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的屬天任務

面對現時香港的狀況,香港教會群體發出迫切禱告,渴想從神領受即時有效的策略,來回應現時社會的需要。事實上,風暴來臨之前,教會群體並未為此有所預備,驚濤駭浪中方如夢驚醒的立刻回應,其實作用非常有限,單是應付信徒群體的紛爭已是疲於奔命。今日我們要思想的是,除了回應時代,為神未來的計劃作好預備豈不同樣重要?

撒迦利亞書1章中,神曉諭先知,祂將會興起四個匠人,把趕散猶大的角打碎。匠人一般是指在某手藝上有著高超技術並追求卓越的人。現今世代,神所興起的匠人,必然是有夢想,創意和創造力的勇士。他們會按照神所賜的「屬天任務」,於不同的領域,靠著聖靈彰顯神的大能與榮美,讓神的光照在世人前,並為世界調和天國的味道。

在世人所看,匠人所作的工似乎不理會社會的狀況,發着「離地的夢」。但信徒回應時代需要的同時,神亦興起他的子民領受匠人的身份,預備自己為神完成「屬天任務」。

正如神命挪亞製造方舟,他當時所行的,定會受到周遭人的嘲笑,然而「挪亞就這樣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樣行了。」(創6:22)挪亞完成了神賜予的「屬天任務」,為世界存留餘種。有時神所吩咐我們做的,是回應當時的任務;有時又像與現時毫無關係,但卻是為著下一波運動作重要的預備。若神吩咐我們為下個季節預備,我們因覺得不能回應即時的需要而忽視了,那麼我們可能就會錯失回應那季節的時機,忽視了神的美好完備的心意,陷入惡性循環,然後再次在神面前哀哭求問如何回應時代需要。

「屬天任務」,是要忠於主所吩咐的工作,即使環境看來如何惡劣,對世界來說是否合宜,亦要專心完成的主工。因為那將成為下個季節回應時代的關鍵。在這末後的時代,黑暗的勢力會越發猖狂,為要吞吃一切可吞吃的人,無論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若我們不警醒,按神的計劃作預備,我們的傷亡定會更加慘重。相反,匠人若專心於神給予的「屬天任務」,在挽救這時代之餘,更能在下一波仇敵的猛烈攻勢來到前作好準備。


(呂卓豪,Kingdom Army 召集人)

 

 

[國度觀點] 你們要回轉如「孩子般」思考

有科學研究指出,人的大腦潛能90%以上都蘊藏在右腦,一般人習慣於使用只佔有大腦潛能10%的左腦。人類擁有兩個平行的大腦,是造物者創造的完美分工,它們分別掌管著不同的思維方法:左腦是邏輯思維的「理性腦」;右腦是形象思維的「藝術腦」。然而隨著人類社會科技的不斷發展,左腦功能被過度高舉,理性思維主導著人類思考以及做事方式,不僅限制了人的想像力、記憶力、創造力的發揮,更是關閉了人與神之間溝通的屬靈道路,轄制屬靈生命力的彰顯。

當我們渴望聽見神的聲音,很多時候與我們是否有很多知識和學問沒有關係。神是個靈,祂渴望與我們的靈對話,當我們去除在外的干擾,心靈的雜念,停止左腦的活躍思考(很多時候就是心思不集中的表現),啟動右腦的感知力和屬靈五感,才能接受神的聲音、圖像或意念。

同時,科學研究也發現,人的右腦比左腦發育要早得多。從胎兒時期直到6歲,都是右腦發育的高峰,而左腦還只是初期發育。相信很多人都曾有過這樣的經驗,為孩子天馬行空的想法感到驚奇,而他們不經意提出的問題卻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的。因為孩子主要利用右腦來思考和記憶,他們還未進入左腦設定的思維框架中,只要引導得當,孩子很容易能聽見神聲音,並且可以聽得很準確。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耶穌肯定孩子般的單純心思如同一條打開屬靈門戶的鑰匙,使人得以進入神的國度。

我們今天能變成小孩子的樣式嗎?氾濫的資訊和過分依賴高科技的行為,逐漸吞噬著人的思考能力,使靈魂枯乾。破除基於眼見為實的思考模式,以音樂、圖像、動作、甚至是作白日夢的方式去訓練右腦的思考,活化我們的想像力和屬靈感官接受能力,就如同為我們的靈與神的相遇,預備最理想的場所。正如章伯斯在《竭誠為主》一書中所說:「想像力是神給聖徒的一種能力,叫他從『己』出來,進入從未經歷過的關係裡去。」當屬靈的道路被打通,屬天的創造力、恩賜就能源源不絕地流向我們的生命,從而激發我們更多發揮右腦潛力,跳入一個屬神的祝福循環。

尚伍校瑟二週年感恩分享會 以藝術推動靈性培養

推廣心靈藝術工作的「尚伍校瑟」於5月13日舉行2週年感恩分享會,共有40多位教牧同工、機構領袖出席。分享會上會長莫揮牧師除致辭外,更即席示範水彩畫,及帶領與會者親身體驗水彩自由繪畫(Watercolor Art Jamming)。

在致辭中,莫揮感謝神的帶領,在短短兩年竟然與近三十間本地及海外教會、社福機構、學校和職場的公司合辦心靈藝術工作坊,使他能不斷學習,獲益良多。往後「尚伍校瑟」將繼續在四方面發展:一、正向價值——2019年9月至10月假灣仔大有廣場舉辦師生油畫展,主題為『生命奇點』,替社會帶出正能量。二、普及藝術——開辦各類型繪畫工作坊,讓都市人舒緩壓力,透過繪畫調節心靈健康。三、靈性培育——繼續尋求與不同教會、學校、機構合作,舉辦退修會、講座、工作坊的等活動,推動以藝術作為生命培育的平台。四、藝術宣教——今年年底將組織義工隊遠赴柬蒲寨遍遠地區擔當藝術義務工作,以藝術作品宣講福音,活出信仰。

 

(新聞來源:主辦單位提供)

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基督教藝術展

「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基督教藝術展於2018年12月19-25日於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丹拿山循道學校舉辦,本次藝術展共有36位藝術家參與,展出作品包括油畫、水彩、書法、雕塑以及裝置藝術等,除觀賞視覺藝術品之外,觀眾還可以參與各類工作坊,從藝術角度去認識基督教信仰。

創造力是神所賜的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盧龍光牧師在開幕致辭中提到,「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這句說話來自詩篇,我們習慣認為「在全地何其美」是指大自然中神的創造何等美麗。其實這個「全地」不僅是指地,還包括人,特別是神造人的時候,是按照祂的形象造的。而神之所以是神,最重要是因為祂的創造力。這種創造力是強調由「無」變「有」。創世記1章1-2節說,「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然後神開始創造。我們相信這個創造力,是人承繼了神形象的一部分。

.游榮光,《愛在深秋》,以屋子代表人與人的關係,無論親人、朋友、情侶,或不認識的人,若能彼此相愛,世界將會更和諧美好。
.鄭桂苑,《觸》,一個手勢,是關於尋求或給予幫助、一份接納,也是對應人遇見神的一刻。

