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墮胎電影北美上映 呼籲尊重生命

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最年輕前診所主任艾比(Abby Johnson)於2009年離職著書,述說心路歷程轉變。她的故事改編成電影《Unplanned》(計劃之外,暫譯),由Pure Flix Entertainment發行,3月底在北美逾千所影院公映,3天收益達611萬美元,票房排行榜據第5位。

電影是艾比作為計劃生育主任八年來工作經歷寫照。她在職期間,處理達22萬宗墮胎個案,為無數婦女提供生育選擇方面的諮詢,甚至成為發言人。就在她為深信不疑的事業努力爭取立法的時候,2009年10月,她目睹一個超音波導引的墮胎手術。過程中,懷孕13周的嬰孩奮力掙扎,對抗墮胎手術工具。此事以後,艾比決定不再參與墮胎的工作,並離開了計劃生育聯合會。

離職後,計劃生育聯合會要求她禁聲,不可向媒介透露任何在職期間任何資料。最後甚至對簿公堂。霍氏新聞和有線電視新聞網絡接洽她,想瞭解她的經歷。

艾比說:「從那時起,我一直在發聲,試圖揭露墮胎行業,同時也嘗試醫治那些因墮胎而受傷的人。在過去的九年裡,我與數千名女性交談過,她們在身體上或是情感上都被她們的內疚和羞恥所傷害。她們的故事在我們今天的社會中經常被忽視,因為每個人都想讓墮胎正常化,說那只是一個醫療程序。然而,奪取人類的生命並不正常,是女性餘生都要負荷的東西。」

Pure Flix Entertainment總裁Michael Scott表示:「將艾比的故事搬上銀幕,讓這麼多人觀賞,顯示墮胎議題對美國非常重要。我們希望支持生命和支持選擇的陣營看了電影後,展開有建設性的對話。」

諷刺的是電影被美國電影協會(MPAA)評為禁制級(Restricted),幾家電視電台拒絕為它播宣傳廣告,而推特網也刪除其電影宣傳頁。

堪薩斯市天主教大主教Joseph Naumann觀看電影後表示,15歲的少女被禁止觀看這電影,但她可在父母不知情下合法進行墮胎。這是極大的諷刺。

美國國務院宣佈將盡最大可能執行「在國際健康援助中捍衛生命」(Protecting Life in Global Health Assistance)法規,保證納稅人金錢不用於支付或促進海外墮胎,並將持續拒絕援助那些「執行或積極推動墮胎作為計劃生育方法」的外國非政府組織。

美國各州近月通過了不同法案,大多數都更嚴格地限制墮胎,但有些州分卻容許妊娠晚期墮胎,反映了美國在墮胎議題上的分歧。

(來源:Assist NewsChristian Newswire 及 Catholic League,2019 年3月29及31日,林國祥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禱告各地都發出捍衛生命和未生嬰孩的權利的聲音,墮胎文化被改變。

電影《奇蹟十三》祝願活動 2019全城「洞」悉奇蹟

影音使團於3月18日在「香港國際影視展2019」會場中舉行展位啟動儀式暨電影《奇蹟十三》祝願活動。一眾嘉賓於活動上分享了創作心得以及參演時的難忘事,並祝願《奇蹟十三》稍後推出時取得美滿成績。

《奇蹟十三》故事靈感來自2018年6月時12名少年足球隊隊員及教練被困泰北清萊睡美人山洞,舉世矚目。一方有難,八方迴響。經過18天超過20個國家的精英聯手拯救,結果所有人全部生還,成就全球最困難亦是最具奇蹟的拯救。主辦單位指出,這次事件是世人反思生命與「拯救」的契機;亦因而引發靈感製作電影《奇蹟13》,故事中的場景設定在清萊拯救行動後所發生的事。

《奇蹟十三》的故事將圍繞世界聞名的正、邪角力之地「金三角」,善於操控邪惡勢力的魔君(謝君豪飾),一直於該處擴張其勢力,更編作清萊「睡美人山」靈異傳說迷惑世人,欲造成世紀悲劇將絶望之念推向全球。而充滿正義感和使命的香港警員宋天恩(尹天照飾)為追回愛妻張靖喬(張文慈飾)來至清萊,並在路上結識了魔君手下,泰藉華僑張奇(駱達華飾),更被其言語誤導,跌入魔君設下的陷阱,引來正邪大戰的對決。

 

(新聞來源:主辦單位新聞稿)

《一百人的遺書》微電影首映 暨CBN分享2018

視博恩香港(CBN)於11月17日在世界殯儀館舉辦微電影《晨霧漸破曉》首映及分享會。該微電影由CBN「一百人的遺書」事工團隊製作,故事以喪禮為題材,內容講述在媽媽喪禮前夕,爸爸、哥哥及妹妹三人面對至親離逝滿懷思念,在尋找媽媽生前最愛歌曲的過程中,經歷從哀傷轉向盼望。CBN期待透過這微電影與觀眾一起反思「末了未了」的生命之謎,探討死亡與永恆生命的關係和意義。

