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旺達種族滅絕25年 教會致力醫治與和解

4月7日,盧旺達紀念造成80多萬人死亡的種族滅絕結束25周年。近年,教會在醫治與和解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

「盧旺達是一個家庭。這解釋了為何我們經歷了這一切,但仍然存在……我們都受傷和心痛,但沒有被擊敗。」,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在基加利種族滅絕紀念館(The Kigali Genocide Memorial)說。他和歐盟委員會主席Jean Claude Juncker等人在4月7日的典禮上一同點燃了紀念遇難者的火焰。

IFES盧旺達國際婦女聯合會成員Alex Shyaka說:「盧旺達人的內傷正在癒合,請求寬恕,承認種族滅絕期間所做的一切,並處理種種損失。」

該國近90%人口信奉基督教,教會積極參與了該國的恢復。Shyaka說:「教會舉辦醫治工作坊,在圖西族和胡圖族之間的醫治與和解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教會還一直支援政府提供種族滅絕倖存者家屬的基本需要。」

世界銀行統計,盧旺達每年兇殺案率為每10萬人少於3位,成為國際間處理歷史記憶的成功轉化的例子。

Shyaka說沒有「看到盧旺達再爆發另一場衝突的空間。盧旺達人現時把重點放在國家的社會經濟發展上。」該國近年的經濟增長率達6%以上,成為非洲大陸中的一顆新星。

(來源:Evangelical Focus,2019年4月22日,Connie Lee編譯報導)

禱告:各地教會都學習盧旺達教會,在國家中發光。

阿爾及利亞男帶穆斯林妻子信主 反遭對方提告

北非阿爾及利亞一名男子帶其穆斯林妻子到基督徒朋友家中聚餐,被妻子以煽動穆斯林改變信仰罪告上法庭。

事發於北部卡比利亞地區,基督徒被告Rachid Ouali去年6月偕妻子到朋友Ali Laarchi夫婦家中作客聚餐, Ouali的妻子不滿席上談及耶穌,憤而離席返回娘家並將情況告知家人,其中兩名任職警察的兄弟要求她將丈夫、該對夫婦和女兒一家三口及另一名基督徒告上法庭,指他們未經許可以家庭為崇拜場所和強迫Ouali的妻子放棄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不過,由於控方不提證據起訴,法院以無證據定罪為由,於聖誕日判該5人無罪。Ouali對勝訴表示很高興和感恩,並指其妻較早時向他表示,是受到穆斯林親屬的壓力才向他們提告。

Ouali的情況似乎並非單一事件。報道宗教迫害消息的Morning Star News另一篇報道指,一名化名Ahmed Beghal的男子六年前改信基督教,妻子其後亦跟隨,兩人並於2015年受洗,但此後女方的家人強佔他們的生意,到處中傷Beghal,Beghal更數次因收到死亡恐嚇而報警求助,被迫舉家遠逃。兩年前,二人受洗的消息傳到岳丈家中,Beghal的妻子在父母面前慌忙否認信主,其後她本人更兩次將丈夫告上法庭,先是指其攻擊伊斯蘭教和損壞一個刻有可蘭經經文的盒子,近日又指他損害伊斯蘭教。雖然Beghal最終均未遭起訴,但他的妻子已申請離婚,且不讓他探望兩名年幼的女兒。Beghal表示:「我與家人分開,妻離子散,失業又無家可歸,這就是今時今日一名阿爾及利亞穆斯林成為基督徒後得到的所有。」

阿爾及利亞4千多萬人口中99%信奉國教伊斯蘭教,但自千禧年以來有數以千計穆民回轉歸回基督。阿國憲法保障信仰自由,但當地信徒所受到的騷擾自去年起大幅增加。當地一條於2006年訂立的宗教法例訂明,任何誘使穆斯林改變信仰或以媒體令一名穆斯林信仰受影響的人,可被判處監禁2至5年或罰款4千多至8千多美元。該例亦要求非伊斯蘭教崇拜場所須向政府登記,但當局審批有關申請的速度異常緩慢,壓力團體Middle East Concern表示,當地基督教聯會轄下45個堂會,未有按該宗教法獲發任何牌照,一些堂會已遭當局勒令停止活動,甚至關閉。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18年12月26日2019年1月2日及9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堅固阿國信徒的信心,在家人面前和社會中勇敢作見證,傳講福音。

肯亞穆斯林病癒改信基督 被勒令一天內回歸伊斯蘭教

非洲肯亞一名穆斯林改信耶穌後,接到死亡威脅,並被當地清真寺定為叛徒。現正在其他基督徒家中尋求庇護。

Sera村村民阿布貝卡(Abdul Abuk-Bakr)本是一名穆斯林,患重病逾月都沒好轉。11月3日某教會牧師探望他及奉耶穌的名為他禱告,他的病立即就得治癒。他一家四口便决志相信耶穌。該牧師歡迎他們加入教會。消息迅速傳遍整個村落及傳到當地清真寺領袖那裡。

阿布貝卡說:「清真寺知悉我改信基督教後,我在同一天就接到死亡威脅信息,說穆斯林將會殺死我們全家,我們租住的房子和以耕種為生的兩畝田地都會被沒收。」清真寺勒令他們一天內回歸伊斯蘭教。阿卜貝卡說:「他給我們一天的時間選擇要放棄基督教信仰,還是面對迫害以及失去我們作為穆斯林所有的特權。」他們到教會尋求庇護。

幾天後,清真寺的領袖宣佈審判:「阿布貝卡的家族現在已經離教,並且已成為叛徒,他們該死。」阿卜貝卡一家之後一個月在不同的基督徒家中暫住,並把兩名年僅四五歲的孩子收藏在另一個較安全的基督徒家中。「我們不知所措。失去家園,沒有食糧,被迫跟孩子分開,生命受到威脅。有時我們沒有平安。我的妻子為了擔心孩子而失眠。我們真的很需要禱告,去持守基督教信仰和有從神而來的平安。」阿卜貝卡說。

