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信徒廣受迫害 受襲擊性侵綁架求助無門

埃及東北部塞馬盧特一所新近落成的科普特教會在12月初遭當局指其未獲發牌,將其強行關閉,並截斷水電供應。二千五百名信徒在教會外的街道上高呼反對,並禱告聚集。

該教堂較早前遭伊斯蘭狂熱分子襲擊。當局兩年前通過修改發牌程序,訂明如果教會要獲得當局認可,必須不構成安全隱患。國際基督徒關注組織(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 ICC)相信,伊斯蘭狂熱分子利用在教堂生事這種技倆,令本應早已獲當局承認的教堂遭無限期關閉。

一名當地人表示:「實在很難過,不知道該怎麼辦。政府為什麼容許我們建教堂,卻又把它強行關閉?我們已經幾乎不開新教堂。警察也不會保護我們。」一名牧者則慨嘆這並非極端分子首次來犯,他相信是政府針對基督徒,但亦表示:「我們沒什麼可以做,只能禱告。神是美好的。」

ICC中東地區經理Claire Evans表示,查封教堂在埃及非常常見,雖然當局精簡教會獲承認的程序,但部分條例含糊不清,令教會繼續遭關閉,政府亦藉此討好強硬的宗教極端分子。她也呼籲不斷為埃及的弟兄姊妹禱告:「尤其聖誕臨近,他們在這個時候往往會公開宣認信仰,使他們面對更大的威脅。」

研究全球宗教迫害情況的美國作家吉爾伯特(Lela Gilbert)表示,埃及基督徒社群不單在聚會時面對困難,在生活各方面均面對危險,包括聚會時遭暴力威脅,載滿基督徒的巴士遇襲。由信徒經營的生意遭攻擊,向穆斯林收款時遭人賴帳、拘禁,甚至誣告下監。

吉爾伯特在專欄撰文指出,西方媒體鮮有報道埃及基督徒的困境,但其實大量基督徒婦女多年均面對被綁架、強暴、毆打和虐待,受害者和家屬通常保持緘默,當局亦對狀況充耳不聞。

她說,部分綁架婦女事件是在街上隨機發生,部分則由伊斯蘭教團體策劃,目的是要壯大伊斯蘭教同時使基督教衰落。綁匪可獲多達三千美金報酬。歹徒會禁錮性侵這些婦女,並迫她們改信伊斯蘭教。成功逃脫的受侵犯婦女通常只能待在家中,成為家族中不能說的醜聞。

國際人道組織Shai Fund的創辦人Charmaine Hedding表示,除了以金錢援助這些受虐婦女外,亦須讓社會知道她們的慘況,為她們帶來更多援助和關注。

(來源:英國每日快報耶路撒冷郵報,2018年12月13日及14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願主垂顧在埃及地的信徒,保守他們的安全。

出埃及記奇事或與火山爆發有關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團隊發表報告,通過仔細研究樹木標本年輪的碳-14含量和利用新擬的每年放射性碳校準曲線,將古希臘錫拉島(Thera)大規模火山爆發的時間定在主前16世紀。研究團隊相信,此舉有助確定其他許多歷史文物和事件的時間。

學者對錫拉島火山爆發的確切時間一直有不同見解。科學家以碳-14定年法對當代有機物的檢測顯示,火山應在主前17世紀末爆發,但根據考古資料,該宗天災應該在主前1650至1500年發生。

過去一直有人主張錫拉島火山爆發與出埃及記有關,甚至猜測該次爆發可能引發海嘯令一些海洋分開,產生遠至埃及均可用肉眼見到的火柱,或令大氣出現影響氣候的重大轉變而觸發瘟疫。被問及是次研究能否證實出埃及記所記載事件的發生時間,負責領導今次研究的亞利桑那大學樹輪年代學助理教授Charlotte Pearson博士表示,她沒有資格回答這方面的問題,但不斷改善紀年框架對研究古文明非常重要。

通過確認錫拉島火山爆發的時間,考古人員可以鑑定和校正在其他錫拉島火山石所及之地的文物的確實時間,並定出一連串歷史事件的確實時間,例如巴比倫王朝的終結和赫人的興衰期,以及埃及第18王朝創立者雅赫摩斯(Ahmose)的年代。這名開創埃及新王國時代的法老王曾記錄一場重大的氣候災難,包括大爆發、地震和黑暗,有研究人員認為他記載的正是錫拉島火山爆發。

(來源:The Times of Israel,2018年8月23日,文奴編譯報導)

禱告:祝福考古工作印證聖經中的事跡。

(十一)我們的歌珊地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在七個荒年裡,埃及人的貧窮情況逐漸惡化,最後失去財產和自由。同時期,雅各家庭卻有相反的情況,約瑟安置他們住在城市之外的歌珊,而不在城裡,在那裡購買產業,又生育眾多,歌珊是自由和豐盛的象徵。雅各在歌珊住了十七年,到了一百四十七歲,才離開世界。

歌珊地是約瑟為家人選擇的地方,從經文看出他有刻意的安排。歌珊地有何特別呢?

