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1分鐘(66) – 光明節/修殿節 Hanukkah

+按圖放大

光明節

獻上自己,成為明光

修殿節/光明節(Hanukkah),又稱為光明節,字面含意是Hanukkah有「獻上、奉獻」的意思。它並非神在利未記所命立的七大節期之一,而是為了紀念猶太人戰勝褻瀆聖殿的敘利亞人,光復耶路撒冷並重新奉獻聖殿給神,而燈油神蹟地燃燒了八天的事件。

聖經記載:

在耶路撒冷有修殿節,是冬天的時候。耶穌在殿裏所羅門的廊下行走。(約 10:22-23)

時間:

猶太曆基斯流月第25日至提別月第2日,為期八天。

(2018年12月2日黃昏後-10日黃昏前;2019年12月22日黃昏後-30日黃昏前)

節期起源:

  • 主前165年,以色列地受敘利亞王朝安提阿古.伊比法尼(Anti-ochus IV Epiphanes)的統治,他強制推行希臘文化,禁絕猶太信仰、廢除祭司,褻瀆耶路撒冷聖殿
  • 當時有位祭司哈斯摩尼的馬他提亞(Mattathias Hasmonean)拒絕向異教獻祭,他的兒子帶領猶太人起義,攻克耶路撒冷、恢復及潔淨聖殿,於基斯流月第25日重新獻殿,一共八天,補正了因敘利亞佔領期無法慶祝的住棚節,因此稱為修殿節。
  • 相傳猶太人點燃聖殿中那盞「永不熄滅之燈」時,燈油只夠一天燃量,而重製燈油需時八天。一個倍增的神蹟發生,燈油一連燃燒了八天,因此修殿節亦稱光明節。光明節燈台有有九支燈盞,比一般金燈台(menorah)七支為多。
  • 哈斯摩尼家族被猶太人稱為馬加比(Maccabees)家族。馬加比希伯來文意為「一群鐵鎚」,因為他們好像戰鎚般重擊敵人。在他們的帶領下,猶太人最終獲得短暫的獨立,史稱「哈斯摩尼王朝」。

光明節的屬靈意義:

  1. 重新獻上聖殿
    當時猶太人重新清潔聖殿奉獻給神,今日,神已揀選我們的身體成為聖靈的殿,所以我們應獻上自己,成為神榮耀的居所。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馬書12:1-2)
  2. 宣告祂是行神蹟的神
    原本只夠燃燒一天的燈油,卻神蹟地點燃了八天,今天我們也要倚靠神做更大的事。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裏去。」(約 14:12)
  3. 在黑暗中發光
    神興起了一群得勝的餘民在敵人的壓迫下興起發光,提醒猶太人要持續為信仰爭戰。今天我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將亮光帶入黑暗之地。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太 5:14)
  1. 讚美和快樂的日子
    紀念神的手曾幫助猶太人得勝,今天也繼續幫助和保護相信祂的人。
  1. 學習屬靈爭戰
    因著「一群鐵鎚」,祭壇得以重建。今天,我們面對屬靈爭戰,也要奮力攻破仇敵的營壘
    「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林後10:4)。 

參考資料

  1. 《解讀猶太曆月份與節期》—大衛會幕禱告中心編著,以琳書房出版,127-131。
  2. 《聖地.com》—高爾文著,大使命基督徒團契出版,189-190
  3. 《猶太信仰之旅》—魏道思拉比著,聖經資源中心出版,235-240
  4. https://www.jewishvirtuallibrary.org/history-and-overview-of-the-maccabees

興起禱告敬拜運動 -【復興以色列】專欄

順從聖靈引導的事工,都是以禱告和敬拜為中心的。當我們回到耶路撒冷時,第一階段的事工就是建立每日的禱告和敬拜守望。我們建立了一個「祭壇」,讓我們可以向神傾心吐意,為失喪的人代求和領受主的恩膏。敬拜禱告能帶來以下5點屬靈益處:

  1. 能力的來源:
    在使徒行傳2章,世界各地的福音大復興是從聖靈的澆灌開始。是什麼帶來這澆灌?禱告和讚美。我們怎麼知道?使徒行傳1章14節說:「他們聚集一起不斷地禱告和代求。」2章11節說:「他們讚美神的偉大作為。」這兩個元素,祈禱和敬拜,是我們預備聖靈澆灌的中心部分。耶穌說,除非我們得到聖靈的能力,否則不要進入事工(參路24:49;使1:4)。
  2. 先知性服事的機會:
    我們相信今天仍有先知的服事、正如牧師和傳福音事工一樣。在一般的聚會程序中,先知通常沒有機會運用他們的恩賜。若有一個禱告、敬拜和等候主的時間,先知的服事可以更有效地運作。敬拜和代禱給了先知說預言的「氛圍」(參王下3:15,歷下20:14,林前14:26)。
  3. 萬國禱告的殿:
    以賽亞書56章7節告訴我們,神的殿是「萬國禱告的殿」。當我們被聖靈引導時,我們會把禱告當作優先事項;當我們透過十字架與神和好時,我們就彼此同心。在一個真正的神之家中,沒有種族主義的空間,而合一禱告就是解藥。
  4. 聖殿的異象:
    約二十年前,我在耶路撒冷聖殿山的禱告牆上用方言禱告。我穿著傳統的猶太祈禱服。突然間,我「進入靈裡」,然後有好像瀑布的光從聖殿落在我身上。透過屬靈的分辨,我可以看到宗教的靈的力量,希望阻止耶穌的好消息到達我們的人民。主告訴我,即使有最好的彌賽亞猶太信徒聯合起來,我們也不能帶來復興。「我們該怎麼辦?」我問。主的回答是:「除非有一個禱告網路,當中列國的教會都同心祈禱要這復興成就。」
  5. 琴與金香爐:
    啟示錄5章描述了聖徒在末後的禱告,像香爐的香一樣升起,這爐後來作為神的審判被傾倒在地上。啟示錄15章描述聖徒用手中的琴來敬拜時,已經勝過了「獸」。琴(讚美)和香爐(代禱)這兩個元素對於末後的屬靈爭戰攸關重要。當我們快要迎接耶穌再來時,敬拜和禱告要「站在幕後」作屬靈後盾,使福音傳開和邪惡力量被審判。

我們邀請您一起參與這個至關重要的禱告和敬拜運動,無論是與我們一起在耶路撒冷,或是您於本地在靈裡與我們一起禱告。


亞設.因崔特(Asher Intrater)是以色列彌賽亞信徒群體的使徒領袖,創辦「復興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另外在耶路撒冷「耶穌之愛教會」及「復興列國(Tikkun International)」擔任監督職責,最近出版新書《與神對齊》。

按此購買新書《與神對齊》

 

二千猶太人登聖殿山破紀錄 「猶太人的心正轉向聖殿山」

本年耶路撒冷日(5月13日),猶太人紀念1967年六日戰爭統一耶路撒冷,二千零八十名猶太人登上了聖殿山遊覽,創第二聖殿以來單日最多猶太人登山的記錄。

鼓勵登上聖殿山的組織Yera’eh統計每天猶太人登山的人數:2009年共有5,658人;而2017年共有25,628人,創歷史新高。其代表Elisha Sanderman告訴Breaking Israel News:「2,080名猶太人在5月13日登山,這人數破了歷史記錄!去年今日只有900多人登山,所以我們本來預期今年有1,500人。在聖殿山上看到如此多的猶太人,真的讓人回想起到聖殿過節的歡樂日子。」他又說:「猶太人的心正轉向聖殿山!」

聖殿組織總部發言人Assaf Fried認為那是全球歷史進程的一部分。他受訪時表示:「昨天是自第二聖殿以來最多猶太人登山的一天。這個趨勢正在快速增長。」他又說,「以往猶太人在山上感受到威脅,穆斯林會大聲咒罵,但現在他們不能這樣做。在耶路撒冷日,有許多家庭帶同孩童前來遊覽。以前猶太教拉比會反對跟隨者登山,但最近開始有拉比鼓勵此事。」

猶太人須在警察護送下進入聖殿山範圍。他們不得攜帶任何物品,附近也沒有足夠設施存放物品。他們只能匆匆遊覽,在聖殿山停留數分鐘;不得祈禱或進行儀式,全程被警察監視,與穆斯林區隔開。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8年5月14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祝福猶太人得到真正敬拜的啟示,現在就是在聖靈和真理中敬拜神的時候。

