在台灣的旅程中,他不斷問我:「你為什麼這麼做?你怎麼做到這一點?」那時,我一有心去中國,回家旅程帶中國,但我從未計劃過,只想知道神會怎麼做,直到寶生在香港舉辦一個聚會,我是其中一位講員。我在聚會中遇到中國的路得姊妹,後來她邀請我去中國。當時我正和香港及台灣同行,我就自然地想使中港台成為同步的三重奏。但是台灣和香港都沒人有感動和我同去。我從未去過中國,所以我想就算了吧。但神沒有放過這事,說:「你為什麼要把中港台拉在一起呢?我要你去的是中國。」於是我聯繫寶生,放棄原來的三合一計劃,只去中國。後來馬健明牧師,黃瑞君牧師和寶生決定陪我一起去,因為我一個人去太危險了。這就是開始。

「第一次聚集,你想做什麼?要召集什麼樣的人呢?」寶生問戴冕恩。「我此行不講道也不教導,只要見人。請你找十位你可以信任的人。沒有遇見我們信任的人,我們的旅程怎麼開始呢?」戴冕恩回答。「那什麼樣的人是可以信任的呢?」寶生追問。「找到關鍵的少數。就是那些清心的人,可以為神的國度放下一切的人。這就是第一次聚集要做的事。」戴冕恩這樣回答他。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流浪列車 -【回家的旅程】專欄

要預備加拿大的全國性悔改聚集,除了關鍵少數的領袖,神還有什麼心願?在尋求的過程中,主讓戴冕恩想到當年納粹是用火車載猶太人去死亡集中營的毒氣室的。

主感動戴冕恩呼召加拿大的領袖和代禱者,駛出一列完全不同的火車,帶著對猶太人深切的愛,用悔改的淚水洗刷加拿大的地土。1999年4月13-15日,88位代表加拿大各省的領袖和代禱者回應了他的異象,一列史無前例的流淚列車(The Train of Tears)載著他們代禱的眼淚,從溫哥華開往溫尼伯。他們分不同班次,畫夜向主哭喊,整整42小時,懇求主的憐憫臨到加拿大。

7月1日,超過2300人代表加拿大全國各省在溫尼伯大學體育館聚集,預備為著在加拿大的反猶主義向主哭求悔改。可是兩天過去了,人們敬拜、靜默、哀哭,但靈裡還沒有突破。在一次會前的察驗時間中,戴冕恩用以利沙先知和約阿施王的故事,激勵大家不要鬆懈,一定要先在靈裡完全突破,才能看到自然界的突破。

於是大家帶著新的信心重新回到體育館進入下一場聚集,繼續竭力呼求主。戴冕恩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沒有順服主,只求神憐憫加拿大,挪去祂的審判!他聽到自己的禱告:「神啊!請袮幫助我們,推我們一把,讓突破來到!」

忽然,一股聖靈的風吹進會場,掀起一波更深的劬勞和哭泣。神真的親自在靈裡推了一把,向加拿大顯示祂多麼渴望釋放她進入命定!這股靈風突然刮起,又突然止息,帶下了主的平安、溫柔和甜蜜的同在,充滿整個會場。

當人們還躺在體育館的地上享受屬天的安息時,主說話了:「我已經悅納了你們的獻祭!你們可以用帶來的石頭立起祭壇了!」聚集前,主吩咐大家帶一塊自己家鄉的石頭前來。戴冕恩在奉獻祭壇時禱告:「神啊,今日袮和天使是我們的見證,這些石頭也要向下一代見證我們這群餘民悔改的眼淚和對袮的忠心,求袮按袮的憐憫使我們的國家免去審判,得著袮的恩寵。」禱告結束時,溫尼伯的上空出現了雙彩虹,使我們想起神對挪亞的應許,祂不再用洪水毀滅全地。

那天正好是聖殿被毀日,聚會中外邦人和猶太人一起立約,宣告加拿大的教會與主的心意重新對齊。聚集的最後,會場外立起一個臨時的祭壇,上面堆有幾千塊從各地帶來的石頭,紀念神對加拿大悔改的悅納。一位英屬哥倫比亞省的姊妹無法親自前來,就請朋友送來一個小瓶子,瓶裡裝著幾個月來她為這個聚會哭泣代禱的眼淚。戴冕恩照她所願的,將她所獻的淚水灑在石頭上。另一位姊妹竟然獻上她最珍貴的結婚戒指,上面有一顆鑽石。這是2300塊石頭中,價值最貴的一塊「石頭」了!但比這石頭更寶貴的是她的心。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關鍵的少數 -【回家的旅程】專欄