歌珊的準確地理位置,現今已無從稽考,但學者普遍認為它位於尼羅河三角洲之東,土地十分肥沃,長滿青草,因此是飼養牲畜的佳美之地。雅各家庭是牧民,牛羊吃草,歌珊的地理環境有利於他們的謀生工作。法老也認為這是埃及最美好的地方。但這裡有一個難題,經文說,埃及人厭惡牧羊人,為什麼將最美好的地方給他們所厭惡的人?在回答之前,首先想一想這問題:埃及人為什麼厭惡牧羊人?解經家對此提出不同的看法,其中一個說法,我認為較為合理,原因是階級觀念。埃及有類此印度的種姓制度,最低的階層是牧羊人、漁夫和僕人。埃及人看不起牧羊人,農民比牧羊人更有社會地位,除了因為素食文化外,我相信還和「尼羅河驕傲」有關。

是時候回顧小學的歷史課。埃及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當希伯來人還是遊牧民族,過著放羊、種大麥小麥的生活時,埃及人已追求文化藝術,還有科學研究。他們不只是會做木乃伊,還有金字塔及引水導科技。古埃及人的生活的確優於其他人,而歷史學家歸因於尼羅河。

尼羅河為埃及帶來豐收、財富、文化成就、科技發展,沒有尼羅河,就沒有文明的古埃及。尼羅河改變了埃及人的命運,它是埃及人的驕傲,甚至有神的地位,被埃及人膜拜。尼羅河是神的創造,埃及人得天獨厚,可惜將受造之物化作膜拜的對象,以別神為神。

尼羅河也導致埃及的經濟發展重心傾向農業,即使有美好的歌珊地,也給雅各家庭。歌珊地遠離尼羅河,雖是牛羊的草場,卻不是理想的農地。他們也不想與牧羊人接近。就是在這微妙的心態下,歌珊地成為雅各一家逆景中仍昌盛的屬靈保護區。

但是百年一遇的饑荒來了,尼羅河像患上憂鬱症,完全無心工作,封閉一樣。河水止住了,驕傲也像堅硬的玻璃突然破裂,完全沒有希望。

「歌珊」的希伯來原文有「靠近」的意思。雅各家庭居住在歌珊,除靠近約瑟,也有另一樣的靠近。歌珊是埃及境內最接近迦南地的區域,一方面遠離埃及文化的中心城市,因而避免受異教風俗影響,另一方面,最接近神給他們的應許之地。歌珊地象徵他們對神的應許的期待。

即使荒年來到,神的恩典是足夠的,祂會為你預留「歌珊」,一個讓你依然可以存活的保護區。它代表「與神相近」的地方,而你現在親近神,未來也一樣會在與神相近的地方。今天,就開始建立常常親近神的生活。有一天,神說:「你來,與我接近。」祂帶領你到歌珊,它可能是一個真實的地方,但也可能是一個工作地方,一個群體,又或是一個特別的計劃。只有留在神給你的位置上,才能在神的旨意中昌盛。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

埃及暗裡游說巴人: 巴勒斯坦不必以東耶路撒冷作首都

美國傳媒聲稱,埃及當局正游說巴勒斯坦人接受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的現實。

美國《紐約時報》獲取一個錄音檔案,是關於埃及國防機關高級情報官員霍利上尉(Captain Ashraf al-Kholi)致電當地受歡迎電視清談節目主持人麥加赫德(Azmi Megahed)表示,如果巴勒斯坦人真的想要一個獨立的國家,他們應該接受拉姆安拉(Ramallah)作為首都,並放棄控制東耶路撒冷的堅持。