今日見到很多藝術作品,不是標榜人自己的能力,而是這個創造力或者創新,是源於神創造人的時候,給予人的。在歐洲,基督教藝術已經是文化藝術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在15、16世紀,那些最重要的音樂和藝術都是與教會有關的,而今日我們所看到的最美麗雕塑,都是與聖經有關的。所以全地何其美,就不單是指大自然了,而是人可以參與,將這些很平凡的事物變成很美麗的存在,以致能夠有血有肉地將這個信仰在這個聖誕來紀念神道成肉身,住在人中間,彰顯出祂的美麗。即使是用一些好像很簡單的顏料或材料,但當藝術家展現出人具有神賜給我們的創作能力時,就彰顯神的榮耀,而不是人的榮耀。

.張書良,《治好生來瞎眼的》,通過對約翰福音9章6-7節耶穌醫治情景的描繪,表達了神顯示神蹟於世人。

放下自我  全力呈獻

香港藝術動力會長、本次藝術展策展人周文志在致辭中指出,在聖誕期間預備這個藝術展是很有意義的。本次藝術展對參展藝術家有一些要求,其作品必須有神的信息。周志文強調,所定下的規則是對藝術家的關卡和考驗。一般藝術展是彰顯藝術家本身的能力和創造力,進而提升藝術家的地位、知名度和身價,是個人的演出,完全是彰顯藝術家的個人榮耀。基督教藝術展脫離了這個慣常模式,每一位參展者都是進入一個忘我的境界——忘記去提升自己,只要一心一意將自己的作品呈現給神。藉著藝術創作帶出神在他生命領受的信息,在作品中表現出來。他相信,在今次的藝術家中是竭盡所能,盼望透過自己的作品向眾人說話,傳揚神在他們生命中的轉變。

.周文志,《分享的愛——五餅二魚燈台》,耶穌餵飽五千人的神蹟,顯示祂對人的憐憫,這個分享的愛是賜給普世的人,以五餅二魚構建燈台,寓意教會要照亮世界,延續祂的愛。

另外,這次藝術展同時也脫離了一般展覽廳、藝術館和文化中心而來到學校,目的是想進入社區,將藝術普及化,將我們想藉著藝術傳講的信息帶入人群。正如主耶穌在地上的職事一樣,其實他是親自走進人群的生活圈子,而不是留在會堂中邀請人進入。

.周文志,《讚美》,大地一切受造的萬物,都一起歌頌讚美祂。

(記者莫嵐報導)

【Kingdom LIFE】《我是王》漫畫家小偉:「我想做一本真正的聖經漫畫版」

看過聖經故事漫畫的讀者,或許對小偉(張文偉)的漫畫作品並不陌生,數年前憑著一股熱情畫出《使徒行傳》漫畫,今日神帶領小偉更深走進神的呼召,以耶穌是王的角度,推出新作《我是王》,用漫畫述說耶穌的故事。

(所有圖片均來自漫畫《我是王》)

早在17歲時,小偉還未進入漫畫圈,曾與神立志:「如果袮讓我成為漫畫家,我就畫一本聖經漫畫。」但當小偉成為了漫畫家,就忘記了這件事,繼續為名氣奮鬥。直到2004年,小偉經歷人生最大低潮,當時香港漫畫圈開始式微,他足足有一年時間找不到工作。但神很好,隔了這麼久還重提小偉過去的立志,當時有一個同事打電話給他,問他是否有興趣畫聖經漫畫。「但當時我覺得這不是我真正的回應呼召。因為這本聖經漫畫的劇本、工序等都不是我去做的。直到2009年,我再度燃起以漫畫服事神的心,就開始自己去畫使徒行傳。」小偉形容,使徒行傳就好像一個熱身,完成後經過一段時間沉澱,他目標要做得更好。後來他更去以色列收集資料,「去以色列之前,我已經畫了部分稿,但回來之後我放棄了那些稿,重新去想怎麼做。最後神感動我以馬太福音為主軸,就是在講耶穌是天國的王,以這個角度去畫。」

現在的年青人可以接觸的事物太多了,而這些事物與神的道越來越遠。以漫畫來說,通常香港年青人看的日本漫畫,當中就有很多其他神或者扭曲的價值觀。「如果我可以透過他們喜愛的媒介去講神的真理,以他們容易接受,富有娛樂性的方式,漫畫可以成為一條鑰匙,引導他們去看聖經。」而小偉也期望透過《我是王》,向年青人傳遞一個信息:「人都是需要跟從的對象,可以是自己的心,尊敬的人或領袖等,但值得我們永遠跟隨的,就是耶穌基督。」當小偉用這個想法去祈禱,神以馬太福音27章11節回應他:「當彼拉多問耶穌,你是猶太人的王嗎?他說,你說的是。」「我是王」這個名字就是從這段經文中出來的。

「我的信念是不刪減任何經文,簡單講,我想做一本真真正正的聖經漫畫版。」為了豐富整個故事背景,小偉還會加入很多舊約預言,詩篇的詩句等內容。有時當小偉完成畫面,但想不到對白時,神往往在最後他的祈禱中,透過聖靈感動,給他一些從來沒有想過的對話,比自己想的更好。有時在很急趕稿的時候,聖靈感動小偉加頁。「其中有一頁講約瑟建造新屋準備迎娶馬利亞,聖靈感動我,在角落畫一塊房角石,正正是代表了基督,給讀者多些思考。」

而在創作《我是王》的過程中,與《使徒行傳》的最大分別是,小偉用很多圖像和畫面去表達。其中施洗約翰最後出場那段最令他印象深刻:「我畫了很多個版本,最後確認的版本有接近40頁沒有對白,我利用一些圖像吸引人留意聖經中舊約的片段,或者神與人對話的場景。而施洗約翰在前面出場中,我都沒有畫清楚他的樣子,直到他被神呼召,成為先知,我才清楚畫出他的樣子,是為了顯示他開始活出呼召的生命。」


 

(記者何雲深報導)

【Kingdom LIFE】唯獨祢是王 面對自我 與神同行成聖路

《唯獨祢是王2》將在今個聖誕公演,基督徒藝人王祖藍與香港舞台劇最佳導演方家煌、8次獲得金像奬最佳原創音樂的金培達8年後再度合作,以音樂劇方式演繹大衛作王後犯罪悔改的故事。今期KINGDOM LIFE邀請了主角王祖藍及音樂總監金培達與大家分享演出及創作此劇的心路歷程。

與大衛一同成長

「《唯獨祢是王》這部音樂劇由1到2,是我人生一個很重要的印記。」祖藍這樣形容。在8年前上演的第1部中,祖藍飾演還在牧羊中的大衛,剛剛被神揀選。聖經說大衛雖身材矮小,但容貌清秀俊美。「當時覺得和自己十分相似,後來自己的事業在神的安排下越來越好。今日,如同大衛作王一樣,我也從黃毛小子,變成各方被祝福,有事業和家庭。」多年後再演大衛,祖藍的人生也與大衛這個角色一同成長。

