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族宣教士 立志向少數民族傳福音

台南聖教會7月4日舉辦「滇緬邊境的布農宣教勇士」專題分享,邀請在中緬邊境山區事奉多年的魯瑪夫‧達瑪畢瑪牧師分享他的生命故事,以及他和團隊在戰火與逼迫下的福音事工。

魯瑪夫出生於花蓮深山布農族的小村落,祖先都是以獵頭建立功名。他指向現場約200名會眾打趣說:「假如福音沒有傳進我的部落,今晚以後,我就要成為頭目了!」這就是很多少數族群的寫照,他們沒有普世價值、不認識耶穌基督,可能正在做著「壞」事,互相爭鬥殺戮,但那些都是他們的文化、信仰與傳統。

魯瑪夫出生貧窮,每天走6小時下山讀書、被家人攔阻去聯考、打工被捅一刀差點見主面,但當中的經歷都讓他有感主恩夠用,且堅定一生一世服事神。當他越深入研究少數族群,就越感到慚愧,尤其是得知邊境山區有5萬少數民族沒有聽過福音,他如被當頭棒喝:「就像我的祖先能夠放棄獵頭傳統一樣,唯有福音能夠真正改變與翻轉他們!」

為此,他走到邊界,向被世界遺忘的少數民族傳揚福音。「他們生病、祈福找巫師巫婆,我對他們說我認識更強大的,幫助他們生病3天就痊癒,禱告後得到豐收,他們就搶著要認識。」魯瑪夫具體說明不認識神的部落就是這種概念,那裡交通不便、資訊不通,即便新冠肺炎疫情籠罩全球,邊界到了3月才知道有這個病毒。

魯瑪夫豪邁的笑聲極具感染力,惟當聽過他的生命故事,就深深明白他並不是天生很幸福,也不是現在活得很愜意,而是靠著主常常喜樂:「那位年輕人踩到地雷過世了⋯⋯;對面山頭本來是他們的家園,被攻佔了,只有7成人逃了出來⋯⋯;那些人說要他們放棄信仰⋯⋯」螢幕裡是同工們被強權欺負的畫面,踢肚子、踩頭,這些都是在邊境每天都有可能面對的「日常」。

即便如此,魯瑪夫仍堅守禾場,成立聚會點以後,每每花3至5年時間陪伴與培訓當地人成為基督的精兵,把福音一個一個部落的傳揚出去。他呼籲會眾成為前線事工最棒的後盾,協助禱告與奉獻。年輕人則來回應神的呼召,為主當「兵」,參加6天5夜的跨文化超極限野營門徒訓練,學成後到前線接下福音事工的下一棒:「邊界是關鍵的鑰匙,讓他們認識自己不是敵人眼中卑賤的民族,而是尊貴的、神的兒女!在末世的事奉機會不多了,我們要團結一心完成大使命!」

高敏智牧師在總結時表示,前線的同工正為大使命竭力奔跑,我們也得全力支持,甚至跟著起步奔跑,也要感恩有事奉的機會。他帶領禱告時說:「願我們為主擺上更多、更完全!」高於受訪時談及他對少數民族的宣教觀察。20多年來,台南聖教會去到海外少數民族及台灣本島的原住民部落當中宣教,他認為每個人都是「神國度的原住民」。然而,在犯罪之後發展出人文世界的文明,例如該隱時代、所多瑪時代,卻依舊有人在那個時代敬畏神。所以,對於少數民族的宣教,就更顯得重要,因為這也和聖經所應許的「東方海島的讚美」相關。

在以賽亞書24章15節提及當列國受審判時,神揀選一群人在東方海島上榮耀耶和華,相信這就是台灣與列島的讚美,也是最純潔的聲音。結合這段經文中的「東方海島」以及「以色列神的名」,高相信,原住民和耶路撒冷的呼召是結合在一起的。

因著和原住民教會的密切連結,高發現原住民普遍較單純,敬拜神的方式非常純真,愛主的心極為熱切。例如第一次聽到魯瑪夫牧師的事工,「一把刀,就可以在山中生存。」不僅求生能力極強,也從他服事的生命看到主的榮耀呼召。因此這天由魯瑪夫牧師分享宣教專題,除了要讓弟兄姊妹更多瞭解少數民族的宣教,也是更進一步使原住民和耶路撒冷的呼召能夠彼此結合。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劉韻邢、商可瑩台南報導

 

 

說唱歌手創音樂電台 以年輕人語言傳播福音

城市文化近幾十年間對藝術的影響滲透各社會階層,尤其是年輕人。在這樣的氛圍下,西班牙說唱歌手 Noé Serrano創立了網上音樂電台GLS Stream Radio,24小時廣播不同風格的hip hop(嘻哈)音樂。

Serrano熱愛hip hop音樂,擁有20年的說唱經驗。他接受西班牙新聞網站Protestante Digital訪問時說:「起初的想法是希望為年輕的基督徒設立一個說唱的平台,給他們機會成長。慢慢經營下來後,發覺原來我們可以成立一個以hip hop音樂為主的基督教電台,在美國和拉丁美洲都有這樣的電台,但在西班牙卻沒有。」

除了播放音樂,電台亦開始製作其他的節目內容,如靈修播客(Devotional podcast),是Serrano與來自阿利坎特省(Alicante)的Seth Vañó合作的節目。Vañó是福音派牧師,也是一名塗鴉藝術家,藝名為Dolar One。

Vañó分享:「我以前常在街頭塗鴉,後來我遇見了神,祂完全改變了我的生命,從此之後我就不再塗鴉。然而過了一段時間,神讓我知道其實我可以透過塗鴉去接觸那些迷失的年輕人,否則我就埋沒了我的天賦。」

對Vañó而言,這個網上電台是很好的資源。「我只需把電台的連結傳出去,這樣年輕人就能聽到關乎救恩和盼望的好消息。」靈修材料一般都是文章,但大多年輕人都不會讀,因此他們把材料製成錄音,配上悅耳的背景音樂。Vañó説:「每天早上我們都會分享一個盼望的信息。我們收到了很好的回應,很多都是來自說唱或塗鴉界的,我們跟他們建立了關係,跟他們分享屬靈的事。我們知道神會在他們的心裡工作。」

Serrano解釋:「我們正在用年輕人的語言跟他們溝通,傳福音給有需要的人。福音的工作需要進化,我們需要更換包裝,但內容不會更改……我們需要給他們資源,讓他們能夠分享福音信息。」

Serrano還分享了一個新的計劃:「我正在準備一個訪問不同藝術家的節目,了解他們的過去和他們認識福音的經過。我們現正尋索不同的想法和計劃,希望可以跟不同的人合作,接觸所有熱愛說唱的人。」

禱告:願神祝福電台的福音工作,得著年輕一代和藝術群體,讓神在藝術領域中作王。

(來源: Evangelical Focus,2020年6月25日,Grazia Tsui編譯報導。)

 

 

西非族群新約聖經譯本於封城期間發佈

據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報告,火焰(Flame,化名)族群新約聖經的翻譯已經完成,奉獻禮和發佈會已於四月下旬封城期間在西非低調舉行。

火焰族群居於西非某國家的中部,在超過30萬的人口中,99%為穆斯林。雖然受新冠肺炎封城措施影響,原定的大型公開發佈會未能如期舉行,但翻譯團隊認為必須於齋戒月前讓印刷本和應用程式上架,不能等到封城措施解除,因為穆斯林在齋戒月期間會花更多時間禱告和反思。

在人們懼怕新冠病毒而更懇切地尋求神的時刻,讓火焰族群能夠讀到和聽到耶穌的福音更為關鍵,翻譯會因而決定在封城下進行發佈。

發佈儀式在車棚進行,翻譯團隊聯絡主任Dawuda(化名)說:「雖然受旅遊禁令所限,只有少數人能到場參與儀式。然而,參與其中的有族群裡最具影響力和最重要的領袖,包括村長、地區牧師、其他宗教領袖以及穆斯林首領。是神召集各界領袖前來慶祝,神的話以他們的母語臨到他們。」

與此同時,團隊正透過不同渠道宣傳。翻譯團隊負責人Paul(化名)牧師說:「我們於本地不同電台節目中朗讀福音書經文並發放聖經翻譯的消息。我們現在將開始發售和發送聖經,相信人們會想擁有這精美的印刷本,但按目前的情況,聖經應用程式或許會更受歡迎。在抗疫限制措施下,人們較從前多收聽廣播和使用音頻應用程式。人民現在很擔心會死於冠狀病毒,他們都在尋找神,這開啟了談論耶穌和傳講神話語的機會,請為我們禱告守望。」

