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豈可一日而生? -【國度角度】專欄

4月1日,日本誕生了新年號「令和」,並於5月1日正式「改元」,皇太子德仁正式登位,意味著一個新的紀元,新的循環開始。這是否同樣預表著日本教會也將換上一個新的皮袋,以迎接新的季節所帶來新酒的灌滿?我們帶著審慎而又樂觀的心情一同期盼,一起祝願,一個新的日本從此誕生。

3月27-30日於日本舉行的京都回家聚集,來自30個國家的1,600多位列國的家人,向1,500位日本家人湧溢出來的「愛之江河」,徹底帶來了醫治與釋放,一種嶄新的天國家庭文化在日本誕生了。在列國家人以充滿愛的眼睛與日本家人互相凝望,神超自然的同在,融化了雙方心中的隔膜,化解了歷史的仇恨,挪去了潛藏的羞恥,使日本家人眼中湧流出了感恩眼淚,一切都非因偉大的講員煽情的講道,只因列家人們所流露真摰的大愛。

值得一提的是,一群約50名來自中國的年輕一代在台上宣告,不再背負上一代沉痛的歷史包袱,卻選擇 「FORGIVE,FORGET,FOREVER」, 宣告中日不再是「仇人」,乃是「家人」,往後韓國年輕一代也加入,一同結盟同心同行,為要成就天父在末世中的計劃。日本家人赫然發現,自己不需要再強作堅強,不再需要強逼自己竭力追求完美,事事正確無誤,才能贏取天父的悅納與肯定,以掩蓋內心的羞愧與罪疚,這塊遮羞布終因列國家人無私的大愛與成全,己被全然挪開。日本家人只需要以一顆摯誠痛悔的心,張開雙手投向天父愛的懷抱,就能贖回久已失去的自尊、身份、産業、榮耀、以至命定。

基督教在十六世紀傳入日本,曾帶來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復興,但也同時帶來最悲壯的殉道歷史,基督教在豐臣秀吉當政時開始受到迫害,到江戶時代更被大規模禁止,經歷了四百年的壓制,至今日本信徒的比例仍不超過1%。但歷史不斷告訴我們,永生神的教會永遠不會因逼迫而被消滅,相反,越大的逼迫殉道,往往帶來更大的復興。

傳統上,日皇代表日頭之子 ( The son of sun god ) 。他既是國家的君王,也是國家的父親,更是國家的祭司,日本與日神乃緊緊相扣。而隨著日皇明仁退位,會否日本國旗上的紅日,不再代表日皇所事奉的日神(sun god);而在新的紀元,帶來新的突破,「神光」代替「日光」,頃刻間被轉化成為「公義的日頭」,其光線帶來全國的醫治與釋放?在人不能,在神卻無所不能,聚會結束後,赫然發現會場上空出現了雙彩虹,這會否是父神與日本及列國家人立約的記號?讓我們為日本同心禱告,在新的紀元,新酒終於尋得新皮袋,至終被新酒所灌滿。


文@何寶生

國度1分鐘(64) – 幸福婚姻的九個關鍵詞

+按圖放大

幸福婚姻的九個關鍵詞

婚姻是神最先建立的關係,(創2:21-24節),是人在完美的神面前立下的完美誓約,所以唯有神可以讓婚姻生效並且維持一生。人想得到幸福婚姻,必須深入神心,尋求祂的法度與原則。

盟約

婚姻是在神面前立下的盟約。婚姻出現問題,很大部分原因在於不明白盟約(covenant)的本質。婚姻如同古時的血約,是持續一輩子的,不輕易訂立,也不輕易打破。婚姻是對神的承諾,也是對所愛的人的承諾。

選擇

婚姻中的愛不只是感覺,也是選擇。當你和你的配偶結婚,你就是作出決定——有生之年只愛你的配偶,而這種愛必須每日來到神面前更新。

真理

以聖經真理中的不變標準衡量婚姻。神就是真理,也是婚姻的設立者,聖經真理在每段婚姻中,都是誠實可靠的指南。

信任

信任使夫妻享有敞開的親密關係。沒有任何事情比失去信任更能傷害婚姻,信任也是承諾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

