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猶太人對特朗普支持度低 是否支持以色列非優先考慮

一項針對美國猶太裔選民的調查顯示,他們持續對總統特朗普不滿,總統支持以色列與否並非他們對施政的優先考慮,他們更關心反猶主義的盛行。

調查由傾向自由派的猶太人組織「猶太選民學會」(Jewish Electorate Institute)委派「格林伯格研究所」(Greenberg Research)進行,該研究所過往專為民主黨候選人進行民意調查。他們在5月6日至12日期間,於網上從先前曾表示願意參與調查的選民中,隨機以電子郵件發出邀請,訪問全國1000名猶太裔選民,當中大多數自稱民主黨人和自由派,並計劃在2020年的選舉中投票給民主黨。

調查顯示,71%的受訪者反對特朗普。他們認為他在打擊反猶主義方面表現欠佳。美國猶太民主黨人委員會執行主任Halie Soifer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猶太裔選民強烈地反對幾乎所有特朗普的政策,特別是移民政策和打擊反猶主義。」

美國猶太裔選民關心的施政優先事項是國內問題,而不是與以色列相關的問題。58%受訪者認同的施政的優先事項是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障等社會安全網政策,其次包括打擊反猶主義、槍械管制及打擊白人至上主義。只有28%的受訪者認為「候選人是否支持以色列」是他們關心的問題,為眾選項中最少。

特朗普獲得正面評價的唯一領域是與以色列的關係,其中55%認可他處理美以關係的方式。然而,大多數(64%)不贊成特朗普退出伊朗協議。

猶太選民學會致力於深化公眾對猶太人參與民主選舉的理解。其委員會由猶太人組織圈子和民主黨中突出的人物組成。

(來源:JTA猶太選民學會網站,2019年5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願更多美國猶太人認識耶穌及以色列在末後的位置。

美國承認戈蘭高地屬以色列領土 具戰略及安全意義

3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白宮接見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並簽署了一份官方公告,承認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領土。

特朗普於3月22日在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發文指:「經過52年,美國是時候完全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這對以色列和周遭地區穩定具有重要的戰略和安全重要性!」他在簽署公告時表示:「伊朗,敘利亞南部的恐怖組織及真主黨的侵略行動一直持續,戈蘭高地是向以色列發動攻擊的潛在地點。前幾任的總統早就應該這樣做。」

美國國務院在2018年發布的年度人權報告中,首次稱戈蘭高地是被「以色列控制」而不是「以色列佔領」。

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以色列從敘利亞奪取了戈蘭高地。在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期間,敘利亞軍隊佔領了戈蘭南部的大部分地區,但被以色列的反擊驅逐。以色列和敘利亞於1974年簽署了一項停火協議,以色列幾乎獲得高地全部控制權。以色列於1981年吞并戈蘭高地成為領土,但從未獲國際社會承認。聯合國安理會1981年一致通過的一項決議,宣布以色列「在被佔領的敘利亞戈蘭高地實施其法律,管轄權和行政管理的決定是無效的,沒有國際法律效力」。

戈蘭高地是重要戰略資產,它有肥沃的土地和豐富的淡水資源。聖經中的戈蘭高地,包括基列、巴珊全地,是瑪拿西、迦得和流便支派從亞摩利王手中奪取的。

.戈蘭高地黑門山

國際社會普遍反對美國的舉動。敘利亞國營通訊社SANA譴責該舉動是「對敘利亞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公然攻擊」,又指「這個決定使美國成為阿拉伯人的主要敵人。」土耳其亦表示不可能接受美國對戈蘭高地的決定。

有評論認為,內塔尼亞胡面對4月9日以色列大選的競爭激烈,特朗普的舉動似乎是為他提供支持。內塔尼亞胡在白宮時亦說:「以色列從未有像總統特朗普般的好友。」

承認戈蘭高地是美國自2017年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及在2018年將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後又一項支持以色列舉措。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Breaking Israel News 及 Al Jazeera,2019 年3月17至28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求主保護以色列的國土安全,更多國家與以色列同站立。

特朗普顧問蘭斯•瓦納來台 站立七山關鍵位置 與神國度匯流

國度職場使徒中心網絡於1月3-4日假聖教會利河伯使徒中心舉辦「職場七山論壇」,邀請美國總統的策略與信仰重要顧問之一蘭斯•瓦納博士(Dr. Lance Wallnau),以「揭開終極命定匯集密碼」為題分享:教會要差派使徒,牧養職場七山領袖,建立微型群體禱告祭壇,站在城門口發揮影響力,連結各山頭,與仇敵爭戰,在列國得地為業;個人方面,應緊緊倚靠神,忠心順服神的帶領,克服苦難循環,進入神國度水流,成為蒙福的關鍵。聚會共有200多位職場領袖及弟兄姊妹出席,並多次邀請職場七山的領袖及弟兄姊妹站立為七山事工禱告。

蘭斯在論壇一開場,先講述外界最有興趣的話題,就是他預言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會當選美國總統這件事。他說,當時特朗普還在黨內初選階段,雖然美國各界都不看好特朗普會當選總統,神告訴他,「第45屆美國總統將按照以賽亞書45章行事。」這章經文描述波斯王古列,讓猶太人在被擄70年後歸回耶路撒冷,唯一吻合條件的人只有特朗普。結果特朗普贏出2016年大選,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他還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把美國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因此,當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問美國,與特朗普會面,稱特朗普此舉如同2,500年前古列王幫助猶太人被擄70年後歸回耶路撒冷一樣,「特朗普是古列王。」蘭斯說,以他對特朗普的觀察,特朗普是非典型的基督徒,但神卻揀選他,站在政治山頭的關鍵位置上,發揮極大的影響力。

對於首次造訪台灣,蘭斯說,如同以色列建國70年一樣,亞洲的新加坡、南北韓、台灣及中國都正在度過一個70年週期。台灣今年面臨兩岸分治70年的關鍵時刻,神的心意是,列國正進入成熟時期,教會甦醒,就可以進入跟隨神的羔羊腳蹤的綿羊國,否則就成為敵擋十架的山羊國。他表示,台灣教會不要複製美國模式,要差派使徒去興起職場七山(宗教、家庭、教育、政治、媒體、藝術、商業)弟兄姊妹,「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站在關鍵有影響力的位置上。他看見台灣將成為使徒性國家,成為合神心意的「綿羊國」典範。