.王祖藍

面對生命的黑暗面

《唯獨祢是王2》講述大衛作王後,與拔士巴之間的故事,祖藍覺得劇中大衛的整個心路歷程,恰如一位牧者所講,是「罪中打滾的僕人」。對今日的人來說,大家眼中的好男人是最容易跌倒。每個人都有些黑暗面藏在內心深處,如果一直未處理,越滾越大,若有一天爆發,是難以修復,人甚至會用極端的方法去掩飾或處理,基督徒藝人、教會牧者很多時候都會遇到類似問題。大衛就是如此,不但搶走別人的妻子,還殺了自己的忠臣。但他有一樣好處:無論怎麼錯,他願意面對神,承受後果,並且順服。「究竟與神的關係去到什麼程度,他才敢這樣與神溝通呢?可以說,大衛與神的關係親密如同夫妻,大衛從犯罪到悔改整個過程,與今日的信徒在現實遇到的情況是息息相關。」

男人的危機

祖藍又形容,這部音樂劇想探討的另一個層面是男人的危機。大衛什麼都有,權利地位錢家庭,生活安逸,國中太平。但在他心靈最靜的時候,生理上卻是最需要刺激。例如,男人上色情網頁,不會是很忙的時候上,一定是在很得閒的時候。普通人會遇到這樣問題,基督徒也不例外。大家眼中越好的男人,越不願意讓人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他也未必能接受真正醜陋的自我。基督徒需要去面對自己,若心裡有情慾或者不乾淨的想法,要告訴同行的弟兄姊妹,太太,要讓這些罪見光死。「在罪中打滾的義人,「打滾」的意思是不會停,我們一日未回到天家,還是會遇到這些試探,但成聖之路中如何面對神,改變自己價值觀,或者讓聖靈改變我們,是一條很長的路。」

.《唯獨祢是王》劇照

音樂推動劇情

.金培達

金培達形容,他與方家煌導演的合作,是因為大家都太喜歡音樂劇了。《唯獨祢是王》是想推向完全沒有對白(song-through)的音樂劇,但今次第2部作品,除了在對白與單曲之間取得平衡,而他所寫的歌將會帶出更強烈的旋律、電影感和戲劇性。

劇中有兩首歌,金培達在創作過程中感受非常深刻。其中一首《聖殿與爭戰》,配合的劇情是大衛很想為神建造聖殿,當中副歌是唱:「聖殿!聖殿!」「這首歌講出大衛對神的渴慕,但同時也是關於約押的(大衛軍隊的元帥,烏利亞的上司),他對大衛的情緒與大衛對神的情緒有些相似,所以這首歌同一個旋律,大衛唱完後,就到約押唱。有時我們很想為神做些事,但我們卻不知道神的心意如何。世上有些人將崇拜的對象放在人身上,約押就是如此。」而拔士巴出場所唱的歌——《一個女人》,表達了那個時代對女人的偏見,很能代表拔士巴當時的心情,而歌中所用的字眼和旋律,感覺是比較現代和流行的,容易令人產生共鳴。


後記

音樂劇的演出時間恰好撞正太太的預產期,但祖藍很感恩:「太太很支持我,甚至願意剖腹生產,她還說笑,我們的女兒未出生已在事奉了!我覺得很感動,有這樣願意與我同行的太太。」而對於很久沒有踏足音樂劇的祖藍,這次演出共有12場,有些日子還是一日兩場,在體力和時間上都有很大挑戰,他邀請弟兄姊妹為他禱告。

 

(記者莫嵐報導)

(一)薪火相傳 -【家的韻律】專欄

現今,許多不同國家的家庭會讓子女憑著優良的成績進入大學校園,但傳統的猶太家庭有點不同,他們的孩子進入大學時,不單有書本知識,還有多年接觸家庭業務的經驗。

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都以營商有道而聞名,他們成功的秘訣在於良好的商業頭腦以外,還有代代相承的思維。即使曾流亡四散到南美、歐洲或中東曠野各地,他們能再次興旺立國,只因他們持家之道,在乎百年計劃、生生不息。

西方基督教傳統上不會計劃遙遠的未來,怕被指為信心不足,因為人人都說主來的日子近了。有一次,當我和幾個女兒為她們將來的配偶和子女禱告時,有位男士打斷了我們,說我們在浪費時間「還未等到她們長大可以結婚,主耶穌就已經回來啦!」我們對他的話不以為然,不錯,主來的日子無人知道,但聖經也告訴我們,聰明的僕人會作工預備主人的回來,不會閒懶等候。就如打高爾夫球或棒球時,只有當你專注預備時的揮棒動作,擊球時才能一擊即中。

在以色列,孩子下課後或暑假不用上課的日子,跟父母一起工作是常見的。雖然這樣不會減輕當天的工作量,但孩子從旁觀察所學到的是出奇地多,快能成為父母的幫手。在近日流行的真人秀節目中,就常播放代代相傳的家庭故事,就如Swamp People,Duck Dynasty 和American Restoration等節目,都在講述家業經營的故事。在節目中,家庭成員往往誇口如何將歷代的智慧和經驗帶到所經營的家庭作業,於是,看似枯燥的鰐魚狩獵,捕鳥工具的製作,舊物的翻新,一下子都變得趣味無窮。在當今的媒體中,青少年往往被塑造成「不斷尋覓自我,不為父母諒解」,但事實上,若孩子在成長中就擁抱家庭承傳的使命,他們就不易迷失,能為到延續家傳文化產業而感到驕傲。不管你有的是某範疇的專業技術,還是良好的家政才藝,將經得起考驗、實際有用的技能傳給子女都有利他們的將來。即使你沒有太多可誇的技能,也不用愁,放眼四方,不難從朋輩或遠親中發掘他們擁有的經驗。你有位釣魚高超的叔叔? 巧手裁縫的嬸嬸? 或深諳上流社交禮儀的朋友?

我們住在耶路撒冷,常有從世界各地的朋友來與我們同住一、兩個月,一起的時候,我會讓孩子認識他們的嗜好,或是一項運動,一門藝術,一份別出心裁的食譜,甚或學習我們客人母語的幾個字或歌曲。我們鼓勵客人將技巧傳給我們的孩子,久而久之,孩子從小就經常接觸多元文化,並有世界視野。

然而,切記的是,所傳遞的歷代智慧不單是一套技巧,而是一個家庭使命。你是這長篇故事的一章,你的先祖經歷很多才能延續這故事,你的生命就是他們故事的延續,就如你孩子的生命將是你的故事之延續。你的家庭故事和家傳文化是獨一無二的書卷,是在神的看顧下展開,因此,盡你所能回顧前事,薪火相傳吧!