團隊於電台節目朗讀經文時亦接聽聽眾來電,他們收到不少的來電,知道有人在聽自己的分享,感到非常鼓舞。當地教會也非常支持他們繼續電台的廣播。

威克里夫執行長James Poole表示:「對於火焰族群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和關鍵的時刻。或許這次發佈會並不如我們所想,但顯然這是對的時機,讓福音信息傳到火焰族群。我們祈求當人們在這動蕩的時候尋求盼望時,能夠以自己的語言讀到和聽到神的話,可以找到只有在耶穌裡才有的平安。祈盼於封城期間,人們對神的恩典和饒恕的理解得以開啟。」

翻譯團隊將繼續翻譯舊約,並首先集中翻譯摩西五經、詩篇和箴言,因這有助於鞏固跟穆斯林群體的連結。團隊目前已完成翻譯創世記,預計於10年內會完成整個舊約聖經的翻譯。

禱告:願神以聖經話語向人說話,讓未得之民尋得生命的盼望。

來源:Assist News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2020年5月27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雲端興起千人禱告運動 在疫情震盪中接好球

5月初新冠肺炎疫情逐漸趨緩,全福會於5月7日首次舉行「全福之夜線上直播聚會」,現場弟兄們高舉雙手熱情敬拜,也歡迎來自台灣及海外各地全福會弟兄,跨越時空的限制一起在線上敬拜神,領受神話語的祝福。

目前全福會於每週二早上在現場與線上同步進行「新酒晨禱」,分別在各地築起禱告祭壇,至今已超過千人一起參與禱告運動。全福會總會會長曾國生以「接好球」為題分享信息,表示這幾個月來,我們的工作、生活、服事及聚會都受到許多影響,使人籠罩在低迷的情緒和壓力下,也為全球各地帶來極大的震盪。瘟疫發生是神早就知道的,也是神所允許的;若神不允許,沒有一件事可以在世上發生,因為天上地下的權柄都在神手中。

曾觀察到,在這次疫情震盪中看見很多「好球」:第一、許多教會改變聚會模式,透過雲端線上聚會使人數不斷增長。全福會早禱會也從10幾個人增加到1000人,看見轉變帶來突破,科技不只為世界效力,也為神國效力。第二、疫情震動,使人心開始柔軟,願意聆聽接受福音,打開屬靈的胃口。曾分享台北101教會的例子,疫情爆發之後,有一天神對黃國倫牧師說:「現今是什麼時候,你不知道嗎?現在不是安息的時刻,是要傳福音的時刻!」於是,教會暫停實體聚會改為線上主日,一個多月之後,首次舉行線上受洗典禮,共有30多人受洗歸入主名下,在疫情間藉著雲端傳福音帶來福音的果效。

曾提到,現在媒體業相當艱辛,經營上遇到很大的挑戰。這段疫情期間,讓他有更多時間親近神,聆聽神的聲音,尋求神的啟示,讓他對媒體未來發展充滿信心。對於神帶領運用新媒體傳福音得著未信者的策略,他感到既期待又興奮。因著神帶領前面的道路,讓他能夠在疫情中接到好球!

曾又引用羅馬書8章28節提到,疫情使我們互相效力,使愛神的人得著益處。愛神的人一定會體貼神的心意,遵行神的命令,並且在家庭、職場、教會及生活中活出榮耀神的見證。他強調,蒙福的關鍵不是做很多事工,而是要好好愛神;當我們成為愛神的人,神就能把壞球變為好球,在患難中為我們帶來美好的祝福。

(新聞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前穆斯林認清真敵人  立志向百萬穆民傳福音 

賀莫茲.沙里亞特博士(Hormoz Shariat)過去是穆斯林,更曾在街上高呼「美國去死」。然而,基督信仰加上家人的悲慘遭遇,令他找到生命的方向和志業,成為同胞的祝福。

沙里亞特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伊斯蘭革命期間離開伊朗到美國求學。除了學習到新知識,他還發現了真正的信仰:「我在美國得救了,心思意念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我愛美國。」沙里亞特說,自己曾經希望透過古蘭經了解世上是否有神,但不得要領。反而在閱讀聖經馬太福音時,發現這位耶穌與伊斯蘭教所傳的截然不同。他應朋友邀請到了洛杉磯一所教會慕道並接受耶穌為救主。

沙里亞特向穆斯林傳福音的使命源自他弟弟的死。16歲的弟弟被伊朗的領袖以無關痛癢的政治罪名逮捕並囚禁兩年,沒有被釋放。「有一天,他們處決了他。」沙里亞特說:「他們叫我們領他的遺體,並說:『我們開槍打死了他,你要付我們錢。』」伊朗官員竟然要求他的父母支付槍殺兒子的子彈費。當被問到如何不被仇恨所征服時,沙里亞特指出,他當時剛信主不久,那種掙扎很不容易,心中非常悲痛。起初他也想報復,但「在這兩三天的哀悼中,我覺得我心中有神的聲音,告訴我那些殺了我弟弟的人不是我的敵人,他們只是敵人手中的俘虜。敵人只有一個,就是撒旦。」沙里亞特決定放棄報復,選擇憐憫和愛。雖然他當時已經熱心於傳揚福音,但他弟弟的死給他一個真正的使命──向一百萬穆斯林分享福音。他說,靠著神的恩典,透過媒體,他已與數百萬的穆斯林分享了聖經真理。

沙里亞特先於1987年在加州建立第一家教會,並在那裡目睹數以百計穆斯林改信基督。後來神帶領他於2001年創立Iran Alive Ministries (IAM),通過衛星直播接觸整個中東地區的波斯語族群。以直播節目、宣教培訓和其他創新方法向人傳福音。他說許多伊斯蘭教追隨者均被基督信仰吸引,因為這信仰是以愛為基礎。儘管伊朗政府封鎖IAM的網站和電話線,令當地民眾難以接觸IAM,尋求代禱和索取資料,但沙里亞特表示:「我們有一份名單,載有3.7萬接受基督的人的名字,我們知道還有數十萬人決志,只是無法告知我們。」那些成功接觸到IAM的人表示自己通過異象、異夢和奇事經歷神。

沙里亞特說他經常因著事工而收到死亡威脅,但他沒有退縮,並表示:「耶穌改變人的生命,祂轉化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社會。」

禱告:願主賜福沙里亞特和他的事工,祝福更多伊朗人民得著福音。

(來源:Pure Flix InsiderChristian Headlines,2020年4月23日和5月14日,文奴編譯報導)

 

 

GO 2020 為興起全球豐收作預備

「全球外展佈道日」(Global Outreach Day)自2012年起,每年5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舉行,截至2019年,已動員2,500萬基督徒、印刷2億份傳單、讓全球數以百萬人聽到福音、1,100萬人接受救恩,超過10萬人在加勒比海受洗。2020年,「全球外展佈道日」展開特別行動,「GO 2020」,活動由一天擴展至整個5月,目標是到20205月底,動員1億信徒向10億人傳福音。

釋放天國資源

GO 2020於4月28-30日 舉行網上醫治聚會「Online Healing Explosion」,邀請了新加坡Soakability Church 創辦人Jeff Yuen、Bethel Healing Rooms 總監Chuck Parry,以及Global Awakening創辦人Randy Clark分享信息,並在網上實時為人釋放醫治禱告。

Jeff曾見證4萬多個醫治神蹟發生。他以馬太福音16章13-19節向參與者分享。耶穌說:「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在希臘原文中,這段經文有更豐富的解釋:凡我們想在地上捆綁的,其實在天上已經不存在;凡我們在地上想釋放的資源,其實早已在天上釋放。

Jeff指出,因著啟示和我們所認識的彌賽亞,我們成為連接天國與地上的代禱者。我們能看到天國的資源,知道疾病並不屬於天國,所以我們就能奉耶穌的名去捆綁。同樣,我們看見在天上已釋放的,我們就能在地上釋放出來。這是一個耶穌已經完成的交易,釋放神蹟和醫治並不是我們的工作,而是耶穌所完成的工作。我們只是將天國資源帶到地上,釋放給有需要的人。

見證帶有能力

Randy分享了福音書中的3個故事。第1個故事在路加福音6章,許多人來聽耶穌講道,又指望醫治。眾人都想要摸他,因為有能力從他身上發出來。第2個故事在第8章,關於血漏婦人得醫治。「她觸摸了耶穌的衣裳繸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耶穌感到有能力從他身上出去。」而這並不是耶穌通常醫治病人的方法。