神指示戴冕恩和團隊為加拿大反猶太人的心悔改的兩個關鍵是:關鍵的少數和關鍵的時刻。主啟示他們一個屬靈原則,要帶下神國降臨或國家轉化,並非要有龐大的人群。只要有關鍵的少數,也就是「足夠的人數」願意謙卑破碎自己,回應神,就可以使神的心滿足,出手實行祂的王權。

「足夠的人數」是多少人呢?主教導戴冕恩,每個處境不同,沒有一個固定的數字。有時候一個人就夠了。主對以西結說:「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結22:30)大多數時候是一群人。神在以色列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當神要滅所多瑪,蛾摩拉時,他要十個義人站在破口,就足以救全城居民免於審判;在基甸時期,神使用三百人就打敗千萬的敵人;在初代教會,一百二十人同心合意,就能帶下應許中的聖靈大澆灌。

這群關鍵的少數不見得比其他人好,主就是讓我們知道勝利不在於人的力量,免得人誇口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7:2-7)主喜悦關鍵的少數站在破口,為全群帶來祝福和突破,如同一點麵酵,將影響整個麵團。如此就需要一群來自全國的「關鍵的少數」在這件事上同心站立。當時這個團隊只是加拿大溫哥華的一小群領袖。他們知道全國性的聚集需要全國性的權柄,單憑一個地區是沒有屬靈權柄作這樣全國性的呼召。

1998年4月30日,那年正好是以色列建國50年的禧年,貝牧師和團隊一起在趙仲權家中尋求主。主讓戴冕恩讀但以理書9章,並對他說:「現在你們正進入但以理的時候,如同他看到耶利米書19章的應許,知道被擄的日子已經滿足,要起來禱告,不是為自己,而是代表列祖求告神。」在神的同在中,戴冕恩被神的靈大大充滿,跪在地上劬勞,大聲哭泣。這時貝牧師站起來為戴冕恩按手禱告,把「萬國守望者」的棒子交給他,吩咐他起來帶領加拿大的團隊來尋求神。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小群人就是後來「回家」的種子,20年後,在世界30多個國家開花結果。

在那次聚集中,主對他們說:「我給你們一年的時間預備加拿大。」為了回應神的呼召,戴冕恩和趙仲權結伴同行,横跨加拿大10個省,和不同領袖會面,一路分享和察驗主給他們的異象。加拿大是全世界第二大國家,兩位回家的先鋒父老跨越五個半時區,在東西距離達4000英里的國土上奔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神一路的同在成為他們的驚喜和安慰。他們發現,每一個地方都是神親自帶領和開門。神也預備了人心,甚至一些很保守的領袖也在眾人面前感動流淚。他們知道,主已經揀選了關鍵的少數,印證了對猶太人的虧欠就是加拿大屬靈的根源問題。

旅程的最後一個省是艾德華王子島,他們沒有預先聯絡,本來也沒打算去,計劃從紐芬蘭島的聖約翰斯(St. John’s)回溫哥華。不料在機場轉機時,他們遇見一位來自艾德華王子島的牧師,他迎面走來就問:「你們最近是不是上了電視?我們5月1日正好有牧者的聚集,歡迎你們來呀!」這是神自己開的門。他們馬上改了機票,去了最後一個省,終於把加拿大的10個省都踏遍了。原來加拿大的首任總理就是來自這個省,天父要他們去尊榮這位建國之父!在當年的5月1日,戴冕恩忽然想到前一年4月30日在溫哥華劬勞時,主說給他們一年時間來預備加拿大,到那時正好整整一年!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阻礙進入命定的根源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加拿大第一次聚集後,團隊的屬靈父母增加到20人,大家一起尋求主下一步的計劃。主指示隔年(1996年)7月再次聚集。於是第二次聚集在英屬哥倫比亞省一個臨近溫哥華的美麗小島維多利亞(Victoria)舉行,近4,500人參與,主再一次信實地彰顯了祂榮耀的同在,聖靈有條不紊地帶領了整個聚集。 但是聚集後,真實問題才開始浮現。戴冕恩描述了當時激烈的屬靈爭戰:

首先,敵人猛烈攻擊領袖團隊,核心成員間彼此不和。我知道聚集大有能力,我看見主揭開加拿大教會中分裂和傷痕的問題,這是阻撓我們進入醫治列國命定的關鍵。 問題是這些突破不能持久。在聚集後幾個星期或幾個月,效果似乎退去了,人們又回復到先前的狀況:受傷、痛苦、分裂,非常令人沮喪。更糟的是,有些備受國際尊崇的先知,預言審判將要臨到加拿大。 

