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今Teen 教會機構職場合力 讓下一代真正脫貧

「扶貧研討會2018」於11月22日,由教會關懷貧窮網絡假聖安德烈堂舉行,今年大會主題是「希望在今Teen」,有近400位教牧、機構同工、基督徒商人和有志服侍基層的信徒出席。主辦單位 期望透過座談會、工作坊及展示會,聚焦兒童及青少年貧窮問題,共同謀求下一步行動,幫助下一代重拾志氣,找到人生方向。

年青人貧窮問題嚴重

.葉兆輝教授

香港大學社工系講座教授葉兆輝向與會者分析政府的《2017年香港貧窮情况報告》。「香港有137萬貧窮人口,即每5個人就有1個人活在貧窮中。」葉指出整體貧窮情況近年有改善,但兒童貧窮率仍然高達23%,主要原因有四方面:離婚率上升;新移民中六成是青少年;少數族裔收入不穩定;低收入家庭結構性貧窮。葉表示近年經濟發展未能使市民受惠,2001-2011 年間薪金按通帳調整後不升反跌,造成許多年青人不滿和絕望。葉向作老闆的發出呼籲:「大家招聘年青人時不要壓價,應慷慨一點,給予一個合理的薪水。」他又從地圖分佈發現青少年自殺的風險與貧窮有相關性:北區有6名青年在四個月內相繼自殺,他們的共通點都是只有中學畢業,沒有工作,欠缺家庭支持。葉建議教會植堂時可針對貧窮人所在的區域,在社區保護青少年,給他們介紹工作,助他們面對逆境。

以真理服事年青人

.蔡元雲醫生

教會關懷貧窮網絡副主席蔡元雲醫生在信息分享中指出,要以耶穌話語中的亮光,幫助青年向上流動。耶穌的使命宣言中(路 4:18-19),對如何服事貧窮人有不同的定義:「耶穌說要傳福音給貧窮的人,不單是提供財務資助,他們更需要聽到福音。很多年青人以為教會只關心天堂,但耶穌很關心我們在地上的生活。」耶穌又說要醫治傷心的人,調查顯示香港56% 的中學生有抑鬱徵狀,更有學童自殺,許多家庭都需要得醫治。蔡亦了解香港的年青人看不見未來的盼望,只看到黑暗和絕望,但他認為「瞎眼可以看見」:「我們要用耶穌的愛去服事他們,回應他們全人的需要。」同時,教育制度令學生追求卓越卻沒有靈魂,被困在家或在學校,耶穌叫被擄的得釋放,教育制度有必要改革,叫受壓制的得自由。蔡建議,既然每個區域都有貧窮人,教會應該與前線機構合作,以行動幫助他們。耶穌作了「向下流動」典範,他不是以高姿態去指出人貧窮,而是與貧窮人同行,作他們的朋友,謙卑地分享生命和愛。

蔡元雲特別談到基督徒踴躍參加政府政策中的「三年制友師計劃」,一萬五千名友師當中,七成是基督徒,令政府相當驚訝。友師幫助青少年追夢,關心他們的家庭,是很全面的關顧。蔡認為,友師關係要在監督之下,以保護友師和青少年。計劃讓參加者有機會進行職業探索、體驗和認定,長期陪伴青少年成長並向上流動。不少參加者透過友師加入教會,認識耶穌。

要長遠改變貧窮,蔡元雲認為可朝向個人、系統及結構性三個方向邁進。個人方面,商界及民間要擺上自己的力量。系統方面,家庭、學校、前線機構、商界及教會多方面要互相配合。蔡說:「政府很留意我們的聲音,只要有成果為證,就可影響政府扶貧及青年政策。」結構性方面,香港要走出過去的成功,走出只有四大產業的困局。

慎防貧窮陷阱

.余德淳博士

EQ研究訓練顧問余德淳博士認為協助年青人脫貧,要小心誤墮3種另類貧窮陷阱。首先是社會價值貧窮:年青人投入重複性又沒有前景的工作,只是一種沒有意義的生活。基督徒老闆要提供有社會價值的工作。其次是親情價值貧窮。余曾到木屋區探訪一個家庭,父親剛出獄回家,一家人吃飯快樂又團結。晚飯後,他卻收到另一個大學畢業生致電哭訴,她害怕結婚後收入不足以供樓。兩邊的對比給他很深的反思:「我們不要擁有居所卻沒有親情,家庭和親情才是我們所要的。」第三是個人貧窮,俗語說人窮志短,余認為只要找出年青人的志氣和方向,他們就會做得好,有力量走向豐富。