尊重

當夫妻視對方為按照神形像所造的人,他們在尊重配偶這件事上就不會有問題。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1:27)

順服

夫妻間犧牲及捨己的順服。(參弗5:25)順服意味著將別人的需要、權利和福祉放在我們的需要之前,建立在這種順服之上的婚姻將變得牢固及令人滿足。

知識

婚姻需要時間來彼此認識,以及共同學習神所指示的屬靈原則。(參約14:26)許多夫妻進入婚姻生活之前,對對方認識淺薄,對婚姻一無所知,導致對配偶和整體關係抱有不合理的期待。

忠實

對婚姻忠實,意味著在你的生命中,除了你與神的關係,沒有其他事物比配偶的幸福、安全感和福祉更重要。對妻子的忠實,丈夫會隨時保護她,肯定她;對丈夫忠實,妻子會永遠支持他,造就他。

耐心

婚姻中處理衝突和適應差異的重要關鍵是耐心。婚姻使兩個截然不同的人成為一體,雙方必須為對方在生命和態度中做出重大調整,耐心就是互相融合的催化劑。

1991-2016香港婚姻統計數字

近年男性及女性遲婚或不結婚的情況越趨普遍。在 2016 年,32.4% 的男性及28.0% 的女性從未結婚。男性和女性首次結婚的年齡中位數,分別從 1991 年的 29.1 歲和 26.2 歲,上升至 2016 年的31.4 歲和 29.4 歲。

(十一)危機與盟約 -【無限商機】專欄

有幾年的時間,我的公司業務穩定發展。神再次清楚向我說話,祂要與我進入盟約的關係。於是我開始翻讀聖經裡我所能找到關於盟約的每一處經文。當我研讀的時候,發現盟約就像合約一樣。最後,在一個星期五的午後,我坐下來,草擬一份我自己、我的家人,以及與主之間的盟約。所有內容皆以嚴謹的法律用語寫成,因為這是一份與全能神立下的合約。我將一切的自我和所擁有的,都交給了主。我們會在耶穌裡得著神所要賜予我們的一切,作為交換。

於是我鄭重地將我們的公司獻給神,並且從祂領受在耶穌基督裡所要賜予我們的一切。事情開始進展得十分快速,就在隔天發生了。一個老朋友出乎意料地來拜訪我,他是我所敬重的一位精明的企業家。「我相信主告訴我要將我的公司賣給你。更重要的是,」他繼續說,「主告訴我,我必須釋放你進入你的事工。倘若你容許我在你的公司,和我要賣給你的公司裡擔任總經理,我便將我的公司轉售給你。」「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我結巴地說,「我買不起你的公司!」他的公司雖小,卻相當有利潤。然而他的態度很堅決,因此我同意為他的提議禱告。我並不確定能否負擔得起另一間公司,但是我在禱告中從祂領受我們應當支付的金額,結果這筆數目與對方的要價完全一樣,一毛不差!

在我能夠完全進入生命中這一個新階段以前,必須要讓老我死去,而這可是最痛苦的一課。我們擔下了這項新的投資之後,舊公司便開始垮了。我眼睜睜地看著我的第一間公司,業績每況愈下。諷刺的是,正值舊工業一落千丈滑到赤字的當下,新公司卻飛黃騰達,營業額蒸蒸日上。但這對我第一間公司的處境卻於事無補,它是那樣地獨特、寶貴,是神所賜給我的,而我現在卻眼看著它逐漸崩潰瓦解。我的情緒深受它的沒落所牽引,根本無法因新公司「亞法培」(Alfapac)的成長而歡喜。我的絕望感日漸加深,直到最後我再也無法承受了,我把自己關在家裡的一個房間內,進行絕對的禁食祈禱。

當我在那房間裡禱告時,主告訴我,我悲哀的日子要結束了。祂要將我從事業的重擔下釋放出來,結果事情正是這樣發生。有一個人來,提議要購買我那間即將倒閉的公司。我同意他的提議,但基於一個條件,公司的一切狀況都要恢復,好叫這人接下公司時,不致擔負財務的重擔。最後這宗交易達成了,公司就這樣轉手他人。新主人是一位基督徒,連同原先的鍋具,他還要生產其他物品。至今,這間公司仍在營運中,並且設廠在非洲呢!我已經卸下重擔,現在能無後顧之憂地專注在「亞法培」,它將要成為模範公司,作為主給予我一切教導的典範。