伊斯蘭極端分子曾在他們所身處的Garsen市殺害多名基督徒。肯亞雖然有8成人口為基督徒,仍然在「敞開的門2018世界守望名單」(Open Doors 2018 World Watch List)中排行第32。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18年11月23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為普世改信耶穌的穆斯林所面臨的挑戰禱告。

南蘇丹過百萬難民烏干達避難 尋求教會醫治創傷

南蘇丹自2013年發生內戰,再演變成種族衝突,至今已造成數萬人喪生,200萬人在南蘇丹流離失所,另有200萬人在鄰國尋求庇護,在烏干達避難的南蘇丹難民人數超過100萬。烏干達難民營中,許多人從新興起的教會中尋得慰藉。

位於烏干達北部的Bidi Bidi難民營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現在是超過25萬南蘇丹人的家園。據烏干達官員稱,難民營出現了數十間教堂並且越來越受歡迎。許多教會領袖在內戰爆發時與南蘇丹信徒一同流亡。「當這些教會領袖到達營地時,他們開始了自己的教堂,有不同的宗派。」難民教師兼代表Deng Bol說。

許多情況下,難民都患有創傷後壓力症,營地輔導員經常鼓勵難民參加教會作為醫治的途徑。難民營的創傷顧問Gabriel Mayen說:「許多難民通常去教堂,因為它是營地中唯一可以幫助他們從創傷中恢復過來的地方。教會給了他們新的希望,這對難民和任何經歷過創傷的人都很重要。」

2016年,基督事工教會的牧師John Deng逃離南蘇丹。他的教會內有交戰部落Nuer和Dinka的成員聚集在一起,有助促進部落間的合作。他說,如果有人在營地或南蘇丹的家中失去家人,教會會提供情感上的醫治。他說:「教會在統一相互仇視的南蘇丹人民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很高興人民在遠離家鄉的營地裡和平相處。」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8月8日,Vasco Lam編譯報導)

禱告:南蘇丹內戰止息,人心和土地得醫治。

尼日利亞基督徒面臨種族清洗 原住民土地被穆斯林搶奪

尼日利亞的教會領袖指,該國的基督徒正在經歷「純粹的種族清洗」,自1月以來,武裝的穆斯林富拉尼牧民激進分子已經殺害了6千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兒童和老人。他們呼籲政府阻止流血事件,政府似乎選擇漠視情況。

高原省的教會宗派領袖和尼日利亞基督教協會6月底發表新聞稿指出,本年至今已有9個省的6千多人死於各種襲擊事件,而肇事者被故意釋放。「高原省的流血事件最為嚴重。毫無疑問,這些襲擊的唯一目的是種族清洗、土地掠奪以及將基督徒原住民從祖先的土地和遺產中暴力地驅逐。我們拒絕將全國各地針對基督教社區的攻擊視為『農民與牧民之間的土地衝突』的說法。政府一直散播這種虛假的宣傳,同時強有力地推動在受災社區的祖先耕地上建立牧場或殖民地的政策。」教會領袖反問:「當一方持續攻擊、殺戮、傷害和摧毀,而另一方被持續殺害、致殘、敬拜場所遭到破壞,怎麼算是『衝突』?」

尼日利亞一位總統幕僚最近回應指,給予富拉尼牧民土地作放牧是解決殺戮的好方法,「畢竟放棄祖先耕地總比失去生命好」。他又說:「當人死了,祖先的連結有何意義?」

7月初,尼日利亞總統發表聲明回應,建議基督徒原住民交出部分祖先土地給穆斯林富拉尼牧民,以求終止流血事件。政府似乎選擇漠視一切與宗教信仰而起的殺戮和侵略。

新聞稿還呼籲國際社會以及聯合國干預富拉尼襲擊事件。美國『敞開之門』機構和國際基督教關注組織等主要迫害監督組織都認為,基督徒是被蓄意襲擊的目標。

(來源:Christian TodayLife Site News,2018年7月11及13日,Vasco Lam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 求神的公義臨到尼日利亞,基督徒的安全和財產得到保障。

Proclaim兒童敬拜使團首度來港 興起時刻已到 聖靈要澆灌兒童

非洲烏干達神蹟中心大教堂的兒童及少年事工團隊—Proclaim(宣告)兒童及少年敬拜禱告使團(Proclaim Music Ministry)—於6月期間進行亞洲多國巡迴,香港是本次旅程的重心,他們舉行了多場敬拜聚會。使團領袖所羅門牧師(Solomon Nabeeta)表示,神正在興起香港的青少年及兒童,並深信兒童生命的重心應該是聖靈。
.所羅門牧師(Solomon Nabeeta)

Proclaim使團成立於2012年。使團的許多成員都來自烏干達的難民家庭,每一位都有精彩的經歷神的生命見證。過去兩年多,烏干達的神蹟中心大教堂正經歷復興,每晚由6時到凌晨4時都有聚會。當中2至3歲的小童已經開始經歷聖靈,到他們6至7歲時已經成為敬拜主領。當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能勇敢地展現藝術和敬拜恩賜。所羅門說:「我們創作了超過200首原創又有恩膏的敬拜歌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這些兒童是敬拜領袖,不是表演者。大部分歌曲都來自他們屬靈的經歷,他們經歷了神,神賜予他們歌曲。」

宣告香港的青少年要服事亞洲

所羅門相信,很多關於香港的預言將要成就,神要造訪香港,帶來復興。神差他們到亞洲,第一站及大部分的聚會都在香港,他們還到訪亞洲幾個國家,包括新加坡、台灣、馬來西亞及菲律賓。在聚會中,Proclaim兒童敬拜者團隊帶領敬拜,分賜恩膏,接觸年青人,鼓勵他們出去服事整個亞洲。「香港不單是亞洲的商業大都會,是眾多亞洲國家的中心,更是差派宣教士的地方,是福音的出口。」所羅門引用使徒行傳二章的預言說:「神要使用香港的年青人,釋放一波醫治宣教的復興浪潮。他們對宣教火熱、被聖靈充滿、勇敢地向列國宣講基督。我們相信神要在香港差派人出去,得著整個亞洲。」他指出,神要差派年青人出去,他們將會發預言、講道、行使出聖靈的大能。