CBN自2015年推動生命教育事工「一百人的遺書」,是為回應社會上輕生不斷的現象,盼望大眾從新角度思考「遺書」的意義。除了舉辦生命教育活動,如以生死為題的講座、參觀殮房、墳場、遺體防腐計劃等等,CBN亦製作《一百人的遺書》節目,邀請知名人士拍攝,藉他們的生命反思激勵大眾。

首映當天,「一百人的遺書」節目嘉賓,資深藝人何嘉麗小姐分享了她與爸爸的故事。何嘉麗曾在節目中提到她的喪禮上若有一張空櫈,可能是爸爸的,因她與爸爸失去聯絡多年。想不到節目播出後,在神的奇妙安排下,經有心人連結,她與爸爸再次重聚,更把握機會陪伴爸爸在世的最後一段日子,人生再無遺憾。

CBN《星火飛騰》節目主持人萬得康牧師在會中分享信息,從信仰角度講述生命的奧秘。大部分人一生當中都不會怎样思考生命的意義,但總會在某些場合中會思想生命,安息禮拜就是其中之一。一位作家曾說過,唯有我們學會死亡,才會懂得活著。當我們真正了解,每個人都有面對死亡的一天,從人生的終點回望人生的起點時,我們的價值觀可能會完全不同。

大部分彌留的人覺得最遺憾的事情都與物質金錢、名譽地位無關,而是覺得自己花不夠時間在愛的人身上,或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人在生命終點沉澱下來的是一份情。對基督徒來說,能送給別人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一個永生的盼望。今生的結束,是永恆生命的開始,這份盼望能替代憂傷的眼淚,讓人心中得平安。

(KRT訊)

電影《想更認識你》 見證上帝愛與寬恕

電影《想更認識你》改編自MercyMe樂團雙白金暢銷基督教歌曲《I Can Only Imagine》的創作背景故事。主音巴特(傑麥可芬利飾)在嚴父亞瑟(丹尼斯奎德 飾)的高壓教育下成長,無論他如何討好父親,亞瑟的心就像一道高牆,擋在他們父子之間,不讓巴特輕易接近。他傷心難過,也曾逃避,但音樂與信仰改變了他:音樂讓他有勇氣面對一切,而信仰讓他了解父親到過世前都說不出口的愛。電影提醒我們把握時間,讓苦難化為靈感,讓傷害被愛治療。

4月11日,影音使團於奧海城the sky戲院舉辦電影《想更認識你》的教牧友好試映,過百位教牧、長執及友好到場觀影。影音使團總幹事袁文輝先生表示:「很多時候,我們的父母未能像天父一樣愛我們,因著人的軟弱,每個家庭有不同的問題,導致我們覺得父母的愛是扭曲了,失落了,取而代之是很多的傷痕,仇恨出現。《想更認識你》正正帶出福音能夠改變人,能夠改變令人絕望的關係。」電影將於5月24日在香港上映,影音使團鼓勵教會、機構、信徒團體參與包場計劃,祝福身邊的親友及眾社群!

(四)溝通與語言的恩賜 -【無限商機】專欄

讓故事回到1959年開始說起。那年我與雅思特結為連理,婚後不久,我們便搬到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居住。我在城裡找到了一份行銷的工作,向飯店、餐廳和商店銷售室內裝潢設計。我的薪水不算很高,但足夠我們租一間鳥瞰全市的小公寓,就在那裡開始我們的婚姻生活。

那是一份相當吃力的工作,公司的銷售範圍覆蓋整個首都及瑞典北部。有五名建築設計師為我工作,我必須拜訪各式不同的商業團體,促銷我們的產品,預算十分高昂,責任也很重。再者,我根本無法勝任這項任務。一想到拜訪陌生人,膽怯、害羞與恐懼幾乎要把我淹沒了。當我到達第一個客戶時,我得要走開七次才能鼓起勇氣面對對方!我性格中的軟弱不斷地阻撓我。結果,第一次到瑞典北部地區出差的時候,相同的恐懼和驚恐又再度令我癱瘓。我明白,為了要達成當一名商人的夢想,我首先必須要克服這個軟弱。於是我便報讀了「公眾演說」的夜間課程。我從未做過這樣的事,實在把我嚇壞了。不知何故,我居然奇妙地從五百人當中被推選出來,向眾人解說我的成就。一個重大的障礙終於勝過了!然而還有更多功課需要學習,同時當我不再遠離神並且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的救主時,我也愈發意識到一種超自然的介入在我生命中。

後來透過與其他基督徒商人的接觸,使我有機會投身電影業。有三年的時間,我在「史文斯克・唐影片公司」(SvenskTonfilm)銷售教育影片,結果又因緣際會地接觸了美國的製片人。當時有一名基督教影片的製片人遠從美國來到了瑞典,要使用公司的工作室,他邀請我到美國加入他的公司,雅思特和我便於1964年動身前往美國了。

生命中的微小細節往往會被忽略,當我們將自己的生命交給我們的造物主,並且容讓祂成為生命的主時,必須看出其中繁複交織而成的圖樣。在斯德哥爾摩時,我認識了一位來自遠東的難民,而我們只能用一口破英文溝通。然而這段友誼卻迫使我學習英語,因此當我和雅思特最後離開斯德哥爾摩時,我的英文能力足以讓我應付在新的國家的工作及生活。我不僅克服了公眾演說的膽怯,神還讓我學會了英文,甚至是美式英文呢!