首次逾越節獻祭最接近聖殿山

敬虔的猶太教派別說,他們正在接近實現耶路撒冷第三聖殿。最新的證據是由警方授權,逾越節祭祀儀式將在距離第二聖殿曾經存在過的位置約數十米外的地方舉行。

多年來,宗教團體一直按照聖經的提綱舉行公開的逾越節獻祭。但從未獲允許在距離聖殿山很近的地方舉行儀式。穆斯林聲稱聖殿山是他們自己的地方,甚至否認聖殿山對猶太人具有任何宗教或歷史意義。去年,逾越節獻祭在耶路撒冷舊城猶太區附近Hurva會堂的院子裡進行,距聖殿山約450碼。今年,它在位於聖殿山以南山腳下的考古公園Davidson中心舉行,並在阿克薩清真寺正下方。

(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臉書專頁,內容取材自www.israeltoday.co.il, 2018年3月)

祈禱:猶太人心眼能打開,認得出耶穌是神預備好的祭牲。

以新形態,迎向新形勢 -【國度角度】專欄

我們會否把神的家變成了世上最大的孤兒院?正是近日縈繞在我心頭的問題。

天父在地上所要尋得的是:神的居所、神的家、神安息之處、神的教會,但我們所獻給天父的,會否卻是一個龐然怪物、一個宗教、一個宏偉的建築物、組織架構,甚至是全世界最大的孤兒院?「師傅有一萬,為父的卻不多。」(林前4:15)這正是今天教會的真實寫照,但無父豈能成家?我們不乏教師、牧師、師父,但無論教會、城市及國家,獨缺站在破口中保家衛國的真父親。

「看哪!神的帳幕(tabernacle)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Dwell with them)。」(啟21:3)神的帳幕,就是神的殿,神的居所,神安息之處(徒7:45-49,賽66:1),也就是今天神所要的家——教會(弗2:18-22),那是天父、主基督、主的靈所充滿的所在(弗1:23)。

神是「靈」,我們必須認識,「靈」是無限的,超越時間與空間,不能被限制的。凡是有形有體的,都終必會帶來限制,所以凡是「人手所造的」都必然是受限制的,唯有是「非人手所造的」,乃是「在聖靈裡被建造的」才能不受限制,且具有無限的拓展空間。既然神是靈,而基督也是靈,靈必然是無限的,基督是教會的頭,那基督的身體就必然是屬靈的,是無形無體的,因為有形有體的就必帶來限制,必定無法承載那那無形無體的、無限的聖靈。人手所造的聖殿、教堂蓋得何等宏偉金碧輝煌,都無法滿足神永恆的盼望。

啟21:3所啟示的景像,正是天父終極的計劃實現的確據。神應許那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必打碎地上一切「人手所建立的國」(但2:44:45)。神親自在地上建立一個「非人手所造」,完完全全以天父的心為中心的天國,屆時全地必成為神的帳幕、神的居所、神安息之處。神的一切屬天的豐盛都要全充滿全地,充滿人間,打破了「天界、世界、靈界」一切的界限,天與地全然混而為一,進入「靈界」浩瀚無邊的無限之中。每想及此,總叫我悠然神往!

早在二千年前,教會的頭,就是新婦所等候的新郎,我們的主基督,已經切切提醒教會,祂必將人手所造的、有形有體的、人心所引以為榮的殿宇、組織、架構拆毁,三日以後藉著祂復活的大能,以自己為房角石並磐石,「重建」那不經人手所建,無形、無體、無限的聖殿,也就是祂自己的身體,永生神的教會。主基督並且清楚宣告:唯有基督藉聖靈所建立,非人手所建造的教會,才能真正勝過並且摧毁陰間靈界的權柄,將靈魂從仇敵手中奪回過來,在地上建立無形無限神的家,屬靈的天國!