「教會不可再被宗教的靈困住手腳,而是要門訓列國。」蘭斯說,教會位居職場七山的領頭羊,不能再以傳統思維只以搶救個人靈魂為主,而應差派門徒進入七山。在主復活500年後創立的伊斯蘭教,如今已有7個伊斯蘭國家,卻無一個基督教國家。差別在於宗教的靈捆綁,教會牧師只牧養宗教山頭,守住一成的基督徒,但其餘山頭的9成百姓形同棄守。如同使徒保羅傳福音門訓門徒的城市,大部分都是商業發達的城市,所以不只是傳福音得著靈魂,更重要的是門訓門徒,得著列國,使「萬國作耶穌門徒」。職場七山的城門口,不僅是進入神國的門戶,也是進入陰間門戶,若守門員不是神的百姓,很容易就被撒但謊言欺騙,或被世界誘惑。教會差派使徒,門訓七山基督徒擔任守門員,學習但以理及他的3個朋友,建立微型群體,相互代禱支持,登上有影響力的頂端,進而形成Ekklesia,得全地為業。

「使徒如同一支艦隊的領航者,當職場七山的領袖與領航的使徒對齊,就會形塑新文化。」蘭斯說,文化經由媒體、教育、藝術山頭長期形塑而成,商業、政治山頭則會受到文化的影響,使徒牧養各山頭守門員,取得關鍵位置,用權柄發揮影響力,治理這地。譬如美國同運團體的運作,使民眾同情變性人的模式:首先找到金援的企業主(商業),贊助學術界研究變性人相關報告(教育),學術研究白皮書發佈新聞(媒體),尋找藝人明星支持(藝術),對行政、立法機關遊說施壓(政治),出資的企業主支持陳情抗議、媒體廣告向政治施壓,制定有利變性人的法律。

至於如何追尋個人命定呢?蘭斯說,從聖經人物約瑟、大衛王蒙福的人生經歷來看,蒙福關鍵在於神的同在,就在神呼召我們腳掌所踏之地,得地為業。而我們要進入與神的國匯集的水流中,就必須跨越一次又一次的人生循環(夢想、苦難、成長、實現),經歷其中的歡喜、挫折、苦難、成長,每走完一次循環,就往上爬一層,有不一樣的眼光。但8成的人卡在夢想、苦難、成長的循環中,走不出來,只有2成的人會實現夢想。若有堅定信心,忠心做神的工,經歷多次的從失敗到成功的循環後,進入與神國匯集中,通常已50多歲,得享神同在的平安跟喜樂,卻也是傳承時刻,陪伴其他饑渴慕義者一起進入與神匯集的水流。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魏麒原報導)

布倫森牧師被囚2年終獲釋 到白宮為總統特朗普禱告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從2016年10月起已被土耳其政府囚禁超過2年。他於10月12日到法院出席最終聆訊,雖然土耳其法院仍然維持布倫森參與恐怖組織、推動政變的判決,但由於他己被囚超過2年,所以被當庭釋放,更准許他離開土耳其。據悉,布倫森身體狀況良好,他在離開法院數小時後便乘坐美國軍機從伊茲密爾前往德國,並在24小內回到美國。

布倫森在庭上再次強調自己是無辜的,他說:「我愛耶穌,我愛土耳其。我明白自己為何在這裡,我在這裡是要為基督的名受苦。」他在離開土耳其前感謝總統堅持讓他獲釋的承諾和努力,他說:「我們全家很感謝總統、政府和國會堅定的支持,這是我們全家一直祈求的日子,我很高興能夠踏上回到美國的路。對我的家庭來說,這是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們感謝全世界數百萬為我不斷禱告的人。」他又感謝美國法律及司法中心(ACLJ)的代表以及為了讓他重獲自由而努力工作的不同人士,使他可以與家人團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判決後隨即在推特發佈貼文,指大家都希望布倫森儘快可以安全回家。早在聆訊之前,副總統彭斯亦曾表示那是特朗普政府當前的首要任務:「政府的立場非常清晰,我們堅持要讓布倫森獲釋,回到他在美國的家和教會中。」

有分析相信,釋放布倫森有助修復這兩個北約盟國的關係。中東分析師凱雷姆(Mike Kerem)認為這是歷史性的事件,美國政府為此與土耳其政府進行了無數次高層溝通。他說:「我相信這次事情提醒人們起來禱告,不只是為了布倫森,更是為了土耳其人、庫爾德人、阿拉伯人、敘利亞人、伊拉克人以及伊朗人。布倫森被捕和被囚的原因其實很明顯,就是他對耶穌基督作為彌賽亞的盼望和信念,祂不只是西方的主,而是整個世界的主。」

布倫森回國後,於10月13日到白宮會見總統特朗普。布倫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求主的聖靈澆灌總統特朗普,賜他超自然的智慧,去成就神對美國的計劃,並帶領美國走公義的路,賜他堅持和勇氣為真理站立,讓他成為美國的祝福。」

.圖為布倫森在白宮跪下為特朗普禱告(Credits: 美聯社)

(來源:CBN NewsASSIST News美聯社,2018年10月12及13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為布倫森牧師平安回國感恩,又求主修復兩國之間的關係,以及翻轉鄰近國家的屬靈氛圍。

土耳其被囚美籍牧師改為軟禁在家 爭取最終撤銷所有指控

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被囚事件有新進展。

布倫森將於2016年在土耳其被捕,被控參與恐怖組織活動,一旦入罪,他可能面對35年的刑期。辯方在庭上強烈否認控罪,表明布倫森絕對沒有與恐怖組織有任何聯繫。最近,法庭在7月18日下令延期聆訊,但允許布倫森離開監獄,改為軟禁在家,但不准離開土耳其國家或住所,直至年底的下一次聆訊。