霍利上尉問道:「難道耶路撒冷和拉姆安拉真的有分別嗎?」他的提問指出了中東穆斯林的想法,其實耶路撒冷對伊斯蘭教沒有很大的宗教意義。主持人麥加赫德亦同意。

霍利上尉指出,埃及必定會公開地譴責特朗普的決定,但背後卻希望令更多阿拉伯民眾不再堅持巴勒斯坦定都耶路撒冷的立場。

(來源:Israel Today,2018年1月11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在中東和談上,埃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並與神的心意對齊。

埃及教堂遭槍手襲擊 至少十人喪生

2017年12月29日,埃及南部赫爾萬區的科普特教會Church of the Martyr Marmina,發生恐怖襲擊,至少十人喪生,死者包括教堂會友及一名守衛警員。消息指,行兇者至少有兩名槍手,一人已遭擊斃,另一人被逮捕,身分有待調查。埃及教堂對上一次遭極端伊斯蘭組織襲擊是在今年4月的棕櫚節,埃及政府隨即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來源:CBN,2017年12月29日,時雨編譯報道)

禱告:埃及政府有智慧和能力對付恐襲。

列國聚集祝福埃及 進入以賽亞書十九章命定

自阿拉伯之春在2010年爆發後,埃及經歷了幾年的震盪。直至伊斯蘭兄弟會在政治上失勢後,國家緩慢地開始重建,但到今天國民仍然面對許多的艱難。12月初,幾百名福音派基督徒從世界各地來到埃及表達支持,並奉耶穌的名與埃及的信徒立約結盟。

「有福了」(Blessed)聚集於2017年12月6-9日在靠近開羅的山谷(Madinat Wadi An Natrun)舉行,海外參加者來自30多國。主辦者Watchmen for the Nations全球僕人團隊在多個月前開始邀請世界各地的信徒代表前來埃及,祝福埃及進入以賽亞書十九章24-25節的命定:「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在四天的聚集中,海外參加者與幾百名埃及信徒一同敬拜禱告,詩歌輪流用多國語言唱出,又用各自母語宣告聖經經文,表達出各民族在主裡的合一。

聚集舉行的地方Madinat Wadi An Natrun,科普特文字是Shee-Hyt,意思是「心的測度」。聚集中,一名領袖分享說,古埃及的木乃伊身軀內只保留心臟一個器官,因為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後,心臟會掏出來與羽毛比較輕重,以此判定死者是否有純正的心。在聚集前,主辦者呼籲進行40天的「降服」屬靈操練,求主監察並潔淨內心,以致向聖靈完全降服。40天的最後一天是12月20日,同時是今年猶太節期光明節的最後一日。

瑪拉基書四章6節:「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聚集按照這屬靈原則,帶領代與代之間彼此復和,心與心彼此轉向,從而破除土地因人的罪而受到的咒詛,接著祝福流進來,豐收就會出現。不但是家庭,經濟、社會、國家、受造大地也會蒙福。有老中青三代的埃及信徒為過去不和睦的關係認罪,並在眾人前,尊榮神按祂主權和心意所膏立和使用的僕人,關係出現突破性的修復。

一名猶太裔領袖預言埃及的復興,他宣告:「這是你的時刻,這是你的生日派對,我們來到你的派對跟你慶祝生日。」他又預言一場屬靈的洪流將湧出來,為神聖的旨意生出埃及。他說,在這特別的時刻他們來到埃及的特別地方,歷史上的沙漠教父就是在這地方上為埃及禱告幾百年,而他宣告屬靈的水流被釋放出來,帶來生命和復興。另一個洪流來自聖地伊甸園的河水,他禱告這屬靈的水流也從地下被釋放出來。「這是釋放復興到埃及的時候,奉耶穌之名將詛咒變成祝福。」

在悔改和復和之後,主辦者呼籲各地的信徒在屬靈上代表其國家,與埃及的信徒進入盟約的關係。戴冕恩牧師強調,他們不是立新的約,而是進入耶穌為祂的子民已立的約中。

戴冕恩牧師特別提到在今次聚集中,華人是人數最多的海外參加者,他們來自不同的定居國家,而華人很早之前已有中東的異象。「華人為來到埃及心裡火熱,有些人甚至是一生中都期待著。」

12月8日,華人領袖在台上與埃及領袖面對面站著,宣告彼此結連進入盟約的關係中。一名埃及領袖表示,他們已多次聽聞過埃及人和華人結連的預言,相信這不是單單為埃及,而是有更大的目標。他說:「現在我的心跳躍,充滿喜樂,可能你們不需要我們,但我們需要你們……你們的神是我們的神,我們一起同行吧,看神會做什麼大事。」一名華人領袖用宣告回應:「我們一同實行大使命,讓我們一起打榮耀的仗。」