1964年9月1日,雅思特和我住在印第安納州的威諾納湖旁邊。我在一間基督教影片公司工作,巡迴到訪那地區的教會,推銷我們的影片。當時我們拍攝「化妝嘉年華」(The Carnival of Pretence),主要的製片計劃是以巴西為中心,這是一部低成本的電影,由美南浸信會贊助。如片名所提示,某些鏡頭需要在里約熱內盧拍攝,所以我就在那裡待了四個月。

就在巴西,我初次經歷了神超自然的介入。當時我開車載著兩名演員在城裡到處逛時,他們之間起了爭執,我意識到緊張激烈的氣氛。奇怪的是,雖然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卻能夠聽得懂他們的談話。我不假思索地轉過頭去,竟用葡萄牙語和他們對話,我以前從未用這個語言說過任何話呢!不管我說了什麼,都起了作用,因為他們馬上停止了口角,然後我們繼續上路。他們不再爭吵了,而我現在居然說起了葡萄牙語,並且還持續說了數個月!我用這個神突然間賜給我的奇妙新語言,在教會裡講道,並且在電視節目上演說。15年後,當我再次回到巴西,卻發現我甚至無法用葡萄牙語從1數到10。有時候,神賜給我們的恩賜是為了一些原因。我會說葡萄牙語的能力確實是個恩賜,因為當時我幾乎用不到英文。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以色列電影《一個新靈》題材敏感 見證耶穌 但惹猶太人批評

一套關於耶穌基督信仰的電影《一個新靈》(A New Spirit),在以色列各大電影院上映,最受歡迎的新聞節目也花了13分鐘介紹該電影。但因為該片牽涉對耶穌的信仰,就遭到特別多的批評。

導演Doron Eran表示:「人們說電影很精彩,但對猶太人卻是很大問題。他們會說我是基督徒,背棄了猶太人的身分。當我跟他們說耶穌也是猶太人,他們不喜歡。」

故事記述當地貧窮小鎮幫派成員達姆卡尼(Yacov Damkani)的真人故事。他在70年代逃亡到美國,接受了耶穌作救主,其後回到以色列的街頭傳福音直到今天,特別是向極端正統猶太人傳福音。

Eran亦因著達姆卡尼而認識耶穌,才知道耶穌是個徹頭徹尾的猶太人。「以前以為耶穌是基督徒,卻不知道他是猶太人。」

雖然面對批評,但Eran積極地計劃未來,深深相信電影是改變人最有效的媒介,認為以色列需要多十套關於耶穌的電影。「只要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就有機會從完全不一樣的角度看待這件事。」他認為只要引起人反思就足夠。

(來源:茂滋以色列報告,2018年2月號,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禱告更多猶太人認識耶穌是猶太人,也是彌賽亞。

《耶穌傳》已有1,500種語言版本

電影《耶穌傳》的出現源於學園傳道會創辦人白立德(Bill Bright)的異象,後來由創世紀計劃(The Genesis Project)負責製作不同語言的版本。至今,第1,500種語言的電影版本已經完成。

最新的版本語言為大安薩納語(Daasanach),是居住在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和蘇丹部分地區的一個族裔群體的語言。

健力士世界紀錄顯示,《耶穌傳》是歷史上最多人看過的電影。自1979年以來,電影已在超過230個國家播放過,佈道次數有75億次。對世界上許多偏遠地區的人,《耶穌傳》是他們看過的第一部電影。以他們的語言看到耶穌的生命、死亡和復活的故事,帶來強大的影響,超過4.9億人在看完《耶穌傳》後決志。

《耶穌傳》正在推展865任務,希望在2025年前接觸世界上剩餘的865個語言群體。他們各有50,000人以上,共有大約3.23億人沒有聽過耶穌的福音。

(來源:Assist News,2017年3月3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 《耶穌傳》有效地使萬民認識耶穌,作主的門徒。

健康題材電影在美大收 包括:基督教價值觀、家庭友善

一項電影票房調查顯示,美國觀眾偏好內容有強烈基督教和家庭友善價值觀的電影,這些電影的觀眾數目差不多是價值觀相反電影的六倍。

調查由美國基督教傳媒事工Movieguide進行。該機構分析了2016年上映的200多部荷里活大片及主要獨立電影公司作品後表示,內容在某程度上強調基督教價值觀和家庭友善價值觀的電影,在去年的總票房收入累計達到78.5億美元,平均每部電影票房收入為7,109萬美元,當中尚未計及愛國電影《NASA無名英雌》在今年賺取的1億1,900萬美元。相反,那些在某程度上帶強烈自由派和左傾思想的電影,去年的總票房收入累計只有8.3億美元,平均每部收入1,245萬美元。

Movieguide創辦人Ted Baehr於2月10日在洛杉磯公布調查結果。他表示,票房豐收絕非僥倖,自他們於2003年開始就電影內容進行政治分析以來,情況一直如此。Baehr說:「人們希望善能勝惡,邪不勝正,自由戰勝暴虐」,並列舉一些去年值得讚許的電影,包括《薩利機長:迫降奇蹟》、《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鋼鋸嶺》、《星夢動物園》、《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等。