研討會中段設有七個工作坊,邀請多間教會或機構分享服事基層的孩童、中學生、大專生、職場及社區等不同年齡層及需要的經驗。研討會最後環節是展示會,有三十多個機構或單位介紹事工、尋求合作,造就基層人士。教會關懷貧窮網絡在新聞稿中表示,盼望與會者「以此為起點,積極聯絡研討會中認識、有同樣心志的伙伴,一同計劃、開展及擴大事工規模和成效,祝福更多有需要的青少年。」

.研討會設有多個工作坊

(記者林暐皓報導)

(十二)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預言全球經濟步入衰退的新聞不時出現,有些專家將今天的情況跟德國納粹興起,爆發二次世界大戰的情況相提並論,人難免受影響而憂心,所以要對吸收資訊有謹慎態度,但也不用消滅所有危機感。兩年多前,有一日我禱告時,禁不住向神查詢一些未來的事情,「主啊,這世界好像只會更動蕩,我們基督徒應該做什麼才好?怎樣預備?」

禱告後看聖經。打開一看,是傳道書十一章,從1節開始讀,讀到2節時,心感不妙,「因為你不知道將來有什麼災禍臨到地上」,我立時感到神在回答我的提問。

傳道書十一章1—8節:

當將你的糧食撒在水面,因為日久必能得著。 你要分給七人,或分給八人,因為你不知道將來有甚麼災禍臨到地上。 雲若滿了雨,就必傾倒在地上。樹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樹倒在何處,就存在何處。 看風的,必不撒種;望雲的,必不收割。 風從何道來,骨頭在懷孕婦人的胎中如何長成,你尚且不得知道;這樣,行萬事之神的作為,你更不得知道。 早晨要撒你的種,晚上也不要歇你的手,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樣發旺;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是兩樣都好。 光本是佳美的,眼見日光也是可悅的。 人活多年,就當快樂多年;然而也當想到黑暗的日子。因為這日子必多,所要來的都是虛空。

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用這章來講道,自己以前也沒認真看過,那時真的不明白經文的意思。很奇怪,為什麼要將「糧食撒在水面」?這跟第2節所說的災禍有何關係?我當時對這8節經文的解讀是:人無法掌握未來,不會知道災禍何時來到,今天只管做該做的事,就是將你的東西與人分享,不望回報,所以將你有的糧食撒在水面,讓空中的鳥、海中的魚吃飽,牠們不會感謝你,所以你的分享是沒有私心的。總之不要想太多未來的事,做好今天的本份便是。

這個解釋看來合理,但為什麼經文接著說「因為日久必能得著」,當中好像有因果的關係,而不是純粹指無私的善行。有解經家認為,經文的意思是叫人向外面的世界去,不要停留不動。我們來看英文聖經版本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這版本較為著重原文字面翻譯: “Send forth thy bread 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For in the multitude of the days thou dost find it.”我將之譯成中文:「將你的糧食差出去水面上,多日後,你會找到它。」

Send forth的希伯來原文是šal·laḥ,有「差出去」或「送出去」的意思。洪水止住後,挪亞「差」鴿子出外,動詞就是這個希伯來文。但單憑這個動詞,還未能完全解讀到這節經文。

從希伯來原文看,「在水面」也是創世記一章2節中的「在水面上」,這節經文說「……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世之前,地是空虛混沌的,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展開創造大地的神聖工作。「水」在聖經裡多處是代表邪惡範圍。今日的世界是撒旦掌權的,而我們是被差派去參與神國降臨地上的計劃,配合聖靈的創造工作。

基於以上發現,我嘗試這樣理解傳道書十一章1節:我們要用有創造性的方式使用我們擁有的資源,假以時日,我們就有回報。我們有的資源要差出去,在這撒旦掌權的世界中完成神聖的創造計劃,將來會有收成。但今天所做的事情,我們可能不會看出與未來的收成有任何直接關係,但神是一切的主宰,祂在天上的記事簿有我們的工作記錄,而祂會按祂的心意賞賜良善的僕人。