所有這些事情深深地困擾我,我喜愛在聚集中經歷神的同在,但我想要的不僅是聚會成功,我渴望看到在我們國家中有持久且明顯的轉化。有些東西攔阻了神的恩寵臨到加拿大,並使這些突破無法成爲永久的勝利。我知道辦再多的聚集也沒有意義,除非主啓示這根源的問題是什麼

雖然戴冕恩疲乏又灰心,甚至發誓:「我不會再辦聚集了。」但是,他最終還是求問主:「是什麼攔阻了加拿大進入命定的祝福?」主沒有馬上回答這個問題。 爲此,戴冕恩決定帶領團隊停下腳步,好好聆聽神的聲音,直到從主那裡有領受。 他痛下決心,不再舉辦另一次聚集或籌劃任何聚會。 幾個月過去,神終於說話:「根源問題是反猶主義的心,是歐洲先祖來​​加拿大建國時帶來的。」

1939年6月二戰前夕,一艘載滿900多名猶太難民的聖路易斯號輪船(St. Louis),爲了逃避希特拉的逼迫和追殺,從一個國家漂流到另一個國家,尋求安身之所,但所有的國家都因爲懼怕希特拉的殘暴,以自身利益爲重,不敢接待這艘求救的船。加拿大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也成了最後一個拒絕他們的國家。他們帶著絕望、極度的痛苦和無奈返回歐洲,最後船上許多人都在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中喪命。

「無辜人的血在哀告,我要你呼召加拿大爲反猶太人的心悔改。」主對戴冕恩說。  「主啊,僕人在此,請告訴我們該怎麼行?」戴冕恩帶領團隊來到主面前。「要把握兩個關鍵:關鍵的少數和關鍵的時刻。」主指示他們。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關於第一次聚集的預言 – 【回家的旅程】專欄

回家旅程的起跑指令,源於戴冕恩收到的一個奇怪預言:「你將要開始一個聚集,這個聚集是沒有程序的。明年必有第一次的聚會,而你只有兩個月時間籌備。如果你不開始籌備,你將會錯過一些事情。主將要在你的國家做偉大的事。」

發出這個有劃時代意義預言的人,是另一位神差到溫哥華來的埃及先知——伊梅爾牧師。他在埃及的教會中十分有名,他和戴冕恩的家鄉都是以賽亞書19章18節中提到的「滅亡城」(也稱為太陽城)。主給了伊梅爾十分精準的先知啟示恩賜,他在埃及也建立了一間傳福音大有能力的教會,帶領了很多人信主,以及栽培了很多傳道人。

伊梅爾早年在埃及就看到一個異象,他將服事成千上萬黃皮膚黑頭髮的華人。當時他不認識任何一個華人,所以感到十分稀奇。與戴冕恩一樣,若沒有神親自動工,伊梅爾一輩子都不想離開他的祖國埃及。主就開始攪動鷹巢,藉著家裡出現意外的艱難和逼迫,迫使他出埃及。

1994年,他前往美國洛杉磯服事,戴冕恩就邀請他來溫哥華一趟,想把他介紹給貝牧師和萬國守望者團隊認識。那是1998年11月的一個感恩節週末,伊梅爾來到加拿大,真正進入了和華人同行的命定。很多年後,當他在香港的聚集中看到成千上萬的華人時,不禁驚歎:「這麼多的華人!這正是30多年前主在異象裡讓我看到的!」

伊梅爾與戴冕恩一見面,神就大大同在。他突然定睛看著戴冕恩,強而有力地對著他發預言,第二年必有一個特會,主要在加拿大做偉大的事,他要為此預備!當下,大家都以為美,但戴冕恩卻無動於衷。因為他參加過太多教會界各樣的特會,已經厭倦了。沒有感動當然也沒有行動了,但是,神卻不放過他。戴冕恩在《神國歷奇》中有一段精彩的分享:

有一個聲音在我心底響起:「你就是為此而生!」我的理智起了懷疑,「我就是為此而生?我是為主辦一個特會而生的嗎?」於是我置之不理,想忘記整件事。我沒興趣主辦特會或其他活動,在事工中的所見所聞已令我逐漸醒悟。許多工作計劃和聚會花費許多心血,金錢和時間,但似乎很少有長存的果效。我沒興趣重覆別人已經在做的事情,一想到籌備特會,我就感到厭倦。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我教會中的人突然開始做一些關於特會的夢,他們和我的牧師趙仲權說:「我們看見明年會有特會,感到很迫切,現在要開始籌備。」