作者Shani Ferguson是一位土生土長的以色列彌賽亞信徒敬拜主領,祈禱及家庭牧養。她和丈夫Kobi在耶路撒冷領導耶穌以色列(Yeshua Israel)以及以色列藝術家啟動」事工,讓以色列藝術家和音樂家聚集,敬拜,培育和擴展恩賜。他們5個孩子現居於耶路撒冷。

Manna事工10週年 「讓天國降臨」畫展

ICA(國際神召會)「Manna關愛鄰舍事工」將於9月8日下午3-6點舉行10週年藝術展覽,主題為「讓天國降臨」。本次展覽畫作由藝術家Kaven Leung及其他教會會友捐贈,籌得資金將全部用於支持Manna事工。

Manna 事工今年已經進入第10個年頭,主要服事本地的基層人士及貧窮人口,總幹事施國榮接受本報採訪時介紹Manna的服事主要圍繞兩個方向:1 、Remedial Action(補救性行動)。換言之,有些獨居老人或住劏房的人,我們可以轉變他們的生活質素可能性很少,只可以給予他們一些食物及資助,但透過定期的關懷行動,讓他們知道有人會關心他們的,有機會明白神的愛,認識耶穌。2、Transformation action(轉化行動)。為讀書的基層學生提供可以改變人心的幫助,例如導師計劃,為孩子補習功課,當他們學業有進步,令他們明白自己也可以做到,增加自信心,擁有更正面人生的態度。

本次畫展主題是「讓天國降臨」,施國榮指出,耶穌講過,願神的國降臨,其實就是降臨到我們今日的社區,生活及社會。我們不需要等,憑著耶穌給我們的權柄,現在就可以享用神國的一切豐富。Manna希望透過畫展傳福音,教會的弟兄姊妹可以邀請未信的,但對藝術有興趣的朋友參與,從藝術中看見神的榮耀。同時,現場還會設置宣傳攤位,向參與者分享Manna的服事,及一些關於香港貧窮狀況資料,令更多人明白香港基層及貧窮人口的需要,激發他們參與服事的熱心。

(記者何雲深報導)

【Kingdom LIFE】以藝術恩賜祝福社群

Kaven Leung:能參與這個祝福的循環,是我的福分。

Kaven Leung,現在是一名自由畫家,他的作品多以大自然、天空作為主題,以抽象及大膽的色彩運用,去表達天地意境和內在情感。但令人驚訝的是,在10年前,他從來沒有試過畫畫呢!Kaven人生上半場從事金融投資行業,事業發展非常成功,10年前從銀行業退下來後,下半場的人生出現一個跳躍式改變——他開始全力發展自己的熱情所在——畫畫。

由理性工作轉戰感性創作

回想當初為何走上藝術創作之路,Kaven回憶是大約10年前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太太為全家人報名參與一個親子畫畫課程。「那是我第一次接觸畫畫,我已經非常有興趣,當時全家只有我上完4堂的課程。之後,我就騰空了一間房,專門用作畫室。在畫畫過程中,我感受到無窮樂趣,畫畫也提供了一個渠道,讓我抒發情感。」Kaven之前的工作性質很規律和務實,終日與數字及管理打交道,他也很享受上半場的人生事業。但現在回想,他發現生命有一部分未能自由表達,例如情感和創意。畫畫是一個很直接的方法,讓Kaven有很大的空間,用自己的方式去再次創造那個時刻的景象。「在畫畫範疇,我不喜歡規範,每次走近畫布,我未必在想著最終畫出來的樣子,我會任由情緒及感覺遊走,我很享受這個變化的過程。」誰會想到,一個曾如此理性的商界英才,還擁有情感細膩的一面。

.Kaven的創作空間

祝福的循環

Kaven在過去幾年曾舉辦過3次畫展。他認為,畫畫,是神給他的恩賜。於是他和太太在很早之前就決定,將來有人喜歡他的畫,所賣出的每一分毫都會捐贈出去給有需要的人。「我希望透過我的畫作,不但可以籌募資金,也可以帶給別人正面的信息。」Kaven的第1次畫展,是由牧師邀請他以經文為主題創作的作品展覽。當時他為牧師畫了大約9幅畫,兩個星期的展覽結束後,牧師突然打電話告訴Kaven,不少人想買他的畫。後來賣出的畫作大約為教會籌得了10萬的資金。而第2次的畫展,是Kaven的太太偷偷為他預備的生日派對上舉行。當時有差不多20幅畫,全部都賣出去了,所得收入大約有第1次的5、6倍之多,Kaven夫婦也將所有收入全部捐獻給這一間從事兒童工作的慈善機構。而第3次畫展,Kaven將籌得的過百萬款7項全部捐給了兩間幫助女性及基層人士的機構。

.Kaven過去兩次展覽的畫冊

「聖經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我是深深感受到的。神給我畫畫的恩賜,令我可以創作一些我能享受,別人能欣賞的畫作,還可以為有需要人士籌款。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祝福的循環。由無變有,完全是神的恩典,我可以參與這個循環,是我的福分。」

跳出過去的人生框架

賣畫籌款所得從5倍到10多倍的增長,可以看到神使用Kaven的藝術恩賜將祝福不斷倍增,彰顯神的榮耀。最近,Kaven正在籌備9月8日於國際神召會(ICA)舉辦的「Manna Ministry」十週年慈善畫展,他從神領受,是時候跳出過去的思考框架,以新的導向去衡量自己的藝術創作發展。「我的思考模式其實還是很受過去工作的影響,習慣以數字去衡量一樣事情是否成功。這次籌劃展覽的過程中,我有很多的學習和反思。神或許給我一個啟示,我可以不再想籌款的金額,今次是否再比以前更多。我開始慢慢感受到,需要更多檢視自己的內心,嘗試從另一個導向去走人生的道路。」

 

(記者莫嵐報導)

大內草地音樂節 2000人次野餐慶父親節

8月8日是台灣的父親節。父親節前夕,台北市紫雲里、大內之光協會、紫雲社區發展協會合辦「草地音樂節——讓爸爸開心」於8月4日在大湖公園舉行,逾20間教會動員邀請福音朋友和家庭來參與同樂,現場約有2千人次出席。

當日,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到公園野餐欣賞音樂演奏及詩歌敬拜。現場還有銀髮族長者表演拉身操與正膝操,以及一齣由孩童演出的福音戲劇《三棵小樹》,傳遞天父的愛。晚間由年輕人的熱舞帶領現場大人小孩跟著唱跳,大會還邀請媽媽與孩子,一齊感謝爸爸為了家庭多年的辛勞。

大內之光協會理事長、內湖思恩堂李怡瑱牧師受訪表示,去年首屆草地音樂節有1千多人次參加,迴響非常好。今年特別為父親再次舉辦草地音樂會,她說,大內眾教會因著合一祭壇帶出彼此相愛、同心合一的關係,特別是福音行動和佈道會都能很快籌備,除了向居民傳福音,許多大內的教會也常為這地守望禱告,同時也為每一次的福音行動進行跟進關懷。李又指出,今年大會邀請孩子、年輕人、大專生投入活動中的表演與服事,就是期盼帶出希望與活力,以及彰顯神在他們身上的愛。而福音短劇則期望透過孩子的戲劇、歌曲和舞蹈表演,期盼家長也能敞開心,願意認識這位愛我們的天父。