.Proclaim兒童帶領敬拜

所羅門又分享,Proclaim使團帶同一個可聽、可見的、相關的宣告來到香港。「可聽是來自我們的聲音;可見是因為我們每位兒童生命的改變、精彩的見證是福音的明證;相關是出於我們相信神揀選了香港!香港興起的時候到了!」使團盼望在香港的一系列聚會中,透過禱告、見證、預言和分賜恩膏,服事兒童及青少年。他們特別希望分賜一份「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的恩膏給香港的下一代。所羅門提到使團中有一位9 歲的女孩,她的父母本要離婚。當聖靈充滿她,她就聚集家人,向他們發預言,在聖靈的同在中,父母飲泣復和。「神已預定必須有兩代的合一來傳遞祝福。」所羅門明白年輕人有力量和熱情。父母雖有有異象,並且經歷過年青人所經過的,可以提點他們,卻不一定有那份再做一次的力量。當上一代的異象和下一代的力量能夠融合,將會使神的國降臨。

讓聖靈成為兒童生命的重心

所羅門認為,兒童事工的重心應該是讓兒童經歷聖靈。他指出,仇敵聚焦攻擊幾歲的兒童。現在很多的卡通片都有偶像或巫術敬拜的圖象,仇敵自小就向兒童灌輸邪惡的心思,以致少年人對暴力、邪惡和不法的慾望已習以為常。「然而,神總是比仇敵快一步,祂已經應許聖靈要澆灌兒童和少年,而這預言正在加速成就,就如我們看到許多針對以色列和中東的預言正在我們眼前成就一樣。」

.Proclaim 到香港海灘敬拜

所羅門又指出,烏干達的孩子與香港的孩子一樣面對的學習壓力都很大,但他們發現,讓兒童更多經歷聖靈充滿,能幫助他們在學習上也能在更短時間完成更多,明白更多。「當聖靈給他們能力,與他們同工,提升他們,他們的壓力會減少,能夠集中精神。」Proclaim使團的兒童即使在上學的時候,仍然為神火熱。他們上學前讀聖經和禱告,午餐時一起團契,放學後一同聚會,老師也參與其中。所羅門說:「神正在迫切地興起兒童。」最後,所羅門對如何教養孩童作出了以下總結:「不要將孩子抽離聖靈的同在,要帶領他們進入聖靈中。當聖靈成為他們生命的中心,他們會更好地參與身邊的事物。不要本末倒置,將課業、活動、遊戲機、運動和玩樂佔據他們生命的中心。」

.香港的家長擁抱非洲的孩子

 

.Proclaim兒童為香港下一代祝福。

(記者林暐皓報導)

讓神的愛在中東、北非看得見

基督教電視及數碼媒體SAT-7於6月4日假宣道會北角堂舉行分享會,並宣布機構的香港代表處於6月正式成立,SAT-7候任首席執行官Rita Elmounayer透過數據及故事分享,幫助香港教會了解中東、北非地區透過媒體進行的福音工作。

神使用本地人傳播好消息

Rita分享,現時在中東及北非地區,有5億6千萬人口,2千萬基督徒群體,其中有4億人可以透過人造衛星收看SAT-7的電視節目。他們的節目全部由中東人自己製作,目的是想透過本地人的教導、見證,甚至面孔,告訴未信者或穆斯林,基督教不是西方人的信仰,耶穌基督也是他們的救主。「如果中東自己人都不能做好傳福音工作,還有什麼人更適合去做呢? 我來自黎巴嫩,在戰爭中長大,我看過人在我眼前被殺死,我在7歲時失去母親。這不是一個特別的故事,當時在黎巴嫩很多家庭都遭遇這些慘劇。當我最初成為基督徒時,我常常想像神回答或解決我所有問題。當然神並沒有這樣做,祂希望我用信心去回應。而祂給我的答案是,我過往的經歷,在今日讓我能夠祝福身邊的人。」

.4億人可以透過人造衛星收看SAT-7的電視節目

在阿爾及利亞,有人邀請SAT-7去拍攝當地信徒的見證。Rita在拍攝前問他們:「你們本來是穆斯林,現在成為信徒,是否害怕別人看到你們的樣子?」他們看著她,彷彿不明白她在說什麼。然後Rita將鏡頭設定只對著前面兩行,如果坐在前兩行的人不想出鏡,可以坐到後面。結果是,沒有人離開,相反,後面的人坐到前兩行中!有個人聽完分享後,走到Rita面前問:「你害怕什麼?」Rita回答,我不是害怕,我是想保護你們。他說:「你是指逼迫?逼迫是我們頭上的冠冕,我們願意每天戴著,請不要將它們拿走。」於是SAT-7就在阿爾及利亞的一間教會中開始了廣播工作,從2003年直到現在。今年,這個教會關閉了,兩個節目監製卻告訴Rita:「不要緊,我們到隔壁重新開一間教會。」這就是中東人在主裡的盼望和信心,也是他們的決心,要在阿拉伯語,波斯語,以及土耳其語中將好消息散播開去。

媒體成為祝福的管道

.Rita Elmounayer

Rita又透過一個11歲女孩和埃及工作室的見證,與會眾分享神透過他們的節目所作的工。6個月之前,有個11歲的伊朗女孩子打電話給他們:「我看過你們的廣播節目中有關耶穌的教導。我看了很多遍,我做了一個決定,就是跟隨耶穌。於是我跟著節目主持去祈禱。現在我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了。」2,3個月後,她又再次來電,說她依然在追看這個節目,節目中的老師說,除非受洗去宣告跟隨神的信心,否則就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她不認識任何教會和牧師,但她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在浴缸中裝滿水,然後奉耶穌基督的名浸下去,為自己施洗。「這就是中東新一代,他們透過媒體的傳播,打開了眼目,明白神的福音和真理。可能神會使用一個11歲的伊朗女孩去散播這個種子,聖靈去親自澆灌這些種子,就算是沒有盼望的地方,聖靈也可以作工,這不是人所能作的事。」