(來源:Assist News,2017年2月16日,Ronald Cheung編譯報道)

禱告:健康題材電影在中西方皆成為主流

從神學角度 看電影與飲食

「神學路思」於農曆新年期間(1/31-2/4)舉辦了第二屆培靈研經大會。本次大會除研經及培靈講座外,更在工作坊中,與信徒探討神學與電影及飲食等生活議題的聯繫,期望能從大公而多元的神學向度,重新對福音及信仰作深度及在地的詮譯。

電影與神學

講員王礽福指出,看電影其實是看故事,而每個故事總有一個歷程,總有一個問題要去處理。世俗的電影想講的是:人關心什麼;而我們需要思考的是:能否用信仰的眼睛去看電影及萬事萬物。

首先,我們應該學習如實地解讀電影。現時,大部分基督教影評都有「借題發揮」的現象。有時電影中的角色是否說過某句話,還是透過一些象徵性的方式去表達想法,這些都需要分清楚。其次,我們要思考應從什麼位置引入信仰的討論。基督徒不能先有一個神學觀念,然後套入電影裡面去講自己想表達的想法,而是應該透過剖析電影裡的故事情節,將電影裡面含有的信仰及神學成分帶出來。就如同講道一樣,有時牧者的講道內容感覺上千篇一律,是因為他們心裡已經先有自己想說的話,然後再找一段經文來解釋,而不是讓經文自己講說話。同樣地,如要從電影帶出信仰的話題,首先要喜歡這部電影的故事,才能根據電影的實在內容去探討信仰。

飲食與神學

講員趙崇明先生在「飲食與神學」工作坊中,就從聖經內容去闡釋飲食與福音的關係。聖經中神對人類第一個明確的命令,就是和食物有關。創世紀2章16-17節提到:「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而亞當和夏娃想和神一樣能夠分辨善惡,有神性,但食了之後不但沒有神性,連人性也扭曲了,罪就出現了。本來在伊甸園裡關係親密的一對戀人,變得關係破裂,互相推卸責任,更加逃避見神的面。聖經描述人類第一次犯罪就是從食而來的。西方有句諺語:「you are what you eat」(人如其食)。亞當夏娃吃了想如神一樣分別善惡的果子,最終就成了罪人。

為要幫助我們解決罪的問題,耶穌道成肉身。這位很強調肉身性的耶穌基督出來傳道之前,是先進入曠野受試探。聖經中兩處福音書都講到耶穌受試探,不過第二及第三處的試探次序是調轉的,唯獨關於食物的試探,兩處福音書都是放在第一位。這個次序遙遙地呼應著之前所說的:人的罪因為食而來。當時耶穌已經禁食40日,但他選擇不吃,然後說出那句大家很熟悉的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話。」遙遙地呼應創世紀最開始記載,人不聽神的說話。耶穌沒有否定食物的重要,唯有食物加上神的話,才能養活人的生命。在日常生活裡,吃什麼及怎樣吃,我們可以有好多選擇,可以在生活裡做出一些判斷和辨識,這就是福音的見證。

而「大使命」中耶穌吩咐我們要作門徒,而耶穌自己是怎樣宣講這個福音呢?福音書中記載了耶穌經常被人說貪食好酒,以及被文士批評,和稅吏、娼妓及罪人同枱吃飯。文士法利賽人以不能跟那些人一起用膳這講法,來排擠異己。耶穌正正透過與罪人吃飯,批判文士法利賽人的偽善,來說明天國福音的核心精神,就是無條件去接納罪人。有人說,耶穌這種做法是一個好有福音性行動,透過飲食實踐另一種的平等精神,打破階級及人與人之間的界限。作耶穌門徒正是成為耶穌的同伴,同伴在英文原文中,是指一起分享麵包的人。原來福音呼召我們成為耶穌的門徒同伴,也是去實踐成為一起分享的人。

資本主義與本土經濟

在另一工作坊中,社區傳道人孔維樂則談到他目前正在推動的飲食事工,從實踐中去探討信仰能否對社區提出新的價值。這個名為「廚師@KUC」的項目,由一群廚師透過共廚共食來與食客思考信仰,在食飯的同時,也邀請不同人來分享及介紹食材,讓互不認識的人可以走到一起,從新角度談論基督教文化,從飲食方向思想生活。他們期望從基督教角度去提出一種公義、健康、節制、環保及支持小店的精神,並將所有元素加進去成為一種新的飲食習慣。

同時,他們也會支持社區中有需要及有價值的活動。例如他們認識了社區裡有兩個無家者是種芒果的,就嘗試透過項目中食客的奉獻去支持這兩個人的工作,而社區經濟就這樣策動了。隨後,孔維樂又向觀眾展示幾包芒果乾,是從「家家士多」買到的韓國合作社的產品。他指出,關注食品來源以及支持香港本土生產的產品,就可以幫助本地產品製作者繼續為大眾提供不經長途運輸及污染的產品,推動社區經濟。

(記者莫嵐報道)