《三棵小樹》戲劇結束後,由內湖行道會林永錚牧師傳講信息,他以自己成長為例表示,過去父親長期缺席,讓他在心中與孩提時總覺得孤單,甚至害怕,不敢面對許多事情,他總在想,若父親能夠陪伴他長大,以及教導他許多事情,或許他就可以不一樣。但當他遇見天父的時候,他知道他的生命是神創造的,他可以活出勇敢、信心,現在他知道如何成為他孩子的父親,也知道如何用心的經營家庭。最後他邀請在場的弟兄姊妹向爸爸表達感謝,他說,我們要天天尊崇父親,因為父親這個重要角色是神特別在家庭中設立的,並且也是保護每個家人最棒的勇士。

此外,現場也有「我愛家,我公投」的愛家擺攤行動。李怡瑱表示,公投連署書申請了700份,活動中也規劃三個階段來說明為什麼要傳遞公投,以及分享愛家行動的重要性,也希望透過愛家見證讓人看見家庭、婚姻及教育的重要性。她表示,不僅僅有這一次的愛家行動回應,他們還期待透過傳遞後的共鳴,讓更多人了解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願意起來回應連署,因為家庭、下一代教育是人人所關心的。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劉以琳報導)

【Kingdom LIFE】藝術家放下自我 為神興起發光

不知你對藝術家的印象如何,是否覺得他們離經叛道難以捉摸?「其實藝術家是一群渴望被理解接納的人。」沙畫藝術家馬仔(馬穎章)說。今期Kingdom Life 採訪了馬仔及演員June(林兆霞),他們如何被神呼召在藝術領域為神得著這個群體。

.馬仔的沙畫作品

藝術領域服事團隊

馬仔過去一直從事沙畫及藝術有關工作,直到2016年在一個職場轉化特會中,神呼召他起來為藝術山頭贏回土地,並帶領他到一間非牟利機構成為駐場藝術牧者。藝術牧者的工作,就是牧養藝術家,幫助他們在藝術領域找回命定。藝術家工作時間飄忽,觸覺敏銳,情感細膩,甚至非常自我,在信仰,教會及信徒這三角型的關係中,未必懂得如何平衡和遷就。「聽牧師講以前與我相處的事,他也覺得我很有性格,不易相處的。因為我也是一個藝術家,也是性情中人。既然我是過來人,我明白與藝術家溝通,是源於什麼基礎及方式。神讓我在前半生先處理自己與神的關係,然後讓我成為藝術家與信仰相遇的橋樑。」

馬仔曾帶一位音樂家去教會,這位音樂家之前是不喜歡教會的,因為他覺得教會的音樂很差。「我嘗試告訴他,其實神很愛你,很想你用不同的方式敬拜祂,所以你可以用自己的音樂敬拜神的。」經過幾次的交流,他願意繼續去教會,因為他感覺到教會對他的接納。

June是一名演員,同時與馬仔在同一團隊中從事行政工作。June在2015年拍的一部電影中扮演流浪的婦人,一星期後巧遇一位朋友正要去探訪露宿者。「我聽到之後腦中好像微波爐一樣『叮』一聲,就立刻加入他們一起探訪。之後他們就邀請我去教會,所以很暢順地,我就信主了。」2016年,June偶然重遇馬仔,當時他正在現時的機構中開荒,正正也欠缺一名行政員工,就是這樣,June加入了團隊,並且在馬仔初信栽培的牧養下快速成長。June形容,這是她在信仰裡的一個轉折點,神感動她配合團隊在藝術範疇做職場轉化的工作。

.《春嬌救志明》劇照(左:June)

表演散播福音種子

「有時我會想,我是一名演員,如何在一些重要的場合,去事奉神或者愛別人?然後我想到,可以與別人的生命直接接觸的,我最拿手就是演戲了。」於是June想到用表演去接觸小朋友或街坊。「可能日後有其他人向他們傳福音,而我們所做的就是其中一個點,當他們以後將所有點連起來,就會成為一條路帶領他們回到神的家。」最近June在參與一個與音樂有關的藝術項目,源於她有一個基督徒朋友是吹長笛的,他一直有在網上做直播。June發現他直播中演奏的音樂能夠安撫人的心靈。June很想與他合作,就嘗試以唱歌形式加入朋友的直播。June後來收到的反應都很正面,很多朋友都覺得這種的合作很好。偶然他們也會在直播中播放詩歌,她認為如同撒種一樣,期待神將有一天使它們發芽。

.June聖誕互動故事劇場《熊出沒主意》

而近期最令June深刻的一次表演服事,是在去年機構的聖誕活動。當時她既要負責行政工作,又要負責一個獨角話劇表演。因著行政工作實在太忙碌,臨近聖誕那段時間,她差不多通宵幾個夜晚趕工,而話劇劇本卻一直抽不出時間完成。最後在表演開始的前一晚,June已經筋疲力竭,但她深知這是神想她去做的表演,咬緊牙關用一個通宵的夜晚很高效率地排好整部劇。第二天的表演,小朋友和街坊的反應都很好。「我最記得表演結束後,有一位小妹妹本來一直很安靜地看話劇的,竟然突然抱著我的腿,對我說:『我想和你做朋友。』那一刻,我覺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眼淚忍不住湧出來。」

用藝術進入不同社群

.馬仔沙畫表演

神也透過沙畫,不斷擴張馬仔的服事邊界。當他第一次倒沙落燈箱時,神就說話,其實你也是一粒沙。人不喜歡沙塵,落到身上都想拍走,但神說祂喜歡,因為是祂創造的。「不要小看幾粒微小的沙塵,當它們堆積一起,有光就有變化,很美麗的圖畫就可以創造出來。」對馬仔來說,以前從沒有想過可以進入精神病院教精神病康復者畫沙畫。「我覺得很奇妙,畫畫可以去到醫院、監獄甚至肢體殘障社區等,那裡的人全部都是社會看來不美麗,殘缺的人。這又令我想起沙,因為沙也是石頭經歷過無數磨蝕及粉碎才變成。所以神也愛那些殘缺的人,神都愛的我們就要去服事。我發現自己在服事過程中也被建立和鼓勵,這才是我最大的得著。」

(記者莫嵐報導)

「City Alive 敢慟」畫展 莫揮:想像和創作使人突破框架,活出自由

4月21日至5月5日,由尚伍校瑟主辦的「City Alive  敢慟」畫展於灣仔莊士敦道181號大有商場舉行,畫展共展出莫揮牧師及其學生共約25幅作品。

畫展負責人莫揮牧師表示:「透過繪畫,讓人學習放下成見和頑固,用心細膩的觀察,並以善心接受其他人事物的獨特及不同。而想像和創作又教我們不再拘泥小節,敢於突破框架,活得自由,充分發揮神給我們的恩賜。」莫揮又表示,本次畫展的大部分作者都是素人畫家。「素人畫家」是指未曾接受正規藝術訓練的業餘繪畫愛好者。作者中有多位教牧、機構同工和弟兄姊妹只短短學習了繪畫2至8個月,他們期望透過畫作分享對靈魂的熱愛和祝福香港。