這是神深奧的智慧。祂要我們明白,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祂的靈,祂的應許才得以彰顯在我們的生命中。同時,經由這次經歷,我也發現了另一個重要的原則。只有兩個原因為何凡是蒙主呼召的人會遭遇真正的艱難。不是陷入罪中且違背祂的旨意,就是他們正行在祂旨意的中心!前一條路是引向死亡,但第二條路卻是通過死亡,引向在基督裡的復活。真是天壤之別!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IHOP與「回家」歷史性匯集 彼此立約 同心宣告家的誕生

國際禱告殿(IHOP)及回家聚會在9月19-22日的「匯集」(CONVERGENCE)聚會中歷史性匯聚,成就了多年前IHOP領受的先知預言, IHOP及回家運動也在眾領袖的劬勞禱告中翻開新一頁。IHOP領袖宣告,他們要建立一個家庭,而不單單是一個事工。回家運動也接受IHOP的委身,要以禱告承托華人末後的宣教使命。

預言成就

IHOP總監畢邁可牧師(Mike Bickle)在聚會中表明:「這是我們19年以來最重要的聚會。」他分享到神在35年前透過先知鮑伯瓊斯(Bob Jones)向他發的預言:「神要他要建立7天24小時不止息的禱告殿,他們要繼承前總統杜魯門為以色列禱告的產業,而且亞洲將會是這個禱告殿的最大連結。」過去19年,禱告殿已經建立,他們也接收了前總統杜魯門的土地及屬靈產業。這次,當一千名華人在9月19日,即禱告殿19周年慶時來到IHOP,畢邁可說:「你們的來臨是35年前的預言成就,是神在天上喊叫說:『IHOP,我與你們同在!』」

.畢戴安師母(Diane Bickle)劬勞禱告,為兒女呼求

家庭誕生

回家運動的華人領袖在聚會中分享,他們如何在各種艱難中,仍然尋求中國教會的合一,也感謝戴冕恩及趙仲權牧師到中國尋回華人家人,冒著牢獄的風險仍不撇下華人。畢戴安師母(Diane Bickle)領受IHOP也需要有「回家」的華人彼此委身,互相扶持的家人關係。她呼求:「我們呼喚我們的孩子回到這個家中,讓他們在家裡感到被歡迎。神啊,帶他們來,向他們的心說話。」國際禱告殿大學校長胡艾倫(Allen Hood)亦宣告:「當你們願意與畢師母一同在禱告中劬勞,我也要與你們同受痛苦。請你們來幫助IHOP生出禱告的聯合國。」許多牧者及信徒一同到台前劬勞禱告,釋放靈裡的呼喊。戴冕恩(David Demian)亦宣告IHOP的轉化:「國豈能一日而生?民豈能一時而產?因為錫安劬勞,便生下兒女。(賽66:8)我們用信心領受季節已經改變,今天就生出IHOP新的命定,進入現今的季節。」接著,華人信徒用眼淚為IHOP領袖團隊洗腳,感謝他們多年的擺上,宣告他們不再獨自行走,釋放他們進入新的季節。華人亦送上筷子作禮物,宣告雙方都擁有對方的產業,東方與西方教會在此時合一,服事這個世代。

.胡艾倫說:「我們只是異象的父親,卻不是一個家庭的父親。」

其後,IHOP的領袖在眾人面前,為著過去沒有創造一個家的環境而認罪悔改。胡艾倫說:「請原諒我們只會照料異象,卻不會照料家庭。我們只是異象的父親,卻不是一個家庭的父親。你們配得被照顧、被投資、被承認,我們定意來愛你們,奉耶穌的名祝福你們。」畢邁可亦請求道:「華人面對的任務,若沒有用247禱告的支援是很難完成的。然而,除非回家運動先幫助IHOP,將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幫助我們成為『禱告的聯合國』,否則我們沒辦法幫助你們。」IHOP成員原諒也接納領袖們為家中的屬靈父母,感謝他們的勞苦和眼淚,盼望領受他們的產業,也為自己擁抱了孤兒的靈來認罪。戴冕恩宣告這個家重新開始,清算仇敵一切的攻擊,棄絕一切苦毒和控訴的靈。