最後的一場聚會上,參加者在主面前俯伏地上,以謙卑的姿勢表達對主全心全意的順服。之後各人將自己的名牌丟在地上,以此為先知性的行動宣告將自己的人生、教會、事工、生意等全獻上,單單為神國的榮耀。

聚集結束時,戴冕恩牧師展示當天早上有人拍下的照片,看到一條彎曲的雲柱像彩虹一樣覆蓋在會場上,背後是澄澈的藍天。他表示這是神的記號,後來在總結時說,神將會復還仇敵在2400年前偷竊的,而祂也要在祂的子民中恢復合一關係。

(記者王妍報道)

  • 報道獲大會允准,特此鳴謝

(三)土地與復活的應許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約瑟像老父一樣,很緊張自己的墓地,知道自己將去世,就要子孫起誓,要將他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創五十25)。創世記最後一節經文結束約瑟的生平,說他的遺體收殮在棺材裡,「停在埃及」(26節)。在出埃及記,摩西遵受約瑟的吩咐,離開埃及時,將他的骸骨也一同帶走(出十三19)。後來在迦南地,以色列人將骸骨埋在示劍(書二十四32),這是雅各用一百塊銀子向示劍的父親哈抺的子孫所買的地,作為約瑟子孫的產業,又是真金白銀的交易。

為什麼約瑟的兒子將骸骨留在埃及,而沒有按照父親的遺願「從這裡搬上去」?因為神的時間未到。

「神必定看顧你們」在創世記五十章24-25節出現「兩」次:

約瑟對他弟兄們說:「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顧你們,領你們從這地上去,到他起誓所應許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約瑟叫以色列的子孫起誓說:「神必定看顧你們,你們要把我的骸骨從這裡搬上去。」

可以推想約瑟已經預知了自己骸骨「從這裡搬上去」的時候,就是將來神領他們離開埃及地,去應許之地的時候,那是神看顧他們的時候,「看顧」在聖經眾多英文譯本都是「visit」,是指神的探訪。我大膽地演繹約瑟的意思:「我要死了,有一段長時間,神好像不在你們之中,但有一日神會來探訪你們,帶領你們離開這裡,去到祂應許給我們先祖的地方……神必定會來探訪你們,到時候你們要到我的墓地,掘出我的骸骨,一同帶到那裡。不要忘記我。」

摩西相信神的應許,帶同約瑟的骸骨上路,在曠野走過四十年,不知道他在夜深人靜時,心裡正在處理被以色列人頂撞而累積的負面情緒之時,有沒有將約瑟的骸骨拿出來看看,提醒自己要抓住神的應許。以色列人又帶了什麼到曠野?阿摩司先知翻查舊帳,指他們在那曠野時期抬著摩洛的帳幕、偶像的龕、神星(見摩五:26),就算在亡國、回歸、重建聖殿後,司提反還要重提舊事,可想而知這是何等大的罪!旅程上帶著一個死了四百年的人的骸骨,聽起來有點恐怖,但總比帶偶像好千倍萬倍。骸骨本身沒什麼意義,但若作為「神的應許」的記號,則有重大意義。

約瑟的前半生悲慘,一生中最顯赫的日子是在埃及,但堅持遺體要下葬在迦南地,原因寫在希伯來書十一章22節:「約瑟因著信,臨終的時候,提到以色列族將來要出埃及,並為自己的骸骨留下遺命。」他的遺言反映他確實相信神的應許。但人都死了,除了埋葬地點有象徵意義外,骸骨葬在哪裡有什麼重要呢?除非他相信將來有一天,他會「醒過來」,與子孫們一同承受土地。

猶太教典籍《米大示》聲稱,祖先選擇遺體下葬在希伯崙的「先祖之墓」,因為這是伊甸園的入口。(今天在先祖之墓內的亞伯拉罕墓室附近,有一塊石頭相傳是亞當離開伊甸園時留下的足印。)神秘主義猶太教也認為這是通向天堂的入口。雖然從舊約聖經不能明確看出古時以色列人有復活的概念,但今天猶太教認為,人離世後,其實只是睡了,有一天他們會醒過來。在新約聖經裡,使徒保羅也以「睡了的人」描寫在主裡死去的信徒。

