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1分鐘(67) – 宣告耶和華的名

+按圖放大

宣告耶和華的名

耶和華(YHWH)是神獨有的、救贖的名字,當「耶和華」與其他詞的組合,顯示了神以特別方式啟示自己,與祂的子民交往,彰顯祂的救贖計劃。2019年伊始,讓我們以八個耶和華的名,宣告神在我們生命和香港掌權。

  1. 耶和華以勒 (Jehovah-Yireh)

意思: 耶和華必預備
起源: 神要亞伯拉罕將兒子以撒獻上當作祭物,他完全順服及忠心,神預備了羔羊代替以撒。亞伯拉罕將摩利亞山起名叫「耶和華以勒」去記念這事。(參創22:8-14)
宣告 神是供應的主,祂早已看見我所需,也必看顧我到底。我要順從神作出信心的回應,相信神在適當時候完全供應我的需要,正如祂預備了祂的獨生子作代贖的羔羊。

 

  1. 耶和華拉法(Jehovah-Rapha)

意思: 耶和華是醫冶者
起源: 當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後,三天找不到水,神跟他們立的第一個約,是醫治的約。(參出15:22-26)
宣告: 神是醫治的主,祂醫治的能力必覆蓋我,使我的身心靈得著完全的康復。「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5)

 

  1. 耶和華尼西(Jehovah-Nissi)

意思: 耶和華是我的旌旗
起源: 以色列人出埃及後面臨的第一場戰爭,亞瑪力人來爭戰的時候,摩西向天舉起雙手,以色列就得勝,神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全然塗抹。摩西築壇,以此命名。(參出17:8-15)
宣告: 神常常帥領我在基督裡誇勝。(林後2:14)當我以神為旌旗,神應許要為我爭戰、幫助我得勝。因為得勝不在乎人多人少,在乎耶和華,

 

  1. 耶和華麥加底西(Jehovah –M’Kaddesh)

意思: 耶和華是叫你們成聖的
起源: 耶和華吩咐以色列人要守安息日,作為使他們分別為聖的記號。(參出31:13)
宣告: 神使我分別為聖,學習遵行祢的話語,能使我藉著祢的道,成為聖潔。我也要將時間分別出來歸給神,在安息中享受祢的同在,重新得力。
  1. 耶和華沙龍(Jehovah-Shalom)

意思: 耶和華賜平安
起源: 神向基甸顯現並差遣他作以色列的拯救,基甸向神求證據。基甸面見了耶和華的使者還能存活,他為耶和華築壇,以此命名。(參士6:17-24)
宣告: 神是平安的主,祢所賜的平安並不加上憂慮,必定保守我的心懷意念,無論周遭的環境如何,祢的平安使我勝過一切的風暴,得著屬天的滿足、完全及和平。

 

  1. 耶和華銳亞(Jehovah-Raah)

意思: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起源: 詩篇23篇說耶和華是我們的牧者,我們是他草場上的羊。耶和華引導、牧養、尋找、保護他的羊。
宣告: 自有永有的神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我是主所看顧的羊,祢認得我的聲音,必側耳垂聽我的呼求,祢必使我的靈甦醒,引導我行在祢的旨意中。

 

  1. 耶和華齊根努(Jehovah-Tsidkenu)

意思: 耶和華是我們的義
起源: 神應許大衛的家將來有一王要取代西底家,這位王不僅按智慧掌權,並要以公平與公義治理國家。耶和華齊克努是這王的名字。(參耶23:5-6)
宣告: 因著耶穌基督的寶血,我已脫離罪的捆綁,並且憑著信心,得稱為義,宣告祢是那公義的主,日子將到,祢必掌權到永遠。

 

  1. 耶和華沙瑪(Jehovah-Shammah)

意思: 耶和華的所在
起源: 以西結在異象中領受耶路撒冷的名字必稱為「耶和華的所在」。(參結48:35)
宣告: 我的神必與我同在,時刻看顧我,我要定睛於祢,憑信心仰望祢的再來,在新耶路撒冷祢要親自與我們同在,使我們與你一同掌權作王。