Rita談到,到目前為止,神都非常保守SAT-7的運作,而2002年埃及工作室中發生的事,不但讓他們看見神的保護,也看到神如何祝福他們的事工。當時SAT-7的電視台剛剛誕生,他們買了很多新的器材,然而在某一個夜晚,工作室被人縱火,焚燒後什麼都沒有剩下。但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些透過這個頻道被祝福的人,大部分都是婦女,開始敲他們工作室的門。她們摘下耳環給他們,有一位寡婦除下她的結婚戒指,說她不再需要了,也奉獻出來。他們就是用這些婦女奉獻的珠寶重新建立工作室。「這就是我們在逼迫中的喜樂,也是我們繼續持守神的呼召的動力。」

香港代表處的成立

.Rebekah Chan

會中,SAT-7的香港代表處負責人Rebekah Chan分享到,她相信現在正是神的時間,讓SAT-7在香港開始他們的工作。現在他們所作的不只是分享或接受信息,而是向人傳遞神的心意及啟示,使神的愛更多臨到中東這個地區。「今日我站在這裡,是因為看到天父的眼目真的轉向中東這些國家。我在香港長大,從前沒有太多機會聽講中東的事情。但因著神的恩典帶我走出這個情況,從學校第一堂歷史開始,然後到中東地區參與服事。當我認識當地人,我的心被改變了。我曾探訪一個仍然使用亞蘭語的東正教教會,也認識了一位阿拉伯天主教徒等等,與他們的認識,神打開我的眼界,讓我看見中東有一個歷史及屬靈上很重要的角色,如同一幅美麗的圖畫,向我展示從創世記到啟示錄聖經當中的啟示。當你眼目定睛中東時,你會明白神所看到及聽到的,仇敵想拆毀破壞中東,但神對它有一個特別的計劃。」

(記者莫嵐報導)

(五)峰迴路轉 -【無限商機】專欄

到了夏季,基於一些理由我知道該是時候繼續往前了。於是我辭掉了工作,我們打包所有的家當,然後開車駛往芝加哥。那一夜我們以汽車旅館為家,隔天我翻查當地的報紙找工作。其中一個面試,是在一間石油公司。那是一份位高權重的工作,顯然我並不適合。在我整個面試的過程中,有一個男人始終沈默地坐在房間角落。我離開辦公室時,他尾隨而來。「你正在找工作嗎?」他跟上我時問道。「是的。」我回答。「很好。我可以給你一份工作。我是維克多高速計算機公司的地區經理。我們的總部設在芝加哥市中心,但你必須從最基層開始。」

於是我開始了在芝加哥的第一份工作,當一個職業階層最低的銷售員。我在公司裡是新人,必須證明自己的能力。不知何故,到了那一年的七月,我成功地贏得了公司第五十週年的國內銷售冠軍。參與該競賽的不僅是芝加哥,還包括全美各地,光是芝加哥辦公室就有六十名銷售員。突然間,我不再是無名小卒了,我獲得了晉升,並在公司出口部門得到一個相當好的職位。先在舊金山受訓一年,我們就會搬到日本,而從東京的辦公室我會向遠東地區推廣公司的出口業務。這個消息令我驚喜萬分,因為我才剛踏入這家公司不久而已。我的夢想終於實現了!當晚我回家時,迫不及待地要告訴雅思特。

我一踏進家門時,立刻發覺氣氛有些不一樣。餐桌已擺放佈置好了,雅思特預備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我幾乎等不及告訴她關於我的升遷,以及搬到日本的計劃,但在我尚未開口以前,雅思特分享了她的消息:「我懷孕了!」這消息真是不可思議,一開始我實在無法置信。我要做爸爸了!

這是我們夢寐以求許久,最後已經放棄的事。為了懷一個小孩,我們嘗試了多年,到過幾家診所看診,結果都被告知我們沒有指望了,應當徹底忘掉擁有小孩這件事。難過之餘,我們藉由應當以屬靈家庭為重,並確保擁有屬靈孩子的想法了以慰藉。我們都還很年輕,而且沒有任何牽絆,這樣就可以一起到世界各地去「瞎混」,那一直是我們的計劃。突然之間一切都改變了,我感到震驚。我強抑情緒,解釋我們贏得了銷售冠軍以及隨之而來的晉升。她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著看我。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呢?若是我接受了這份工作,那麼留下她單獨和新生兒在東京而我卻到世界各處公幹,這樣是不妥當的。

正當我們慎重地商討眼前的處境時,出乎意料地來了一封電報。有人提供在斯德哥爾摩工作的機會給我,職位是一間公司的副總裁。而賦予這項公司職位的,是西格瓦爾德・貝爾納多特親王,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之子。

我們坐下來聊了又聊。我們促膝長談,直到凌晨時分。最後兩人都疲累了,才上床去睡。神又再一次地介入了我們的生命。於是翌日,我並未接受晉升的工作,反而辭職並接受了在斯德哥爾摩的新職位。在1965年9月15日那天,我們離開了美國,飛回瑞典。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四)溝通與語言的恩賜 -【無限商機】專欄

讓故事回到1959年開始說起。那年我與雅思特結為連理,婚後不久,我們便搬到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居住。我在城裡找到了一份行銷的工作,向飯店、餐廳和商店銷售室內裝潢設計。我的薪水不算很高,但足夠我們租一間鳥瞰全市的小公寓,就在那裡開始我們的婚姻生活。

那是一份相當吃力的工作,公司的銷售範圍覆蓋整個首都及瑞典北部。有五名建築設計師為我工作,我必須拜訪各式不同的商業團體,促銷我們的產品,預算十分高昂,責任也很重。再者,我根本無法勝任這項任務。一想到拜訪陌生人,膽怯、害羞與恐懼幾乎要把我淹沒了。當我到達第一個客戶時,我得要走開七次才能鼓起勇氣面對對方!我性格中的軟弱不斷地阻撓我。結果,第一次到瑞典北部地區出差的時候,相同的恐懼和驚恐又再度令我癱瘓。我明白,為了要達成當一名商人的夢想,我首先必須要克服這個軟弱。於是我便報讀了「公眾演說」的夜間課程。我從未做過這樣的事,實在把我嚇壞了。不知何故,我居然奇妙地從五百人當中被推選出來,向眾人解說我的成就。一個重大的障礙終於勝過了!然而還有更多功課需要學習,同時當我不再遠離神並且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的救主時,我也愈發意識到一種超自然的介入在我生命中。