將近末世,敵基督、撒旦的差役,必洶湧而出,無所不用其極,內外夾攻,要吞噬摧毀永生神的教會(太24:3-13)。凡是有形有體的建築、組織、架構,都必會成為仇敵攻擊的目標。ISIS現在使用的方法,正是最佳的啟示。她將自己化整為零,從有形化作無形,混入人群當中,去攻擊那有形有體的目標,進入教堂,殺害基督徒,燒毀教堂,造成極大破壞及殺傷力。由於她是無形無體、無組織、無架構,成為各國反恐部門部非常棘手的問題與困擾!

主早已預言,末世教會將會面對前所未有的內憂外患,極其嚴峻的環境與挑戰。華人教會必須更新變陣,以面對新的形勢,脫離宗教形式化有形有體的系統,進入神的家、神的國無形無體的系統。從有形進入無形,從有限進入無限!

末後,再一次神要震動天地,一切受造之物都會被震動挪去,使那不能被震動的國常存,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12:26-29)


文@何寶生

「馬加丹石」首次公開展示 重現早期基督徒與猶太人歷史

被認為是以色列最重要的考古發現的「馬加丹石」(Magdala Stone),將在梵蒂岡首次公開展出。馬加丹中心認為,該石頭側面刻劃了第二聖殿的拱道,背面刻劃至聖所。

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AA)的考古學家在加利利海岸邊發現了一個保存完好的一世紀猶太會堂和一個被認為是抹大拉馬利亞的故鄉城鎮。有人甚至推測耶穌曾經拜訪該猶太會堂或參加崇拜。2009年,「馬加丹石」就在這個遺址出土。它被認為是現代以色列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重塑對主後一世紀猶太人生活、早期基督教和耶路撒冷第二聖殿的學術認識。這塊石頭被稱為「基督徒與猶太人的交匯點」。

石頭上描繪了金燈台,令考古學家非常激動興奮。他們認為這是第二聖殿金燈台最古老的雕刻形象,也是第一個在猶太宗教環境中發現的金燈台圖像。

石頭上描繪了金燈台
石頭上描繪了金燈台(相片來源: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AA))

「馬加丹石」由現時至7月底在梵蒂岡博物館與羅馬猶太人博物館的「金燈台:崇拜、歷史和傳奇」聯合展覽中展出。展覽透過約130件展品描述金燈台的故事。世界各地的20多個博物館將他們的作品借給是次展覽,包括巴黎羅浮宮,倫敦的國家美術館和維也納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

該展覽還會展示關於羅馬將軍提多在公元七十年圍困耶路撒冷期間,從第二聖殿奪走的實體黃金燈臺的位置研究。

magdala2
背面刻劃至聖所

(來源:猶大通訊社(JNS),2017年5月22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更多關於第二聖殿的文物被發現,以助考證聖經歷史。

以色列逾越節首次宰羊獻祭

今年以色列猶太教祭司首次為逾越節的來臨,在耶路撒冷舊城裡宰羊獻祭。這是二千年來首次在舊城進行傳統牲畜獻祭儀式。主持獻祭的祭司來自一個倡議聖殿重建的猶太教運動。

2017年4月6日,一群祭司聚集在耶路撒冷舊城,在號角聲吹起之時,宰殺一頭綿羊,將羊血灑在模擬祭壇上。羊肉燒烤後分給參與者進食。活動在一座猶太會堂附近的廣場進行,約200人出席,警察一直在旁監視。

(來源:The Times of Israel,2017年4月10日,王妍編譯報道)

禱告:猶太人認識基督就是逾越節被宰的羔羊

以色列掘出文物 三分之一關於古代基督徒

以色列文物局人員表示,過去20年蒐集所得的文物,大大增加對耶穌時代生活方式的了解,今人已能夠鉅細無遺地把當代人的出生、起居飲食、外遊地點,以至死亡方式重現出來。


s200_gideon-avni
文物局考古部門主管Gideon Avni

以色列是世上其中一個文物挖掘工作非常蓬勃的地方。文物局考古部門主管Gideon Avni簡介當地近年進行的文物工作時表示,該局每年從300個考古遺址接收約4萬件新品,目前保管的文物超過100萬件,其中三分之一與古代基督徒有關。

文物局於3月19日罕有地開放位於貝特謝梅什、佔地5千平方米的倉庫供傳媒參觀。倉庫保存的文物包括花瓶、食器、酒醡、珠寶和石棺等。其中一件文物是加利利海邊的猶太會堂遺址出土的長方型石塊,上面刻有關於第二聖殿的描繪,考古學家相信耶穌或曾在這個會堂講道。