趙仲權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之一,伊梅爾向我發預言時,他也在場。後來他來找我談話:「大衛,這是怎麼回事,你甚至不想考慮這個預言?」「我不想籌劃特會,特會已經太多了,我看不出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成果。我厭倦了嘗試推動事情,要神去做。如果神要我做什麼,祂就得清楚地告訴我那是什麼事。」

 「好的,大衛。」他溫和地回答,「我了解什麼是你不想做的,但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心裡渴望的是什麼?」「我想看見渴望神同在的人們聚集,單單是因為神召喚他們,不是因為活動內容或講員的名聲。想像一個沒有預定講員的特會,大家只是等候神,直到祂對我們說關乎祂對加拿大的心意。想像不受時間限制的敬拜——我們不停止,直到主釋放我們。即或我們所做的,就是好幾個鐘頭的敬拜——只要能使祂的心得滿足,我們也就應當滿足了。假如主想說什麼,祂能膏抹任何人來傳講祂的話。即或是一個11歲的男孩,若是他有神的話語,我要看見那話語被釋放出來。我想看到加拿大的教會為祂的榮耀,祂的同在預備自己!」

「我從沒去過像這樣的特會,但卻很想去。我想這正是神要我們做的事情。」趙仲權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成為家人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戴冕恩與趙仲權相遇,成為一家人,是他們服事華人的開始。1990年,趙仲權參加了貝牧師召集的年輕牧者禱告會,在20多位牧師中,神讓趙仲權關注到一位年輕人。後來他回家和師母說:「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年輕人,他禱告像摩西一樣!」那個週末他們夫妻倆去吃自助餐,結果看到那位像摩西一樣禱告的年輕人也在那裡喝咖啡。他們就過去同坐,相談甚歡,這位年輕人打開心分享他的故事。突然他停住了,說:「Gideon(趙仲權),你是誰?爲什麼我把秘密都和你講了,我不是這樣的人啊!」神就這樣把他們的心連在一起了。

這個年輕人就是戴冕恩。那天,他恰巧坐在這裡等當醫生的太太下班。無獨有偶,趙仲權一家剛搬到同一區,趙師母要找的女醫生正好就是戴冕恩的太太路得醫生。他們不禁驚嘆天父爸爸的手奇妙的牽引!那時,趙仲權心裡非常想念中國,但中國的門一直沒有打開。這兩位父老在加拿大溫哥華相遇時,一個想回埃及,一個想回中國,但都回不去!但他們和屬靈父親貝牧師兩代同行,彼此相愛、彼此扶持,成爲最親密的朋友和戰友。

神不僅安排了趙仲權與戴冕恩同行,祂也奇妙地感動了趙仲權的母親收養這個埃及兒子!早年,趙婆婆因經濟的緣故曾墮胎,但手術後看見成形的嬰孩,她知道自己殺死了親生骨肉!這件傷心事纏繞她近50年,每當夜深人靜,胎兒的臉便出現腦際,使她不能入睡。雖知滿有憐憫的神必赦免她的罪,她卻無法原諒自己,直到她遇見大衛(戴冕恩)。 以下是她的回憶錄《慈愛的冠冕》的節錄:

我和他只見過幾次面,但每次都很有親切感。有一個晚上,困擾我數十年的被殺胎兒的惡夢又出現,我只有求神憐憫,誰知胎兒不見了,朦朧中浮現另一個面孔向我微笑,就是我曾見過幾次面的大衛。我忽作奇想,難道神憐憫我,讓這青年來填補我失去的孩子?這事我沒有問任何人,我想知道這是出於神還是我的夢想。

第二天主日,我禱告神,若第一個見到他,就是主的美意了。到了教會,我果然第一個就見到大衛!我鼓起勇氣,對他說:「You will my son。」我的英文完全不通,他聽了之後很愕然,隨後像是明白了,說OK。我自己覺得很難爲情,整個聚會都心不在焉。兩天後,仲權告訴我,大衛很願意作我的兒子,他今天才答覆我,是要徵求父母、妻子和一家人的意見。在埃及沒有乾兒子或乾女兒這回事,他們要商量過後才能答應。因他將要遠行,我們隔天晚上就在酒樓訂席,兩大家子人一起吃飯。我送給他一條鷹的項鏈,喻意他要如鷹展翅上騰;他送給我一條心形的項鏈。在歡樂的晚餐後,我們就成了母子。此後,那惡夢再沒有出現,感謝父神奇妙的安排。