[國度觀點] 在神所定的疆界憑信心站立

近年香港不少人因為種種原因考慮或選擇移民,包括對香港的前景、政治局勢又或下一代的教育等等失去信心。根據香港保安局過去十年的「港人移民估算數字」,每年都有6千至9千名港人移民離開香港。香港的基督徒作為天國的子民,除考慮社會現實因素,更應該認清神的心意,無論神帶領我們到何處,都應帶著盼望治理腳掌所踏之地。

移民並非現今世代的新現象,聖經中亞伯拉罕憑著信心離開家鄉,摩西帶著召命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耶穌基督更是先來到人的世界,又將我們遷入祂的國度。既然神預先定準了人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徒17:26),基督徒就應帶著信心,領受使徒性的差派去到任何地方,深知主必與我們同去,使我們與萬民有別(出33:16)。然而,當下瀰漫在香港人當中的卻是一種對現實的無奈及擔憂,期望在新的國家尋找「更美好的生活」。聖經提醒我們,凡不是出於信心的都是罪(羅14:23),我們若要離開本地,總要帶著「神必與我同在」信心,盼望著走進昌盛。若未事先認清神給我們的疆界,只是出於恐懼當前的困難而逃避,實在不是信心的表現。

對於有領受要留在香港的人,應培養一份逆境翻盤的鬥志,在人看來沒有出路的環境中興起發光。當人認為沒有盼望、找不到定位的時刻,天國子民不能認同世界的聲音。當我們認同了仇敵,我們所發出的言語將帶來捆綁與咒詛。在投訴、不會感恩、推卸責任、審判別人等惡習橫行的社會中,我們必須把自己從這些不抱有盼望的文化中分別出來。在這個華人興起的季節,站在神所安排的門戶,現在就是得地為業的最佳時機!讓我們認同神所賜的恩賜與夢想,宣告一切都會變得美好:透過營商讓財富轉移至神的國度、看見復興在香港眾教會、以嶄新的方式傳福音、奪回教育下一代的權柄、預備宣教的一代、恢復神所設立的家庭模式、設立合神心意的政府官員等等⋯⋯這些既是我們從神領受的名分,神會恩待我們將它們都拉到地上來。「城因正直人祝福便高舉,卻因邪惡人的口就傾覆。」(箴11:11)或去或留,我們都要成為那地的祝福。

【Kingdom LIFE】3秒想出新設計 公司勇奪7個大獎 Jason Li:「神是一切創造的源頭」

Jason Li(李崇山)自小就對解決問題的充滿熱忱,這驅使他長大以後,成為產品設計師,開辦自己的產品設計公司,卻沒想到過程中使他不斷經歷和遇見神。他設計的產品奪得了多個國際設計獎項,但公司的工作時間卻不斷縮短,這怎麼可能?

神是終極設計師

Jason從小有一種特別的天賦,他看見一件產品,就會追溯設計者的理念,甚至製作的過程。他的思考很快,總是能想到方法改善每件產品。常規的教育限制著他破格的思維,他的學業不是很出眾,老師只會覺得他不專心。早在中五的時候,他已經打算創辦自己的公司,並以「Think more, Learn more」(想更多,學更多)為口號勉勵自己。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去學烹飪,才發現煮食跟設計很相似,都是整理已有的東西,不是無中生有。當時的廚師認為他成為設計師比廚師更有天份,令Jason繼續尋求他的夢想。

「設計師不是創造者,許多設計師都是模仿最厲害的造物主而已。我作為設計師,只是將神創造的東西重新配搭,更好的發揮它們的功用。」Jason從未讀過產品設計,一直都是自學解決問題的知識,他發現很多東西都是書本以外的世界教給他的。尋求神的過程也一樣,沒有人帶他到教會,他是自己走進去的。他從眾多的產品和被造物中看見創造主的心意,更真實地遇見了主。他在設計的過程中不介意碰壁,寧願不斷嘗試再修正。信主以後,他的思路也改變了:「以前想到新意念會覺得是自己聰明,現在反而明白了一切創造的源頭是神。對準神就可以下載創新的想法,原來幫助是從耶和華而來。」