有關神將迦南地賜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已故聖經學者葉光明認為我們需要注意得地為業的次序:「你和你的後裔」,這表示亞伯拉罕首先得地,然後他的後裔才得地。【葉光明,《死人復活的真義》,44頁,翁李鈞譯,台北:以琳(1989)】但亞伯拉罕死了,如何能得地?除非他會復活。他死前所擁有的就只有麥比拉的洞穴,只能埋葬家人,就這麼小,很可憐嗎?不是,他不自憐,雅各和約瑟死時還未擁有土地,但不自憐,卻是透過立下遺言顯示他們等候神應許的信心。有一天,地要交出死人,麥比拉的洞穴也要交出死人,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眾聖徒,從死裡復活。今天,我們為以色列禱告,不希望土地被分割,這是好的,但即使在神的主權下這時候到了,也不要太失望,因為縱使今天以色列有耶路撒冷和其他土地,卻不是表示神的應許已經實現,因為死人還沒有復活,葉光明認為,亞伯拉罕復活是神給他的應許的大前提,所以得地的應許只會在他復活後才有完全實現的可能。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

埃及總統歷史性會見美國福音派

來自美國的基督教代表團與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最近首次公開會面。有人認為這次會議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國家與基督教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代表團希望與埃及總統建立真誠的友誼。

代表團的中東問題專家喬爾.羅森伯格(Joel Rosenberg)認為,塞西是美國在反恐戰爭中所需要的領導者。塞西在會議期間強調了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和保護宗教自由的重要性。

羅森伯格說:「我相信這次破天荒啟動了阿拉伯穆斯林領袖與基督徒之間的關係。這是歷史上罕見的時刻,神讓信徒與世界領袖建立關係,成為耶穌基督天國的大使。」

前國會議員米歇爾巴赫曼稱讚埃及總統說:「塞西在政治和軍事層面上是埃及最好的總統。他想確保埃及的基督徒能夠實踐信仰而不被打擾。」塞西也請基督徒為他和埃及祈禱:「我們正在爭戰之中。」

代表團還會見了埃及前總統安瓦爾.薩達特的夫人。前總統薩達特40年前訪問耶路撒冷,用自己的母語告訴人民,是時候與以色列締造和平。他更在1979年與以色列促成了歷史性,並維持了數十年的和平。薩達特夫人說:「埃及人民追求和平,我們要盡我們所能建立國家,提高人民的水平。」因此今天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視埃及為適合的調停者,有助解決地區問題。

羅森伯格又提到以賽亞書19章關於埃及的預言,相信埃及是神的百姓。「阿拉伯世界有一種新的開放、新的合作。近年來可怕的事件,令每個人醒悟和平的必要性。」

埃及教會領袖Andrea Zaki博士表示:「我們分享希望和夢想,以及教會在這裡所面臨的挑戰。我們分享如何看待未來,以及如何共同為神的國努力。這次會議非常先知性,非常有啟示」

(來源:CBNi24 News,2017年11月3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宣告埃及成為神的百姓,埃及總統要促成神的工作。

埃及教會遭轟炸 近年傷亡最嚴重

埃及一間科普特教堂在崇拜期間發生爆炸,至少25人死亡,49人受傷。 這是最近針對少數宗教群體的最致命攻擊之一,尚未有人對襲擊承認責任。

「當牧師叫我們準備禱告時,爆炸就發生。」一位爆炸時在教堂裡的人說。「屍橫遍野,有人身首異處!」另一名會眾在搜索他的妻子時說。

炸彈在教堂左側上午9:45左右爆炸。大多數婦女和兒童恐已罹難,因為傳統要求他們與男人分開坐。有人用手機拍下了混亂的場景。牆被炸穿,窗戶粉碎,血跡遍地。

伊斯蘭武裝分子過去曾針對基督徒,包括2011年1月1日在亞歷山大市轟炸一間教堂,導致21人死亡。

埃及總統塞西宣布了全國哀悼三天。「埃及人感到的傷痛不會白費,我們會堅決地追捕和審判任何煽動、促進、參與或執行這可怕的罪行的人。」總統在聲明中說。

(來源:CBN News,2016年11月12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求主澆灌聖靈在埃及,叫門徒放膽講論神的道,並大有能力見證主耶穌復活。

耶路撒冷全球回家聚集 以色列、以實瑪利敬拜一神

耶路撒冷全球回家聚集於11月7 日至11日舉行,眾家人宣告彌賽亞的降臨,同心見證以色列與以實瑪利後裔的復和,拆毀數千年來仇敵的工作!