這樣的理解與接著的6節(傳十一3-8)經文吻合,最後一節更回到傳道書的「空虛」。

未來有什麼患難,什麼事情發生,聖靈隨己意或會讓我們預知,但我們並不堅持自己必須「知道」,更重要的是信心生活。必然發生的,始終會發生,我們若然定睛於這些將要發生的事情,便不會做什麼,因為我們想像不到自己怎麼有能力應付。所以只管忠心做好當下的工作,專心做份內之事。

將來即使有我們意料不到的災難,但不要停下現在手上的工作,不要倚靠自己的推測、理解、經驗,不要只顧及自己的利益得失。今天所應做的事情,需要持續做的事情,就向著目標將自己有的資源差出去,並有策略地分給七、八人(參傳十一2)。在混亂無序的世界裡,與聖靈同工,祂有創造性的能力,必然帶來收成。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

(十)我們的荒年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過去十年,傳媒不厭其煩報道全球金融危機的先兆,「泡沬經濟」這詞彙大家耳熟能詳,日本在90年代的泡沬爆破,使經濟發展處於低谷二十多年,至今還沒完全復原。而今天因一些大國的貨幣政策,形成一個無人能預期何時爆破的超級大型泡沬。我們不是不知道泡沫的存在,可是卻感到除了跟上大隊外,便沒有出路,只希望爆破的時候,自己「幸運地」不是受害者,但這「幸運地」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有人寄望上天恩寵。

2017年,瑞士銀行對擁有至少一百萬美元投資的全球客戶進行問卷調查,詢問對未來的看法,結果刊登在官方刊物UBS Investor Watch。最重要的發現是,約八成的百萬富翁認為2017年是他們一生之中最難作出預測的一年。我們都感到極大威脅的全球危機的存在,卻不知如何發生,何時發生,更使人感到茫然的是,今天我們看不見有什麼方法避免那危機的爆發,因為那不是全球政府合力就可以解決的大災難。

在2015年,匯豐首席經濟學家 Stephen King用一個鮮明的意象描繪當前的經濟危機 —「鐵達尼號」。他稱,當今的世界經濟像一艘沒有救生艇的郵輪,假如出現新一波衰退,根本沒有政策面對這挑戰。他根據歷史預測,經濟大衰退快將出現。

全球的幾個大國的債務是天文數字,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我們所擁有的昌盛,很大部分是建基在「虛幻的資金」上,用從來沒有真正擁有過的財富來建造強勁的經濟,因此周期性的衰退必然循環出現。雖然知道必然出現,但引致衰退的爆發點,我們無法確定在哪裡,冰島破產,雷曼兄弟破產,都是事後才獲得關注。

有智慧,有遠見,而又有說服力的政治領袖在哪裡?

我將The Message (MSG)版本的箴言28章2節譯成如下:

「當國家陷入混亂時,每個人都有解決方案,但只有真正有知識的領袖才能解決事情。」

我們現在面對的困局雖然不是完全對應約瑟時代的饑荒,但有幾方面的情況卻近似。古時的人知道饑荒是有可能出現的,但因不能預測時間,在什麼地方發生,所能作出的預防措施很少。若不是神給法老異夢,埃及政府也不會儲糧。執政者可以透過施政策略,減少受災程度。也許我們要為這時代出現的領袖禱告,求神差派祂的僕人,在荒年之前就有所預備。

未來的重要威脅還有人工智能的發展,我們還未能看清楚人工智能對社會文化、人倫關係的改變,更迫切的問題可能是,到底多少人會失掉工作?有些人提出解決未來大規模失業潮的方法是實行全民基本收入。我相信全民基本收人是全球發達國家的趨勢,面對高企失業率,必須重新分配資源,才能免於社會騷亂。但誰給你錢,誰便對你有主權,或許全民基本收入附帶條件,包括必須認同政府的價值,或主流社會的價值,於是對一些違反信仰的事情必須接受。你仍然可有選擇,但若然堅持不依附制度而獨立生活,意味著過比別人更辛苦的生活,因信仰的緣故,選擇了窄路。對敬虔的人來說,那是荒年的來臨。