.華人信徒用眼淚為IHOP領袖團隊洗腳

彼此立約

畢邁可分享:「華人來到IHOP前後是非常重要的分界點。神說,華人來參與禱告運動,需要你們的禱告遮蓋,而IHOP需要為父的心,我要將一個父親運動帶來IHOP,拯救你們。」戴冕恩亦回應:「我們不是委身於一個事工,而是委身於一群人,我們相信邁可和戴安是多國的真父母。」IHOP的領袖與回家運動華人領袖用戒指立約。畢邁可宣告:「父神,我們代表兩個運動,卻是一家人。我們宣告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的民就是我的民。我們會按著神的恩典,一同為著神的旨意而努力,並為你們犧牲。」趙仲權牧師宣告說:「我們彼此委身立約,叫耶穌在約翰福音17章的禱告——使我們合而為一得以實現。」

匯集的轉化

香港回家領袖,孵化箱事工馬健明牧師在聚會後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當兩個運動匯流,將提升華人對末後的迫切性的理解,IHOP帶出很多這方面的教導給下一代,值得回家運動參考。他認為IHOP為華人預備了一個家,將會有更多華人前往IHOP受訓,華人很需要他們那一份晝夜禱告的熾熱。

作為匯集的回應,畢邁可在10月初發表《給先知性禱告運動的公開信》,指出他們「真實地『重新開始』了……我們正重新規劃Onething特會,今年我們不再強調講員名單和敬拜團隊名單。」他續說:「當我們進入日夜服事主的第20年,國際禱告殿正處於一個徹底重新對齊(radical realignment)的季節。全球禱告運動正在從一個大型活動轉化成進入父神深切的渴望中,就是列國認識祂至高的愛子,並且興起一個緊緊相連、深深彼此尊榮與相愛的家。」

 

(記者林暐皓報導)

首屆國際婚姻家庭復興特會 百對牧者夫婦與主立約

「以感恩為祭獻給神,盼與主重新立約,恢復這世代的婚姻與家庭成為祝福!」由KH-UIA 以色列聯合呼籲組織、中華家庭方舟協進會,以及神蹟Artist文創策展婚顧聯合主辦的「第一屆國際婚姻家庭復興特會」,於6月25-29日在桂田喜來登酒店舉行,特會邀請猶太籍牧師Daniel Yahav(以色列彌賽亞信徒毘努伊勒教會)擔任講員,逾200位牧師、師母及委身於家庭事奉異象的弟兄姊妹與會。

Daniel Yahav以深入淺出、貼近生活的信息點出神在婚姻家庭中的心意與旨意。他首先勉勵弟兄說,丈夫一定要愛妻子,因為妻子才是丈夫第一個學習服事的對象(弗五24-25)。Daniel牧師表示,牧者夫婦的關係如果密切,神的名會因此得榮耀;反之,神的名會受虧損。惟有重視彼此的需要、互相捨己委身、真實的悔改和饒恕,這關係就能持續並且更加甜蜜。

台東縣長黃健庭夫婦受邀致詞時表示,他執政9年過程中,對於台東人結婚和離婚的數據最束手無策,原以為是台東特有的情況,經過研究調查發現這是全球性的狀態。在台灣,平均離婚數量已達結婚數量的一半、生育率僅剩0.8%的危機,雖然補助機制越來越多,但彷彿本末倒置無法改善。黃縣長語重心長地說,他知道是「源頭」出了問題,這「源頭」就是「家庭」,神非常看重我們對於「家」的管理,但這個世代誰能夠力挽狂瀾?「教會」必須擔起重任成為好榜樣,這樣才能帶來改變的契機。

城市生命泉教會張信一牧師帶領牧者及會眾進行一連串為國家、社會、家庭、夫妻親子關係的認罪悔改,也求神在這世代的教會中,興起願意投入服事家庭的事奉者,最後邀請積極推動護家公投的「下一代幸福聯盟」曾獻瑩及家人,代表站在第一線守護台灣家庭幸福的聯盟接受眾人禱告。