後來透過與其他基督徒商人的接觸,使我有機會投身電影業。有三年的時間,我在「史文斯克・唐影片公司」(SvenskTonfilm)銷售教育影片,結果又因緣際會地接觸了美國的製片人。當時有一名基督教影片的製片人遠從美國來到了瑞典,要使用公司的工作室,他邀請我到美國加入他的公司,雅思特和我便於1964年動身前往美國了。

生命中的微小細節往往會被忽略,當我們將自己的生命交給我們的造物主,並且容讓祂成為生命的主時,必須看出其中繁複交織而成的圖樣。在斯德哥爾摩時,我認識了一位來自遠東的難民,而我們只能用一口破英文溝通。然而這段友誼卻迫使我學習英語,因此當我和雅思特最後離開斯德哥爾摩時,我的英文能力足以讓我應付在新的國家的工作及生活。我不僅克服了公眾演說的膽怯,神還讓我學會了英文,甚至是美式英文呢!

1964年9月1日,雅思特和我住在印第安納州的威諾納湖旁邊。我在一間基督教影片公司工作,巡迴到訪那地區的教會,推銷我們的影片。當時我們拍攝「化妝嘉年華」(The Carnival of Pretence),主要的製片計劃是以巴西為中心,這是一部低成本的電影,由美南浸信會贊助。如片名所提示,某些鏡頭需要在里約熱內盧拍攝,所以我就在那裡待了四個月。

就在巴西,我初次經歷了神超自然的介入。當時我開車載著兩名演員在城裡到處逛時,他們之間起了爭執,我意識到緊張激烈的氣氛。奇怪的是,雖然我不會說他們的語言,卻能夠聽得懂他們的談話。我不假思索地轉過頭去,竟用葡萄牙語和他們對話,我以前從未用這個語言說過任何話呢!不管我說了什麼,都起了作用,因為他們馬上停止了口角,然後我們繼續上路。他們不再爭吵了,而我現在居然說起了葡萄牙語,並且還持續說了數個月!我用這個神突然間賜給我的奇妙新語言,在教會裡講道,並且在電視節目上演說。15年後,當我再次回到巴西,卻發現我甚至無法用葡萄牙語從1數到10。有時候,神賜給我們的恩賜是為了一些原因。我會說葡萄牙語的能力確實是個恩賜,因為當時我幾乎用不到英文。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三)打開非洲的大門 -【無限商機】專欄

這位來自非洲加納的佈道家喬治在寄給我的信中描述自己的狀況。他需要一個手提的發電機,讓他在佈道的時候可以打開燈光。如果有了燈光,人們就會前來聽道,因此他放膽繼續寫道:「而當你給了我這台機器,這將會是你進入非洲的門!」

當我們讀著他的信時,我們都感受到,喬治已經在靈裡收到了那台機器!而能夠為他提供這台機器是我們的榮幸。就在此時,一位在瑞典南方的汽車經銷商打電話給我。我問他我可以在哪裡找到一台手提發電機。「我有一個朋友開了間店,我想他們有賣那種設備,要不我打個電話給他?」「好的,麻煩你了。這事相當緊急,因為我要把它寄送到南非去。」我簡短地提到了喬治的信,並且解釋發生的情形,我的朋友立刻打電話給店主。然而,店裡的所有存貨都賣光了,並且不再銷售該產品。但是後來店主告訴他一件有趣的事:「你今天問起這件事的確有些怪異。買了最後一台機器的客人剛剛才來過,他說他願意以非常便宜的價格賣掉它。他問我是否有任何人想買。他甚至還沒有用過那台機器呢。你何不打電話給他?」 當我的朋友打電話給這個人時,他立刻問這台發電機是否要用於宣教工作,一經確認之後,馬上將它當禮物送出去了!

這一連串的事件對我們眾人都是一個祝福,所以我回信給喬治.汪納.阿吉曼,與他分享神如何預備我接收他的信,並且提到可可出口對這個國家的重要性。然後,我把信連同那台機器用空運寄到加納。喬治收到了我的信和機器後非常高興,他將我的信複印了3,000份!他所到之處都傳講神對加納的愛,並且將我的回信分發給聽眾作為證據。從那時起,我每天收到至少10封來自加納的信。來信提到各種各樣的需要,小至需要鉛筆好讓學生可以上學,有時則是非常大的需求。最後,我收到了一封從加納財政部寄來的信。財政部副部長具函邀請我下次去非洲的時候,隨時到訪他的國家。兩個月之後我到了加納。非洲之門已經打開了!

和財政部副部長的會面並非我所想象的私下會晤,他還邀請了另外20位嘉賓出席。在互道寒暄後,他問:「歐森先生,現在若是能聽聽聖靈對於我們的可可貿易有什麼指示,一定非常好。」這時,我發現自己有這樣的殊榮,可以分享那個夜晚主喚醒我,對我說的關於加納的事。神的恩典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經過那次會面,非洲之門大大地敞開,而我們的第一個「非洲國際基督徒商會」在加納成立了。

現在「國際基督徒商會」在超過80個國家運作。它始於一個夢想,而從那時起,我自己的人生也隨之進入了一個夢幻般的旅程。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國度1分鐘(45) – 神國度的七根柱子——慕約翰對神國架構的宏觀視野

+按圖放大

神國度的七根柱子

慕約翰對神國架構的宏觀視野

慕約翰(John Mulinde)牧師以「七根柱子」顯示神國的架構,每條柱子代表屬靈爭戰的一個領域,而信徒必須興起,預備自己去勝過所有領域,才能在主的日子來到時向神交帳。