【Kingdom LIFE】《鋼鋸嶺》——持守召命比持槍殺敵更勇敢

「主啊!請給我多救一個……多救一個!」

歷年來荷里活出產的戰爭電影不計其數當中不乏經典之作主角都是英勇善戰的強者但《鋼鋸嶺》卻一改往日戰爭英雄的舊有形象以一個拒絕持槍堅持不殺戮的美軍軍醫故事講述了比殺敵更需勇氣的行為——持守上帝呼召專注救人感動了無數觀眾……

krt_303-13a

堅拒持槍的二戰英雄

故事改編自美國陸軍軍醫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的真人真事。戴斯蒙因信仰拒絕攜帶武器,堅持不殺人只救人的信念,在二戰期間沖繩島鋼鋸嶺戰役中,無懼槍林彈雨,誓死拯救即使僅有一息尚存的戰友。在傷亡慘重久攻不下的戰場上,儘管美軍經已撤出鋼鋸嶺,但他孤身重返戰場,靠著祈禱盡再救一人,最終拯救了75名受傷戰友的生命。二戰結束後,戴斯蒙得到杜魯門總統授予榮譽勳章,成為第一個得到此殊榮的「良心反戰者」。

本片由過去曾拍出《驚世未了緣》及《受難曲》等經典作品的金像導演米路吉遜(Mel Gibson)執導。其實戴斯蒙·杜斯的故事在二戰結束後,便有人想搬上銀幕,但因各種原因而一直未能成事。而米路吉遜在拍了《驚世未了緣》後曾被邀執導,但當時他拒絕了,直到20年後才回心轉意。由於他和這題材都不被荷里活看好,因此米路吉遜在澳洲當局的資助下完成電影拍攝工作。結果《鋼鋸嶺》拍出水準,米路吉遜利用先進的特效裝置技術,生動地向觀眾呈現出戰場慘烈及可怕的場面,而男主角的演技也備受肯定,從開始的溫柔笨拙的鄉村男孩,經歷各種考驗,脫變成一名眼神堅定的勇敢戰士,電影在各影展都得到高度評價。

 krt_303-13e

忠於信仰活出召命

電影從戴斯蒙面對生命中遇到的各種難關所作出的選擇,來描述他的掙扎與成長。如經歷一戰痛失摯友後終日酗酒的暴力父親,與在教會熱心事奉慈愛的母親之間的爭執,令戴斯蒙學習在仇恨中選擇順服神並立志不殺人。在軍營中,即使面對戰友的敵對及欺凌,教官的命令及懲罰,甚至是坐監的威脅,戴斯蒙始終堅持不拿槍,不指控不還擊別人,即使在監牢中有過軟弱的時刻,但最終在軍事法庭上面對指控,仍然堅持信念。他曾這樣對未婚妻桃麗絲說﹕「我不知道以後如何活下去如果我不持守我所相信的。」

戴斯蒙一生最大的選擇,出現在攻佔鋼鋸嶺的第二天夜裡。當時他們面對日軍的猛烈還擊而不得不撤退,只能撇下遺留戰場上數以百計的受傷戰友。戴斯蒙拼死救出一名戰友,卻眼睜睜看著他死去。那一刻,他非常迷茫﹕「袮想我怎麼做?神啊,我聽不到你的聲音!」「救命!」他聽到了硝煙中的絕望呼喊,神透過這傷兵的呼聲回應了戴斯蒙的祈禱。這一刻,在所有戰友都已經撤退下懸崖的時候,戴斯蒙的眼神恢復堅定,重新戴起頭盔衝入一片未知的漆黑中……他的選擇,拯救了75條生命。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電影中未婚妻桃麗絲在戴斯蒙上戰場前贈送聖經給他。

 

比電影更神蹟的真實歷史

相信看過本片的觀眾,即使知道電影真有其事,仍不禁感嘆戴斯蒙故事的神奇。但如有人耐心翻閱歷史資料,就會發現,當時的真實故事遠比電影情節更為精彩!原來真實的戴斯蒙在獨自救人的那個夜晚,並不是沒有被敵方發現。據一位當時在場的日本士兵回憶,那個夜晚,他很清晰地看見了戴斯蒙。「當我每次用槍瞄準他,開槍時都發現槍被卡住了。」他這樣憶述。

另外一個經歷是,當戴斯蒙被炸彈所傷後,其實並不如電影中立刻被安全送下懸崖。相反,當他受傷後等待了5個小時才獲救,而他在回程中遇到一位受傷戰友後,主動讓出了自己的擔架。之後戴斯蒙左手又中槍受傷,並在猛烈的戰火之下獨自爬行300碼抵達救援站獲救。顯然,導演也認為這些歷史細節太過神蹟,反而會令觀眾難以接受而沒有拍進電影。戴斯蒙的種種真實經歷不得不讓人驚嘆神的奇妙大能,並將榮耀歸給祂!

krt_303-13c
(左)真實的戴斯蒙與桃麗絲於1942年8月17日結婚。(右)電影中由安德魯•加菲爾德及泰瑞莎•帕瑪飾演。

(記者莫嵐報道)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真實的戴斯蒙站在鋼鋸嶺的懸崖上

(參考資料:The Conscientious Objector Documentary)