是誰告訴她這個辦法的?Randy認為,她肯定認識某些在6章中提到觸摸耶穌得著醫治的人。那些見證給這個女人希望和信心,她可以像他們一樣因為觸摸耶穌就得醫治。第3個故事在馬太福音14章:「那裡的人把病人都帶到耶穌那裡,只求耶穌准他們摸他的衣裳繸子,摸的人就都好了。」聚集的人有如此大的信心,只是希望觸摸耶穌的衣裳繸子,是因為他們聽到了血漏婦人的見證,他們認為她能得醫治,自己也可以得著醫治。

Randy指出,醫治與見證是有關聯的,見證建立了人的信心,正如知識的言語建立了人的信心。隨後,他播放一段關於人得著醫治的見證短片,呼籲參與者憑信心去領受醫治,神蹟必定能發生。Online Healing三天的聚集,有不少人即時反應,他們得著了醫治。

覺醒的運動

GO 2020 全球禱告會於5月1日透過網上直播進行。這次祈禱聚會是為新冠病毒危機的全球大收割臨到而禱告。大會匯聚了145個國家的教會機構以及國際代禱網絡參與這次聯合祈禱活動,由來自世界各地的牧者領袖,包括一些孩子來帶領祈禱。

13歲兒童佈道家Hadassah帶領眾人禱告

「全球外展佈道日」主席Werner Nachtigal分享,GO 2020是一場關於大收割以及教會覺醒的運動。有先知性話語曾提到,當葛培理離世,神會在全地興起最大的靈魂收割運動。2018年,在他返回天家的那天早上,我們起來禱告,呼求在座所有信徒加入GO 2020運動。經過兩年預備,我們原本計劃的很多大型聚會,都因為新冠肺炎緣故而取消。我們本來感到非常沮喪,但後來發現,這個意外也許能夠成就比我們想像和計劃更偉大的事情。你能相信嗎?在這段時間,Google上最多人搜尋的字眼是「禱告」。當這麼多人去禱告,耶穌就會成為他們的答案,雖然我們現在處在非常艱難的時刻,但卻是教會接觸人的最好時機。

Nachtigal向參與者發出挑戰,在5月的每個星期都為1個人禱告,以及向1個人分享福音。當我們都願意這樣做,在5月29日,我們能看到一個真正的五旬節,聖靈大大的澆灌在地上,上百萬的基督徒在各處都能經歷基督,分享基督,在5月30日這個星期天要將教會再次交在基督的手裡,讓我們的世代能夠覺醒,完成大使命。

Global Outreach Day主席 Werner Nachtigal

華人為列國禱告

戴冕恩牧師在聚會開場的致辭中談到,我們現在正進入一個新的季節,耶穌在約翰福音17章的祈禱正在應驗和成就,基督身體有前所未有的合一,而且不單單是合一,我們還要進入另一個層次,就是要整個世界相信耶穌是被天父差派而來的,而且愛我們每一個。正如約翰福音提到,我們已經將榮耀賜給他們,好讓他們成為一。這不光是選擇或者盼望,而是耶穌真實的禱告,求神開我們的眼睛看見這個真理,我們能經驗聖靈的流,使我們能成為一。

來自中國武漢教會的Ruth Hao姊妹亦在會中為列國代禱。她非常感謝疫情開始的時候,列國家人為中國的禱告,如今中國的教會走過這段旅程,要舉起手為列國守望禱告。Ruth說,在最艱難的時候,神用啟示錄12章11節鼓勵他們,讓他們靠著羔羊的寶血和見證的道,成為得勝的戰士。今日他們要特別為列國禱告,教會在疫情中興起聖潔的祭司,為國家舉起聖潔的手禱告,預備教會去迎接這末後的屬靈大豐收和大復興。

(記者莫嵐報導)

 

 

震動中預備人心 燃點街頭佈道之火

2019年至今,香港先後經歷各種震盪。在一切震動中,神在轉化城中的屬靈氣氛,軟化人心歸向祂,亦在信徒群體中燃點傳福音的火。一群年青信徒於2月前往印尼參與亞洲青年宣教大會,回港後繼續延續宣教的火焰,不但自己主動走向街頭傳福音,還不斷與不同教會連結,點燃教會中的年青人一同參與。根據統計,截至317日,他們所組成的街頭佈道隊共出隊10次,帶領了137人決志信主。本報今期採訪了其中參與的兩位牧者以及年青人,分享他們透過街頭佈道看見神在城中的工作,呼籲香港信徒投入到傳福音及宣教的復興浪潮。

終點的盼望

禧福協會盧禧年宣教士是其中一位帶隊去印尼參與宣教大會的牧者。他分享,神透過宣教大會讓他明白,凡配合神計劃、明白神心意的信徒都會被聖靈點燃。如果我們停下來不做神計劃的事情,我們生命的火也會熄滅。「我在大會中看到,很多不同國家的年青人雖然很窮,但是存錢來參加這個聚會,並且有很多人願意為神委身一年宣教。他們得著去中東宣教的異象,就是要將以撒和以實瑪利的後代一起帶回神的家中。」

盧又指出,教會發展的動力和引擎在於宣教,使萬民作主的門徒。若教會各做各事,就會分散了火力,拖延了完成大使命。「在宣教大會中,參與的年青人能見到宣教終點的盼望,就會很興奮。教會如果停留在做小組,以及各種事工,似乎看不到終點,就只有漫長的教會生活,而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做。而宣教終點就是我們有機會直接使萬民作門徒,完成大使命。」

拾回起初的愛

荃灣敬拜會何永健傳道在3月8日的主日講道中分享,他非常感恩一群去完印尼宣教大會的年青人,將宣教的火帶回教會,連續幾個星期都推動教會出去街頭佈道,單是兩個週末已經帶了40人信主。疫情肆虐下,人心惶惶,很多經濟問題和憂慮,正正是人需要聽到福音的時候。

何曾跟隨年青人出隊分享福音,因為自己太久沒有出去街頭佈道,面對街上的陌生人竟然有些膽怯。「當我們走到一個男孩面前。本來我以為會先聊聊天,誰知這個年青人直接問他是否認識耶穌?『認識。』『是否願意接受耶穌?』『願意』。我非常震驚,不需要搭訕和聊天,只是直接問,就成功了!」

這個經歷令何有很大的反省,我們是否帶著一個軀殼回到教會,敬拜、事奉,完成任務就可以了,但我們的心是否呈現給主?「那位年青人裡面有一份熱情,很想人認識耶穌,得著福音。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對比,可能我帶領了很多聚會,建立很多年青人的生命,這些是好的。但神對我說,你失去了一個起初的愛,在傳福音和個人佈道裡沒有這份動力和熱情。我回到家感到很難過。我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為做不到耶穌叫我們做的事情而難過?我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好,原來我失去了傳福音的熱情而不自知。」

然後他在主裡回應,自己要重新得著這份熱情。之後那個星期無論在教會還是街頭,當他大膽向人分享,就經歷了收割。「主救回了我,我不會在傳福音中成為靈裡死亡的人,我活過來了。」

燃點街頭佈道的火

曾參與印尼宣教大會的順旨、陽光、Gary和波阿斯是這次街頭佈道和燃點教會運動的活躍分子。

順旨:「我和先生一起參與印尼宣教大會,神點燃我們,使我們的異象一致與神對齊,目前正在尋求前往穆斯林國家宣教。印尼回來之後,我在教會向年青人分享宣教的異象,亦連結教會一起進行街頭佈道。在3月的頭兩個星期,我們都有出隊,每次教會大約有10多位年青人參與。其中有一次出隊之前,我祈禱問神一句說話。神告訴我:『你不再是孤兒。』後來我們與一位婆婆傳福音時,我向她說出這句說話,然後婆婆決志禱告時,自己也重複了這句說話。這讓我看見,神在其中的工作。」

陽光:「參加了宣教大會令我更加清楚自己的命定和呼召是要向中東地區的穆斯林傳福音。在3月8日出去街頭佈道時,我們在一個小時內就帶了3個人信主。其中有一個伯伯本來以好忙,要工作為理由拒絕我。但我那一刻突然心裡有一團火,就對他說:『就算好忙都要信,只要10秒鐘就可以接受這個祝福。』結果他真的願意跟著我做決志禱告。這些出隊佈道經歷讓我體會到,作工之前一個群體同心合意的敬拜和禱告是何等重要。」

Gary:「最近兩個月,我們每週都會出隊進行街頭佈道,我親身體會到,現在的收割果效與之前相比已經大不相同。以前分享福音,10個人中有一個信,已經是很好成績了。但最近出隊,是超過5成人會信主。其中有一個隊員,出隊前他祈禱見到穿黃色衣服的人,結果他出去真的遇到同樣的人,並且邀請了他決志信耶穌。」