第二天,戴冕恩前往西班牙,他請趙婆婆爲他的服事和家庭禱告。直到回天家,趙婆婆都忠心地爲這個埃及兒子禱告。趙婆婆一直以爲這件事是神憐憫她,但神的美意遠超過此。她不知道,她單純回應神的感動,認領戴冕恩作兒子,就服事了神的國。趙婆婆在103歲過世,趙仲權懷念她說:「一個簡單的女子,因為順服神,就能轉化列國。」日後戴冕恩能如此服事華人,就因爲他是華人的兒子。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

 

 

埃及王子在溫哥華曠野 – 【回家的旅程】專欄

戴冕恩牧師(David Demian),萬國守望者負責人,回家聚集團隊領袖之一。移居加拿大數十年的他,其實當初從來未想過離開埃及,只因順服神的呼召,他踏上祝福列國的回家旅程。

戴冕恩過去在埃及是一位成功的醫生。他火熱愛主,也熱愛他的國家,但神要他放下醫職全時間服事主。這對他的父母也是極大的挑戰,但他們最終決定支持戴冕恩這個不合理的決定。沒想到神再一次大手筆地改變他的人生計劃,出乎意料地把他和家人從埃及連根拔起,移植到加拿大溫哥華。

當時戴冕恩的太太路得師母要生產了,她是加拿大人,又是醫生,對加拿大的醫療系統比較熟悉,想去加拿大生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戴牧師同意了。1988年,他們的大兒子丹尼爾(Daniel)在加拿大出生。幾個月後,按照原定計劃,他終於可以回到朝思暮想的家鄉。

戴冕恩正興奮地清空冰箱裡最後的食物,預備隔天就回埃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他的妹妹依曼(Eman)登門拜訪,告訴哥哥她看到的一個異象。她不知道,這個異象改變了他一生的方向:她看到耶穌背對著一扇緊閉的門,門上寫著「埃及」,他的手指向另一扇大大敞開的門,門上寫著「加拿大」!

這也太戲劇化了吧!他心裡十分掙扎,但他早就與神立約,凡事尋求神,哪怕是最不合理的事。他坐在剛剛打包好的行李上,求問主的心意。不料,主真的讓他留下!他就這樣被神關鎖在加拿大,一直等候主釋放他回埃及。沒想到,這一留就是三十多年。如同當年摩西在曠野一樣,神使他經歷了從未有過的謙卑和破碎。

有一次在加油站加油時,路人隨口問他:「你是做什麼的?」這無意間戳到了他的痛點,他一時語塞,「是啊,我到底來加拿大做什麼?」這位在埃及有很多跟隨者,鼎鼎有名,又大有影響力的屬靈領袖,卻來到一個無人賞識的地方,終日無所事事,對他真是極大的降卑。後來他太太開始行醫,可是他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父親貝博志(Bob Birch)牧師。

《神國歷奇》一書中曾記載他的分享:「這次的遷移是始料未及的,我在埃及已建立了一個相當成功的事工,專注於我早已認定的呼召,就是向我的同胞——阿拉伯人傳福音。突然間,我被帶到這個北方的國家,這裡的文化如當地天氣一樣冰冷,我感到困惑,孤單和難過。那時候,唯一的安慰來自貝牧師,神使我與他連結。當時貝牧師是八十歲的『禱告使徒』,備受世界各地領袖的愛戴。在我們相遇不久後,他邀請我和他到其他地方服事,我答應了,為他提行李,與他結伴踏上許多的事奉旅程。」

貝牧師在靈裡認出他,帶他在加拿大各地行走。那時貝牧師是眾人仰慕的屬靈領袖,經常接受邀請。戴冕恩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拎包小子。貝牧師是一位真父親,不是要「使用」戴冕恩,而是要「興起」他!有一次,貝牧師在台上分享信息,講到一半,聽到主的聲音:「我對你講的不感興趣。」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停下來,誠誠實實地告訴大家,他剛剛聽到主對他說的話。他就走下講台,讓戴冕恩上去講!又有一次,貝牧師上台說:「我來之前,我和聖靈知道今天要分享什麼,但現在,只有聖靈知道了!」他就下去,隨後請戴冕恩上去分享!