埃及的七個荒年裡,全地鬧饑荒,只有法老的倉庫有糧食,人人只能用自己僅有的東西交換糧食,最後失去自由成為奴隸。但雅各家庭卻不只能保住性命,更在荒年裡昌盛,因為神給他們預備「歌珊地」。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

發展不是硬道理 聖經土地觀才是真祝福

「土地、居住與生活研討會2018」於2月9-10日舉行,主題為「吾『慌』無地!?──土地開發的信仰反思」,當中由香港中文大學王福義博士及中國神學研究院李耀坤博士分享的「開發地土X天父世界」講座,探討了香港土地供應、保育政策及聖經土地神學等問題,並勉勵教會進入社區服務寄居者。

資本主義土地觀

根據香港規劃處「香港土地用途2016」資料,香港75.7%為未建設土地,當中的41.7%為郊野公園,34.3%為未被使用的土地,包括棕地、私人土地、私人康樂土地、墳地、採礦區、禁區及軍事區等。其中棕地和私人土地各有超過1,000公頃。而根據2016年香港審計處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當中住屋開支佔總開支的34.3%,住私人房屋的住屋開支達到40.5%,而飲食開支則退居第二。

李耀坤博士就香港的住屋實況及資本主義土地觀指出,「香港人不是為『口』奔波,而是為『樓』奔波。」香港是全球最難負責住屋的城市,樓價與入息比率達19.4%。大部分人認為住屋是人生重要的保障及投資,願意跨代參與置業。社會文化把能否置業作為衡量個人成就的標準。他又形容,這是一種形成中的階級矛盾:社會高度獎勵擁有財富的人,將更重的軛放在貧窮人身上。他解釋,在資本主義土地觀之下,土地是個人生命的延伸,是具有排他性的勞動成果。因此,土地與人的關係由共生共存,變成只剩下擁有權。土地變成可交易的商品,只是眾多資本的其中一項,用作最大化經濟效益。土地的市場價值決定一切,只有能負擔的人才可以在當中生活,人與土地之間的感情沒有價值

截然不同的聖經土地觀

關於聖經的土地觀,王福義博士指出,土地是神創造的,並交給世人管理(詩115:16),但神並非放手不理土地(創6:12)。神對土地使用有要求,不容人玷污,不容忍不公平,也要求給予土地安息,人才會受保障。王說:「在香港,人對土地為所欲為,不理會土地能否承擔。大自然不單是人賺錢的工具,土地也是承托著人的生存環境。大地是神所創造的,人不應該破壞。」

李則提出三點信仰土地觀。首先,土地是立約的禮物,不是私有財產。「地不可以賣斷,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 人不能在土地上為所欲為,神對土地有規範。神的子民只是土地的管家,當人擁有土地時,應想起神的恩典,而不是自己的豐功偉績。第二,土地要安息 (利 25:2-7)神為所有受造物預備了休息,並要求每7年土地要守安息年,出產要給僕人、寄居和走獸享用。李說:「累積財富,要『賺到盡』,只會帶來奴役壓榨。神要求子民有另一種對待生產的態度,要與其他人分享神的供應、平安和福樂。」最後,土地代表實踐立約責任(利25:24-28)神要求至近的親屬,要贖回弟兄因際遇不佳所賣的產業。聖經中「贖回」和「親屬」來自同一個字根,原文是神作以色列的救贖者。神的子民要學習作鄰舍的救贖者,推廣一個關愛的社會文化。

資本主義土地觀認為,經濟發展就是必然、要賺到盡、土地只是商品。信仰的價值觀卻認為,人只是土地的管家,土地也要休息,而且要看顧客旅寄居。

最後,兩位講員鼓勵信徒應該反思,為何置業是成功指標。當樓價是一個重軛,參與在其中就是進入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現代奴隸制度。在教會方面,應考慮如何服務社區中的客旅寄居者,成為「至近的親屬」的代贖者,而不是由執事會決定教會用途。李舉例說:「星期一至五,丟空的教會物業有否發揮作用?假如今日你的堂會在社區消失,居民會覺得若有所失還是慶幸?」社會方面,宜反省多年的發展政策是否真的能祝福土地?我們要一味追求繁華,還是一片祝福生命的沃土?