波阿斯:「在一次街頭佈道中,我們和一位婆婆聊天,過程中我問聖靈,關於她生命的故事,以致我可以告訴她神的愛?然後神給我幾個圖畫,我就問婆婆問題,婆婆回答的全都與我領受一致,讓我可以很自然地在談話中帶到信仰話題。這是我與神同工的一個很大經歷。」

(記者何雲深報導)

 

 

「疫情中屹立的華人教會」 謙卑回到根本 用信心回應疫情

世界華福中心主辦、救世傳播協會協辦的「疫情中屹立的華人教會」網路研討會,於2月27日晚上7點半舉行,大會邀請了學者講解新冠肺炎病毒的形成及疫情現況,並請中國武漢、香港、新加坡及台灣牧者就信仰及神學不同視角、教會應對措施等,探討疫情所帶來的衝擊。

武漢下上堂基督教會主任牧師黃磊說,春節前接到政府命令,教會要停止主日、禱告會等面對面的聚會,還好當初為防教會遭逼迫所預備的線上聚會模式已啟動,50多個小組利用視頻學習、分享、禱告,每天還有2小時的全教會禱告,還與全國其他教會牧者連結,一起為疫情發動3天的禁食禱告。

 

黃磊牧師說,身為牧者應該對瘟疫及時作出回應,活出生命的見證,不應躲在家裡,要勇敢走出去幫助各種各樣的人。他以身作則,帶著弟兄姊妹親上火線發物資,探訪弟兄姊妹,雖然有風險,神的同在必保護他們,即或不然,都要信靠神。

香港基督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禧恩堂主任趙秀娟會吏透過視頻表示,因著教會同工患病,引發教會弟兄姊妹擔憂,除了與患病同工緊密接觸的弟兄姊妹自主隔離外,他們還自發性舉行24小時禱告運動,為進入隔離營的弟兄姊妹禱告。現在不僅隔離營弟兄姊妹平安回家,而且生病同工也已經出院。

「面對疫情,新加坡教會很認真、冷靜回應!」新加坡基石教會主任牧師吳子平說。當疫情升級時,弟兄姊妹開始質疑為何不停止聚會?教會崇拜是否戴口罩?沒有聚會是否就是信心有問題?這些都是教會要實際去思考、面對的課題。

台中磐頂長老教會主任牧師莊信德則從神學的觀點論述,新冠病毒的衝擊,不僅影響個人健康,也影響經濟供應鏈斷料。雅各書4章15節「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提供基督徒一個重要概念,萬事萬物神都掌權,雖然疫情持續增溫,但有信徒亦會質疑,若有信心,聚會為何要戴口罩?為何要消毒?問題關鍵在於信實的神,祂不是保守我們不染上疾病,而是應許即使我們生病,祂都在我們身邊。另一個問題,疫情發生後,全球都在向人貼標籤,但在福音書裡的耶穌卻是拿掉血漏婦人和大麻瘋病人的標籤,恢復人的珍貴。面對疫情警戒,教會應學習耶穌模樣,牧養一個又一個被隔離的對象。

對於教會的福音使命,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牧師說,香港疫情比台灣嚴重,教會有四方面可以做,一是預防保護,配合防疫,停止各種面對面的聚會,可改線上聚會,保護信徒的平安。二、更新信仰,討論災難當中的神學,建立信心與盼望,堅固信徒。三、關懷弱勢,教會應該走出去,主動關懷弱勢基層,提供口罩等防疫物資。四、職場的見證,不同專業的信徒發揮見證,在疫情當中安慰民眾不用恐慌。

華福網路研討會,邀請學者及各地牧者分享。擷取自網路

最後,華福總幹事陳世欽牧師總結說,感謝線上牧者和學者提供寶貴的建議,這次疫情對中國、韓國、義大利、新加坡、日本、台灣許多不同地區有深遠衝擊的影響,線上座談不是提供標準答案,而是謙卑回到信仰的根本,按聖靈給我們信心的大小、真理的感動,幫助我們勇敢、有智慧地走出去傳福音。教會要把防疫措施做好,也要避免與人群脫節,應學習走進人群,多一點陪伴,多一點參與,多一點笑容。信仰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使命,無論教會或個人採取什麼措施回應疫情,都要彼此尊重、彼此支持,並轉化苦難成為人生的祝福,讓華人教會同心合意,為耶穌基督的緣故,維持信仰,完成使命。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魏麒原報導)

 

 

台灣豐收119 深耕西海岸宣教

自1983年至今,來台宣教37年的美籍牧師何馬可(Mark Harbour)以及何路得師母(Ruth Harbour)原受國際差傳協會(SEND Taiwan)差派,於台灣西海岸成立「台灣豐收119」宣教單位——以西海岸宣教為主要異象,透過講故事傳福音、陪伴開拓的小型教會,以及進入鄉鎮的行走禱告,落實西海岸宣教。

何馬可牧師夫婦在整修完成的石龜溪教會前合影

何馬可夫婦計劃未來退休後要持續在台灣傳福音,他們能說一口流利的國語和台語,5個孩子都在台灣長大,其中一位目前於救世傳播協會全職服事。因著台灣有許多未聽到福音、未接受福音的百姓,他們深耕在許多人認為是傳福音不容易的地區——西海岸,和周邊教會組成「燈塔團隊」,不斷地撒種、收割、門訓。他們宣教的熱情,甚至感染到北漂青年回到家鄉工作,用自己開的餐廳繼續傳福音。

何馬可夫婦在1月31日接受專訪時表示,近期就有一位他們陪伴7年之久的姊妹受洗。何路得說,他們常常到人的家中拜訪,透過講故事傳福音,原本不太容易瞭解的聖經文字變成活潑的故事,增加了人心對福音的柔軟性。何路得自己還編輯了《福氣之家──改變人生的故事》文宣品,藉由聖經故事引導分享,從中認識彼此,也讓未信者聽見福音。

何馬可在受訪時表示,「豐收119」的名字主要有兩個含義:一是聚焦在台1線與台19線,共有60個鄉鎮的西海岸宣教;二是感受到傳福音的急迫性,特別對於未聽過福音,或是活在絕望裡的人。曾經在台中的清水、東勢服事,甚至在彰化、嘉義都有開拓教會,主要的規劃就是每一年以3個鄉鎮為目標,由6至12位同工組成的燈塔團隊在各鄉鎮建立教會。

台灣豐收119成立3年,努力陪伴開拓的小型教會。曾經荒廢已久,至今終能正常聚會,甚至有人受洗的貴格會石龜溪教會,在重新建立時期,參與在佈道、傳福音的何馬可牧師夫婦,就曾於去年5月在其主辦的音樂佈道會上分享。

何馬可表示,最開始只是知道該地有一間已荒廢很久的教會,感覺到非常可惜,因為當時已經有正在開拓的福音據點,就沒能進一步再做些什麼,直至有天和師母於主日後再前往石龜溪教會,發現已經有一小群人在當地禱告,同時進一步認識陳慰凡傳道夫婦,便構成一個連結傳福音的契機,而這樣的模式也成為他們在西海岸宣教的方式,陪伴開拓中的教會,一同連結佈道資源傳福音。

深信福音硬土必須透過禱告逐漸鬆軟,過去10年,何馬可牧師夫婦就曾進入西海岸沿線行走禱告,集結當地教會、拜訪鎮鄉公所,並贈送他們具有「祝福」的旗子,藉此彼此認識,也繼續福音工作。

對於從零開始開拓的教會,何馬可鼓勵要走出建築外去傳福音,因為「教會」不要只在教會裡面聚會,可以透過和一些佈道團隊合作出去傳福音,例如謝鴻文牧師主責的磐石音樂宣教團隊、何茂成弟兄的何爺爺跳跳屋、劉南芳老師的福音歌仔戲,這些都是過去在西海岸教會共同合作的團隊,透過軟性的方式使地方百姓接觸福音。

何馬可牧師、何路得師母、青年回鄉的呂偉顥弟兄(自右至左)

何路得師母則勉勵在忙碌的服事之餘,要如同馬利亞一樣,「選擇上好的福份,坐在耶穌的腳前聆聽祂的心意。」而且不要小看每一個微小的開始,開拓教會過程的每一步看似小,卻是重要的開始。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商可瑩報導)

 

 

OM營商宣教 接觸未得之民祝福當地

「做小生意?開咖啡店?或旅遊業?甚至到當地辦語言中心?」由台灣OM世界福音動員會主辦的「營商宣教分享會」於11月7-8日在康華禮拜堂舉行,邀請了OM東亞區域領袖團隊宣教士Daniel與妻子Olivia分享多年來在亞洲、非洲及澳洲的宣教經驗。他們在北非服事期間,曾經營公司並提供當地就業機會,與員工建立美好的關係,進而帶領信主與門徒訓練,也成為當地相當有口碑的公司,不僅提升了當地社區成長及經濟發展,也參與協助當地的教會植堂,傳遞宣教之異象。