 「聖誕節」提早來臨

聚集首晚,列國家人熱烈敬拜主後,被聖靈帶領進入靜默,戴冕恩牧師宣告﹕「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以賽亞書9:6-7)眾家人隨即同聲高唱「普世歡騰」迎接耶穌這位君王。聚集第二天,有家人分享,原來早已有美國領袖及先知預言,今年屬靈的「聖誕節」將會提早來臨。「昨天晚上,天使佈滿整個以色列,他們吹角並且宣告﹕你們長久等候的,已經來到了﹗」戴冕恩說。

聖殿山屬基督掌權

在敬拜中,一名猶太彌賽亞信徒領袖被來自列國的家人在台上抬起,並由他來高舉冠冕,以希伯來語宣告﹕「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及後他分享指,自己在台上被其他弟兄舉起來時,曾感覺不舒服,但他在禱告中感到神要彌賽亞信徒群體信任外邦弟兄。「要信任你們,主才會被高舉。」他也曾因被阿拉伯弟兄們舉起而感到驚慌,但看見對方委身的表情,十分感動。「這是一個盟約,願意為彼此捨命,這是世人未見過的。」阿拉伯弟兄姊妹將舉起彌賽亞信徒,幫助以色列進入命定。當耶穌回來時被尊為王,以色列必然要在其中扮演一個角色。

戴冕恩指,去年10月慕尼黑聚集時,正是聯合國成立70週年。當時神對他說,祂給列國70年時間去「合一」,看看他們能做什麼,結果比70年前更糟。「神說,從今開始我要在屬靈上帶來合一﹗」聖殿山並不屬於聯合國,也不屬於任何政府,而是屬於神的山,是主耶穌基督掌權之地。「這座山是屬於主耶穌基督的﹗」然後,來自埃及、敘利亞及以色列的領袖手牽手宣告,主耶穌要在錫安作王,在耶路撒冷被敬拜。

枯骨都要復生

聚集第三天下午,從非洲中部來的家人分享,其國家經歷過大屠殺,卻得以從新復興。「奉耶穌的名,枯骨都要復生﹗」他宣告,來自被逼迫國家的家人,要像獅子一樣被差出去,在逼迫及仇敵面前站立,因為猶大的獅子在他們背後。與此同時,南太平洋薩摩亞群島的家人跳出爭戰之舞,宣告主耶穌是活的﹗及後,有阿拉伯家人受聖靈感動痛哭,眾家人於是同心舉手為以實瑪利的後代呼求釋放。

第四天早上,猶太彌賽亞信徒及阿拉伯基督徒互相宣告﹕「聽啊,以實瑪利,主我們的神是一!聽啊,以色列,主我們的神是一!」彌賽亞信徒坦言,過去他們曾經驕傲,以為自己是首先的,其實以實瑪利若不能得到應許,猶太人也無法進入命定。有阿拉伯姊妹分享,當年夏甲從撒拉面前逃跑,令阿拉伯基督徒同樣活在「逃跑」的咒詛下,四處移民,但今天他們要破除這咒詛,並願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支持猶太彌賽亞信徒。

戴冕恩代表埃及接著說,夏甲本身是埃及人,因此埃及必須為其將孤兒的靈帶給列國而悔改。兩位分別是猶太人和埃及人的姊妹在台上彼此洗腳,預表願意謙卑彼此同行、服侍,成為家人。猶太彌賽亞信徒領袖於是為埃及的突破禱告,宣告豐收將在埃及發生。最後,列國的家人圍繞猶太彌賽亞信徒,以及埃及與阿拉伯基督徒,宣告以賽亞書19章預言的大道正在建造。

美國伏在神旨意下

是次聚集期間正值美國大選,戴冕恩在第一晚聚集上邀請美國家人來到台前,為大選禱告。「今天我們當中有來自列國的屬靈權柄。」他說,美國大選的結果確實會震動列國,然而「除了神的旨意之外,我們甚麼都不要﹗我們不是要站在哪個黨派,而是要比黨派更高﹗」列國的家人謙卑合一地禱告,上升到那擔在主肩頭上、永存無盡的政權,宣告主的國度要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向美國的弟兄姊妹舉手,向美國的上空舉手,宣告任何與神敵擋的武器都不能通過,所有仇敵的計劃都要終結﹗」現場所有家人帶著從各種各方來的權柄,揚起聲音宣告。「願祢的旨意在這選舉中成就,所有隱藏的事、仇敵的計劃都要敗壞﹗」