821f6f4a2bb22118126f89f98b5dd75bad285836
加利利海邊的猶太會堂遺址出土的長方型石塊,上面刻有關於第二聖殿的描繪,考古學家相信耶穌或曾在這個會堂講道。

另一件文物是一塊腳踝骨的複製品,正品現存於耶路撒冷。那塊踝骨被釘子刺透,釘的兩端有木屑,考古學家相信死者是被釘在十架上,而雙腳是釘在十架的兩旁,與傳統基督教畫作所描繪的不同。他們相信,耶穌當年亦是以此方式被釘死。

 

通過文物研究,歷史學家如今能夠想像耶穌時代城市和鄉村的面貌,以及計算出當時來往各地之間所需的時間。Avni形容:「過去20年,我們在了解耶穌和當時的人的生活方面取得長足進展。每個星期都有新文物出土,讓我們更了解那個時代。」

(來源:美聯社和法新社,2017年3月19和20日,Ronald Cheung編譯報道)

禱告:以色列考古工作幫助人認識聖經。

拉比敦促特朗普、普京 助建耶路撒冷聖殿

以色列一群拉比領袖把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看作2,500年前的波斯王古列,可幫助猶太人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

致力恢復古代猶太宗教法庭的猶太公會(Sanhedrin)發言人Hillel Weiss拉比教授說:「當今的政治條件是世界上兩個最重要的領袖都支持猶太人對耶路撒冷有屬靈遺產的權利,是史無前例的。」

猶太公會寫信給特朗普和普京,敦促他們共同努力去完成一項造福全人類的工程項目,在耶路撒冷有爭議性的聖殿山重建聖殿。兩位領袖都曾表示支持猶太人對耶路撒冷的要求,而特朗普當然是兩人中最高調的一位。

(來源:以色列新聞祈禱會,2016年11月)

禱告:猶太拉比在凡事上都仰望神

耶路撒冷全球回家聚集 以色列、以實瑪利敬拜一神

耶路撒冷全球回家聚集於11月7 日至11日舉行,眾家人宣告彌賽亞的降臨,同心見證以色列與以實瑪利後裔的復和,拆毀數千年來仇敵的工作!

 「聖誕節」提早來臨

聚集首晚,列國家人熱烈敬拜主後,被聖靈帶領進入靜默,戴冕恩牧師宣告﹕「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以賽亞書9:6-7)眾家人隨即同聲高唱「普世歡騰」迎接耶穌這位君王。聚集第二天,有家人分享,原來早已有美國領袖及先知預言,今年屬靈的「聖誕節」將會提早來臨。「昨天晚上,天使佈滿整個以色列,他們吹角並且宣告﹕你們長久等候的,已經來到了﹗」戴冕恩說。

聖殿山屬基督掌權

在敬拜中,一名猶太彌賽亞信徒領袖被來自列國的家人在台上抬起,並由他來高舉冠冕,以希伯來語宣告﹕「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及後他分享指,自己在台上被其他弟兄舉起來時,曾感覺不舒服,但他在禱告中感到神要彌賽亞信徒群體信任外邦弟兄。「要信任你們,主才會被高舉。」他也曾因被阿拉伯弟兄們舉起而感到驚慌,但看見對方委身的表情,十分感動。「這是一個盟約,願意為彼此捨命,這是世人未見過的。」阿拉伯弟兄姊妹將舉起彌賽亞信徒,幫助以色列進入命定。當耶穌回來時被尊為王,以色列必然要在其中扮演一個角色。

戴冕恩指,去年10月慕尼黑聚集時,正是聯合國成立70週年。當時神對他說,祂給列國70年時間去「合一」,看看他們能做什麼,結果比70年前更糟。「神說,從今開始我要在屬靈上帶來合一﹗」聖殿山並不屬於聯合國,也不屬於任何政府,而是屬於神的山,是主耶穌基督掌權之地。「這座山是屬於主耶穌基督的﹗」然後,來自埃及、敘利亞及以色列的領袖手牽手宣告,主耶穌要在錫安作王,在耶路撒冷被敬拜。