近年來因著政治、簽證、地理環境或各種限制狀況下,傳福音與宣教的方式在聖靈帶領下有所變化,而「營商宣教」是重要途徑之一。8日晚間,宣教士Daniel與妻子Olivia有默契的配搭下分享說,「營商宣教」可以幫助宣教更貼近當地的風情、文化及思維;這不是最新穎的傳福音方式,在聖經裡早就有營商宣教的例子,因此相信神使用各種方式,使福音被廣傳。面對未得之民,這方式能很快地與當地群體接觸,或許一開始看到果效不如預期,但相信後期能經歷聖靈如何在當地行奇事,領人歸主。

Daniel說,要在創啟地區久留的國家簽證相當困難,但若是經商的話就會比較容易,因為他們非常希望商人提升他們國家的經濟。當他們開始進入伊斯蘭國家時,當地居民也相當好奇他們為什麼會來,又會帶給他們什麼工作機會。Olivia說,當他們秉持聖經的原則,企業理念以誠實、關懷員工及投資員工的職能,並落實當地的政策,被當地的百姓稱為「幸福企業」時,就吸引當地百姓前來應徵。

Olivia表示,大型的商業種類,例如採礦業、旅遊業及再生能源,皆能進入創啟地區開啟營商宣教之路,並能與當地國家高層談論投資,因為這些領域都能為當地帶來不可小覷的商業機會。小型的企業體可以進入發展中的國家,因為基層所需要的往往是主流。觀光旅遊業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最盛行的生意,例如:衝浪、攀岩、民宿或風景等,這些能夠接觸當地的人及觀光客,建立龐大的社群網絡。或是語言中心,尤其是英語或華語的學習,也是許多國家願意投資的部分,因為擁有語言能力可增加工作機會。

此外,還有餐飲業,像是在印尼、北非,皆有同工在當地先以烘培咖啡店開始。她舉例,台灣的珍珠奶茶可以造成北非百姓的轟動,因為他們非常喜愛甜食或飲料。她笑說等著大家去當地開飲料店一同宣教,令全場哄堂大笑。

Daniel表示,營商時首先要調查當地的文化、民俗風情適合什麼生意,而所申請的營業體也必須獲得簽證,且要與核發單位有友好的關係,因為之後所進行的開店或申請任何文件都不會太難。倘若當地是屬於觀光客極多,那就是跟觀光有關的旅遊、民宿及導遊等都能成為很好發展的生意。Daniel提醒,營商宣教不建議單打獨鬥,若有差會機構連結最好,能夠有完善的訓練、語言訓練、關顧團隊及許多宣教士的經驗分享,減少不必要的衝突和危險的可能性,未來即使公司交棒,也能有培訓的同工或員工接手,讓營商宣教據點越來越多,改善當地的環境,增加傳福音的機會。

Daniel最後呼籲為他們傳遞營商宣教的異象禱告,盼教會牧者、弟兄姊妹能了解到營商宣教也是一個正當的宣教模式。另外也需要為創啟國家禱告,願意批發簽證給營商的同工,並為創啟國家的百姓能夠因著營商宣教士的企業而蒙福,認識耶穌是唯一的救主禱告。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劉以琳報導)

 

 

度假期間更願意談論信仰 德國信徒在旅遊景點傳福音

位於西班牙的馬略卡島(Mallorca)是最受德國遊客歡迎的旅遊點之一,所以島上有各種為他們而設的文化及休閒活動。Reach Mallorca事工的負責人Gernot Elsner牧師相信馬略卡島是個適合讓基督徒分享信仰的場所。

圖為Reach Mallorca事工的負責人 Gernot Elsner牧師在海灘分享

這個宣教活動是由宣教協會Gospel Tribe舉辦,自2011年起,每年匯聚約150名德國年輕義工,透過音樂、藝術、見證、派發福音刊物及傾談,以自己的語言向幾百名來觀光的同胞分享信仰。

Gernot Elsner說:「耶穌基督,以及基督徒的信仰,是我們文化的一部份,但有不少人已經遺忘了。我們希望讓人重新發現它。」主辦單位對今年的宣教活動評價非常正面。「我們已經決定,明年將帶領200名年輕人重返此地,目標是接觸全島人民,而不只是參與這活動。」

近日有當地報章報導Reach Mallorca的活動,其中幾篇文章提到有鄰居及商家不贊成他們舉辦的活動,主要原因是不滿噪音滋擾。Elsner解釋他們的活動已獲得許可證,而活動是要為當地帶來一股新氣息,因該地區大多數的休閒活動都是縱情酒色的。

Elsner補充說:「每年我們都向有關部門申請許可,感恩這城市給予我們機會。然而他亦表示有潛在壓力,某些行業,尤其大型的士高,或會要求相關行政部門下年停止簽發許可證予基督徒群體。」

志願者與人分享福音

總括來說,Elsner認為鄰近的店鋪都很友善,他們不但沒有投訴,很多人反而對他們所做的表示感謝。「我們想市政局視我們的活動為一個帶正面影響的因素,而非視為罪犯。」

Elsner說:「在度假期間,德國人更開放地談論信仰,思考有關生命的問題。很多人接受基督。有時候會有二、三百人停下來談論神的愛向罪等話題。人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們不是說教,只是想說明我們都是破碎的,並提供另一個選擇。我們為著他們願意把生命交給耶穌而禱告。」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19年8月16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

禱告:求神祝福Reach Mallorca所作的工,復興歐洲的島嶼,福音更受珍重。

 

 

(十一)分享天國故事-【家的韻律】專欄

記得在年少時的一次聚會中,對面坐著一位未曾聽聞福音的穆斯林女孩,聚會的負責人知道我來自以色列,覺得讓我與她分享是最好不過。於是,我興奮地坐下來,未幾卻發覺不知從何說起,唯有看著她問道:「那麼,你有那些地方不明白呢?」

自小就在聖經故事的氛圍下成長,我是無法理解,即使有不相信的,為何有人會不知道聖經中的基要信仰。神愛你,並且賜下祂愛子作你罪的贖價。這真理我還以為除了猶太人以外,沒有人生下來是不曉得的。我不是沒有見過父母向別人作見證,只是不曉得如何能做到像他們一樣。他們通常都有一個動人的生命故事,並且與聖經經文配合得天衣無縫,但我還年輕,閱歷少,怎能有這樣感人的見證。

後來,我們為孩子發明了一個簡單的分享見證方法,起名為「講講天國故事」,以訓練他們利用聖經故事對人作見證,及作門徒訓練。「講講天國故事」對孩子來說簡單易明,亦曾在中東地區帶領多個村落歸主。

在講天國故事之前,首先要明白得著人心的爭戰常是透過禱告,而不是滔滔雄辯。其次,分享你的信仰不應止於有人作認罪得救的禱告,就如把孩子生下來並不代表完成了父母的天職。耶穌吩咐我們使人作門徒,所以,當你生下屬靈孩子後,就不要讓他們「自生自滅」,相反地,要預備用禱告守護他們,在他們身上作長時間的栽培。第三,你要尋找那些已信但未作門徒的朋友,好好給他們門徒訓練。

有了這些前設,我們還需要四個步驟:1.  講述聖經故事要如分享真實的歷史事件,不要這樣開始:「相信從前真的有過這事。」2.  請聽完的人向你複述故事,以確保他們真的明白,雖然有點怪怪的,但複述有助他們對故事的枝節記得更清楚。3.  可這樣向對方發問:「這故事讓我們明白神的那一方面?」,並享受其後大家的交談。4.  如果他們回應呼召跟從神,就鼓勵他們找人分享聖經故事吧。

我們用這方法訓練孩子,發現即使最害羞的也能在眾人面前站起來,重複聽過的故事。比起神學論點,故事固然易記得多,你的孩子也能輕鬆的記著一系列的聖經故事,隨時使用。

透過講天國故事,和留意對方的專注程度,你的孩子能辨識神是否在人的心中動工,又或需用更多的禱告為那人爭戰。我們的孩子樂於使用這個方法,唯一不滿的是已對友人講過所有的故事,需要新的故事了。在現今的世代,也有不少人對神有負面的想法,與其空泛的回應「神並不是這樣」,倒不如利用聖經故事陳明你的見解,幫助那人自己作出類似的結論。

聖經的每個故事都讓我們增添對神性情的認識,你可以透過不同的故事來講述「神擁有高深而美善的位格」這真理。即使傷痛的故事,也幫助我們明白神在當中有祂的角色和作為,相信這就是耶穌常用比喻向群眾分享天國真理的原因,當時使用的這個極佳方法,至今仍是良方。