代表布倫森的美國法律和司法中心(ACLJ)已確認土耳其政府發出了有關命令,「這是關鍵的第一步,我們相信布倫森最終會獲得完全自由,得以回到美國與家人團聚。」

總統特朗普在這次聆訊前也有為事件發佈推特帖文,譴責當局長期監禁布倫森。ACLJ表示:「特朗普在捍衛布倫森自由的事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這事件上我們與總統密切合作,我們亦感謝他的努力。」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副主席Kristina Arriaga說:「很高興布倫森在土耳其監獄被囚超過600天後,現在終於得到一點寬待,但這並不足夠。土耳其政府太長時間剝奪了這個無辜的人的權利和自由,他們必須將他完全釋放。否則,特朗普政府和國會必會迅速強硬地回應,對負責當局作出制裁。」

「美國敞開的門」(Open Doors USA)亦為事件感到鼓舞:「布倫森從獄中獲釋轉到軟禁在家,這進展為我們帶來希望,我們堅信土耳其政府會撤銷對布倫森的所有指控。」其總裁及主席David Curry說:「布倫森是因為他的信仰和教牧工作而入獄,這是土耳其政府對基督信仰的打壓(土耳其在「敞開的門2018世界守望名單」(Open Doors 2018 World Watch List)中排行31)。埃爾多安總統必須面對現實,世界不會容忍土耳其政府迫害基督徒,我亦會繼續呼籲美國政府盡一切努力迫使土耳其政權馬上撤銷對布倫森的所有指控。」

(來源:Charisma NewsChristian HeadlinesASSIST News,2018年7月25及26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布倫森早日可以完全獲釋,保守其家人的安全和心靈。

特朗普提名保守派 卡瓦諾任大法官

美國總統特朗普本月9日提名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接替即將退休的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特朗普宣布提名時形容卡瓦諾致力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服務聯邦巡迴上訴法院12年來表現出色。卡瓦諾則解釋他的司法理念,認為法官必須獨立,是法律的詮釋者而非制訂者,並須根據字面、歷史、傳統和先例理解美國憲法。

53歲的卡瓦諾是天主教徒,被指立場保守,他的提名獲國內保守勢力普遍歡迎。達拉斯第一浸信會資深牧師Robert Jeffress表示:「福音派對他獲任命感到歡喜雀躍,因為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在兩年內以兩位保守派人物填補兩個最高法院空缺。」但亦有立場保守的團體嫌他不夠保守,美國家庭協會認為卡瓦諾在宗教自由和墮胎事宜上的取態令人擔憂。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則揚言會盡一切方法阻止卡瓦諾的任命,並指卡瓦諾曾撰文,主張在任總統可獲訴訟與刑事調查的豁免權,因此特朗普選擇他擔任大法官,以防自己因通俄門事件而被傳召作供。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由9名法官組成,肯尼迪立場走中間路線,外界一向視他為最高法院的搖擺票。他多次在其餘8名法官就案件取態均分為兩個陣型時投下決定性的一票,並曾就同性婚姻等重大社會議題作出左傾決定。外界相信,如果肯尼迪的位置最終由卡瓦諾填補,由於他和另一名去年履新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都相對年輕,因此美國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勢力將會在較長一段時間佔上風。

(來源:CBN其他媒體,2018年7月9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興起敬畏祂的人擔任各國各族的要職,在地上以智慧和愛心施行公義正直的審判。

亞設.因崔特:未來兩週為關鍵時刻,禱告打開天上的門

以色列彌賽亞信徒群體「復興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創辦人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牧師於4月30日針對目前南北韓事件及中東地區的政治形勢,發出以下領受及呼籲眾教會在未來兩週的關鍵時刻懇切祈禱。

禱告是最有效的方法

禱告非常重要,因為有很大的果效,不只因為這是件好事,或能使我們維持良好的心態,而是禱告真的能産生果效,所以我們才來禱告。聖經說,耶穌正在為我們禱告代求。羅馬書第8章、希伯來書第7章,都提到耶穌坐在父神寶座右邊,一直為我們代求。2000年來,每週7天、每天24小時,從不間斷的禱告,祂在為我們代禱,因祂認為這是成就事情最有效的方法。

就像在軍隊中,有不同階級的軍官和士兵,最高層的領導有時候會到戰場上巡視,但大部分的時間,他指揮軍隊作戰是在他的辦公室。耶穌在天上為我們代求,作為一個軍隊的元帥,祂要指揮軍隊打仗。祂的指揮是透過禱告,當祂禱告時,祂在行使權柄,祂說話,發出預言,釋放帶有權柄的吩咐,祂所說的就會成就。所以,我們所要做的是,在心裡加入祂、與祂同心,在我們裡面的聖靈與衪在天上一起發出禱告,所以祂身為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在指揮天上的軍隊來影響世上所有的政權和正在發生的事,我們在禱告裡面來加入。祂的禱告是有策略的、有果效的,這也是我們所要的。若我們只有20分鐘來做一些事,我們所能做最有效的,就是帶有權柄、精確、順服聖靈所帶領的來禱告,在20分鐘內就有許多的事情會成就。我們需要學習如何與祂一同禱告。

禱告打開天上的門

另外,我們在禱告的時候,頭上會有敞開的天。當彼得承認耶穌是彌賽亞的時候,耶穌就說:「我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天國的鑰匙可以做什麼?可以打開或鎖上。我們所打開或鎖上的是什麼呢?是天堂的門與地獄的門。我們要一直使天堂的門打開、使地獄的門被鎖上。靠著耶穌的名,我們有權柄可以這樣做。透過在信心裡的禱告、讚美,我們有意識的歡迎天堂進入這個世界,並抵擋地獄。大部分世界的人,反而抵擋天堂,卻打開地獄的門使黑暗進入世界。但我們要與他們相反。

在新約聖經中,我們第一次看見天堂的門打開,是耶穌受洗的時候。施洗約翰在宣講悔改、饒恕與洗禮。耶穌走到他面前要受洗,告訴他說:「我要盡諸般的義」。當衪這樣做的時候,天堂的門就打開。從這裡,我們學習到,如何把天堂的門打開?第一就是悔改,為任何你做錯的事情悔改。第二,饒恕。第三,得到潔淨。第四,對齊、順服神的心意,順服神的方式。當你這樣做,你就與神的權柄對齊,這時,天堂的門就會敞開,聖靈就會降下來。所以在禱告前,要預備自己,要確定自己的心是在一個對的狀態。耶穌說,我們在信心裡面可以移山 (馬太17:20)。但當我們禱告的時候,若是山沒有移動,是不是也要回來反省,我心裡有沒有需要饒恕的人?當我們不饒恕的時候,就沒有移山的信心。當我們悔改,離開自己的罪,赦免得罪我們的人,在神面前得到潔淨,順服神的權柄和次序,天堂就敞開了,聖靈就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自己這樣做時,頭上就有敞開的天。