(記者林暐皓報道)

(二)關於加納的異象 -【無限商機】專欄

過去主曾經多次給我不同的異夢,有時祂也會半夜將我喚醒對我說話。就在1986年的新年前夕,我發現自己在凌晨一點半的時候完全清醒,毫無睡意。此時我已經知道,這是神要引起我注意的方式,因此我穿著睡袍,躡手躡腳悄悄地走下樓。

當我禱告時,問神:「是歐洲嗎?亞洲?還是美洲?」但是沒有回答能夠消除我靈裡那股巨大的急迫感。「主啊,是非洲嗎?」忽然間聖靈的同在增強了。我開始一一列下非洲各國的國家名。最後我點到了「加納」,隨即有不尋常的事發生了,我被聖靈提到天上並且經歷了說不出來的大喜樂。這經歷持續到清晨五點半左右。

之後,我便急於更多了解加納,於是翻遍了百科全書和地圖集,閱讀關於這個先前稱為「黃金海岸」的國家的一切資訊。加納的經濟完全仰賴可可的出口,由於70年代初期石油危機的影響,當時的加納經歷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國家所賴以生存的重要物資都得仰賴進口,其價格都上漲了三倍。加納要如何度過這難關呢?不知怎麼地,我馬上看到了答案,就在可可!許多創意開始湧現於腦海中,因此我趕緊寫下一個大綱。寫完之後,我回到床上睡了一個小時。

次日,當我還在思考著加納和可可的時候,門鈴響了,快遞員送來一封從加納寄來的信。 我們坐著吃早餐的時候,我妻子雅思特和孩子們聽我大聲地朗讀那封七頁手寫的信。

寫信的人名叫喬冶・汪納・阿吉曼,是加納的一名佈道家。他被神呼召到內陸去傳福音。 他順服回應了呼召,但是由於沒有贊助者,他發現愈來愈難以供應及撫養他的家人。最後在絕望中,他走進大草原荒漠的深入地帶,禁食禱告了兩週。兩週結束後,主親自向他顯現,說:「喬治,當你在我的國度中為我工作時,你應當將你的需要讓我的財務經理知道。在我的國度中有我的財務經理。」

然而,喬治並不認識任何一位財務經理,所以他決定等候主更進一步的指引。他等了整整一年。然後,有一天他在旅行的途中,公共運輸系統出現故障,他必須在一個村莊留宿。於是他到一位基督徒朋友的家。在他朋友家中,他看到一本「全備福音從業人員」的雜誌—「聲音」(Voice),內中包含許多基督徒企業人士的見證。他看見其中有一份國際董事的列表,長長的名單共列出一百八十五個名字。我的名字也在其中。他讀著這些名字的時候,聽見主對他說:「有些人在這名單上。」

然而有這麼多人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是他馬上就得到了答案。「為你的一切所需挑選一個。」主告訴他。 「歐森先生,」他寫道,「你就是那些財務經理中的一位。」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融合人性心理的經濟學 -【文化守望者】專欄

今日企業家正等待大數據時代的來臨,掌握更多消費行為資料,就更能捕捉商機,可能是對的,但對一種文化行業未必有效,它叫出版業,從來沒有人能準確預測哪本書必然會大賣,令編輯跌眼鏡的暢銷書也有不少。人的喜愛是變動的,追根究底,即使是消費,人也不是全然理性的。

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H. Thaler)有「行為經濟學之父」之稱,他的功績是將心理學和經濟學結合,或者說,他在心理學和經濟學之間成功搭建起一條橋樑,對一些違反經濟理論的行為,從心理角度剖析原因,而且是大家聽了就明白過來的,感到很實用。

傳統經濟學理論將現實簡化為抽象模式,用常理來解釋和預測經濟活動,可是人有時候會不按常理出牌,甚至違反常理,做出不合乎自己利益的行為,傳統經濟理論解釋不到的這部分,就是人性的複雜。為什麼電影有永遠拍不完的題材?因為人性永遠是故事的核心,而人性還有很多奧秘,幾千年來都未能解開。塞勒主張,人是經濟主體,經濟模式必需融合人性,否則就是離地。積穀防飢,積錢防老,大多數人都認為是好事,但甘心樂意實行的人有多少呢?塞勒提出一些改變,提升人民的儲蓄率,其一方法是不讓個人有太大程度的選擇自由。我們有兩種視野:看到當下的需要,以及看到長遠的目標,在缺乏自制力下,我們往往做出不合乎長遠利益的行為。塞勒就是針對人性的軟弱,而提出更有效的方法改善生活,至少讓人做出好的決定。