戴冕恩過去與屬靈領袖同工的經歷,不免感覺「被利用」,而這位父親卻真心提拔他,扶持他,給他的心帶來很大的衝擊和醫治。有一次有人對他說:「貝牧師,這個年輕人要搶走你的講台了!」他平靜地回答這人:「如果我的一生只是為了興起一位像戴冕恩這樣的年輕人,我願意如此成就神的呼召。」戴冕恩每次講到貝牧師這番話,眼睛就紅了。

 

 

韓國回家線上聚集 為南北韓教會合一禱告 帶下復興

原定在3月26日於韓國舉行的「回家聚集」,因新冠肺炎疫情緣故,南韓政府要求取消所有聚集,改由線上直播的方式與列國家人一同聚集。超過3小時的線上聚會,根據主辦單位統計,全球約有147個國家、超過12萬人參與。

同心建立會幕
戴冕恩(David Demian,萬國守望者負責人)牧師於開場時歡迎來自各國的家人,能夠在疫情期間透過網路彼此連結,也看見耶穌基督的新婦要在這個時間點聚集在一起,一起求告祂,祂就把列國賜給我們成為產業。

戴冕恩牧師與Ruth師母一起歡迎列國的家人。圖取自網路擷圖

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復興以色列事工)牧師團隊中的Sarah Singerman分享,3月26日是尼散月的頭一日,也是一年的開始,相信這是一個會幕要被建立起來的時刻。「百姓成為會幕當中不同的部分,雖然有各種不同形狀,但都要被凝聚起來一同建造會幕、一起成為同一個基督肢體。」如同在出埃及記40章所說,正月初一日要建造會幕,且神的榮耀要降臨在會幕之上。

北韓姊妹經歷

北韓的Heyona姊妹分享見證。圖取自網路擷圖

接著一位來自北韓的Heyona姊妹分享自己的經歷:曾在18歲的時候被人口販子傷害,也曾經歷牢獄生活,被虐待,甚至因而懷孕墮胎。經過這一切的患難終於抵達南韓,現在她是一位出版了兩本書的作者,且持續為北韓的人權而奮鬥。現在,幾乎有25萬的婦女被人口販子帶到中國;甚至有很多嬰孩被墮胎。即便猶太的大屠殺已經結束,北韓的大屠殺卻正在進行當中。

然而,就在她有機會遇到回家聚集的這些基督肢體,就在戴冕恩牧師以及其他列國的家人中才真正經歷到真實的愛,明白什麼是家庭,從前鮮少聽到父母說我愛妳,但現在她在列國家人關係中不斷經歷彼此相愛的甘甜。

南韓的Abigail牧師回應,起初認識Heyona姊妹,並知道她曾經歷的故事,心中極其心疼與難過,也因著列國家人的關係,現在她們是屬靈母女的關係,Heyona不再需要自己孤軍奮戰、獨自面對人生,也因著這樣列國家人的關係彼此相屬。

饒恕的力量
約翰‧亞諾特牧師(John Arnott,創立多倫多機場基督徒團契)分享「饒恕的力量」。他說,現今的時代已經進入全球性的苦難,甚至不明白未來會如何。這使他思想到幾年前服事約120位伊朗的弟兄姊妹,他們都曾在牢獄中受逼迫。

天父不希望苦毒危害我們,所以給我們力量去饒恕。當耶穌的門徒彼得問祂要饒恕幾次才夠,耶穌回答:70個7次(參太十八21-35)。並且,經文沒有在此結束,耶穌不只是說要饒恕人,還提醒: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天父也不饒恕你們的過犯。因此,「不饒恕」會攔阻神的恩典與愛。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饒恕的對象,因此他當時邀請在場的伊朗朋友在主面前靜默,接著每個人開始經歷主的安慰、醫治,決定選擇饒恕那些曾經苦待他們的人。接著喜樂的靈臨到他們,他們開始能夠更自由、全心的敬拜。饒恕不代表重新信任,而是將自己的重擔放下,「苦毒的根生出來的時候,會使很多的事情被玷汙。」(參來12:15)

合一帶來復興
祈安牧師(Steven Springer,豐收磐石教會)分享「認同性的饒恕」。他的父親出生在北韓的一個基督徒家中;祖母是在1907年平壤大復興中信主,常常為著全家得救禱告,祈安的父親原本是一位老師,後來就成為牧師。祈安父親後在美國的一間韓國教會牧會,但後來經歷許多的分裂。成長的背景告訴他,應該要為著南、北韓的合一禱告,而他也領受先知性的話語關於韓國,就是「教會要先合一,接著才有國家的合一。」

祈安牧師。圖取自網路擷圖

若是教會之間沒有禱告、沒有合一,就無法經歷復興。祈安牧師以自己教會為例他,當他們教會集體的為國禱告、謙卑認罪時,也進行一個先知性的行動─將當日所收的奉獻,全數奉獻給另一間教會。他鼓勵其他教會也可以這麼做,集體為國禱告、認罪禱告後,就將所收的奉獻用來祝福另一個宗派的教會。