特會中最重要的「與主立約」,100對牧者、傳道夫妻皆上台,代表台灣家庭的身份與主耶穌重新立約,宣告從牧者的家庭和基督徒的家庭開始要分別為聖,恢復神給家庭的愛與功能,盼望主的愛從許許多多的婚姻家庭中見證神的名,使主得榮耀。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林君報導)

埃及聚集總結: 「以賽亞書十九章大道正式開通了」

Watchmen for the Nations的「全球僕人團隊」在埃及聚集後,在其網站上發表文章,為聚集作回顧及總結。聚集在12月7至9日舉行,參加者有700位埃及信徒,與數目相若的海外信徒。

文章表示,「埃及被視為列國之母,那些孕育的時刻釋放了埃及的命定,成為眾母腹的母腹。華人家人領導大家釋放出呼喊,相信將會影響全球。」華人與埃及家人彼此立約,成為家人,「這約對全球的影響力是不容忽略的」。另外又表示:「來自亞述及以色列的領袖與埃及領袖連結,使我們看見以賽亞書十九章的預言更進一步實現了。我們開始看見這大道所應許給列國的祝福成就。」在聚集時,他們清楚聽見主說:「大道已正式開通了」。

文中也預告今年2月上旬在馬來西亞舉行聚集,將召集國內各族群家人,而今次的推進,是為了讓馬來西亞的原住民家人成為當地的屬靈守門人。另外今年的全球聚集將在3月21-23日於韓國濟州島舉行。

(來源:Watchmen for the Nations,2017年12月,時雨編譯報道)

禱告:各地家人有更深的連結和合一。

列國聚集祝福埃及 進入以賽亞書十九章命定

自阿拉伯之春在2010年爆發後,埃及經歷了幾年的震盪。直至伊斯蘭兄弟會在政治上失勢後,國家緩慢地開始重建,但到今天國民仍然面對許多的艱難。12月初,幾百名福音派基督徒從世界各地來到埃及表達支持,並奉耶穌的名與埃及的信徒立約結盟。

「有福了」(Blessed)聚集於2017年12月6-9日在靠近開羅的山谷(Madinat Wadi An Natrun)舉行,海外參加者來自30多國。主辦者Watchmen for the Nations全球僕人團隊在多個月前開始邀請世界各地的信徒代表前來埃及,祝福埃及進入以賽亞書十九章24-25節的命定:「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在四天的聚集中,海外參加者與幾百名埃及信徒一同敬拜禱告,詩歌輪流用多國語言唱出,又用各自母語宣告聖經經文,表達出各民族在主裡的合一。

聚集舉行的地方Madinat Wadi An Natrun,科普特文字是Shee-Hyt,意思是「心的測度」。聚集中,一名領袖分享說,古埃及的木乃伊身軀內只保留心臟一個器官,因為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後,心臟會掏出來與羽毛比較輕重,以此判定死者是否有純正的心。在聚集前,主辦者呼籲進行40天的「降服」屬靈操練,求主監察並潔淨內心,以致向聖靈完全降服。40天的最後一天是12月20日,同時是今年猶太節期光明節的最後一日。

瑪拉基書四章6節:「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聚集按照這屬靈原則,帶領代與代之間彼此復和,心與心彼此轉向,從而破除土地因人的罪而受到的咒詛,接著祝福流進來,豐收就會出現。不但是家庭,經濟、社會、國家、受造大地也會蒙福。有老中青三代的埃及信徒為過去不和睦的關係認罪,並在眾人前,尊榮神按祂主權和心意所膏立和使用的僕人,關係出現突破性的修復。

一名猶太裔領袖預言埃及的復興,他宣告:「這是你的時刻,這是你的生日派對,我們來到你的派對跟你慶祝生日。」他又預言一場屬靈的洪流將湧出來,為神聖的旨意生出埃及。他說,在這特別的時刻他們來到埃及的特別地方,歷史上的沙漠教父就是在這地方上為埃及禱告幾百年,而他宣告屬靈的水流被釋放出來,帶來生命和復興。另一個洪流來自聖地伊甸園的河水,他禱告這屬靈的水流也從地下被釋放出來。「這是釋放復興到埃及的時候,奉耶穌之名將詛咒變成祝福。」