神國度的七根柱子

個人層面 神的旨意 信徒必須遵行父神的旨意,否則無法進天國。
神的命定 信徒有從神領受的使命,各有不同,這也就是神的命定。
神的內住 信徒有聖靈的內住,時刻都能尋求聖靈的同在。
社會及國家層面 神同在的充滿 信徒可以將神的同在帶到社會,影響所在之處的氛圍。
社會層面 信徒有從神而來的權柄,治理社會各層面。
門訓列國 信徒有門訓列國的使命,從「宗教信仰、家庭、經濟、政府治理、社會價值觀」五個層面改變列國。
世界終局 主的日子 信徒必須忠心等候主的日子,知道有一天會向神交帳。主的日子來到時,神的國度才會完全彰顯,全世界將成為我主基督的國。

內容主要取材自〈神國度的七根柱子〉,《好消息》雜誌,2017年11月,11-14頁

慕約翰是什麼人?

國籍 土生土長的烏干達人
事工 1990年創立「世界號角宣教事工」,總部位於烏干達坎帕拉(Kampala),異象來自約珥書二章1節:「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在我聖山吹出大聲」。
使命 呼召列國興起,喚醒神的子民成為聖潔,預備主的再來,進入神的命定,完成神的心意。
生平大事 在80年代,烏干達陷入愛滋病危機時,他領受異象在全國建立合一的禱告網絡,以致能對抗空中執政掌權者的邪惡勢力。其後,因教會的順服和合一,烏干達經歷大復興,基督徒人口升至90%以上,神蹟奇事在各地發生,愛滋病人口從34%驟降至6%。
核心信息 建立禱告祭壇是土地得醫治的策略。

禱告祭壇首先從個人開始,然後是家庭、城市,擴大至國家、列國,最後建立禱告網覆蓋全世界。

人要自潔歸向神,才能有屬靈權柄對抗邪惡勢力,並治理大地。

慕約翰的名言

「當控制一群人或一處地區的黑暗勢力崩潰或衰弱時,復興就會出現,這時候人們向聖靈開放,聖靈就會來掌權,將神國和神的旨意更強力地彰顯出來。」

(二)關於加納的異象 -【無限商機】專欄

過去主曾經多次給我不同的異夢,有時祂也會半夜將我喚醒對我說話。就在1986年的新年前夕,我發現自己在凌晨一點半的時候完全清醒,毫無睡意。此時我已經知道,這是神要引起我注意的方式,因此我穿著睡袍,躡手躡腳悄悄地走下樓。

當我禱告時,問神:「是歐洲嗎?亞洲?還是美洲?」但是沒有回答能夠消除我靈裡那股巨大的急迫感。「主啊,是非洲嗎?」忽然間聖靈的同在增強了。我開始一一列下非洲各國的國家名。最後我點到了「加納」,隨即有不尋常的事發生了,我被聖靈提到天上並且經歷了說不出來的大喜樂。這經歷持續到清晨五點半左右。

之後,我便急於更多了解加納,於是翻遍了百科全書和地圖集,閱讀關於這個先前稱為「黃金海岸」的國家的一切資訊。加納的經濟完全仰賴可可的出口,由於70年代初期石油危機的影響,當時的加納經歷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國家所賴以生存的重要物資都得仰賴進口,其價格都上漲了三倍。加納要如何度過這難關呢?不知怎麼地,我馬上看到了答案,就在可可!許多創意開始湧現於腦海中,因此我趕緊寫下一個大綱。寫完之後,我回到床上睡了一個小時。

次日,當我還在思考著加納和可可的時候,門鈴響了,快遞員送來一封從加納寄來的信。 我們坐著吃早餐的時候,我妻子雅思特和孩子們聽我大聲地朗讀那封七頁手寫的信。

寫信的人名叫喬冶・汪納・阿吉曼,是加納的一名佈道家。他被神呼召到內陸去傳福音。 他順服回應了呼召,但是由於沒有贊助者,他發現愈來愈難以供應及撫養他的家人。最後在絕望中,他走進大草原荒漠的深入地帶,禁食禱告了兩週。兩週結束後,主親自向他顯現,說:「喬治,當你在我的國度中為我工作時,你應當將你的需要讓我的財務經理知道。在我的國度中有我的財務經理。」

然而,喬治並不認識任何一位財務經理,所以他決定等候主更進一步的指引。他等了整整一年。然後,有一天他在旅行的途中,公共運輸系統出現故障,他必須在一個村莊留宿。於是他到一位基督徒朋友的家。在他朋友家中,他看到一本「全備福音從業人員」的雜誌—「聲音」(Voice),內中包含許多基督徒企業人士的見證。他看見其中有一份國際董事的列表,長長的名單共列出一百八十五個名字。我的名字也在其中。他讀著這些名字的時候,聽見主對他說:「有些人在這名單上。」

然而有這麼多人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是他馬上就得到了答案。「為你的一切所需挑選一個。」主告訴他。 「歐森先生,」他寫道,「你就是那些財務經理中的一位。」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一)沒有準備的演說 -【無限商機】專欄

當我在非洲貝寧(Benin)的頭一晚睡在床上的時候,經歷了有生以來最清晰生動的夢。我夢到自己深入內陸,漫步走過數不清的村落,每一個我遇見的人都沒有臉,十分怪異。我走遍了全國各地看見成千上萬沒有臉的人。而現在,當我站在這裡面對這一大群觀眾,注視着人山人海的臉孔,我知道聖靈要我說出我的心聲。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說。「我看見沒有臉孔的貝寧百姓,他們出生時一無所有。他們都是默默無聞的,成千上萬的百姓。他們好像是一群沒有前途的人,但是當中有些人肩負著國家的未來。我們就是來服事這群人的,這些人是貝寧的未來;他們是這個國家的財富。這就是我們來這裡的原因;我們來是要服事沒有面孔的貝寧百姓。我們所做的一切,若是沒有幫助到他們,那麼我們所做的便是枉然。他們是神所愛的一群,對祂來說他們很寶貴。」