畫展展出了莫揮的其中一幅作品,題為「大坑日常」,畫中主角是作者一家,畫面描繪的是平凡生活中的微小而美好的事物,例如相約女兒吃一個簡簡單單的下午茶,也可以是生命中美好的回憶。

.莫揮作品:「大坑日常」

(新聞稿及圖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祝福亞洲2017」 展出逾300藝術作品

「祝福亞洲2017」華人視覺藝術家邀請展於聖誕節期間在香港中央圖書館舉行,共76位來自中港台及海外的華人藝術家參與,展出多達三百多件作品,當中包括不同風格的畫作、雕刻及藝術裝置等等。同場又舉行多場不同基督教藝術講座及音樂會,其中資深藝術教育工作者吳加里於12月26日早上就「西方美術欣賞和基督教」及「如何在教會推動視覺藝術創作」二個題目分享,提到基督徒藝術家遇到的困難及應有的態度。

吳加里解釋宗教與藝術的關係時說﹕「如果你放心思在作品中,你的汗與血就會留在其上,要是有信仰的話,你的信仰就會流露其中。」欣賞藝術作品,就是尋找作者放在其上的個人信息。他介紹宗教改革對西方藝術的影響,就是強調聖經是最終的權威,並且重視自由,而這自由是根據聖經真理的。然而,現代藝術自畢卡索等畫家興起,人性已經扭曲,價值觀不再絕對,印象派就是當中的代表。他引導在場的人思考,今日的藝術是否應流露正確而絕對的價值觀,還是追隨社會的模糊是非價值。

現時是全職基督徒藝術家的吳加里,曾任教中學藝術科多年,以藝術作為事奉亦曾遇到不少張力。他首先指出,基督徒從事藝術創作,若果太重視名利就會失去尊嚴。第二,藝術家一般都較自我,但必須要謹記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就是謙讓。第三,藝術家作為事奉人員,不可以持著創作的年資夠長就認為自己很有經驗,在神面前看重的是學習的心志,特別在不斷改變的新世代中。第四,藝術創作者要跳出思想框框,不要被過去的成功限制,更不要凡事先有定論,應保持開放的態度。「基督徒藝術家不是從事藝術工作的受洗基督徒,而是蒙神呼召的身份。事奉並不是單憑自己的興趣,而是出於神的心意。」第五,應有策略地發展基督教藝術,而是不胡亂去做。他強調,基督教藝術的目標是榮神益人,必須合乎神的心意。

「做藝術家不只是懂做作品,而是要懂得做人。而做人必須要從錯誤、反省之中去學習。」他說,「事奉的路上總有失敗、挫折,甚至會有人反對、妒忌,令人很想放棄,但必須記住你事奉的是神,而不是要去取悅別人。」

最後他又指出,視覺藝術和美術設計師可以在不同範疇上服侍教會﹕第一,印刷品、網頁設計、文字出版和宣傳;第二、參與花藝設計、佈置;第三,節期禮儀;第四,在教堂放置雕刻、畫、書法、攝影、工藝品等等。「不少人覺得沒有門路去服侍,但站在教會立場,其實事奉人手經常不足夠,若你願意將自己的才華毫無保留的拿出來,大部份教會都會表示歡迎的。」

(記者陳淑安報道)

.是次展覽展出共300多件藝術品,當中包括畫作、書法、雕刻、攝影、裝置藝術等等。
.本地藝術家曾皿堅以霓虹燈表達耶穌出生的情景,更將畫作放在社區之中,「貼地」展現聖誕節的意義。
.本地基督徒藝術家陳芝瑛創作的《讓孩子到愛裡來》系列之〈愛裡沒有懼怕〉
.《主的羊》——張美玉

「參孫」故事化成戲劇 聖誕前夕公開演出

由Sky Theatre Creative主辦、龍捲風創作合辦及澳門霜冰雪創作實驗劇團協辦之「Bible劇場計劃2017」戲劇藝術演出《參孫》,將於今年12月21至 23日,假香港文化中心劇場,作三場公開演出,配以形體的藝術形態去呈現聖經故事,使觀眾感受詩意的劇場,重新去理解聖經所帶來的信息。

大會表示,《參孫》是舊約聖經的歷史故事,那時的人們任意而為,矛盾、衝突不斷衍生。神派遣參孫出現,卻並未使人們覺醒,最終與眾人同歸於盡。千年以後,現今社會文化族群大相徑庭,矛盾衝突仍然不斷重複,引發戰爭。《參孫》以此為題,引用藝術的角度,深入地探討人性的本質,使觀眾能細閱聖經對人物的刻劃外,亦將其中的意味向觀眾分享。

戲劇藝術演出《參孫》將以詩意的劇場作為原點,融入形體、音樂、燈光、影像,配合獨特尖銳的劇本及導演手法,從藝術的角度切入、探究、呈現聖經故事,期望帶來嶄新的藝術體驗。除了以藝術手法吸引觀眾外,還特別設於黑盒劇場演出,打破觀眾與演員之間的隔閡,以不同面向的劇場及樓層,突破了固有觀眾與劇場之間的界限,同時讓觀眾擁有不一樣的觸感與體會。

(新聞稿由主辦機構提供)

台灣教會斥資6億 建文創中心推廣天國文化

據《基督教今日報》報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天橋教會斥資6億在安平區內興建大型文創中心,總建坪超過三千坪,為傳揚天國文化所建立,名為「虹韻文創中心」。中心預計明年4月正式開館,其主體建築以「挪亞方舟」為概念設計,內部有12門徒、十字架等,除此之外,亦有高規格的演藝廳、音樂廳、畫廊、展場、活動廳等,不僅使基督文化被認識,還提供高品質的藝術環境。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天橋教會主任牧師林憲平分享,8年來,神所賜下的異象日漸清晰,原先僅想蓋一座社區服務中心,但隨著神的帶領,轉而創建文創中心,讓基督的福音藉著不一樣的方式,推廣至整個台南市,讓更多人認識天父。

起初此地為工業用地,經繁瑣的流程才得以變更使用。林憲平透露,全台灣僅有一處工業用地變更為文化產業用地,就是「虹韻文創中心」所在之處。財務方面也經歷神開道路。高達6億的經費,因單位為財團法人無法向銀行借貸,神親自感動一間銀行董事長,使文創中心順利借款。

另外,文創中心位於運河旁邊,附近工業區皆提醒,若開挖地下室會有很多水,林獻平便帶領團隊用禱告來面對這人無法克服的困難,奇妙的事發生,地下室開挖一點水都沒有!