塞勒最初提出他的理論時,被認為離經叛道,經濟學就是經濟學,怎能融入心理學呢?到今天,他的學說獲得重視,反映了跨界別的趨勢。過去是專業化的時代,學科各自獨立發展,世界需要的是專才,而不是通才,除非是達文西這類曠世奇才。人類有幾千年的歷史,知識和智慧已累積這麼多年,有新的突破,比過去任何一個時代都困難,但人和世界的問題卻越來越多。因此,新的時代自然走向融合,用整全的思考發現過去獨立發展的學問中的結合可能。

經濟行為離不開人性,而人的最高層次需要是靈性的,最深的需要仍然是如何得救、哪裡才是終極的歸宿,或許經濟、心理、科學、科技等,在未來的世紀也會加入靈性的探索。我們準備好嗎?職場興起!


文@黃少芬

[國度觀點] 從寄居者心態看待住屋需要

在缺乏良好經濟因素的支持下,香港樓價不斷創新高,中層市民也難以置業。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據,本港私人住宅售價指數連升15個月,最近達336.1點,半年以來累積升幅為9%,15個月以來則接近兩成半,而房租也跟著樓價破頂。在自由經濟政策主導的社會,房地產已成為短速致富的投機貨品,而住屋問題則成為每代香港人的沉重包袱,即使教育水平大大提昇,社會階層流動性大大增強,也難以終止貧富懸殊的惡化。

薪金追不上樓價是本港政府必須優先處理的社會問題,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多次主動表示「必須立刻正視」問題,也提出對策。她早前表示成立由非官方專業人士領導的專責小組,其後經過社會辯論,與各界人士商討如何開發新的土地,並定出土地發展的長遠政策。地少人多一直以來是限制本港發展的困境,填海也不能在短時期內解決土地不足的問題。況且,本港樓價瘋狂上升,也不是純粹土地供應不足的原因,如果房地產投機繼續熾熱,無論土地供應增加多少,樓價只會繼續因投機炒買活動而不受約束地上升,脫離大眾市民的購買能力。

聖經說,人在世是寄居者,沒有人有土地的永遠擁有權,在永恆的時間表上,置業安居不過是暫時的,土地是受託管之物,住屋需要的滿足亦是神的恩惠。一方面,基督徒知道人生在買樓以外有更高的使命,工作不完全為買樓,買樓不是人生目標。另一方面,無論是買樓或賣樓,是業主或租戶,都應從寄居者心態看待房地產,知道自己有受託的身分,而房屋是為產生有益於人的價值的工具。投機不是建基於創造價值的經濟活動,甚至含有貪婪的本質,剝削勞動者的居住需要,因此炒樓風氣不應鼓吹,也不應追隨,寧可將資金投放在產生價值和意義的經濟活動上。除此之外,基督徒可以祈求神的智慧,就土地發展政策提出跟這世界不一樣的意見。

以色列與中印關係升級

以色列正與兩個亞洲國家建立強而有力的聯繫:一方面印度總理歷史性訪問以色列,另外以色列和中國完成自由貿易協定。

印度駐以色列大使卡普爾(Pavan Kapoor)在以色列和印度建交25周年紀念日接受採訪時,宣布印度總理將會歷史性訪問以色列。他的訪問標誌各級關係的提升。

在過去兩年中,兩國官員之間進行了兩次高調訪問。2015年,印度總統慕克吉訪問了以色列。2016年,以色列總統里夫林回訪印度。今年1月,總理莫迪還會見了農業部長,她正在印度完成兩國農業關係升級的協議。

大使卡普爾還談到開辦德里直航特拉維夫的計劃。目前,只有以色列航空經營從特拉維夫到孟買的直航。印度大使館正在與印度航空公司進行談判,以便開展兩國之間的直航。

目前,每年有35,000-40,000名以色列人到訪印度,反之亦然。兩國都有興趣大幅提高每年的遊客人數。

以色列政府近幾個星期討論與印度和中國的關係,以紀念與兩個區域巨頭建交25周年。

外交部亞洲及太平洋副主任索弗和亞洲部副司長沙格里爾向部長們介紹了兩國議程的核心問題。沙格里爾說,中國和以色列政府之間的平台非常好,中國有很大的動力與以色列經商。他還指出,兩國貿易額為110億美元,其中只有30億美元是出口。