今次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家人在耶路撒冷聚集,有領袖分享異象指,列國的敬拜要聚集成旋風,潔淨過去流人血的罪,為主耶穌預備道路,而耶穌是乘駕在真理、謙卑、公義的馬車上來的。恰克‧皮爾斯亦曾在台上發預言﹕「主說,因為你們的聚集,我要開始從這城市差派天使出去改變列國。因為這個聚集,列國必須要選擇是否要與我對齊。我說,如今就是麥子與稗子、山羊與綿羊分別的時候。這聚集將決定列國豐收如何開展。我聚集你們,乃是為列國帶來從天而降的歡呼,而當你們歡呼,在這裡聚集的天使要被差出去。主如此說。」

讓小孩子畫出異象

回家聚集過去不斷以不同形式的敬拜,打破列國家人宗教的靈,拆毀代與代之間的牆,今次除了在聚集時段以外舉行青年聚集外,更在第三天早上邀請小孩子在台上、台下自由地跳舞、繪畫,眾人在輕鬆的氣氛下敬拜,彼此享受家人同聚。一名年青彌賽亞信徒向眾人分享所畫的耶穌畫像,原來他曾在異象中看見耶穌,而當時他生命正面對一些困難。身穿白衣、容貌極美的主耶穌對他說,天堂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美麗的,而人生的困難就像是情侶在婚禮前的小風波,到婚禮完成時便不再在乎。因此,當面對一切的困難與挑戰,便要想到極美的耶穌及天上的婚禮,而且所有困難都會過去的。

戴冕恩隨後說,繪畫、雕塑、歌唱、舞蹈等媒界,可以表達言語所不能描述的感覺。「在家裡,我們鼓勵每種獨特表達的方法,讓每個家人都可以安全、自由地表達自己。祂創造我們,每個人都承載了祂的不同部份,因此我們表達時,就展現了祂的不同風貌。」多名孩子被邀請上台分享他們所畫的圖畫。「我們何等有福,有這新一代向聖靈開放,能看見和領受事情。我們要保護他們,珍惜他們所畫的,不要輕看他們,如此他們就可以長大成為有異象的人。」戴冕恩又說﹕「聚集的最大動力並非異象,而是家人,因為一家人有異象時會一起去努力,但若只是以異象為動力,異象完成,家便分散。」

(記者楊林報道)

埃及三大教派草擬興建教堂法案

埃及的三個主要基督教教派:科普特、基督教和天主教,已擬定了一個興建及維修教堂的法案。

根據該法案,興建新教堂將不再需要總統給予批准,只需獲得當地省長的許可證,而任何許可證的申請必須在四個月內得到回應。法案還提出在埃及每個人口密集的地區必須有自己的教堂。該法案將在內閣會議上討論,然後轉到議會等候最終批核。

埃及對興建教堂的嚴格管治條例可追溯到1856年。當時,埃及是奧斯曼帝國的一部分,根據法律,基督徒必須獲得蘇丹的批准才可興建新教堂。到1934年時更頒布了十個取得許可證的條件。這些條件包括必須獲得鄰近穆斯林的同意,及教堂不可在清真寺或穆斯林聖地附近興建等。因此,申請興建教會的程序往往需幾年時間,而最終還是被否決。

現時,埃及仍有許多地區沒有教堂,因此基督徒需要千里遙遙去參與崇拜,對於貧困人士來說更加困難。

(來源:Barnabas Fund,2016年8月1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使法案通過。

埃及議員推廢除「褻瀆法」 遭政府強烈反對

埃及議會努力推動廢除「褻瀆法」,但面臨來自司法部的強烈反對。司法部代表拉法(Ayman Rafah)表示,埃及刑法第98F條規定:藐視神聖信仰、煽動族群衝突和仇恨,與破壞國家團結,是違法行為,包括對穆罕默德不敬的言論也是一種煽動。