作者Shani Ferguson是一位土生土長的以色列彌賽亞信徒敬拜主領,熱衷祈禱及家庭牧養。她和丈夫Kobi在耶路撒冷領導耶穌以色列(Yeshua Israel)以及以色列藝術家啟動」事工,讓以色列藝術家和音樂家聚集,敬拜,培育和擴展恩賜。他們5個孩子現居於耶路撒冷。

(廿一)順服聖靈的帶領 -【無限商機】專欄

「給予」在神的國度裡是相當特別的一件事,主在這個領域教導了我十分重要的功課。在1998年左右,我加入了「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AD 2000 and Beyond Movement),其目標是要向世界上的未得之民傳福音。我意識到企業能夠成為服事主的工具,向全球的人民傳福音。我們能夠領養一群人,或者向世界上那些地區的信徒提供幫助,抑或是裝備鄰近國家的基督徒去傳揚福音。

那年的12月23日,有一位來自芬蘭的朋友打電話給我。「主告訴我,你需要一些錢。」他說。我向他解釋了我的內心如何對福音未得之民有負擔。「好,嗯,主已經對我說話,所以我就順服了。我會過去!」當他抵達「國際基督徒商會」於厄勒布魯的辦公室時,隨即把一筆現金塞進我的手中,他這麼做的時候,有某樣東西牽動了我的心。我聽見聖靈說:「在這個金額上增加三倍!」在隔天,又有另一個來自德國朋友的電話,他重複了那位芬蘭朋友一模一樣的話:「主告訴我,你需要錢。」那天晚上我增加了三倍的金錢!

那次的給予行動極不可思議地爆發開來,而這不過是個開端,因為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為這個緣故而奉獻。最後,1999年早春,當我在「公元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上會見來自世界各地的宣教領袖時,我有榮幸能帶著成千上萬的克朗瑞幣作為指定奉獻,給予福音未得之人群。而錢財仍不斷地湧進來!在整個給予的領域裡有令人嘆為觀止的一面,神渴望我們都能夠進入其中!

給予的行動裡有著極大的自由,我們要成為一個愉快的給予者,但是絕不可因不順從內裡聖靈的印證,而違背了你內在的「靈人」。我們要如何得知自己何時違背了聖靈在我們靈裡的印證呢?這一次,與我們從斯德哥爾摩搬家到厄勒布魯的事件有關。

1976年,我們知道必須在厄勒布魯找一個住處,因為我在週間外出工作,到了週末才回到斯德哥爾摩看雅思特和孩子們。我們渴望找個能居住在一起的地方。我們不停地尋找,過了一年仍舊一無所獲。

在我幾乎要放棄的時候,竟發現一則廣告刊登在斯德哥爾摩的報紙上,是在厄勒布魯的一棟房屋!當我閱讀詳情時,在我的靈裡有一股強烈的見證,這就是我們的房子了。那個週末當我們去看房屋時,我們的心歡唱起來!它正是我們所想要的。當然我們也禱告了,而且每當想起這屋子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感到平安和喜樂。於是我們聯絡房地產經紀人,合約很快地就擬定好了。我們準備要搬到厄勒布魯了。

接著有一天,一位過去曾在我們生命中扮演相當重要角色的女士來電找我。她一如往常地直言不諱,大聲說:「主說你不應該買大房子。」我驚愕萬分。為什麼我們全都有如此強烈的內在印證,覺得這就是我們的新家呢?我變得沮喪洩氣而且困惑不已,結果我們並沒有簽合約。這位女士如此地被主重用,以致我們毫不質疑她這次是否聽見神。

結果我們搬進厄勒布魯一間小的連棟住宅,這間房屋根本不適合我們全家人居住。還是我們付款買的!這件事以後,我們陷入了一片慘淡的沮喪。每當我下班回家後,往往疲憊不堪。我的喜樂消失無蹤,往後幾個月我都處於抑鬱和疲乏的狀態中。

之後,我們得知這位親愛的女士是受到某人的影響,認為我們不該擁有大房子。我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從這樣嚴重的錯誤中恢復過來。我們違背了聖靈在我們心中的印證,結果落入了一段靈命枯乾的曠野期。這件事教導了我們絕對不要違反「內在的靈人」。別讓任何人所說的話,違反了你心中聖靈的印證。雅思特與我太沒有經驗了,無法正確分辨聖靈溫柔的帶領和這所謂「來自主的話語」。我們必須學習一步一步地跟隨內住在我們裡頭的聖靈,我們靈裡的印證乃是最重要的。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以色列與教會的雙重復興 彌賽亞猶太人是全以色列的初熟果子

推動彌賽亞運動的父老之一,但恩.賈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最近來港,與「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Toward Jerusalem Council II)的領袖之一拜恩.考克斯牧師(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一同於4月29日舉行「教會的身分——以色列與教會的雙重復興」聚會中分享信息,約有200人出席。

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

但恩.賈斯特於1970年代開始推動彌賽亞信徒運動,他現今監督多個彌賽亞信徒網絡,連結眾多教會和事工。1972年,他在神學院學習的時候思考一個問題:「如果猶太人信了耶穌會怎樣?」一年多後,他得出結論:信了耶穌的猶太人,仍然應該保持猶太人的身分及妥拉的生活方式,只要同時符合新約的基督徒生活原則。現在,但恩是「復興國際(Tikkun International)」事工的監督,也致力推動「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異象。

.但恩.賈斯特博士(Dr. Dan Juster)

「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運動致力推動列國不同宗派的教會跟以色列及各國的彌賽亞猶太人事工合一、連結和合作,讓彌賽亞猶太人在耶穌基督裡興起,展現一個新人。但恩指出,這個運動的神學根源非常久遠,由16世紀宗教改革時期已經開始,當時的人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做什麼,才可以迎接耶穌再來?」他們的結論有四方面:第一、教會要復興,人要對耶穌有熱情。第二、教會要合一(約17:20-21),使世人相信耶穌是天父差派來的。五重職事(弗4:11)的恢復會使教會走向合一。第三、福音要傳給萬民(太24),傳遍每個族群。第四、普世宣教的終點在於以色列得救。救恩臨到外邦人,為要使猶太人發憤(羅11:11)。當他們嫉妒,願意相信耶穌,重新接上,那是教會的標誌性的得勝。最後,但恩補充第五點,認為是前人所忽略的:彌賽亞猶太人及外邦人將會彰顯什麼是一個新人。他指出:「基督的身體若沒有猶太人,不能成為一個新人。當以色列有彌賽亞猶太人在當中作為初熟果子,全民族就因他們變得聖潔(羅 11:16)」。他引用300年前的解經家Matthew Henry的見解,認為約翰福音17章的「合而為一」是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合一,因此仍要有猶太人和外邦人之區分。

外邦人在耶穌裡的身分也跟彌賽亞猶太人息息相關。但恩指出,初代信徒認為,耶穌叫他們先向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傳福音,之後再逐步向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作見證。初代信徒領受要「全世界的猶太人」認識耶穌,當整個民族接受主,全世界就會轉化。但恩說:「接觸外邦人的想法在使徒行傳第十章之前從未出現!」彼得只是打算向猶太人傳福音,保羅宣教也是先到猶太會堂,當猶太人拒絕後,才向外邦人傳福音。直到使徒見證了聖靈也降臨在外邦人身上,才在耶路撒冷會議(徒15)決定接納外邦人。因此,外邦人得救,首先證明耶穌是彌賽亞,天國已降臨。其次,新約中猶太人和外邦人已在天上合而為一,與耶穌坐在天上(弗2:6),超越了舊約的聖殿中兩者分隔的條例,可直入至聖所,因此不必在耶穌以外尋找以色列的身分。當外邦教會與彌賽亞猶太人連接,以色列就是教會身分的一部分,以色列是教會的父親,列國的教會是以色列的子孫。

猶太人外邦人復和

.拜恩.考克斯牧師(The Reverend Canon Brian Cox)

其後,拜恩.考克斯牧師談到「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根基。第一是禱告,第二是悔改,第三是復和。他指出,耶路撒冷會議接納外邦人成為門徒,他們不用放棄身分,成為猶太人。後來反猶主義在教會中開始萌生,到了第八世紀第二尼西亞會議,在沒有猶太信徒參與的情況下,領袖卻決定要求猶太人放棄身分,成為外邦人,才可作耶穌的門徒。

這個結論有三方面的展現:替代神學、大屠殺及真教會主義。

拜恩認為要對齊以色列,要認同錫安主義的三方面:首先,以色列要有國民在境內。其次,要有一群服從神主權的子民,今天猶太人守摩西律法仍是降服神主權的表現,直等到他們認識更大的管家耶穌。再者,以色列要成為列國的光,祝福列國。「邁向耶路撒冷議會II」的領袖團隊到各國見證猶太人外邦人復和,作出先知性行動,看到聖靈大大的醫治和工作。