【Kingdom LIFE】《賓虛》2016 面對面遇見耶穌

荷里活今年繼續推出有基督教信息的電影﹗今次的題材既不是聖經故事,也不是現代生活,而是描述羅馬帝國時代的經典故事——《賓虛》﹗

一代經典重現

提起這部電影,年輕一代也許從未聽過,但50後、60後一輩,卻絕對不會感到陌生,皆因在1959年上映的同名電影,曾是廣受讚賞的一代經典。當年的《賓虛》(英Ben-Hur),副標題「基督故事」(A tale of the Christ)共獲得11項奧斯卡大獎,此項紀錄保持長達40年後才被《鐵達尼號》、《魔戒》追平。2016年推出的《賓虛》與50年代末的經典,故事同樣是改篇自盧‧華萊士(Lew Wallace)1880年出版的同名原著小說。事實上,這個故事自1907年至今已第四次被拍成電影,可見其可觀性確是歷久不衰。

2016年的《賓虛》耗資1億美元製作,於意大利羅馬拍攝。劇情講述與耶穌生於同一年代的猶太裔貴族猶大‧賓虛,被任職羅馬軍官的義兄馬生拉出賣,遭受抄家之災,失去貴族身份,更被流放作奴隸,與家人及妻子以斯帖分離。經過多年在海上的艱苦生活,賓虛在絕境中倖存,在富有酋長的協助下,回到故鄉一心復仇,誓要在寶馬競技中擊敗馬生拉。然而,前後多次面對面遇上耶穌的賓虛,在親眼見證耶穌被釘十架的那刻,生命及家庭都被奇蹟地翻轉……

饒恕代替報復

新版《賓虛》的劇本及信息更貼近原著小說,由憑《被奪走的12年》獲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的約翰‧雷利改編,並由馬克‧伯內特(Mark Burnett)和他的妻子羅馬‧唐尼(Roma Downey)擔任執行製作人。馬克及羅馬就是美國劇集《聖經故事》(The Bible)及電影《上帝之子》(Son of God)的製者人,他們接受JoBlo Movie網站訪問時曾表示,新一代對《賓虛》認識不多,現在是時候讓他們再次接觸到這個偉大的故事。他們指,1959年的經典版本較著重描述「報仇」,而2016年的新版則更多將重點放於復和、饒恕。「我們嘗試更深入探索信仰與盼望的意思,『復仇』並不是出路,只有饒恕才是。今日我們生存的世界是那麼多危險及不穩定,正正是最需要這信息的時候。」

另一個跟1959年版本有所不同的地方,就是耶穌的臉會正面出現在新版之中,與主角有對話。個人生命經驗極大掙扎,且帶有強烈情緒、人性的故事人物,與耶穌面對面「遇見」,被其言行震撼,以致價值觀及人生被改變。這種具體將信息呈現的方式,必定可以令面對每天生活困難、煩憂的觀眾們,容易代入其中,有更深刻的體會。

新版《賓虛》的主角雖非巨星,但當中卻有金像演員摩根‧費曼(Morgan Freeman)的演出。
新版《賓虛》的主角雖非巨星,但當中卻有金像演員摩根‧費曼(Morgan Freeman)的演出。

 

賽馬競技場面震撼

本片俄籍導演提默‧貝克曼比托夫(Timur Bekmambetov)擅長拍攝動作及特技電影。1959年的《賓虛》以其戰駒競技場面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而今次重拍,除了用上電腦特技,演員們更會親自騎上32匹馬作實景拍攝,其效果必定更加震撼。

電影已於8月18日上映,美國傳媒基於開映前的預售票房預測,開資龐大的新版《賓虛》有面臨虧蝕的危機,關鍵在於它是否能獲得普遍教會及信徒的支持。

(記者陳淑安報道)

「賓虛」咁既創作精神 -【文化守望者】專欄

「賓虛咁既場面」,大家聽過這句話沒有?這是上一代香港人的俚語,出自50年代末的史詩式電影《賓虛》。近日上映的《賓虛》,劇中的戰車競賽一幕,同樣氣勢磅礡,場面壯觀。可是在美國本土得不到好評,重拍自然會有比較的問題。前天聽見一個影評人在電台節目中評論這電影,他認為該有更好的評價,有此現況,他猜測原因是它太直接講宗教。

《賓虛》的劇情中穿插幾幕聖經情節,耶穌更是引導男主角猶大放下仇恨,學習寬恕的關鍵角色。《賓虛》是基督教電影嗎?暫時不談,先談一談原著小說,它如何首先扭轉作者本人的一生。

電影改編自188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書名副題是「基督的故事」(A Tale of the Christ)。但不說不知,作者最初的創作企圖是證實基督教的謬誤,但在過程中,似乎神將整件事扭轉過來,作品反成為傳遞基督教信息的媒介。19世紀下葉,美國一位頗有名氣的無神論者英格索爾(Robert Ingersoll)在火車上認識軍官兼作家華萊士(Lew Wallace),閒談中討論宗教,兩人都認為基督教是無稽之談。英格索爾就鼓勵華萊士提筆創作,將基督教的謬論和破綻公諸於世。華萊士雖然是寫小說的,但創作態度嚴謹,與學者無異,他在公餘時間到各處圖書館翻查基督教歷史的文獻和地圖,仔細研究羅馬帝國的歷史、文化習俗、生活習慣。在研究過程中,他驚訝地發現基督教原來有歷史根據,更決志成為基督徒,最後他寫出的作品向世人見證:耶穌是神的兒子!