在悔改和復和之後,主辦者呼籲各地的信徒在屬靈上代表其國家,與埃及的信徒進入盟約的關係。戴冕恩牧師強調,他們不是立新的約,而是進入耶穌為祂的子民已立的約中。

戴冕恩牧師特別提到在今次聚集中,華人是人數最多的海外參加者,他們來自不同的定居國家,而華人很早之前已有中東的異象。「華人為來到埃及心裡火熱,有些人甚至是一生中都期待著。」

12月8日,華人領袖在台上與埃及領袖面對面站著,宣告彼此結連進入盟約的關係中。一名埃及領袖表示,他們已多次聽聞過埃及人和華人結連的預言,相信這不是單單為埃及,而是有更大的目標。他說:「現在我的心跳躍,充滿喜樂,可能你們不需要我們,但我們需要你們……你們的神是我們的神,我們一起同行吧,看神會做什麼大事。」一名華人領袖用宣告回應:「我們一同實行大使命,讓我們一起打榮耀的仗。」

最後的一場聚會上,參加者在主面前俯伏地上,以謙卑的姿勢表達對主全心全意的順服。之後各人將自己的名牌丟在地上,以此為先知性的行動宣告將自己的人生、教會、事工、生意等全獻上,單單為神國的榮耀。

聚集結束時,戴冕恩牧師展示當天早上有人拍下的照片,看到一條彎曲的雲柱像彩虹一樣覆蓋在會場上,背後是澄澈的藍天。他表示這是神的記號,後來在總結時說,神將會復還仇敵在2400年前偷竊的,而祂也要在祂的子民中恢復合一關係。

(記者王妍報道)

  • 報道獲大會允准,特此鳴謝

族群聚集 醫治列國

5月2-5日,泰國清邁的「族群聚集」,約1200位家人出席,包括少年人與小孩子,其中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約佔四分之一。家人來自39個國家,出席最多的是華人。聚會的形式非常自由,有歌唱,有舞蹈,大多都伴著原住民的戰舞與吶喊,跟一般教會的敬拜相當不同,大部份家人融成一體,投入敬拜。

原住民與漢人和好

據家人聚集核心團隊的許忠實牧師提供之消息,聚會一開始就請台灣家人上台分享。原住民談到他們的自卑、懼怕、退缩,是因為被欺負慣了,覺得自己不重要,不起眼。因著被傷害,他們一向稱漢人是「壞人」,是「小偷」,是「放屁族」, 極難信任,更不易同行。隨後漢人也述說他們這幾年來如何被聖靈催促,去到原住民當中,不說,只聽。他們在聆聽過程中被震撼,因而羞愧,坐不住了,就只能跪下哭泣,不停地說:「我們錯了,求你們原諒。」如此到一個地步,漢人終能取得信任,然後被牽著手,再去到另一族又一族,再認罪,再被饒恕,被接納。經過好幾年的過程,原住民才終於能真心地跟漢人走在一起,改口不稱漢人為「壞人」。他們現在以神的眼光看彼此為寶貴,立約成為家人,於是雙方都豐富起來,成為土地的祝福,也叫天父的心歡喜快樂!

對此,許忠實表示非常驚訝。「台灣如此真誠的分享之後,在這次聚集中再也沒有任何族群提到過去的傷心事了,只有在敬拜與擁抱中彼此肯定、尊榮,恢復族群的定位。我相信那是因為多年的同行已經有過一次又一次的認罪,也累積了一層又一層的醫治,才有今日的呈現。今天,我們繼續選擇用敬拜來佔領地土,用歌聲來叫敵人閉口,用舞蹈來表露我們神的掌權!」

少數族群醫治列國

聚集過程中亦有介紹來自不同地區的家人,例如印尼。印尼有1000族,600種方言,整個國家分為3個時區。當印尼家人帶敬拜時,一位爪哇來的家人分享說:「我看見這裡像閱兵台,我們都一同站立在主的面前。敬拜中的哭泣不只是印尼的,乃是所有族群的,我們從心底在呼喊阿爸,深淵與深淵在呼應。我們回家了,我們得到愛了,所以能去服事人。我們以前是殺人族的,如今我們出去為神得人了!」在聚集中,父老們手搭手連成一個長的隧道,讓一千人從中經過,並趁經過的機會,父老們也為他們按手祝福。