拜恩鼓勵華人按聖經與以色列對齊(創12:1-3)。作為華人餘民,我們可以作認同式悔改,好像但以理為以色列悔改一樣(但9)。中國可以成為鹽和光,祝福以色列。不論是個人或國家,只要正確地與以色列建立關係,就是與彼此之間正確地建立關係的關鍵。

主辦:復興以色列

 

(記者林暐皓報導)

敘利亞前伊斯蘭國地區 教會重新出現

據路透社以及中東佈道事工「看哪!以色列」(Behold Israel)報導,位於敘利亞北部阿勒坡(Aleppo)地區的柯巴尼鎮(Kobani)過去一年改信基督教的人數大增,許多庫德人和敘利亞人歸信基督,四月有新基督教會開設。敘利亞持續的激進暴行和伊斯蘭國(ISIS)的肆虐,令許多人尋求伊斯蘭教以外的信仰。

當地傳媒報導,柯巴尼開設了新教會,當地2014年成為抵抗伊斯蘭國的根據地。來自阿夫林(Afrin)的牧師Zanî表示:「阿夫林被摧毀,但因著神的幫助,以及在柯巴尼政府的允許下,我們開了這所教會。」現在約有300名逃離阿夫林的基督徒在柯巴尼居住。

據報導,這是近幾十年來第一間成功開設的教會,柯巴尼最後一所教會在30年前被毀。在過去的三年裡,柯巴尼的基督徒私下在家庭式祈禱小組中敬拜,基督教在這地區的歷史不長,許多當地人亦被迫成為穆斯林。不過,在2014年ISIS攻擊柯巴尼後,一些穆斯林庫德人也改信了基督教。

民主社會運動(TEV-DEM)成員艾哈邁德•謝赫(Ahmed Sheikho)說:「今天,我們按照民主國家的原則開設了科巴尼教會,希望各宗教和民族共存、一同祈禱、互相幫助。」

柯巴尼2014年受到伊斯蘭國戰爭嚴重影響。敘利亞軍方於2016年底終宣布,已從叛軍手中完全收復阿勒坡。

(來源:Assist News Service,2019年4月23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保守敘利亞人民、教會及基督徒的安全,更多人認識耶穌。

(十九)愛的大能 -【無限商機】專欄

在我們能夠有果效地服事全球各地之前,我們必須先在本地的服事有果效。這不僅是商場的一個原則,也是教會的原則。我們需要追求份內工作的卓越,同時也要意識到萬王之王將要來臨的榮耀。如果我們要明白神的旨意且行在其中,我們就應當展現神的愛,而不僅僅是祂的憐憫。愛,理當是我們唯一的動機。

有一次我在愛爾蘭都柏林的全福會特會上講道。第一次會議是特別針對非基督徒的。我分享了見證,然後邀請人們接受基督進入他們的生命。令我大失所望的是,居然只有1個人回應!然而隨後就有37個人來請求第二天要見我。第二天晚上,我應當要在一個國際飯店的宴會裡,對800多人演講。白天原本是預留出來要休息,預備晚上重要聚會的,但現在我只好犧牲這個時間了。

第一個人清晨7點來,然後人一個接一個地來,一點休息的時間也沒有,門口總有人出現。他們都有一些藉口和托詞來談論有關產品、項目和不同的商業話題。然而每個人都真心想接受耶穌成為他們的救主。那一天,有37個人把他們的生命獻給主,到晚上7點15分,最後一個人跪下來與我一同禱告。我非常高興,但也極度疲累,一整天都沒有時間吃喝,也幾乎沒有時間沖澡,為晚宴做預備。而我原定要在7點30分演講。

我感到精疲力盡,而且絕望。都柏林的市長將和其他外交人員及官員到會場,他們會期待一個完美的表現,因為他們已習慣了那些傑出的講員。而我甚至沒有時間準備,對於要講的內容我一點頭緒都沒有。但這時主對我的心說話。「不要太在意你要說什麼。只要像我愛這些人一樣地去愛他們。」

隨後我穿過走廊,走向宴會廳,一路思忖著我到底該怎麼辦。就在我要穿過門的時候,迎面來了一個拄拐杖的人,很明顯地他裝有假肢,即使拄了拐杖,走起路來還是相當困難。他幾乎要摔倒了,我扶起他,問他是怎麼回事?「我踩著了一個地雷,」他回答說,接著解釋他是前愛爾蘭共和軍的士兵,他在錯誤的時間去了一個錯誤的地方。

「太可怕了!」我回應道。「不,不!它讓我歸向了主!」我從他眼神裡看得出他是認真的。「而這個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轉向坐在他身旁的另一個人,「他就是那個埋地雷的人。」

當他解釋他們兩人如何透過這場悲劇而認識主時,我驚奇不已。神滿溢的愛打破了撕裂愛爾蘭的戰爭所造成的仇恨與偏見,而把兩個仇敵聯結在一起。

我立刻知道該怎麼做了。我邀請他們兩人來到台前分享他們的故事,現場的氣氛有了顯著的變化。我的演講只有10到15分鐘,但在結束之前,我問有沒有人願意像這兩個人一樣,讓耶穌成為他們生命的主。結果反應熱烈,800個人裡面我知道有395人走上前來。「如果你想接受聖靈,」我繼續說道,「來吧,擁抱祂進入你的生命!接受祂成為你的主,你的神,讓祂榮耀的同在充滿你!」95個人立即湧向前來,神的同在和大能是如此的強烈,以至於當我們一觸摸,他們就馬上開始說起方言。

最後,當會議結束後我們去到另外一個房間,為聚集在那裡的人們禱告直到凌晨三點鐘,因為神的全能和恩膏繼續從那個房間湧流出來。當我終於可以在黎明前回到我的房間時,真是渾身大汗,又熱又疲憊不堪。我剛要洗澡時,電話鈴響了!

「歐森先生,樓下有更多的人想要見你。」接待員說,「請你一定下來。」於是我穿上衣服,又開始服事。畢竟我已經與主立約獻上我的時間了!後來當我坐下思考那天晚上奇特的現象時,我開始問主許多問題。這不是一個尋常的聚會。我只是單純地順服祂的指示去愛那些人,而不去太在乎要講什麼信息。那兩個曾經彼此為敵的愛爾蘭人,很明顯地展現出神愛的大能,而當我們為他們禱告時,神的愛就湧流進我們的心裡。「神啊,祢為什麼做了這些事呢?」我問。神的回應很迅速:「不要專注在我的能力上,我的能力在愛裡。」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黎巴嫩基督教事工 述說中東婦女得救見證

黎巴嫩貝魯特的國際地平線事工(Horizons International)將13位穆斯林婦女有力的信仰見證製作成一系列影片,在基督教阿拉伯語電視頻道播出,預計會在社交媒體上得到廣泛討論。

事工總監Georges Houssney說:「有數百萬穆斯林有機會看到這些婦女的見證,看到神在她們的生命中的作為。她們代表了數百萬穆斯林婦女的故事,其中一個共同點是對伊斯蘭教及伊斯蘭文化成長環境的不滿。無論是經歷過父母或丈夫的虐待,還是害怕神的判斷,或曾參與邪教,這些婦女都因敘利亞的戰爭被迫離開他們的家園,卻在貝魯特認識了耶穌。每個故事都不同,我的角色是在每集結尾加上三分鐘切合該故事的福音信息。」

最近該事工在貝魯特舉辦期四天的門徒訓練,每天婦女都會帶同孩子一同來參加。她們認識到神的愛和拯救,她們的價值和美麗。以下是她們的一些見證:

其中一位姊妹的丈夫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了。她的孩子們第一次祈禱,也為父親的工作禱告,神回應了他們的禱告,第二天丈夫就去上班了。

另一位姊妹為她十歲的侄子禱告,他住在敘利亞,患了癌症,需要做一系列的測試。她跟他一起祈禱後,測試結果顯示他不再有癌症!因著這個神蹟,她的兄弟也相信了基督。

又有一位姊妹有一個住在土耳其的朋友,她病得很重,要做手術。姊妹為她祈禱之後,她得了醫治,不需要做手術了。

一位姊妹領受要用食物餵養身邊的人,即使她只有很少的食物。她的女兒反對說:「媽媽,我們所剩不多。」那姊妹回答說:「耶穌告訴我們祂的愛,叫我們餵養祂的民。」同一天,她的丈夫拿了三公斤山羊肉回家,相當不尋常。當女兒看到這一幕時,就明白神祝福了他們,因為母親願意服事別人,她很高興並感謝耶穌。