(來源:《基督教今日報》)

美國基督教大學引進藝術課程 近十年成為趨勢

今天的社會是一個視覺資訊飽和的世界。廣告和電影淹沒了人的視覺,並已經成為社會溝通的方式。美國一些基督教學院開始明白畢業生的就業、事工和社交都需要視覺素養和能力。根據美國大學協會的資料顯示,近十年來,超過85所基督教大學增加了新的藝術學位課程。

自2012年以來,至少有10間大學開辦了視覺藝術學位。有些還聘請了新的視覺藝術講師,擴大了工作室,增加畫廊或開設博物館。例如:加州的阿蘇撒太平洋大學,今年秋天開辦新的藝術教育碩士學位。

然而,這不表示這改變會產生宗教色彩濃厚的藝術。這些課程主要讓學生探索自己是誰,自己的信念,他們如何自處於美國多樣化宗教的社會,或任何對他們有意義的事。

以往視覺藝術在基督教校園並未受到好評。基督徒視覺藝術家協會的Cameron Anderson表示,保守的新教學校以前擔心視覺藝術可能會令人腐化,但是這正在改變。「他們在重新思考與文化的關係以及是否參與。」

實際上,視覺藝術培訓在就業市場中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是在平面設計方面。奧羅爾羅伯茨大學每年視覺藝術畢業生大約有一半會找到商業工作,其餘的在教會工作。其藝術副教授Jason Howell認為:「影片有助在網站和會眾中創造美學體驗,讓人們聯合起來。視覺藝術可以幫助推動大使命。當人們質疑信仰,藝術成為提供真實感的途徑。」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17年5月17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更多的藝術人材投入基督的大使命。

有光,也有黑暗 -【文化守望者】專欄

某天我在工作室,抺杯子時,有幾位到訪的中學生剛經過,那裡的負責人就介紹我,說我是寫童話的。給小朋友看的童話?他們顯然對童話沒興趣,但胖子同學好像想起什麼,有禮貌地說:「我有一條問題,請你不要介意。」我請他放心。他真的放鬆了一點,但語氣仍帶有幾分慎重的說:「童話故事都很簡單的,而小說作家如余華,寫的是人性,很有深度,你怎麼看呢?」他想問的是,童話有什麼文學價值?

我不感到冒犯,老實說,以前我也是這樣想的。但當時我手中的杯子還未抺乾,而我們在門外門內站著,不是時候討論有深度的事情,只想給個簡單的回應,當然也要搬出個有深度的大哲學家出來,我就說:「齊克果都寫動物寓言的,家中還收藏世界各地出版的童話書。」

用淺易的語言寫作,並不代表內容就是膚淺。水墨畫可能只用上簡單的幾筆,就表現出神乎其技的美感,但不是人人能做到。有人愛水墨畫,也有人愛工筆畫,不同形式,不同美學。

我個人認為,兒童故事寫作與成人寫作,真的有一樣重大分別,就是考慮兒童的心理成熟程度,這是作者的道德考慮。我不認為道德與藝術可以分開。因此,寫給兒童看的,刻劃人性的程度會有自限,特別是幽暗面和人性的複雜,都要顧及小讀者的成熟程度。拔苗不能助長,不要催迫小朋友過早面對世界的殘酷,然而,也不用結構一個無痛的世界,故事適當地反映不完美的現實,可以幫助小朋友邁向成熟。當然,至於如何拿捏,是沒有固定準則的,在這方面,作者的良心顯得重要。什麼程度可以,什麼程度不可以,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就要做最後的把關。

有些人批評基督徒的藝術創作太膚淺,只表達光明一面,漠視人性的黑暗,不但脫離現實,而且平庸。我想,這都是真實。但我也見到另一極端情況,不少的現代基督徒藝術家幾乎只有探索黑暗面的熱情,透過描繪人性黑暗而尋求藝術的真。可能這是不自覺地受到現代藝術潮流的影響,我不肯定,但無論如何,將黑暗面剖開給人看,確實是時代的主流。黑暗容易描繪,還是光明容易描繪呢?

當光照射在一件物件上,如果你排除陰影,只有光,那就不是寫實。但如果你只保留陰影,排除了陽光,一樣不是真實。有光,也有陰影,而光勝過了黑暗,就構成一種懾人心魄的美。這種帶有形式的美有喚醒的力量,激發我們追求眼目所看不見的美。


文@黃少芬

聖經是創作靈感的源頭,你真心相信嗎? -【文化守望者】專欄

你很喜歡繪畫,同時又提醒自己:「我是基督徒啊,畫出來的東西要有基督教的信息!」於是你拿起畫筆,戰戰兢兢開始創作,你會畫出什麼呢?讓我猜一猜。我不是先知,只是根據過去觀察,再將你典型化,我猜想,你會畫十字架、綿羊、牧羊人、百合花、一束葡萄,還有繽紛的小心心,以及從上而下一束明亮的光。

不一定用這些經典的聖經象徵物才能表達信仰,這卻是別人一看就立刻認出是基督徒作品的方法,但我不相信這是你的創作目的,故意讓別人知道你在進行一項屬靈的工作,不,我想你有更高層次的創作意圖。我們透過藝術媒介表達對神和真理的經驗,卻不是在複製聖經,所表現的內容還可以包括生活記憶、對人生的感受和認知等,那麼畫出來的東西豈只有聖經的象徵符號。當然使用聖經的象徵符號絕對不是問題,問題只是創作者自己有沒有受到不必要的觀念所限制,結果創作變成重覆,失去原創性。(其實,聖經的象徵物不只是十字架、綿羊等,聖經作者都是象徵手法的高手。)

有一個常見的矛盾情況,不知道你是不是這樣呢。一方面固執地使用聖經的經典象徵物,另一方面卻好像不太相信聖經裡有給你進行創作的靈感,於是你從很多渠道找尋靈感(幸好沒有參加新紀元的什麼覺醒課程),就是沒去聖經裡汲取靈感。你可能固執地認為聖經就是聖經,一本指導人生的神聖之書,怎能與創作扯上關係呢?創作就是與人生有關,這樣去想,我真看不出為什麼聖經裡找不到創作靈感。

在中世紀的歐洲,聖經是不少藝術家的靈感來源,有些還是經世之作。當宗教被推至邊緣,就越少藝術作品與聖經有關。有些人可能會反駁,中世紀的藝術家要為教會服務,他們被動地採用聖經主題。今天我們高舉自由創作,不認為「被給予主題」的藝術任務有高的價值,但別忽略有才華的藝術家,本身也有能力對古老的主題進行創新,又有卓越而創新的藝術技巧,讓他們的作品不落俗套。

生活中尋找題材是老生常談的話,我們感官所接受的資訊,都有可能成為創作題材,但為什麼就沒包括聖經呢?撫心自問,我們到底有沒有信心,相信聖經是神的話語,因此是帶著孕育生命的創造能力,如果有,你其實已相信聖經是創作靈感的源頭。


文@黃少芬

【Kingdom LIFE】藝術治療與信仰

創造者不單是最大的藝術家,更把創作藝術的能力賜給人類,成為表達情感的最佳工具,將說不出的話展露出來,更可應用在心理治療中,使受傷者得醫治。「藝術治療」近年在坊間漸漸興起,可惜與信仰結合的卻不多。「藝覓心理治療中心」「杏樹枝創意教育」早前合辦藝術治療與信仰」講座,由註冊藝術治療師及婚姻及家庭治療師董美姿主講,從信仰角度探討藝術治療,以及藝術在教會工作的應用。