關鍵的兩週

接下來,是關於屬靈爭戰中的禱告。哥林多後書第10章,我們可以將此應用在現代的國際情勢,在北韓、南韓、美國、耶路撒冷所發生的事情,這兩週是很關鍵的時刻,很多事情可能發生,若我們没有把握這個時機,可能會面臨災禍。接下來的兩週所發生的事情,會對日後產生骨牌效應,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負面的,所以是很重要的時刻,我們要來禱告。哥林多後書10章3-5節:「因為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卻不憑著血氣爭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在這裡講到屬靈的武器,我們擁有的是屬靈的武器、不是軍事上的,屬靈上的武器是更加的強大、有效,這就是信心裡的禱告。

五方面的代禱呼求

第一,北韓的核武。北韓領導人擁有核彈並且擁有製造核彈的裝備,最近他與南韓領導人見面,表明願意維持和平,願意解除核子武器。他雖然是針對南韓總統,但也是間接向美國表達意願。他是真誠的嗎?我們不知道。無論原因如何,現在有一個機會在我們面前,核子武器若可以解除,就會有正面的影響,或許更會讓北韓與南韓的基督徒一起禱告,造成更大的影響。所以這兩週之內,我願意禱告,這件事情可以快速發生。我們屬靈的武器可以解除實際的武器,並解除北韓軍備與核武,禱告它可以快速發生。幾個月之前,有個聚會在南韓舉行,為南北韓禱告,因此我們現在看見這個門敞開了,我們需要繼續來禱告,在接下來兩個禮拜之間,有持續且更快速的發展。

第二,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禱告。無論喜不喜歡美國總統或他的政策,我們必須承認,他是目前在政治上擁有最大的影響力的人。我相信在他的思想裡面有爭戰正在發生,神要把正面的思想,放在他裡面,仇敵要把錯誤的思想,放在他裡面。我們為他禱告,讓他有清晰、正確的思想,可以做正確的決定,說正確的話。在北韓的武器,會影響中東許多國家的武器,他們所說、所決定的,會有很大的效應,對中國和中東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們要禱告,無論你認為他如何,他也是站在一個大有影響力的位置,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我們相信神可以引導美國總統說、做正確的事。

第三,為媒體禱告。無論發生什麼事,媒體的報導都可能會扭曲,我們要禱告,所有的報導都被導正回來,讓所有新聞媒體、社交社媒體都正確的報導這些事情。因為媒體會影響大眾的意見,大眾的意見是重點所在,因此我們也禱告,媒體會有正確的報導,以至於大眾的意見是正確的,求神破除所有一切邪惡的思想影響。

第四,兩週之後,美國大使館將於5月14日正式遷到耶路撒冷,這個可能帶來正面和負面的影響。撒加利亞12章2-3節:「我必使耶路撒冷被圍困的時候、向四圍列國的民成為令人昏醉的杯;這默示也論到猶大。那日、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擊他的萬民、當作一塊重石頭,凡舉起的、必受重傷。」講到耶路撒冷會成為一個絆倒人的石頭。如果美國遷使館到耶路撒冷,或許之後會有10個國家,或20個國家跟著做,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們需要禱告,更多是正面的影響力,神所命定要成就的事情會發生。撒加利亞書12章10節:「 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聖靈會澆灌下來,就是施恩懇求的靈。另外,各國也會起來抵擋神。這些都會發生,但我們的禱告可以決定,正面部份有多少?負面的部分有多少?我們要禱告有更多正面的影響會發生。我不能確切地說,這是否是神所預定的時間,但若真的是,我們需要禱告,讓這件事情朝正面的方向發展,並求主攔阻負面的事情發生。

第五,列國會在對的方向上快速地對齊、連結。70年之前以色列建國,世界許多國家都發生改變,70年之後,從5月14日起,也會有改變開始發生在列國,我們需要禱告,第70年,所有的國家會正確的對齊神的心意,神的慈愛、恩典、公義能夠彰顯在其中。事情的發生,是我們不能攔阻的,但我們的禱告可以決定,它所帶來的效應是正面或負面。中國建國也要到70年了,中國會成為強大的國家,有很大的影響力,所以我們也要禱告,中國的強大是朝著公義的方向發展。最近,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提到,以色列不是他們主要的敵人,他想要把重點放在經濟與其它層面,他有不一樣的看法,想要跟以色列有一個不同的關係,也是令人振奮的消息。

五月份的前兩週,甚至整個五月份都很重要。因此,在接下來的兩週,我們不要錯過這個關鍵時期,把握時間迫切禱告,我們的禱告對未來有決定性的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現代的古列王嗎?

在聖經記載裡,古列王被神揀選,讓以色列人回到以色列的土地。不少人聲稱,美國總統特朗普被神呼召去支持以色列,好像古列王那樣,以色列一間彌賽亞猶太人會堂的創辦人坎特(Ron Cantor)長老就此發表他的看法,文章張貼在茂滋以色列事工的網站上。

坎特首先指出,波斯帝國國王古列王是為了恢復以色列而被興起的,他允許尼希米回到以色列,重建耶路撒冷和城牆。以賽亞在他活著150年前已預言古列王成為國王。古列王不是信徒,然而神揀選他去「建造我的城,釋放我被擄的民」。(賽45:4、13)

然後,他列出特朗普可能是現代古列王的三個原因:

  1. 運用美國總統的權力去承認耶路撒冷並將使館搬到耶路撒冷,正如古列王重建耶路撒冷一樣。
  2. 古列王和特朗普最初都不「承認」耶和華。然而特朗普總統身邊可信的基督教官員和牧師傳言說,他曾禱告接受耶穌為他的救主。
  3. 他不是總統的熱門人選,沒有人給特朗普一個機會,這是出於神自己的揀選。古列王的祖父也兩次試圖殺了他,因為他的祖父害怕古列王會取代他。