雖然埃及憲法規定,褻瀆埃及承認的三個宗教信仰:伊斯蘭教、猶太教或基督教的上帝和信仰,都會觸法遭罰。但事實上,該法律幾乎都只運用在批評伊斯蘭教的案例上。

刑法第98F條的支持者大多是伊斯蘭教徒和政府官員為主。有三位埃及國會議員之前提交了一份法律草案,要求廢除「褻瀆法」,因為這條法規內容模糊不清,給予法官過多自行決定權,尤其造成許多基督徒受到不公不義的對待,和非常嚴厲的刑罰。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艾爾密西里(Mohamed El-Messiry)表示,法條有過多主觀解釋空間是很危險的,「批判宗教」與「煽動暴力」這兩者之間應該劃分明顯的界線。該法條的問題在於法官和警方的主觀性因素,他們非常同情和偏袒穆斯林,但對於埃及科普特基督徒的態度則完全相反。

(來源:基督教論壇報,2016年7月,基督教論壇報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

禱告:埃及盡快廢除針對基督徒「褻瀆法」

埃及或會放寬教會興建禁制

埃及在奧斯曼帝國時期所立的法例,令當地基督徒幾乎沒可能獲許可興建新教堂。無數的基督徒,特別是在農村地區,並沒有崇拜的教堂,因而被逼在帳棚內聚會。但埃及議會現正準備討論提出法例,令興建新教堂更易獲批准

伊斯蘭法禁止興建任何基督教新教堂,這反映在1895年奧斯曼帝國所通過的一連串法例,要求基督徒建教堂前先要獲取伊斯蘭教士的准許。1934年,副內政大臣al-Ezabi Pasha頒布新的法令,列出額外10個條件,符合者才獲批准建新教堂。條件包括獲取所在地區的穆斯林鄰居同意,不准在已有教堂存在的村落、市鎮、地區、城市興建新的教堂。這些條件仍然生效。

埃及傳媒報道表示,草擬中的新法將容許不同教堂的領袖向地方官員遞交建堂申請,並會在60天內被批准。如果官員拒絕一項申請,官方需列明拒絕的原因,而教會代表有權向行政法院提出上訴。議案亦可能令未獲授權建造的教堂合法化,但必須證明興建日期至少是五年前。

埃及總統法塔赫·塞西上任後對基督徒採取溫和態度,政府已開始在新城市給埃及教會批出土地,興建敬拜場所。

(來源:Barnabas Fund,2016年5月26日,陳淑安編譯報道)

 禱告:埃及的教會越來越興旺

埃及佈道會數百人決志

儘管有政府抗議的威脅,最近仍有5,000人去開羅市的竇巴拉福音教會(Kasrel Dobara Church),參加尤瑟福(Dr. Michael Youssef)牧師為期三天的佈道,且有500人決志。

尤瑟福是「領路事工」(Leading the Way)全球外展機構創辦人,他出生於埃及,如今回到埃及最大的福音派教會佈道,盼望激發當地的靈命復興潮。埃及近來已有復興跡象。「過去五年,埃及一直有極端的公民暴動。」尤瑟福說:「自2011年以來,埃及承受不少坎坷的事件,包括阿拉伯之春的血腥暴動、兩位總統被推翻。本教會和埃及各地其他許多教會開始每天24小時向神呼求平安與公義。神從許多方面回應了禱告。」

(圖文取材自Assist News,台灣國度復興報Asenath編譯報道)

禱告:求神透過佈道與福音媒體激起埃及復興,並堅固得救者的信心。

科普特教會向福音派求助

科普特信徒(古老基督教教派信徒)在埃及和利比亞長久以來面臨著嚴酷的迫害。去年在利比亞,21名科普特信徒被伊斯蘭極端分子殺害。科普特領袖Angaelos主教為這些逼迫向福音派求助。

Angaelos向全國福音派協會(NAE)說明科普特教派其實是埃及的正教會。他繼續擔當協調者的角色,幫助福音派認識科普特教會其實是基督教的一部分。他並協辦洛桑正教會議,計劃在埃塞俄比亞舉行第四次國際會議,促進福音派和正教會之間的理解與和解。

他說:「一些福音派認為正教會是舊的,過時的,不必要的。同樣地,一些正教會認為福音派太新和空心,沒有基礎。是時候將人們聚集在一起,並說『雖然我們做事的方式不一樣,但我們需要尊重這些差異。』」他亦提醒NAE的董事「基督的身體不應分東與西,而是一個身體,基督的一個身體」。

科普特正教是由福音書第二位作者馬可建立,至今仍是中東地區最大的基督教教派,在埃及有1,300多萬信徒

(來源:Religion News,2016年3月11日,陳細細編譯報道)

 禱告:科普特教會經歷聖靈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