(來源:Assist News國際地平線事工網誌,2019年3月10日及19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更多中東婦女認識耶穌,得到拯救。

美國The Send聚會 啟動新佈道世代

2月23日,五萬多名基督徒聚集在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的體育館,參加由美國多個全國性的事工合力推動的The Send聚集,一起禱告尋求神,並宣告一個宣教和傳福音的新世代要開始。

聚集持續12個小時,旨在啟動每一位基督徒對傳福音和宣教的負擔。講者包括陳恩藩(Francis Chan)、基督傳萬邦(Cfan)的科倫達(Daniel Kolenda)、比爾強生(Bill Johnson)和韋智迪(Todd White)等。敬拜由Tasha Cobbs、Stephanie Gretzinger和Jesus Culture等多個隊伍帶領。

盧恩格(Lou Engle)多年來一直在體育館舉辦復興聚會,宣講禱告和禁食的信息,他在接受CBN採訪時說:「一場新的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將要發生,就像美國70年代那樣。我們相信耶穌會在現今世代同樣地顯明出來,像衪使用佈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白立德(Bill Bright)和奧羅爾羅伯茨(Oral Roberts)讓福音遍傳的時代一樣。我們覺得新的一天已經臨到這個世代,上萬的失喪靈魂將在耶穌運動中得拯救。令信徒對這種運動的熱情得以點燃和啟發,就是The Send的意義所在。」

盧恩格相信,神會興起許多傳道人和佈道家,追隨已故佈道家葛培理的步伐。他解釋:「我們相信葛培理過世後,他的宣教精神會由一些相信能夠看到耶穌彰顯衪福音的人承接,就是路加福音4章18節的恩膏:『主的靈在我身上,叫我傳好信息』。神向這件事吹氣……主正在親自發聲,而人們能聽到。在美國當下的混亂中,一個盼望正被建立,就是耶穌正在為一個偉大的佈道運動預備道路,讓人得以擺脫現今的動盪。」

科倫達在會前說:「The Send將會催化整個基督的身體來行動。歷史將回顧這天,說它改變了我們這一代。」

青年使命團(YWAM)領袖Andy Byrd說:「現在是屬靈覺醒的時候,是宣教浪潮向各國大規模席捲的時候。為了為耶穌贏得一代人,差派一代人去到仍然渴望福音啟示的地方。」

韋智迪說:「我們希望傳福音,因為我們希望帶最多的人去到天堂,唯一值得我活著的原因的就是完全為耶穌而活。」

陳恩藩說:「你們今天聽到20位領袖發言和15隊樂隊敬拜,而一些族群從未聽過神的話語,這是不公平的……是時候出去了。」

The Send的面書專頁發文指出,聚集的核心任務是鼓勵弟兄姊妹作出實際承諾認領宣教禾場。聚會中,1萬8千人承諾參加「耶穌禁食」, 531人接受了耶穌,2,467人承諾要接觸高中,2,197人承諾要接觸大學生,5,064人承諾要接觸他們的鄰居和5,423人承諾要接觸列國。一場挑戰「無所作為」的戰爭已經開始。

(來源:CBNFox NewsGod TV,2019年2月23日、26日及28日,Hannah Lo及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復興要在這一代發生,點燃更多基督徒傳福音的心。

美調查指青年信徒自覺準備好福傳 但行動審慎

美國一項調查顯示,當地千禧世代活躍信徒自覺準備好傳福音,但近半人某程度上認同「不應該向其他宗教的信徒傳福音,然後期望他人終會改信自己的信仰」。

調查由美國啟發課程委託研究機構巴納(Barna Group)於去年五月進行,訪問兩組各約一千名成年人,一組受訪者是認為信仰重要且於之前一個月有上教會的基督徒,另一組則為已不上教會、有其他信仰或無信仰的人。基督徒的一組中,九成半以上受訪者都相信為耶穌作見證是信仰的一部分,逾九成認為信主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好的事,而其中稱為「千禧世代」的二十至三十四歲信徒更是最覺得自己準備好與人分享福音的一群,超過七成人認為別人問起有關信仰的問題時知道怎樣回答,另有73%覺得自己有傳福音的恩賜,比例較其他世代(X世代、嬰兒潮和長者)的基督徒更高(56%-66%)。

不過,巴納指許多千禧代信徒不懂怎樣實踐福音使命。四成七人認為,向其他宗教的信徒傳福音,然後期望他人終會改信自己的信仰,某程度上是錯的。巴納認為,千禧世代信徒平均有四名近親信奉其他宗教,嬰兒潮信徒平均只有一個異教近親,令千禧代在談論屬靈事情時比年長信徒更留意文化敏感度。巴納早前另一調查指出,六成半千禧世代信徒認為,今時今日與人分享自己的信仰較以往更容易冒犯他人。

巴納主席David Kinnaman指,調查顯示基督徒須加強對信仰中某些方面的信心,例如要確信向人傳福音是好的、福傳值得我們花時間、心力和投資進行。我們亦必須向年青一代信徒,特別是高中和大專信徒傳遞堅毅的信仰,因為信徒流失是真實的問題,對整體傳福音環境亦會造成「寒蟬效應」。不再上教會的信徒對非基督徒有何影響尚未可知,但他們帶來的「反福傳」打擊是不能輕忽的。他表示:「這個世代強調『你做你的』和『不要批評他人的人生抉擇』,也強調主情論和感覺為先,要培養深刻、穩定和堅毅的基督教信念並不容易。傳福音從來不只關乎拯救未得之民,也是要提醒我們這是重要的、聖經是可信的,以及耶穌可以改變一切。」

(來源:研究機構巴納網站,2019年2月5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賜這世代的信徒勇氣和智慧,在多變多元的世代中作祂的見證。

「七重」職事?!——從使從行傳看各職事的興起 -【復興以色列】專欄

在使徒行傳第1章中,只有 「使徒」是事奉人員。據第6章所載,隨著教會增長,多方面的事工是必需的,因而形成了「執事」。第8章敘述到因著受迫害、耶路撒冷社區被分散,及福音的廣傳而形成了「傳福音」 事工。第一位福音宣教士是曾被膏為執事的腓利,後來他去了撒馬利亞傳道(徒21:8)。

第11章,會眾倍增到一個地步需要領袖。古代以色列稱領袖為「長老」,因此教會領袖被稱為長老在 11章30節 中首次提及。接下來的幾年,設立長老成為每個教會的標準做法(參徒14:23)。從 15章2節 看出,當地教會內的長老和跨教會服事的使徒組成了一個延伸的領導團隊。

第13章,當安提阿教會增長時,除了使徒和長老,另外還發展出「先知教師」(徒 13: 1)。「先知」這名稱,是採用古以色列對先知的叫法,但此時的先知代表了一種新階段的預言 ── 新約教會中領導團隊之一部份。那時之前,教導職責是由使徒擔任,後來聖經教導的職責已延伸到其他的教會領袖身上。

第14章,保羅和巴拿巴受安提阿教會差派,出去宣講福音並教導聖經。他們在安提阿服事時,既是先知又是教師。當他們開始建立教會,並委任長老時,他們就變成 「使徒 」(徒 14:14)。保羅和巴拿巴代表了使徒性事工一個新階段的倍增和延伸,許多其他的使徒隨後而上;比如羅馬書 16章7節 提到的安多尼古和猶尼亞安,還有像亞波羅這種「超級使徒」(林前 3:3-6)和雅各(林前 15:7)。

使徒性領袖興起,成為在新約教會裡被接受的恩賜與功能的一部分(林前 12:28-29)。使徒性事工的豐滿可在以弗所書 4章11節 中看出 —— 其中有「 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教師 」。最初的使徒同時擔任這五種職分,後來使徒的角色演變成五種不同職分,也稱為「五重職事」;這五種職分是聖靈的恩賜,由耶穌升天後賜給信仰群體(弗 4:7-10)。

有意思的是,「牧師 」(希臘語 poimen)這個詞彙在新約只出現過一次,就在以弗所書四章。若無使徒、先知、傳福音和教師共同運作,牧師是難以成就的。在使徒行傳中,亦無特別提及牧師的角色,但對使徒的描述卻不少。今天,許多人認為不再需要使徒,對教會的資深領袖就直稱「牧師」;其實,許多資深教會的領袖是優秀的教師或使徒。這樣看來,牧師的角色是由長老的角色發展而來,是教會中的資深領袖。


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是以色列彌賽亞信徒群體的使徒領袖,創辦「復興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另外在耶路撒冷「耶穌之愛教會」及「復興列國(Tikkun International)」擔任監督職責,最近出版新書《與神對齊》。

按此購買新書《與神對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