就這樣,主幫助我傳遞了一篇信息,並且靠著祂的恩典,我才能演說總統就職開幕典禮的致詞。第二天,我再次與總統會面。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有人不用講稿,而能在正式典禮上致詞廿五分鐘。」他說。

「先生,」我笑著說,「我倒希望您事先讓我知道我要致詞!我在開幕儀式之前幾分鐘才知道我是講員之一呢!」

「什麼?」他不可置信地問。

這時,我向他解釋神是如何幫助我,給了我那個有關服事貝寧無臉百姓的夢,這群世上默默無名的百姓,對神來說卻十分的重要。聖經上說:「那在前的將要在後,在後的將要在前。」我們千萬不可藐視這些卑微的人群;反而應該要像服事國家元首那般地服事他們。

在貝寧的時候,我再次瞥見那極為重要的原則:我們若在小事上忠心,神會託付我們更大的事。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榮耀神的名,使祂的國度在地上實現。

主賜給我們美好的機會去服事幾個國家,甚至是國家元首, 祂教導我們如何以祂的愛去擁抱一個國家。在貝寧,我是代表「國際基督徒商會」(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hamber of Commerce)而有榮幸與該國的總統馬蒂厄‧克雷庫(Mathieu Kerekou)會面。他曾是斯大林‧列寧主義(Stalinist-Leninist)的獨裁者,然而透過一位年輕的牧師羅門‧桑努(Romain Zannou)帶領他歸信基督。桑努牧師在一九九六年參加在華盛頓(Washington)舉辦的「國際基督徒商會」特會,他傳來貝寧總統的私人口信,詢問我們何時能去幫助他們。

之後,當我們一家與桑努牧師見面的時候,他再次問到我們何時能成行,前去服事貝寧的百姓。我們坐在一起時,我領悟到神要我們接受該國總統的邀請,去擁抱整個國家。

在南非比勒陀利亞的特會上,我遇見貝寧的克雷庫總統,他向我們提出正式的邀請,以專業人士的身份進入他的國家。他的邀請是關於一場官方特會,由貝寧政府和聯合國在貝寧共同主辦。總統參加了比勒陀利亞的特會並且公開地邀請我們去服事他的國家。結果,有一百五十位與會人士願意擺上他們的生命,藉由各樣方式來服事這一個微小的國家。我很榮幸地被任命為總統的特別顧問,也就是在那時,我向他分享主給我的異夢。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南非農場舉行歷年最大型禱告會 尋求國家轉化

4月22日,估計近二百萬人(其中170萬透過網絡渠道)參加南非一個農場舉行的禱告會,主題是「時候到了」,召集人是著名的農夫傳道人、《像土豆的信心》作者安格斯.布坎(Angus Buchan)。

布坎眼見國內的屬靈和社會政治衰落,於是在南非的Bloemfontein以北的農場舉行,當地歷史上最大型的禱告聚會。人群從各地湧至,分別坐公車、踏單車、乘直昇機、乘私人飛機而來。由於人數眾多,聚會延遲一個半小時才開始。雖然沒有電視直播、廣告和新聞報導,但是全國各地的基督徒都從社交媒體中留意聚會最新情況。

人數眾多
參加人數眾多

布坎說:「我們厭倦了人們操縱法律。我們要呼籲耶和華為我們所愛的南非帶來正義,和平和希望。」

聚會中布坎禱告說:「我祈求南非會成為按字面接受神話語的國家。我們拒絕不道德、婚前性行為、色情和吸毒、種族歧視、謀殺和強姦。」他又說:「我們請求主恢復家庭、婚姻和親子關係。我們尊重老人、窮人、富人及所有的人。我們說唯有耶穌基督是神,是拯救。我們不會服侍其他的神。請原諒我們妥協國家,家庭和未來。從今天開始,我們承諾不惜一切代價為真理和正義站立。神說了,我們相信,那就解決了!」

(來源:ASSIST News,2017年4月2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南非在社會各層面上出現轉化。

【Kingdom LIFE】「宣子」成長路

宣教士子女,簡稱「宣子」,是一個很特別的群體,他們隨父母到陌生的世界生活,成為第三文化孩子。他們是宣教運動的見證者,同時也只是一群面臨文化及身份認同衝擊的普通孩子。2016年,由香港差傳事工聯會出版的《未為人知的故事——亞洲宣子成長路》收集了17個宣子的故事,每個故事都道出了宣子在宣教工場遇到的困惑和掙扎,以及如何以獨特的方式來回應神的呼召,同時承傳屬靈的產業。

宣子缺乏群體支持

本書的其中一位作者Sky Siu(蕭加欣),隨宣教士父母到西非迦納生活了15年,在美國完成第一個學位後返港工作,現時在香港一間為青少年提供預防和治療濫藥及酗酒的服務的本地機構工作。談到神怎樣給她負擔去關心宣教士子女,加欣分享:「這與我個人的親身經歷有很大關係,因為我也是宣子的一員,我明白他們的需要及掙扎。」當時加欣的父母回應神的呼召,被差派到西非迦納宣教,那個年代是沒有短宣這種形式的宣教體驗,所以宣教士都是憑信心去的。加欣的父母在當地沒有一個人認識,而且行李在3個月之後才能到齊,在艱苦的條件下,加欣一家在西非迦納扎根下來。

加欣坦言:「很多時候,當一個家庭去宣教,父母有從神而來的呼召,但小朋友是沒有領受呼召的,只是跟隨父母行動,不是理所當然地對於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在其他人看來,覺得宣子只是去外地生活,但其實有很多文化適應、身分認同及屬靈生命方面的問題。關於跨文化經歷,加欣是屬於比較幸運的,因為只是去了西非迦納這個地方生活,而有些宣教家庭因著事工需要,去過很多地方事奉,有些宣子在很短時間就轉了5、6間學校的情況並不罕見。很多宣子認識朋友很容易,但建立深入的關係卻有一定的困難。而因著跨文化的經歷,引起身份認同的問題,從而影響到宣子的屬靈生命。很多宣子沒有穩定及持續的教會生活,主要依靠父母去認識神,較少有屬靈群體的支持。加欣回港後,也感到適應上有很大壓力。別人會認為宣子一定與神的關係很親密,但其實這並不是必然的。