我相信在華萊士的創作過程中,有神的特殊介入,完全改變結果。但同時我忽發奇想,如果他在創作之前已是基督徒,而且是很「屬靈」的一類,也許未必能出現這出色的小說。(出版後的二十年,小說一直是僅次於聖經的美國最暢銷書籍。)為什麼我有這想法呢?第一,在神當然凡事都能,但人的想像力和思想常常在宗教化的框架之內,為「屬靈」而「屬靈」,這樣的話,作品只會是說教之物。第二,人對屬靈世界的熱切追求,若走向極端,就會對今世的工作和生活有輕忽的心態。如果華萊士沒有認真搜集資料,仔細研究,用心寫作,我不知道《賓虛》會不會出現(我不敢揣測神的旨意)。但願我們也有「賓虛」咁既創作精神!


文@黃少芬

 

虛擬實境電影重現耶穌生平

秋天製作(Autumn Productions)和VRWERX準備發佈一部講述耶穌的虛擬實境電影,名為Jesus VR – The Story of Christ(耶穌VR-基督生平,暫譯)。這部片長90分鐘的電影將重現耶穌生平的關鍵時刻,包括祂的出生、登山寶訓及釘十架等。

電影有360度的視覺效果,讓觀眾仿如置身其中,能看到四周的情景。製作人舉例說,在水變酒的故事中,觀眾會感到他們正真實地參與婚宴。

當年拍攝《受難曲》的製作人及宗教顧問也會參與今次製作,而拍攝地點亦會在意大利的馬泰拉,與《受難曲》一樣。電影預計會在今年聖誕期間發佈。

(來源: Guardian,2016年6月29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大大使用這部電影帶人信主。

同運要求《冰雪奇緣》有同性戀女主角

最近同運活躍分子積極展開遊說行動,要求迪士尼在《冰雪奇緣》續集加入同性戀元素,希望女主角愛莎有女朋友。

「給愛莎一個女友」運動最近多了一位重要的支持者,就是《冰雪奇緣》愛莎的配音艾狄娜·曼素(Idina Menzel)。她表示:「我覺得非常好!」

「在我的成長階段,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公主與另一個公主相戀。」運動發起人Alexis Isabel Moncada為MTV撰文說,「娛樂界給我們與野獸相戀的女孩、愛上人類的妖怪,又有愛蜜蜂的女人。但我們從來沒有看到同性戀關係的純真。」

迪士尼未對此作出正式回應,但基督教組織中的一些重要人士已表述意見。前同性戀者Janey Boynes在面書上說:「多元性別組織要為《冰雪奇緣》的愛莎一個女友,這是他們向兒童灌輸其觀念的一種手法。我呼籲家長們為你們所相信的站出來。你可以要求、發聲、關注,甚至發起『給愛莎一個男友』。你的聲音是有用的!」

(來源:Charisma,2016年5月23日,陳淑安編譯報道)

 禱告:「給愛莎一個女友」運動不能成功

【Kingdom LIFE】內室爭戰 贏盡荷里活觀眾

以信仰為題的電影《War Room》(中譯﹕《爭戰室》)去年八月在美國上映,全球票房累積高達七千多萬美元。電影展示禱告如何為個人生命、家庭、工作帶來改變,賺盡無數觀眾的熱淚。近日有香港教會計劃辦多場放影會,期望藉這部電影重燃信徒對禱告的熱情。

電影挑旺禱告生活

沒有任何避諱,《War Room》開宗明義便是講祈禱、講信仰。雖然被許多美國傳媒批評,指它「像聖經研習而不像電影」,或是「過於沉重」,但卻受普遍觀眾歡迎。電影於美國開畫第二個星期才登上票房第一位,可見其成功全在乎觀眾之間的口碑。在香港,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主任牧師何志滌亦深受此片感動,計劃於5月27日舉行第一場電影放映會,其後在6月亦會舉辦第二場,並在會上與參加者分享關於祈禱的體會。

《War Room》故事講述一對美國黑人夫婦湯尼與伊莉莎白,生活看似安穩妥當,但婚姻關係卻現暗湧,與女兒的溝通亦一籌莫展。任職房產經紀人的伊莉莎白,一次認識到一名老太太,對方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在家中房間祈禱,尋求神的啟示及幫助。伊莉莎白向老太太學習,開始為自己的家庭祈禱,認真研讀及遵行聖經教導,改變對女兒和丈夫的態度。奇妙的事漸漸發生,湯尼與伊莉莎白經歷到關係修補,而湯尼在工作中,亦與上司彼此饒恕。

電影以貼近現實生活的故事情節,帶出禱告的力量。何志滌牧師直言,自己的祈禱生活亦因這部電影,再次被挑旺起來。他認為作為信徒,應回歸到神所賜最重要的屬靈武器,就是禱告,而這電影正正展示了祈禱的重要性。

祈禱改變人心

調查發現,香港教會最少人出席的聚會就是祈禱會。何牧師觀察到,不少信徒在「有事所求」時才會尋求神,而非讓祈禱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我們要操練禱告,把所有事情都跟神說。」他同時指出,信徒禱告時總是訴說自己的需要,很少聆聽神的帶領。有些信徒對禱告的態度更是「不冷不熱」,甚至懷疑神是否真的會聽禱告。

他認為電影帶出了三個重要信息﹕第一、要不斷的禱告;第二,要有信心,相信神是聽祈禱的;第三,要相信神的回應是最好的。電影中的老太太會在她的祈禱室裡寫下禱告事項,這樣便可以看見神的回應,並且向祂表達感恩。我們對神屬性及與人關係的認識,是否令你信得過祂所給予的永遠是最好?