許忠實指,少數族群是神心上的寶貝,是神末世的秘密武器,這個仇敵也知道,所以早就厲害地攻擊他們,令他們幾乎殲滅。然而,神能從爐灰中帶出喜樂,從枯骨中建立軍隊。多年來神說祂的心不滿足,除非少數民族進來,基督的身體不能少掉族群,他們是拼圖的最後一塊。如今神正伸出祂的膀臂,將族群一個個帶入祂的家中,並在合一裡帶下權柄,破除仇敵的能力,奪回每一族群原有的產業。 「看看你的前後左右,我們真的是一家人,是一個身體,你相信嗎?要相信,但信心不是強求來的,信心是啟示,然後宣告。2017年,神正在做大事,5月族群的聚集後,6月29日又有加拿大Montreal的聚集,各國的代表要立約,成就耶穌在約翰17章的禱告,到時將釋放又一更高層次的合一。11月將有埃及的聚集,明年春天亦有韓國的聚集。」這就像以利沙要約阿施拿箭擊地(王下13:1 8-19),一擊再擊,直到屬靈的聯合國興起,相信合一會帶來權柄,地上所捆綁的天上捆綁,地上所釋放的天上釋放!「我們將對北韓及許多國家說:『讓我的百姓去!』這不是我們能做的,但神會做。」

提到原住民醫治列國的果子,另一位家人聚集核心團隊何寶生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美國和加拿大以往是用聖經的根基去建立神的國度,但雙方在處理原住民的事上都出問題。加拿大的命定就是醫治列國,然而自01年至今17年,家人同行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加拿大團隊因不同意戴冕恩牧師而分散了。「這幾年,神叫我們留意少數民族,祂正在醫治列國、各族群。現在神正讓我們把列國和族群的果子帶回加拿大。」

屬靈聯合國成立

何寶生稱,有一位加拿大人原住民,父親是原住民領袖,他代表原住民歡迎戴冕恩回家。以往戴冕恩在加拿大時,曾和加拿大5大原住民族群認罪和好、合而為一,族群給教會權柄行走在他們5族之間。戴冕恩離開加拿大團隊之後,他們卻分散了。17年後,這個族長看到家人同行的成果,列國和族群的合一。列國的家人再次擁抱加拿大人,而被加拿大人承認。

另一邊廂,澳洲5個主要部族的領袖合一並立約,原住民對土地的權柄比教會更大。少數民族有土地的權柄。這次有超過一千人聚集,帶著列國加族群的權柄。

何寶生又提到,神跟戴冕恩說,1945年成立聯合國,而神會給世界70年去證明人造的聯合國沒有果效,祂要在地上彰顯屬靈的聯合國。在5月2日族群聚集期間,聯合國就有一個會議討論原住民的權益。屬靈的聯合國成立,就是列國及族群足夠的代表合起來成為家人的時候,就有更大的權柄。從未有這麼多族群走在一起,由他們帶領聚會,可以自由表達,獲得尊重。「這個運動由尊榮猶太人,到結連以實瑪利,到這次的原住民。」

(記者林暐皓、陳淑安報道)

踏入5777年 立約作一個新人

即將進入猶太新年第5777年,國度事奉中心與以色列彌賽亞信徒事工Maoz Israel Ministries建立了亞洲的戰略合作關係,盼望讓更多華人與以色列同行。9月10至12日,Maoz Israel Ministries創辦人阿睿(Ari Sorko-Ram) 拉比再次來到香港,分享浸禮與血約、進入5777年及一個新人等訊息,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亮光。

浸禮與血約

聖經中曾經發生多次以水淹蓋人的事件或狀況,它們每一個都具有獨特的意義,也有共通點。透過阿睿拉比的闡釋,帶給我們新的啟示。

起初神創造天地時,有一個完美的「覆蓋」狀態:萬物都在耶穌基督裡,而神的靈在人裡面。神說要有光,並不是創造光,而是把真光耶穌叫來,然後在光明中、在耶穌裡創造萬物。後來神用塵土造人,把生氣吹進他們裡面,使他們成為有靈的活人(創2:7),就是聖靈住在人裡面。然而當人類敗壞,神親自設立了一個拯救的約:「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為仇, 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他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創 3:15)。以至於整本聖經都是為達成這個應許來推展。