瑞克·萊汀斯(Rick Ridings,SUCCAT HALLEL耶路撒冷24小時敬拜禱告創辦人)牧師引用路加福音十章22節邀請與會者默想經文。他同時也分享,曾於2019年領受到神會拿著篩籃,也要開始震動列國,雖有一個接著另一個震動,但神提醒,祂是掌權的主,所有的震動、混亂都是暫時的,而神的國度卻是永恆的。瑞克·萊汀斯牧師提醒,在四月中,韓國會有一個選舉,神也要透過這選舉來成就祂的旨意,因此百姓不要著重在選舉本身,而是要定睛在神的同在。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綜合報導)

 

 

ONEVOICE網上嚴肅會 謙卑悔改轉向神

「全球聚集One Voice網上嚴肅會」於3月19日香港時間晚上8到10點透過ZOOM舉行。由加拿大戴冕恩牧師(David Demian,萬國守望者負責人)發起,並邀集美國基督徒領袖盧安格(Lou Engle,「The Call」事工創辦人)、畢邁可牧師(Mike Bickle,IHOP創辦人),以及瑞克·萊汀斯(Rick Ridings,耶路撒冷24小時敬拜禱告創辦人)牧師,以及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復興以色列」事工)等多國牧者和代禱者領袖,就當今全球各國局勢分享信息、領受、見證,並帶領來自135個國家、逾1萬位與會者同心禱告。最後,由多倫多機場基督徒團契(TACF)的創辦牧師約翰‧亞諾特(John Arnott)牧師帶領全體同領聖餐。

審判面前的回
畢邁可引用羅馬書11章22節提醒,神是一位良善的神,卻也是一位有嚴厲一面的神,良善與嚴厲並不是對立關係,無論是哪一個屬性,神都是一位愛孩子的天父。祂要在這個時刻容許有一些震動來震動列國,如撒旦憤怒、偷竊、殺害、毀壞的震動,以及人不悔改而帶來的震動。

畢邁可呼籲,人普遍不喜歡神的審判,可能會感到非常羞愧,但是在耶利米書裡談到百姓明白神的審判,神要百姓回轉,看見即使有審判,依舊有神的愛在其中。當國家經歷一些苦難,問題的答案永遠都是「回轉」,神也要祂的教會不要輕看神的審判。畢師母(Diane Bickle)也勉勵,「管教」也是神愛孩子的一種方式,要透過管教,使列國都要降伏在神的面前,透過悔改,謙卑的降服在天父面前。

跟隨神的心意
瑞克·萊汀斯分享他所領受的異象並表示,身為彌賽亞信徒的家庭,看到全球的基督肢體一起連結,如同家庭一樣,是非常大的祝福。他引用歷代志下七章13-16節提醒,百姓需要跟隨神的心意,即便是大衛王都不能按著自己的方式將約櫃帶回耶路撒冷,現今站在瘟疫期間,更需要順服神的法則─謙卑悔改的禱告。

神的百姓甦醒
亞設·因崔特引用但以理書第6章提醒,要轉向耶路撒冷的禱告,「回轉」需要謙卑的心,因為深信天上的耶路撒冷具有屬天國度的權柄,而神公義的政權要臨到地上的政府。「這是一個關乎『甦醒』的呼召,當瘟疫蔓延,百姓需要甦醒、降服在主面前,呼求祂在天上耶路撒冷做成的事,也要在地上做成。」

聖靈澆灌的時刻
逾兩小時的線上全球禱告嚴肅會中,有多位不同國家牧者與代禱者分享領受和帶領代禱。最後由約翰‧亞諾特帶領眾人領聖餐。他說,這是一個聖靈澆灌的時刻,且要興起得勝者進入到主的盟約,宣告有一個醫治的復興會臨到全世界,當全球性的挑戰極度嚴峻時,神要親自帶下恩膏與答案在全地。

戴冕恩表示,雖然末後的日子仇敵要來毀壞我們的信心,但也相信末後的日子有一個極大的收割,百姓都需要準備好。當極大的震動臨到,同時也會有一個全球性的豐收。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綜合報導)

 

 

5779 神的新酒要湧流


9月10日是猶太曆5779年新年,美國「錫安榮耀國際事工」(Glory of Zion)於9月6-9日舉行歲首特會,主題為「讓新酒湧流」,當中羅伯特‧海德勒(Robert Heidler)分享了關於5779年的先知性啟示;戴冕恩(David Demian)分享了現在是預言成就的時代,過往的代禱將在這個世代突破。