關心助突破身份障礙

作為香港的教會及信徒,又可以如何去支持這些在外的宣子呢?加欣這樣回應:宣教士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回來述職的,其實教會可以趁這個時間積極去認識宣子,例如帶他們出去玩,和他們建立關係,因為友誼及群體的關心很能幫助他們建立對香港及教會的歸屬感。我以前回來香港1、2天就會很想離開,因為我覺得和這個地方沒有連繫。通常教會及機構對宣教士的事工關心很多,但其實宣教士的家庭狀況都是很需要關心的。另一方面,教會可以鼓勵差遣短宣隊,除了支持宣教事工,同時也關心及支持宣教家庭,可以為宣子舉辦一些活動,例如教讀寫中文等。「我在迦納時,沒有機會學習中文,其實覺得好可惜及遺憾,以致之後回港要很辛苦地學習中文,其實語言是一個很重要的文化連繫。宣教家庭及宣子作為中國人,是需要對自身的文化有一個認同的。」

另外,宣子雖然不經常在香港,但現時網絡科技發展迅速,已經有多種不同方式可以與他們交往。例如將他們放入教會的代禱裡等。宣教士可以分享事工,宣子其實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及見證,例如安排他們在兒童主日學裡與小朋友分享。「我8歲時隨父母回港述職,有一次我跟隨父母去一個教會分享事工。有一個家庭在崇拜結束後主動來認識我們,並在我們回迦納後開始同我們通訊,還不時送禮物給我們。而我也會回信,透過幾年的信件往來,我們之間就建立了關係。而正是因著他們的緣故,我會開始期待回香港的時間,因為可以與他們見面。這些事情好像很細微,但就好像一條線一樣將我與我的家鄉——香港聯繫了起來。」

因著對宣子的負擔,加欣由10年前回港後,就積極參與宣子的關懷事工。在香港差傳事工聯會轄下有一個關心宣子的委員會,是由一群對宣子很有負擔的弟兄姊妹組成的,而加欣就是最早加入的委員會成員之一。每年的暑假,加欣與其他成員都會舉辦宣子夏令營,而今年已經踏入第10個年頭了,這個夏令營目的是為了幫助那些回到香港的宣子可以認識相同背景的朋友,找到一起同行的屬靈夥伴。

(記者莫嵐報道)

烏干達男孩改信基督 穆斯林父親施火刑

在烏干達東部,一名穆斯林父親因為9歲的兒子信了基督教,把兒子綁在樹上,放火想燒死他。男孩被鄰居救出,但身體有多處被燒傷。

這名小孩Nassif因為跟鄰舍去探訪一間教會而成了基督徒。這教會牧師說:「聚會結束時,Nassif留下來,並說他想接受耶穌為救主。我有點猶疑,但在他持續的要求下,我為他禱告了。」之後,Nassif便拒絕參與任何穆斯林活動,包括上伊斯蘭學校。

他的父親知道兒子信基督教後便非常憤怒。Nassif的父母不准他進食,他餓了兩天後便到鄰居的家偷食物,幾天後給父母發現了。Nassif說:「父親開始用棍打我,我便逃到附近的草叢。他捉我回來,把我綁在樹上,然後燒樹葉,使我身體嚴重燒傷。」

鄰居聽到Nassif大叫,便來救他並送他去醫院。醫院人員說:「Nassif在康復,但卻很慢。」當地居民報警,警察便遞捕了Nassif的父親,救出Nassif的鄰居後來收到恐嚇短信。

烏干達約有85%基督徒及11%穆斯林,東面地區的穆斯林群體較龐大。這國家的憲法保護宗教自由,也容許人改信其他宗教。

(來源:Morning Star News,2016年6月24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保護改信基督教的穆斯林信徒。

西非多哥希望獲承認以色列後裔身分

西非國家多哥(Togo)的國王阿爾(Ayi)要求以色列正式承認他的人民是以色列失散了的支派。

當被問及他是如何發現自己的猶太血統,阿爾說:「多哥的老師告知我們是猶太人。在多哥成為共和國前,它被稱為『西非的猶太王國』。我們的開國始祖在2000多年前從以色列來。」他並說,他的人民很早就一直守猶太習俗,包括猶太飲食規條,出生後第八日行割禮,守安息日。

對於外界對他的猶太根源有懷疑,阿爾則說:「誰懷疑的要去讀猶太律法,那裡記載失落的支派越過了River Sambation(流傳10個支派被流放的「安息日河」)。在末後的日子,世界上所有的猶太人將被發現,並回歸以色列。」

以色列宗教事務部長與他會面,並且首席拉比將會對他聲稱是以色列的後裔展開調查。

(來源:Israel Today,2016年5月16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帶世界各地的以色列後裔回歸以色列

24/7禱告 打開北非福音之門

在北非,信徒擁有聖經便有可能面臨監禁,但持續的禱告讓聖經能繼續運送至北非。

在北非一個國家,法例禁止基督教印刷品的傳播,但英國信徒霍利最近運入了超過30本聖經和供牧者用的培訓材料。她說:「當地現時教會迅速增長,人們很快信主,他們需要盡快得到聖經,及培訓牧師和教會領袖的材料。」機場工作人員檢查了每個人的行李,唯獨沒有檢查霍利的。不但如此,把材料帶回教會的人需經過20個檢查站,卻沒有被搜出這些物品。

霍利說,他們相信這是禱告的果效。這個國家的信徒持續舉行7天24小時的禱告會。當地信徒相信這是讓他們經歷神蹟的原因。這24/7禱告會始於2003年,當時只打算維持一星期,後來代禱者決定繼續下去。從那時起,他們開始看到很多人認識耶穌,並且能夠大量運入聖經和培訓材料。

(來源:CBN,2016年5月1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保護聖經及培訓材料能順利運送福音封閉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