電影中,女主角開始為家庭祈禱後,自己的心態亦慢慢改變。何牧師認同,祈禱最要緊的不是改變環境,而是改變人心。「不是改變其他人的心境,而是改變自己的心境。」電影中最感動何牧師的部份,正是人與人之間的彼此寬恕,包括男女主角之間,以及男主角與上司之間的寬恕。

祈禱求問製作方向

這部電影的導演Alex Kendrick及Stephen Kendrick兄弟,是美國希爾伍德浸信會(Sherwood Baptist Church)的助理牧師,同時是電影編劇、製作人。約十年前,他們有感於教會的影響力遠不及電影,萌生轉化主流電影的念頭,開始創作帶有基督教信息的電影。

面對負面批評,Kendrick兄弟有否想過改變創作方向,將基督教信息隱藏於電影之中,以致被更多未信者接受?Stephen Kendrick接受《夏洛特觀察報》訪問時曾表示,他們製作電影目的是傳福音,而不是讓那些追求精湛電影創作技藝的影評人驚嘆。「我們可以製作出精妙的藝術電影,把信息植入在內,以致可接觸更多未信者,那是很好的事。然而到目前為止,我們為此祈禱,卻感到神好像吩咐我們要跟隨教會,並且要直截了當的表達信息,也即是製作一些人們從不會接觸的電影。」

事實上,荷里活電影近年常常自聖經取材,如挪亞方舟、出埃及記,甚至耶穌生平等故事。不過,這些耗資鉅大的製作,雖以聖經故事為藍本,情節及表達方式卻不一定完全合乎聖經的描述,有些甚至引起基督徒的懷疑,指其背後帶出與信仰相違的信息。

那麼Kendrick兄弟運用了什麼秘密方程式,以至《War Room》既可以載有信仰意義,又能在主流影業中取得成功。Alex Kendrick回應《荷里活報導》提問時曾表示,他們會在禱告中尋求神的心意,不單是自己祈禱,更請身邊的人也一同祈禱,然後按照神啟示的方向去製作電影。他們的電影不需耗資鉅款,不會用最紅的明星,也不加入眩目的荷里活成功原素,但仍然能夠贏取大眾支持,完全是神的祝福。「我們盡力製作最好的電影,而因為我們尋求神,所以它可以成功﹗」

除了同福堂,香港一些教會近日也舉行《War Room》放映會。以琳書房是這部電影的香港放映權代理,任何教會若有興趣播放,均可以聯絡他們。

以琳書房
電話 : 2838 6652
一般查詢 : enquiry@elim-hk.com

(記者陳淑安報道)

以色列媒體學校 拍電影激勵受逼迫信徒

格雷格·威廉斯(Greg Williams)是耶路撒冷君王媒體學院(KSM)的總監。他們的學生來自不同背景,由說阿拉伯語的正教基督徒至彌賽亞猶太人,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一起學習如何製作視頻。

格雷格說:「我們提供營銷、設計、寫作和電影製作的訓練,但我們的盼望是學生能得到啟發,藉著製作視頻帶來重大影響力。」

獲獎紀錄片《基督裡的勝利》(Victory in Christ,暫譯)是在幾年前聽到20名科普特基督徒在海灘上被斬首的消息後開始製作的。格雷格說:「我們希望用媒體這有力工具,製作一部以在大患難中得勝的人為焦點的電影,以激勵中東信徒。」

該影片目前正廣播到阿拉伯世界,並透過社交媒體發放到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基督教團體,以及在伊拉克難民的教會播放。另外,該影片也在西方產生影響。God TV整年在全球播放這電影,美國眾教會亦藉播放這電影喚起關注及籌款。這部影片贏得洛杉磯「168電影節」最佳紀錄片,並獲國際基督教電影節三項提名

Victory in Christ影片https://vimeo.com/134556152

(來源:Kehila News Israel Staff,2016年4月1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興起媒體宣教士為祂作見證。

影音使團為《天堂奇癒記》基督教策動團體

荷里活電影《天堂奇癒記》改編自真人真事,3月16日於美國首映至今,上映僅僅兩周,全美票房已累積達3,700萬美元,更於上周票房排行第三,感動全美觀眾。影音使團表示,他們將成為電影的基督教策動團體。

《天堂》講述女主角安娜患上一種罕見的腸胃病,母親姬絲汀女兒四處尋找醫治方法的過程中,性情變得愈來愈偏激。有一天,安娜在玩耍時,不慎從樹上掉進一個樹洞裡,陷入昏迷,一個非凡的奇蹟便在她的身上發生。她不但沒有受傷,其不治之症也不藥而癒,這令醫學專家感到困惑,她的家人也因此重新振作,向大眾分享他們的奇妙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