枯骨都要復生

聚集第三天下午,從非洲中部來的家人分享,其國家經歷過大屠殺,卻得以從新復興。「奉耶穌的名,枯骨都要復生﹗」他宣告,來自被逼迫國家的家人,要像獅子一樣被差出去,在逼迫及仇敵面前站立,因為猶大的獅子在他們背後。與此同時,南太平洋薩摩亞群島的家人跳出爭戰之舞,宣告主耶穌是活的﹗及後,有阿拉伯家人受聖靈感動痛哭,眾家人於是同心舉手為以實瑪利的後代呼求釋放。

第四天早上,猶太彌賽亞信徒及阿拉伯基督徒互相宣告﹕「聽啊,以實瑪利,主我們的神是一!聽啊,以色列,主我們的神是一!」彌賽亞信徒坦言,過去他們曾經驕傲,以為自己是首先的,其實以實瑪利若不能得到應許,猶太人也無法進入命定。有阿拉伯姊妹分享,當年夏甲從撒拉面前逃跑,令阿拉伯基督徒同樣活在「逃跑」的咒詛下,四處移民,但今天他們要破除這咒詛,並願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支持猶太彌賽亞信徒。

戴冕恩代表埃及接著說,夏甲本身是埃及人,因此埃及必須為其將孤兒的靈帶給列國而悔改。兩位分別是猶太人和埃及人的姊妹在台上彼此洗腳,預表願意謙卑彼此同行、服侍,成為家人。猶太彌賽亞信徒領袖於是為埃及的突破禱告,宣告豐收將在埃及發生。最後,列國的家人圍繞猶太彌賽亞信徒,以及埃及與阿拉伯基督徒,宣告以賽亞書19章預言的大道正在建造。

美國伏在神旨意下

是次聚集期間正值美國大選,戴冕恩在第一晚聚集上邀請美國家人來到台前,為大選禱告。「今天我們當中有來自列國的屬靈權柄。」他說,美國大選的結果確實會震動列國,然而「除了神的旨意之外,我們甚麼都不要﹗我們不是要站在哪個黨派,而是要比黨派更高﹗」列國的家人謙卑合一地禱告,上升到那擔在主肩頭上、永存無盡的政權,宣告主的國度要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向美國的弟兄姊妹舉手,向美國的上空舉手,宣告任何與神敵擋的武器都不能通過,所有仇敵的計劃都要終結﹗」現場所有家人帶著從各種各方來的權柄,揚起聲音宣告。「願祢的旨意在這選舉中成就,所有隱藏的事、仇敵的計劃都要敗壞﹗」

今次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家人在耶路撒冷聚集,有領袖分享異象指,列國的敬拜要聚集成旋風,潔淨過去流人血的罪,為主耶穌預備道路,而耶穌是乘駕在真理、謙卑、公義的馬車上來的。恰克‧皮爾斯亦曾在台上發預言﹕「主說,因為你們的聚集,我要開始從這城市差派天使出去改變列國。因為這個聚集,列國必須要選擇是否要與我對齊。我說,如今就是麥子與稗子、山羊與綿羊分別的時候。這聚集將決定列國豐收如何開展。我聚集你們,乃是為列國帶來從天而降的歡呼,而當你們歡呼,在這裡聚集的天使要被差出去。主如此說。」

讓小孩子畫出異象

回家聚集過去不斷以不同形式的敬拜,打破列國家人宗教的靈,拆毀代與代之間的牆,今次除了在聚集時段以外舉行青年聚集外,更在第三天早上邀請小孩子在台上、台下自由地跳舞、繪畫,眾人在輕鬆的氣氛下敬拜,彼此享受家人同聚。一名年青彌賽亞信徒向眾人分享所畫的耶穌畫像,原來他曾在異象中看見耶穌,而當時他生命正面對一些困難。身穿白衣、容貌極美的主耶穌對他說,天堂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美麗的,而人生的困難就像是情侶在婚禮前的小風波,到婚禮完成時便不再在乎。因此,當面對一切的困難與挑戰,便要想到極美的耶穌及天上的婚禮,而且所有困難都會過去的。