阿睿拉比談到挪亞洪水,是第一次的淹蓋事件。「洪水是神的屬天的機制,使在血約之內的人透個水和方舟從邪惡的世界分別出來。」他說。人們常問為什麼要除滅一切,他解釋,其實神並不是憤怒,而是憂傷心痛。神一直等待人類回轉,但到了挪亞的世代,挪亞已經是最後一個合神心意的家庭去完成創3:15的拯救計劃。因此,洪水是為了保留最後一個屬神的家庭。神使洪水氾濫,卻與挪亞立約。方舟就代表立約的工具,罪得赦免、被神稱義。

第二次的淹蓋事件是出埃及。在逾越節當晚,神的使者因看到以色列人塗在門楣上羔羊的血,就「停止審判」,越過那家,代表他們的罪已得赦。然而,以色列人仍身處埃及為奴之地,若要離開法老的掌控,要進入紅海的水裡,水掩蓋之後埃及不能再追上他們。阿睿說羔羊的血是神超自然的赦免,但踏入紅海、摩西舉杖卻是人在自然範圍要做的事,以致聖經說神在「當日」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的手(出14:30)。

到了新約時代,耶穌用自己的血立永恆的約,而祂一次的獻上就永遠有效。可是,若人沒有離開屬靈的埃及,撒旦可以再次抓住他。因此浸禮就是信徒要經歷的「淹蓋事件」,當人下到水中,聖靈會和他一起在水裡出來,是永遠有效的。浸禮不是宗教儀式,而是屬天的機制,使舊的世界不能再追上,也回復到神創造時完美的「覆蓋」狀態。

 

踏入5777年 

關於新一年,阿睿有以下見解。禧年完結,5777年就是全新的開始。禧年間要赦免其他人的債。因此,要留意「不要把不赦免,或是帶著別人的問題進入新年」。赦免不是為那人而設,而是為被冒犯的人而設立的,以至我們不會因其他人的過錯囚禁自己。「即使對方不改變,我們也不用被綑綁」,他說。

另一方面, 5777年或任何的日子,都是為了提醒我們要留意自己在做什麼:我們有沒有救人和代表神的國?我們的恩賜怎樣祝福身邊的人?「不要把一個他連得埋在土裡,用你所有,做你所能,代表天國!你有足夠的時間!」他總結。

 

一個新人

阿睿拉比亦分享了「一個新人」的重要題目。這個新人有三面特質,是個人、團體和國家都有責任成為的。

首先,每一個相信神的話,承認自己的罪,接受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為救主的人,都有一個新心新靈。他必須脫去舊人,穿上新人。這是個人責任,決意順服在耶穌的主權之下。其次,不同團體構成基督的身體,每個成員及器官都是身體的一個功能,要協助其他部分,使基督的身體有效運作。再者,不同國家的信徒都會加入成為「以色列國民」的一員。因著國王耶穌和我們的關係,凡在祂的王位以下都是「以色列國民」,因為我們所代表的國家都在「以色列聯邦」(Commonwealth of Israel)之中。他特別提到,進入一個新人的時候,人並不會失掉自己的國籍和種族身分。

阿睿拉比之後指出,一個新人的啟示,可以幫助以實瑪利及以撒的後裔進入命定。他說:「神聽見童子以實瑪利的聲音,給了他命定,並且在祂的救贖計劃中有份。」神對亞伯拉罕兩個孩子的命定都是因為亞伯拉罕的約,這約今日仍然有效。仇敵希望毀滅以實瑪利和以撒的命定,使以實瑪利歸入伊斯蘭教,並跟以撒成為敵人。然而,以實瑪利和以掃後代的土地一直在以撒的後裔附近,「神設立他們作為以色列的第一道防線!」他相信「一個新人」會為亞伯拉罕的家帶來突破,並帶下神的國度。

(記者林暐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