他引述金.克萊門特(Kim Clement)在2007年的預言:「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說:『我將給你們一位兩個任期的總統,他會禱告,但他一開始不會是一個禱告的總統。我要使他成為總統,然後用聖靈和我的力量給他施洗。將會有一個禱告的總統,而不是一個宗教的總統。因為我要愚弄百姓。我會愚弄人民,是的,我會這樣做。』」

他表示,神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可以揀選特朗普,但不是所有的預言或應許都是無條件的。這取決於特朗普的行為和信徒的禱告。

(來源:茂滋以色列,2017年9月2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特朗普要認識神,並一心幫助以色列。

美國優先,神國靠邊?-【國度角度】專欄

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主打,戲劇性地贏得了大選,反映民心思變,也反映人民對美國跨國企業精英文化的貪婪資本逐利主義,數十年來所主導經營的全球一體化、金融一體化、貿易一體化所帶來的貧富極度二極化的強烈反抗。毫無疑問,肯定會對全世界金融貿易體系帶來動蕩與衝擊,相信好戲還在後頭。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牌,贏得了民心,也贏得了大選,這對我的內心同樣帶來了震撼與衝擊。我心想,若特朗普打出的不是「美國優先」牌,而是「神國優先」牌,美國選民在「美國優先」還是「神國優先」二者中要作出選擇時,他會否仍會勝出?我真的很有興趣知道答案。

美國立國先輩們正是以「神國優先」牌為立國根基,其國民教育都是以基督教文化、價值觀為基礎,經過累代先賢的努力及神的祝福,才得以建立成為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無論在政治、金融、科技、教育、工業、軍事、文化、價值觀等各個領域,都佔有領先的地位,影響著全世界的價值取向。

根據美國Pew Research Center有關宗教與生活所作出的數據顯示,美國基督徒佔總人口70%(包括基督教與天主教)。若以這基數,美國每屆大選,理應選出來的都是「合神心意」的總統,但何為這些民選出來的領袖,卻帶領國家離開神越來越遠,甚至醜聞不斷,成為世界的笑柄?美國向全球輸出的,不再是「天國文化」,而是美國貪婪無道的政商資本逐利跨國企業所提倡領導的全球一體化、金融一體化、貿易一體化。民主政制作為普世價值,而不再是以「神國優先」所帶出的「天國文化價值觀」作為普世價值。

香港特首提名及選舉在即,同樣也刺激我們再反思,「神國優先」是否只是口號。 神國的君王——主耶穌語重心長向祂的子民說:Seek first the Kingdom of God「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 6:33)我們作選擇時,應以什麼為首要,什麼為次要?趁著這次香港特首選舉,作為天國的子民,這是否正是值得我們用心反思的時候?「因為神國不在乎外面的架構組織,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裡。」(路17:23)除非天國文化及價值觀自小就已經深深植根在我們下一代的心裡,否則我們的選擇仍會深受世界觀所左右,天國降臨只能變成兌現不了的空洞口號!


文@何寶生

[國度觀點] 奧巴馬中東政策可望逆轉

自奧巴馬上任美國總統後,中東政策一直向巴勒斯坦傾斜,又對伊朗核計劃採取放寬態度,引致與以色列的關係出現緊張。特朗普在參選總統時,曾公開表示反對奧巴馬政府處理以巴事務的方針,外界預期他會成為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總統。最近有傳聞指,分割以色列土地的聯合國議程,有可能在奧巴馬離任前,在安全理事會上進行投票,無容置疑,特朗普對以色列的支持是急速推動聯合國對分地開綠燈的重要因素。

特朗普並非在競選時,才表現對猶太人的友善,他與猶太社群的良好關係,都是有跡可尋。早在上世紀80年代,他獲猶太人全國基金會頒發生命樹獎項,嘉許他對美以友誼的貢獻。特朗普在競選時,多次強調自己對以色列的支持,曾揚言在當選後,美國不會再視以色列為二等公民,並對伊朗核問題採取強硬態度。其中一個具體的承諾是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移至耶路撒冷,以示認同以色列與耶路撒冷土地的歷史聯繫。所以在當選後,以色列官員敦促他遵守承諾。特朗普的顧問最近也向傳媒確認,在特朗普正式上任後,會很快實現有關承諾。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祝賀特朗普勝出大選時,稱他為「以色列的好朋友」,對他過去對以色列的持續支持表示讚賞,也表示願意在國家安全、經濟發展和和平進程方面與他的新政府緊密合作。

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是競選活動的真正幕後功臣,而庫什納的猶太裔身分對未來以巴事務的影響,也成為媒體焦點。庫什納是正統派猶太教徒,而特朗普女兒下嫁他時,也改信猶太教。庫什納向來有強烈支持以色列的立場,外界預計他在特朗普的新政府中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特朗普給人口出狂言的印象,他曾說:愛以色列,百分百為以色列而戰,永遠是這樣。他上任後,有望扭轉奧巴馬制定的中東政策,但是否會成為傳言中的「最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總統」,則有待觀察,內閣任命的人選將反映他的真實意向,不能以他一兩句豪語而有所定斷。

恰克‧皮爾斯:香港、俄羅斯與美國將出現三角關係

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最近撰文表示,他領受未來十年世界將出現迎接復興的短暫機會,而俄羅斯、香港與美國將組成如三角形的結構,使列國對齊。他又指,美國大選後,神正在設立一個新系統去重塑未來美國,而下任總統特朗普會令列國和以色列對齊。

「這短暫的十年將是一個迎接復興的機會。」他特別提到古巴,說古巴前領袖卡斯特羅的逝世及特朗普的上任將代表新的對齊,將會是影響末後大收割的翻轉。而古巴將會「活過來」。另外,俄羅斯今年亦會非常突出,神正在俄羅斯教會中興起真使徒運動和先知性的運作。

在個人生命上,他勸喻不要帶著律法主義前行,不要倚賴理性去解讀,要改變之後的工作方式。要放下偏執和政治的取態,因為神所造的遠超過這樣。神正在使人與他們的土地對齊,並在地上建立一個「政權」去震動許多的事。這關鍵的十年,神將使天上、地土和列國對齊。神正在釋放「豐收的天使」。