戴冕恩隨後說,繪畫、雕塑、歌唱、舞蹈等媒界,可以表達言語所不能描述的感覺。「在家裡,我們鼓勵每種獨特表達的方法,讓每個家人都可以安全、自由地表達自己。祂創造我們,每個人都承載了祂的不同部份,因此我們表達時,就展現了祂的不同風貌。」多名孩子被邀請上台分享他們所畫的圖畫。「我們何等有福,有這新一代向聖靈開放,能看見和領受事情。我們要保護他們,珍惜他們所畫的,不要輕看他們,如此他們就可以長大成為有異象的人。」戴冕恩又說﹕「聚集的最大動力並非異象,而是家人,因為一家人有異象時會一起去努力,但若只是以異象為動力,異象完成,家便分散。」

(記者楊林報道)

[國度觀點] 聖殿山主權問題 聯合國立場左搖右擺

聯合國向來認為,耶路撒冷的聖殿山所在之地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宗教聖地,對三個宗教同樣有歷史意義,主張彼此共存。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執行委員會在10月13日通過一項決議,內容只提該地是穆斯林的宗教地方,又僅以「阿克薩清真寺」作為名稱,撇掉猶太教使用的名稱「聖殿山」。以色列對決議表達強烈不滿,並聲言凍結與教科文組織的合作,教科文組織總幹事便隨即表示自己與會員國的決定無關。草案是由阿拉伯國家提出,事件除反映阿拉伯國家主導聯合國政策外,更顯出聯合國對聖殿山主權的立場左搖右擺。

由於聖殿山主權存著爭議,聯合國過去提及該地時,同時以猶太人的「聖殿山」和穆斯林的「阿克薩清真寺」作為名稱。但是次議案只提及該聖地(聖殿山)是穆斯林的宗教聖地,又譴責以色列容許以色列工作人員強行闖入清真寺及歷史建築物,並且限制穆斯林的宗教活動自由。議案內容反映阿拉伯國家的偏見,因為故意忽略猶太人被禁止在聖殿山有宗教活動自由的事實,卻獲得24個會員國投票支持。投票當日,6個會員國反對,26個會員國棄權。

以色列強烈指責議案後,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在投票翌日,隨即發表聲明劃清界線,指決議只是會員國的決定,並非她的立場。她表明自己反對決議,重申聖殿山與猶太教的歷史聯繫。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出來澄清,清楚表示伊斯蘭教的「阿克薩清真寺」也是猶太教的「聖殿山」。其實,類似的議案在今年4月在教科文組織的委員會上曾經通過,名稱同樣只有「阿克薩清真寺」。在一年之內,聯合國有重覆的舉動,隨即又加以否定,立場不定。

根據歷史,以色列在1967年戰爭中奪回耶路撒冷,當時沒有巴勒斯坦國家的存在,後來於1980年宣布耶路撒冷為永久首都。猶太人在聖殿山上建造的聖殿,歷史遠遠早於伊斯蘭教在該地建造清真寺。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合法領土,現時聖殿山主權為以色列擁有,而管理權交由穆斯林的委員會負責,而以色列政府為避免衝突事件發生,禁止猶太人在該地方公開禱告。阿拉伯國家現在企圖利用在聯合國的勢力,否定該地與猶太民族的歷史淵源,藉此霸佔該地。聯合國及所有會員國應該尊重歷史事實,對主權有明確的立場。

按立大祭司 預備隨時恢復獻祭

猶太教正迫切要恢復聖殿儀式。最近以色列新生公會(Nascent Sanhedrin)按立了巴魯克拉比 (Rabbi Baruch Kahane) 為下一任大祭司,這任命是為將要來的贖罪日作準備。如果政局突然改變,允許猶太人進入聖殿山,他們將會依照律法恢復獻祭。拉比巴魯克認為,只要政局改變,聖殿禮儀可在一周之內恢復。

拉比巴魯克是一名著名學者,對聖殿事奉方面的複雜律法有豐富認識。他是Halacha Berurah研究所成員,這研究所是由以色列的第一位首席拉比創立,專門解釋猶太律法。巴魯克在恢復聖殿事奉當中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今年已經見到多項關於聖殿的進展:聖殿研究所開始了祭司登記名冊;建立了訓練祭司在聖殿事奉的學校;在假期重演獻祭,例如逾越節獻祭。