回轉才是真醫治

董首先以信仰角度指出「治療」的定義,就是生命得以修復達至完整,正如以賽亞書6:9-10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原來對自己、對事情真相有更多「看見」、「了解」,回轉到神那裡去,才是真正完全的醫治。作為藝術治療師,董強調自己並不是醫治者的角色,只是負責幫助對方。

所謂「藝術治療」只是簡稱,是指以藝術作為溝通工具,進行心理治療,完整名稱應為「藝術心理治療」。「藝術治療」的過程中,必須有一位治療師作為「第三者」,因應受助者創作藝術作品時的狀態作出觀察、分析、評估、介入,再而進行心理治療。董認為,執行「藝術治療」的治療師必須具有認可的學歷,持有專業輔導學會的專業會員資格,確保治療對象得到有質素的幫助。她又提醒,藝術治療並非指自己獨立創作藝術,那只是減壓,不是真正的「治療」。

藝術治療著重受助對象在創作過程中發掘、理解、認識自己,進而有所改變。透過繪畫、陶藝、併貼、雕塑、書法、攝影,甚至寫作等等不同類型藝術創作,受助者可以認識他們的感受,知道這些感受如何影響他們的社交、對事情的期望、如何做成焦慮。他們對自己的作品會有不同的回應,有些人會對作品認同,另一些會感到驚訝,抑或是不願接受,這都反映了他們的心理狀況。

創作中發現自己

創作時,受助對像會不斷跟作品互動,調整自己的作品,例如加入顏色、素材等等。「作品會告訴你『夠不夠』,滿不滿足到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治療師運用人類學、心理學知識,輔導技巧去觀察對方,提出問題引導對方思考自己的創作行為,卻不會介入對方的創作思路,例如問﹕「你有沒有發現自己……?」受助對象在創作中會找到滿足感、新體驗、新想法,並在治療師的提問及引導下,發展出新的目標、期望、願望。「這一切都要靠自己去經驗。」心理輔導的功能並不是告訴對方怎樣去做,而是提供安全、開放的環境,引導對方自我發現。

「治療師永遠不會判斷對方所畫的是什麼,而是會去問對方,他們想要表達些甚麼。」董指出,藝術治療並不是心理分析,不可以只看作品來判斷創作者的心理狀態,因為在不同情況下創作,創作者所想要表達的東西都不同,不可單憑符號、標誌性的應用去閱讀作品。

董又引用科學分析指,人類的理性思考常常受情緒影響,而「藝術治療是左右腦的平衡。」腦部很多東西不是語言文字可表達的,尤其是兒童、曾受創傷者。「有些人在創傷過後,腦部產生保護機制,告訴自己某些事情不曾發生過,因而失去了某些記憶。」透過創作,腦部可以處理情感的部份,以致我們可以再次以理性分析問題。有時候,一張圖片會勾起回憶、想法,刺激右腦情緒、聯想。另外,太過私隱的事情,人有時不想從直接說出來,卻可以透過創作去表達。有些藝術創作,更會表露出自己缺乏、想要、期望的東西。「例如以『快樂的一天』為題,有些小朋友會畫出一個遊樂場,原因是他們平日很少時間到遊樂場玩耍。」

小心選擇治療工具

提到藝術治療在信仰中的應用,她說﹕「基督信仰的最大目標,就是重修跟神的關係,藝術治療在信仰上的應用亦是一樣。」基督徒信主後並不是立即與神完全連結,而是要經歷一個旅程。我們經歷過失去後,就會尋求長久的東西,知道什麼才是可靠、永恆,認識真正的愛,才懂得愛其他人、愛自己。藝術治療正正就是有助於這個發現旅程的工具。

另一方面,董提醒,某些藝術治療的應用與信仰亦有衝突的地方,例如較著重個人主義,強調每個人都有治療自己的力量,甚至會借助其他靈界力量,如氣、磁場等等去做心理治療。從「禪」而來的靜觀默想,跟信仰也有衝擊,基督徒必須小心分辨。至於現時流行的「禪繞畫」,以繪畫纏繞線條來默想,也有異教根源。此外,透過繪畫「屋‧樹‧人」進行心理分析,其結果受文化、環境影響,亦不一定準確。

最後,董指出藝術在教會中的應用可以很廣泛,包括透過創作及分享得到鼓勵。無論是裝備成為藝術治療師,尋求相關服務,或是在教會中進行藝術創作,藝術技巧並非最重要,更要緊的是懂得欣賞神的創造。

(記者陳淑安報道)

無牆教會的藝術創作 -【文化守望者】專欄

今年是宗教改革運動五百周年,有歷史的距離,就可以蓋棺定論,馬丁路德和同時代改革家的主張和言論,到底說的是什麼?有什麼影響?聽過不少人就這樣說,因為當時改革家激進地要清理教堂裡的偶像物件,連帶所有宗教藝術品都完全棄絕,恐怕有形象的東西會使人墮入拜偶像的陷阱,於是今天我們的敬拜地方僅有的象徵物,就只有十架。這因果關係應該是沒錯的。

今天福音派教會不重視藝術發展,也可能是基於對「唯獨聖經」的偏執,有經文,有講壇的道,何需其他神聖載體!聖經確實是我們檢視真理的最高權威,但也不能因此否定真理透過其他媒介的彰顯的可能性。誰有這權柄,決定神應如何向世人說話呢?

有藝術家認為,藝術是人心裡最深的情感的實體表達,如果我們在最深的情感中能夠經驗神,又能夠將這經驗轉化成五官所能感知的東西,這麼說,藝術就是可以傳遞宗教情感的媒介,而真情與真理的融合,也就是道成肉身的藝術化過程。人是神所造的,情感深處的需要也是祂能完全滿足的,經驗神的深度遠遠超過我們今天所能想像的。所以別以為我們「掌握」了真理,我們不過是活在真理中,而「活」是有情感的,但情感是否豐富,卻是因人對神的渴慕程度而有不同的結果。

藝術不是教義,不是教條,不是宗教總綱,藝術有很強的主觀性,也反映個人的獨特性。所以在今天的教會文化處境裡,尤其是要求統一,誤以為「統一就是合一」的信徒社群裡,藝術在教內很難遇上合適的土壤,好讓它茁壯成長,開花結果。事實上,不少的基督徒藝術工作者,也不喜歡在教內從事創作,甚至拒絕被稱為基督徒藝術工作者。但在基督裡的人,每一個都是天國的使者,即使在教外從事創作,也是在參與天國的事業,只是有獨特的形式。

雖然有人說世俗主義使藝術不再服務宗教,不再是以榮耀神為目的,卻轉向榮耀人的目的,但藝術出走教會,卻可以是將光帶到全地的機會。今天蒙召做藝術工作者,不必像文藝復興時期前的古人,半生躲在教堂,整天在牆壁上畫畫。無牆教會運動的焦點不是建築物,而是社會的人群,如果這是一種新的可能,藝術創作豈不也應走出牆外,進入社會的人群中。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