(來源:Charisma,2016年11月3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宣告列國和我們都要進入神的復興。

前美國聯合國代表警告: 奧巴馬離任前或會分割以色列地

前美國聯合國代表博爾頓警告,聯合國總部正盛傳一項決議,將「承認巴勒斯坦國」或改動以色列的邊界回到1967年停火協議前。由於特朗普已表明不會支持聯合國該項決議,支持「兩國方案」的人正在大力向總統奧巴馬施壓,要求他在離任前通過決議。奧巴馬的決定卻是未知之數。

據聞,聯合國該項決議將包括3項歷史性的改變:

  1.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將首次正式承認「巴勒斯坦國」
  2. 東耶路撒冷將交付巴勒斯坦作為首都
  3. 1967年停火協議前的邊界將會是兩國邊界的談判基礎。

《華爾街日報》10月底刊登文章,談論奧巴馬支持聯合國該項決議的可能性;《紐約時報》更正式支持該項決議。其他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已經預備支持該項決議,只待奧巴馬的同意。

博爾頓警告奧巴馬,不要在離任前在聯合國做傷害以色列的事。他在一個電台訪問中表示:「總統不宜作這事。」博爾頓仍然活躍於國際圈子,有傳特朗普一直想請他擔任國務卿。

多年來,美國一直在安理會行使否決權,阻擋對以色列有損的法案通過,但自今年初,奧巴馬的邊界方案開始受到重視。「我們現在仍未知道奧巴馬的決定,但特朗普團隊非常關注事件,他們已警告奧巴馬不要在任期末段作出影響以巴爭議的舉措。」博爾頓說。可是若奧巴馬一意孤行,要背叛以色列,他們並不能阻止。

以色列政府高度關注事件。《紐約時報》報道,以色列曾問及現任國務卿克里會不會否決任何分割以色列的議案,克里平淡地拒絕作出承諾。再者,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曾要求克里表態,他亦表示美方仍未作出決定。10月時,奧巴馬亦曾向巴勒斯坦人表示若聯合國有所行動,將會在大選之後。因此直到17年1月20日前,以色列面對有可能被分割的危險。

不少美國的教會領袖曾警告:若美國分割以色列地,美國也將遭到分割,許多審判會臨到美國。

(來源:Charisma,2016年10月29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保護以色列,不讓人分割她的領土。

拉比敦促特朗普、普京 助建耶路撒冷聖殿

以色列一群拉比領袖把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看作2,500年前的波斯王古列,可幫助猶太人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

致力恢復古代猶太宗教法庭的猶太公會(Sanhedrin)發言人Hillel Weiss拉比教授說:「當今的政治條件是世界上兩個最重要的領袖都支持猶太人對耶路撒冷有屬靈遺產的權利,是史無前例的。」

猶太公會寫信給特朗普和普京,敦促他們共同努力去完成一項造福全人類的工程項目,在耶路撒冷有爭議性的聖殿山重建聖殿。兩位領袖都曾表示支持猶太人對耶路撒冷的要求,而特朗普當然是兩人中最高調的一位。

(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2016年11月)

禱告:猶太拉比在凡事上都仰望神

[國度觀點] 美國大選背後的「沈默勢力」

今屆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令人感到意外。最初,傳媒報道的民調顯示希拉里一直領先,但最後沒有從政經驗的特朗普獲勝,登上總統寶座。無論聲勢如何壯大,決定勝負的仍然是選民手上的票,而影響今次選情的票源可說是來自沈默的群眾,他們不是事先大聲吶喊的,也不是社交網站的意見領袖,卻對國家未來有堅定的信念,在投票日投下自己的一票。

在投票日之前,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接受俄羅斯記者的訪問,披露希拉里的電郵內容。他表示,傳媒、金融體系、軍火商、娛樂界、外國資金都一面倒支持希拉里,勢力懸殊,特朗普就只有福音派的支持,因此他不認為特朗普有勝數。根據民調,81%的福音派信徒支持特朗普,是歷年來對共和黨候選人最高的支持率。福音派信徒對特朗普的支持,遭到教外和教內的猛烈批評,甚至有比爾•強生牧師因支持特朗普言論而遭受的詛咒攻擊。即使在教內的福音派,也出現彼此攻擊的情況。

事實上,根據另一項調查,支持特朗普和支持希拉里的福音派信徒,在比例上並不是有很大的差別。雖然福音派信徒分享相同的信仰觀念,但卻不是在政治層面上分享相同的觀念。根據Lifeway的調查,在總統候選人的投票上,新教牧師認為最重要考慮因素是候選人的品格,其次是大法官任命事情,這是基督教領袖向來一直有的信念。但信徒卻有不同的優先次序,首要是改善經濟,次要是國家安全,第三才是候選人的品格,第四是大法官任命事情。由此可見,雖然講壇對信徒價值觀的塑造有一定的效果,但信徒作出重要決定,如投票給總統候選人,卻是以生活需要為最優先的考慮。

信徒是天國的子民,同時是社會的公民,一方面按聖經價值觀生活,另一方面可按良心和知識,作出投票的決定。這是個人的自由,教會領袖只是提供屬靈的意見,卻不是硬性要求信徒跟隨教會領袖的路線。但信徒若是以生活需要為最優先的考慮,則可能需要反思自身的屬靈情況,察驗是否遵行「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的聖經教導。

[特稿] 向聖靈運動進言 – 劉達芳博士

筆者曾被指為將第三波聖靈運動帶進香港的一位。人對我如何批評,我從來不介意,只在乎自己是否行在神的旨意中,又是否帶著別人這樣行。近日,我觀察到在聖靈運動中一些危機,必須提醒主內賢達,要慎思明辨,懸崖勒馬。茲將危機詳列如下:

1. 在聖經之外,建立了另一個權柄核心

A. 過份相信使徒先知

福音派一向以聖經為信仰及生活的唯一準則,”Sola Scriptura” 是福音派及靈恩派共同篤信的。福音派在這方面,有其盲點,常把教會傳統高舉於聖經之上,其「反方言」是最好的例子,但靈恩派也不是沒有盲點。