(來源:Y Net News,2017年1月31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中國及印度成為物質上及屬靈上都支持以色列的國家。

美基督徒領袖倡議 聖經原則經濟體系

近期,有來自商業、政治、文化和神學等不同界別的32位基督徒領袖攜手一同發表了一份題為「信仰在工作:經濟繁榮與自由創新」的特別報告。這報告是由《華盛頓時報》及「信仰、工作與經濟學院」(IFWE)合作完成,其中包含了雙方領袖的專題意見及評論。

《華盛頓時報》的主席及行政總裁Larry Beasley說:「這項目能夠探索創新優勢、創意、產業權和營商模式的項目,推動人類發揮潛能,並且符合我們『立志為讀者提供既獨特又有意義的內容』的使命。」

基督徒領袖,包括牧師及商人,提倡一個運用創新、管理、殷勤及愛鄰舍等核心聖經原則的經濟體系,「我們不認為聖經有明確地支持資本主義或任何其他經濟體系。」IFWE執行董事 Hugh Whelchel 在文中寫道:「聖經提及了非常多的經濟原則。我們作為基督徒,應該運用聖經的智慧在日常生活中作出合乎真理的經濟決策,並相信它能引導我們邁向一個更合乎聖經原則的經濟體系。」

該報告已經刊登於《紐約時報》,並將於華盛頓特區分發給大約10,000名領袖,其中包括每個國會辦事處,估計有機會接觸到上百萬讀者。

(來源:Charisma News,2016年10月10日,陳惠芬、莫嵐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更多基督徒明白聖經中的經濟原則。

[國度觀點] 政經動盪持續 耶利米買地的啟示

全球經濟已有步向衰退的現象,而英國的脫歐決定,更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巨大震盪,向疲弱的經濟抛擲大石,壓得喘不過氣來。另一邊廂,多個主要大國的政治局勢同樣動盪。土耳其剛發生政變,委內瑞拉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令國民憂慮,而伊斯蘭極端勢力的恐怖襲擊在歐洲造成前所未有的恐慌。政治經濟的動盪仍未出現止停的先兆,一個更高的浪接一個高浪的衝擊卻似乎是未來的常態。信徒相信歷史在至高神的掌握中,心裡有平安,但在實際的預備行動上可以有怎樣的計劃?

耶利米向以色列民宣告,神要將耶路撒冷交在巴比倫王的手中,因而得罪猶大王西底家,最後遭囚禁。在被囚的護衛兵院內,神吩咐他向叔叔的兒子哈拿篾買地。哈拿篾果然來見他,求他買下便雅憫境內亞拿突的一塊地。耶利米在見證人面前,付十七舍客勒完成交易,將契約放入瓦器中收存。當時,那塊地連同那城其實已在迦勒底人的手中,在人看來,耶利米買地是極其愚蠢的決定。根據猶太人傳統說法,耶利米最後被猶太人擄到埃及,然後被石頭打死,或是死在巴比倫。他買的地沒有為他帶來好處。耶利米早已預言被擄,心裡應有打算,對這塊地的前景沒有憧憬,單單為順服神而買地。

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是神的旨意,將來回歸並經歷復興,也是祂的旨意,在祂沒有難成的事。耶利米買地,是為預告今天這荒涼之地,日後必有人買賣土地,即預告猶太人重獲自由回歸家鄉,關乎靈性復興的盼望。

政治經濟不穩,信徒難免憂慮,為個人的財務狀況和投資計劃而苦惱。然而,單單追求個人的經濟得失,只向神求個人的平安,信仰便會變得個人化。我們當尋求神對這世代的旨意:祂如何施恩憐憫,賜下盼望?我們的決定如何能配合祂的旨意?或許祂會透過我們做的「投資」行動,在世人眼中,成為先知性的行動,預言那位「沒有難成的事」的神,將會再次復興這世代。我們可有耶利米那樣的信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