聖殿研究院創辦人Yisrael Ariel拉比說:「作為虔誠的猶太人,這是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按立一位大祭司及做出準備是律法的吩咐,即使現在還沒有聖殿。」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6年8月29日,陳細細記者編譯)

祈禱:猶太人明白律法只是影兒,基督才是實體。

末世徵兆:聖殿研究所開始訓練祭司

戰爭、瘟疫和假先知的劇增,都顯示聖經預言正在成就。現在,我們會目睹啟示錄第11章有關聖殿山的預言將要實現。

一份新的報告指出,致力於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聖殿研究所(Temple Institute)宣佈,將開辦一間訓練利未祭司在聖殿事奉的學院。該研究所近年開展了幾個試驗項目,現在正著手裝備祭司,預備他們在第三聖殿服事。為此,更開展了一項網上籌款項目,以籌集至少75,000美元。

聖殿研究所期待有一天,圓頂清真寺會被第三聖殿取代,但不是透過暴力手段。虔誠的猶太人每天為此禱告,等候彌賽亞來臨。

(來源:End Times Headlines,2016年8月8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讓人明白末世臨近,要警醒。

聯合國有意定聖殿山為伊斯蘭聖地

隸屬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由21名成員組成的世界遺產委員會計劃,有意將聖殿山列為伊斯蘭聖地。他們認為聖殿山的名稱應該回歸到歷史上的正確理解,其議案偏袒伊斯蘭教。

今年6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決議,所有官方文件須以穆斯林所命名的「阿克薩清真寺」來取代「聖殿山」這名稱。這決議竟然得到歐盟的祝福,有熟識政治的人士認為此舉很可能是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歐盟關係持續緊張而演變出來的行動。

以色列外交部說:「以色列非常關注歐盟有意提出這項決議,這將是巴勒斯坦草案的一個替代方案。儘管法國在4月為曾認同教科文組織把聖殿山稱為阿克薩清真寺而道歉,歐盟的提議繼續否定猶太民族與聖殿山的歷史聯繫。

(來源:猶大通訊社(JNS),2016年7月17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攔阻聯合國這項決議,保護猶太人與聖殿山的聯繫。

恢復聖殿音樂 為彌賽亞回來作準備

聖殿仍在時,音樂是用來事奉神的重要元素。但隨著聖殿被毀及猶太人被擄,聖殿音樂已遺失了二千年。今天,有人正在努力要恢復聖殿音樂,而一位18世紀的猶太教領袖曾宣稱,這將是彌賽亞回來前最後一步。

聖殿是昔日以色列的心臟,音樂是聖殿的核心。聖殿中的敬拜者是從利未支派中選出的。有說「利未」的意思是「陪伴」,所以他們的音樂能帶人更親近神。利未歌者需在25至30歲接受培訓,並通常在30至50歲時參與聖殿事奉。

拉比兼音樂家大衛.路易斯(David Louis)是聖殿研究所(Temple Institute)的編曲家,他正努力恢復聖殿音樂。他認為昔日聖殿音樂的遺失不是一個錯誤,而是有目的。這樣,聖殿音樂便不會被用作世俗用途了。

「我們已有些工具,只是仍未充分發揮其果效。其中最有能力的工具就是有關誦唱經文的規則,它告訴我們關於聖經的音樂學。」路易斯認為預言將隨著聖殿音樂復現,這過程已開始了。

當他描述聖殿音樂的獨特性時,他說:「聖殿音樂可同時有個人及群體的表達。猶太人是非常個人主義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完整的世界。然而,猶太人同時有著強烈的民族主義。在音樂角度來說,這意味著我們能夠融合兩種相反的音樂技巧和編曲,並加上自由的即興創作。

「如果我們想實現這預言,我們應該開始排練。當一班人因著這神聖目的一起奏樂,它就會實現。」至於怎知道這出來的音樂將是真正的聖殿音樂?路易斯不擔心。他相信這樣的配搭就能呈現出聖殿原本的音樂,雖然沒有人能夠預測這音樂是怎樣的。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6年5月3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帶領恢復聖殿音樂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