靈恩派近年來,高舉五重職事,特別著重使徒及先知。一方面,靈恩運動按立使徒,使他們成為地區性教會的權柄,及至權柄敗落,許多人就跌倒。好些靈恩信徒崇敬先知,只要是某某先知說的,就百份百相信,依預言定個人取向,以及教會的長期目標。筆者在這圈子那麼久,自己也有很多經歷,親自體會到這個危機。有時先知可以很準,準得驚人,但有時卻會搞錯了。若信徒奉先知為一近乎絕對的屬靈權柄,那就很危險了。

打個比方,若有一醫生,同時是一位先知,他一天對你說:「我昨晚禱告時,神突然對我說,你的腸有瘤,要馬上開刀,我為你約了手術室,今早就開刀。」你會如何回應?若我是你,我一定會說,慢點,先做些化驗,看看我的癌指數如何等等。可惜,今天靈恩的信徒,對先知的話,一點都沒有聖經建議的「慎思明辨」(林前14:29),倒將自己的前途、事奉、教會的方向全放在先知的「手術台」上。

B. 倚重夢、個人領受,在禱告中有圖畫、找數字

筆者不是不相信夢、圖畫、數字等都可以是神與我們溝通的途徑。我個人奇妙的經歷多得很,至今天仍預期神會說話。問題仍是一樣:這些都只能作助證,而且需要幾個指標都同時指向同一信息,不能只是單一的領受,就以之為行動的綱領。

很多靈恩信徒,篤信不疑夢、個人領受、數字的巧合等等的指引。又加上不熟聖經,性格不成熟,帶給聚會及教會很多混亂。他一時說﹕「我的領受是這樣」,一時云﹕「我看見甚麼甚麼」。沒有屬靈操練做基礎,在架構保護上亦沒有監管、沒有遮蓋,就像在風中飄來飄去。本來該好好花時間傳福音,在聖經上紮根、愛顧窮人、關心社會,但這些「過靈」的領受,叫這些機會都失去。信徒因而不成長,教會也沒有增長。(欲聽其詳,請選禧福十二月初開的「理性與靈恩」一科)

2. 騎劫聖經去支持政治立場

A. 騎劫聖經

聖經及基督教信仰,歷世歷代以來,都被騎劫成為政治工具﹕El Salvador 的解放神學家,騎劫出埃及記,去合理化其政治行為,稱各種暴力活動為「宣教」,用宣教基金去買槍械。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黑人不能在較好的地區找工作、讀書等),曾幾何時牢不可破,就是因為荷蘭改革宗的教會領袖,以使徒行傳17:26節為根據,倡議種族分離主義。他們漠視經文的原意是在乎神的豐富與預備,神要每一民族都有其發展,不要入侵別人的彊界,強說種族隔離是神的旨意。

今天,在北美,許多白人「先知」及靈恩(或非靈恩)教會領袖,也以徒17:26為建牆及拒絕收容敍利亞難民的根據,牧師在講壇鼓勵教會內的信徒在選舉中這樣投票。他們抓住一節經文,卻推翻整個舊約對接待外人及寄居者的教導。這釋經錯誤,在「理性與靈恩」首二課會詳細處理。

B. 叫信仰與政治掛鈎

特朗普的當選,按北美Charisma  Magazine說,是要多得福音派教會力挺。福音派及靈恩派支持特朗普,部份是因為寄望他能在高院內提名一些法官,可以推翻墮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但政治是極其殘酷的,特朗普在當選不夠十天後,就說「墮胎及同性婚姻的法案」是現實,他覺得可以接受。將永不改變的真理與瞬息萬變的政治掛鈎, 就會有這樣的下場:樹倒猢猻散。

將信仰與政治掛鈎的極端例子,是某「國家級禱告領袖」指出,今年是猶太曆5777年,5字代表聖殿山復得五十週年,而777是指特朗普宣誓後的第一日,是他70歲又77天。而特朗普是第45任總統,應驗以賽亞書45章有關古列王,他們因此認為特朗普是受膏作總統建牆的!

但那邊廂,又有教會領袖指出特朗普的家族買了紐約第五街666號,而所付的錢是18億,18是等於3 X 6 =666。他們又說。特朗普大樓是203米高,等於666呎,而特朗普是住66樓。特朗普的祖母是在1966年,六月六日死的,她的名字是Elizabeth Christ Trump,是要將基督趕出的意思……這些教會領袖,用以上的數字,證明特朗普是敵基督。

如此種種,叫相信數字的人,無所適從。歸根咎底,就是有些靈恩信徒,可能讀經不多,無法自己按聖經去剖釋事物,去洞悉秋毫。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只知信權威人仕的說法。

是時候,聖靈運動的信徒,回歸福音派「唯獨聖經」的根,這根叫我們可以吸取聖靈的活水,從之得力,又廣結聖靈的果子,叫榮耀歸與神。

耶路撒冷市長呼籲特朗普守承諾 大使館遷移耶路撒冷

特朗普在總統大選獲勝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恭賀他,並讚揚他是「以色列國真正的朋友」,期待與他合作,促進中東地區的安全、穩定與和平。

內塔尼亞胡說:「美以之間根深蒂固的關係植基於共同的價值觀、利益和命定。」又說:「我相信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和我將會繼續鞏固兩國獨特的同盟關係,甚至讓這關係邁向更高的高度。」

耶路撒冷市長尼爾巴卡特(NirBarkat)也向特朗普致敬,並稱他是「耶路撒冷的忠心支持者」。尼爾巴卡特在正式的恭賀函中,同時呼籲特朗普信守競選承諾,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Tel Aviv)遷移到耶路撒冷。「我滿心盼望你支持我們為所有居民建立及開發耶路撒冷的各項活動;並邀請你造訪這個以色列首都。」

(取材自Bridges for Peace,2016年11月15日,台灣國度復興報Asenath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美以官方、民間為共同的價值觀和命定邁開更大的合作。

特朗普當選 福音派支持率特高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基督徒投票率創歷史新高,結果令人驚訝。特朗普獲得81%的福音派選票,比列根總統當年還要高。信仰與自由聯盟的拉爾夫.里德(Ralph Reed)說:「因為有最高法院法官從缺,選票就不單是特朗普或希拉里的事。」