5779年的啟示

希伯來文中,5779年的幾個組成字母「תשע״ט」構成詞語:「馬蹄跳躍踩踏」(耶 47:3)。羅伯特宣告:「今年是打開天門,聽見天軍壯馬蹄跳的響聲的一年。神將要在爭戰中幫助我們。」而希伯來文Ayin(70),代表這是眼睛的年份,神已賜下新的異象和視野,讓我們得以看見以前看不見的東西。天使也是由Ayin組成的字,本年天使的活動會更加頻繁。我們將有信心的眼睛,看到天使是強大的盟友,他們已預備與我們的敵人爭戰。「70」也代表神將要拯救你脫離被擄及捆綁。聖靈將釋放能力,讓人進入服事,看見神蹟奇事。

.羅伯特宣告:「今年是打開天門,聽見天軍壯馬蹄跳的響聲的一年。神將要在爭戰中幫助我們。」

「9」的希伯來字母Tet形狀像蛇,而很多關於清潔和不潔的字詞都是由Tet組成。羅伯特表示:「Tet,提示我們要提高屬靈分辨力,5779是學習分辨的一年。」另外,羅伯特也分享了Tet所代表的屬靈含義:首先,Tet的形狀像一個人跪在王面前的圖畫,象徵我們要認定神是王,敬拜祂。另一方面,Tet的形狀也像一條蛇伏在門口,因此今年要提防仇敵的攻擊。他綜合說:「今年要服在王的腳前,得著權柄踐踏蛇和龍。」

其次,Tet的形狀也像子宮,而Ayin代表異象。「9」在聖經中代表聖靈恩賜(林前12)、聖靈果子(加5),讓聖靈完全彰顯。羅伯特宣告:「神已經賜下異象,今年是孕育及生出異象的一年,教會要看見異象的果子。」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亦說:「我在重整你的腳步和時間,你管理的地方將會成為聖靈運行之處,能夠影響世界。這是聖靈以全新的方式傾倒的一年。」

最後,Tet的形狀也像個皮袋,羅伯特認為這是新皮袋完全彰顯的一年。Ayin則代表神的泉源湧出喜樂與生命。神正在興起的新皮袋,包括使徒中心、五重職事和聖徒運動。當教會預備好了,神就會傾出新酒、榮耀和祝福。羅伯特問道:「我們有新皮袋讓新酒有空間擴張嗎(太9:17)?」


5779年也是「收割王的葡萄園」的一年,可以收割過去所努力裁種的。羅伯特鼓勵與會者「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 (詩34:8)」,因為「嘗」及「美善」都是由Tet開頭的字。弟兄姊妹要品嚐神的新酒:眼看神的祝福、細聞神的香氣、淺嘗一口並歡迎神的工作、細味聖靈的流動及指引,透過分辨後,宣告出神的心意。

代禱的突破將出現

.戴冕恩牧師

另一位講員戴冕恩在會中分享,現在是預言成就的時代,因為過往世代的禱告及委身成果正在疊加,在這個世代中突破。屬靈爭戰能否得勝取決於有否在先知和君王的密室中達成先知性和使徒性的突破,就好像先知命以色列王約阿施以箭擊地一樣(王下13:14-19)。戴冕恩提出:「當我們個體的努力,擊地的次數有限。當我們互相認定是一個身體,歷代的委身成果、各自努力擊地的次數就可以疊加起來。我們的先賢跟隨了神的呼召,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我們生在它們成就的時刻,我們擊地得著突破是延續他們的努力。」

面對當前的局勢,戴冕恩表示,列國都有對齊神的人,他們合一地連結於屬靈的雲端系統,形成關鍵的少數,神就會成就祂的旨意。他說:「神已聽到北韓人民的呼喊,北韓的政權不能抵擋神要外邦人進入祂的家的旨意。」最近就有400位南韓的弟兄姊妹在一星期內走遍南韓五大城市,宣告國家已經統一。日本的教會也領受日本的時間已到,但當他們集體尋求神的時候,聖靈說要先震動埃及,因為北韓、埃及和日本都是敬拜太陽神的國家。戴冕恩宣告:「現在是上到神那裡(啟4)的季節,我們要看見天上已經成就的事並宣告出來,神的心意就會成就在地上。神要再一次震動天,魔鬼的力量來源將會被震動(來12:26),仇敵將要成為我們的食物(民14:9)。」

戴冕恩亦相信神正在恢復家庭的功能及眾成員的位份。「聖經的主題總是家庭和居所,神沒有談論會員制、體系、組織或事工。」他認定恰克‧皮爾斯是為父的,他也在這個家中領受使徒性的產業。他宣告:「神會賜下為父、為母、作兒女的心。使徒運動中的父母親要興起,以收納更多的兒女,去承受產業。」恰克‧皮爾斯也同意并宣告:「神的家將出現新秩序,有能力伏擊仇敵。」

(記者林暐皓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