媒體研究中心的Brent Bozell經常批評網絡和報紙的自由主義議程,並認為他們因此失去了大眾的信任。他指出:「維基解密證實了主流媒體一直支持希拉里的競選活動,試圖摧毀特朗普。主流媒體背棄了人民,所以人民也背叛了它們。」

反墮胎組織的領袖Marjorie Dannenfelser發現絕大多數反墮胎的人都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是史上給予最大的反墮胎承諾的人。這意味著反墮胎的最高法院法官將會獲得提名。」

關注婦女組織的負責人彭妮·南斯(Penny Nance)亦表示,雖然她希望看到一位女總統,她更清楚知道優先次序。「我們很高興支持一名在最高法院法官任命上可信任的候選人。」

基督教防衛聯盟的Pat Mahoney則在選舉後的上午去白宮禱告。「是時候放下分歧,開始禱告。持守公義和支援窮人是國家強大合一的基石。」Pat Mahoney在白宮門前受訪說:「當我們尋求神,為人禱告,怎能再對人懷怒?」

(來源:CBN,2016年11月12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引導特朗普任命合適的最高法院法官,並按承諾制止墮胎。

比爾•強生罕有回應抨擊 支持特朗普言論牽連友好

比爾•強生(Bill Johnson)因發表支持特朗普和反對希拉里的言論,遭到大規模的指責,為友好受牽連而難過,因而罕有地作出回應。

他回應說,是次大選帶來國家的分裂,各方的憤怒和仇恨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甚至基督徒也發出咒詛和控訴。雖然他一般不會回應指控,但他決定為跟他價值觀相近的人剖白他的思路。

他撰文的目的是讓人透過大選事件明白和活出天國價值觀。即使這樣做有可能犯錯,或會傷害某些人,沉默卻會傷害整個世代。「新聞界、流行音樂人和名人的看法影響著我們許多人,但這些不一定有永恆價值。」他認為屬靈領袖應該表態,因為這正是美國的建國價值觀:當年超過半數簽署《獨立宣言》的人都讀過神學。

可是,他面對兩方面的壓力,一方面他要超越個人喜好,來愛和尊榮在位的領袖;另一方面有需要回應那些不合乎聖經及破壞國家福祉的意識形態。他們的團隊一直在各地服侍和愛政治領域的人,不管對象的政治理念如何。然而,這次他發言卻令他的團隊受困擾,失去某些人的信任。他本來沒有期望文章傳開,但後來文章成了其他團體攻擊他的把柄,並加以廣傳。他事後反省,不管他選擇說與不說,他都會有損失。

他本來只想指出錯誤的意識形態,卻在言談間指向了希拉里,他事後表達歉意。若當選的是希拉里,他仍會不帶偏見地服侍她,正如他們一直服侍和他們不同政見的人。他祈求大眾,不要讓他的友好因這事件而受牽連。

(來源:Charisma,2016年11月13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激勵教會為政治議題表態,大膽講真理,讓美國及總統歸向神。

恰克‧皮爾斯: 美國大選後,復興稍微出現

美國大選過後,恰克‧皮爾斯(Chuck Pierce)預言:「美國正處於最重要的改變時刻!現在就是最需要守望禱告的時候!我正身處以色列,憑著信心,主叫我來到這個國家去宣告我們國家的舊系統(皮袋)要改變,這個舊系統(皮袋)是個腐敗的廢墟。與以色列對齊的喜樂將會在我們的國家中。」

他撰文表示,在2008年,他求問神,美國將會怎樣改變,領受一句話:「你要學會使出王牌(trump card)!」過去8年,他看著這句話展現眼前,並寫在他的三本書中:《解讀時機》、《使徒性教會正興起》和《得勝的時刻》。他認為這句話在剛完成的大選中開始完全成就。但這次大選並不在乎哪一個人,而是在乎國家的改變!他呼籲為美國領袖的改變代禱。

他又提及最近跟達屈.席兹(Dutch Sheets)在一起時,神說:「今年(2016)1月的時候,還未能看到整個圖畫,要觀察到4月。」他說,不要因為誰勝出大選而慶賀,神正使用大選在這國家開始一個改革,使我們從遠離神的境況中歸向神。媒體要悔改,司法機關要復興。列國的對齊和結盟要開始,錯誤的盟約要推翻。正如以斯拉記九章8節所說:「現在耶和華-我們的神暫且向我們施恩,為我們留下一些殘存之民,使我們如釘子釘在他的聖所,讓我們的神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他提醒,不要錯過回轉的機會,一扇門已為我們打開。

(來源:Charisma,2016年11月1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激動列國歸向神,並要進入新皮袋的年代。

特朗普抨擊希拉里支持墮胎

特朗普在瑞金大學接受CBN獨家專訪時,公開反對希拉里支持半生產墮胎法(partial-birth abortion),及聲稱很多牧師曾致電他,感謝他在第三次及最後一次的候選人辯論中清楚表明他的立場。

「根據希拉里的立場,孕婦可以在懷孕9個月時實行墮胎,我們可以想像需要對嬰兒做怎樣的手術,才能把他取出來。」他對主持人羅拔遜說,「孕婦可以在懷孕9個月甚至是分娩前的一日進行墮胎,我無法接受。」特朗普認為,反墮胎運動在政治上越來越受歡迎。「這個運動變得越來越政治化,而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他說。有研究指出,支持限制墮胎的千禧世代人數正不斷上升。

特朗普聲稱,日後他的新政府中,將會邀請新人加入他的律師團,並且會在考慮替換最高法院法官時,參考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例子。「當我考慮替換法官時,他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榜樣。」當特朗普這樣強調時,不難推測,若他當選總統將會很大機會替換兩位法官甚至是四位。特朗普又重申,他將會任命經「聯邦主義者協會」同意的支持反墮胎及第二項修訂案的法官。

特朗普在瑞金大學圖書館外的廣場上向數千人發表演說。為了吸引基督教福音派的支持,他聲稱,將會致力廢除「約翰遜修正案」。1954年,聯邦法令透過「約翰遜修正案」禁止牧師和其他免稅組織公開支持政治候選人。

(來源: CBN,2016年10月23日,莫嵐編譯)

禱告:為美國大選及墮胎法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