設計大賽勇奪7

「沒想到一個意念冒起,三秒就想出了整件產品。」Jason最近設計了一支形狀特殊的多功能筆——「Flipen」,這個設計勇奪3個設計獎項,更為他帶來很多遇見神的經驗和意想不到的連結。當時,教會有一位姊妹問他,可以用什麼作為教會紀念品送給新朋友,他就想到有教會送瑩光筆,卻不能和聖經放在一齊,又會忘記帶。他沒想到跟創造主連結以後,三秒就「下載」了一枝分為三截,可摺疊成為書簽,形狀又便於書寫的筆。下載了意念,他就落實設計產品。可是從意念到成品的過程相當艱鉅,他們曾嘗試用不同的物料和做法,很多工廠也說做不了或成本很貴,很多人說該意念不會成功。但他卻認為:「神不讓我做,我一定做不到。如果神想我做,即使我不想做都能做出來!」最終這支筆成為了他公司開業第7年的產品。他多年來幫很多客戶設計了得獎的產品,但他對獎項卻沒有太大興趣。豈料,公司共拿了5件產品去參加一個第7屆的設計大賽,竟然得了7個獎回來。Jason相信,7在聖經中是代表完全的數字,是神與他同在的印證。

國度性的設計公司

.Jason定期在公司舉行團契聚會

身處產品設計行業,當同業常常要加班,日夜顛倒,Jason的公司一反常態,工作時間不斷縮短,成為行業的神蹟。Jason堅持星期一早上全公司要一同吃早餐、敬拜和祈禱去開始一週的工作。「我跟見工的人說,我們是很國度性的公司,星期一的早會是必須參與的。」即使有客戶要求星期一會面,他也從不妥協。到星期五的時候,他們四點半就休息,為要守安息日。「我希望讓同事明白,是神的同在使我能夠建構這樣的工作環境。是神能夠做什麼,不是我這個老闆的聰明。我盼望當非基督徒的同事適應了這種生活,能夠慢慢認識神,了解我的價值觀。」Jason喜愛不問回報地幫助客戶解決難題,亦很容易成為客戶人生的朋友,已經帶領其中一位信主,和幾位客人想更認識耶穌。

Jason認為,基督徒不用常常跟人說自己是基督徒,反而要述說神的大能,超自然的見證。他相信,當他在自己的崗位上成為一個活祭,自然會在人生和生意上榮耀神。

(記者林暐皓報導)

2018台灣內在生活特會 神末世最高心意是預備基督新婦

由周金海牧師主講的「2018台灣內在生活特會」於7月26-28日,在基督權能福音教會台北堂舉行,本次特會主題是「神在末世最高心意,建造聖城新耶路撒冷,預備基督的新婦」,總共近400人與會。

「人在悔改重生後,基督活在我裡面,是我的生命、力量,要常常操練安靜等候主,聖靈會行預定的、計劃的善工。」周指出,人可安息在基督裡面,藉由聖靈的引導,得到平安的福音、基督裡的祝福、福音的好處,以及為人帶來起初的單純與良善。

周引用啟示錄21、22章表示,末日將出現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且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在新耶路撒冷城中有神的榮耀,城上所裝飾的寶石各含有屬天的意義,是基督在人生命中作成的工,神不看外表,乃是看人的內在,看人裡面耶穌基督的屬性,也就是說,每一個人的生命不一樣,每一個人的基督身量也不同,但每一個人在神的眼裡都是寶石。耶穌是我們得救進入新耶路撒冷城的門路,找著的人不多,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以進去。

「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啟21:23)新耶路撒冷城裡充滿神的聖潔、柔和謙卑的性情、無條件的愛,寶貴的生命及榮美,因耶穌是光明之子,是潔淨的,沒有隱瞞與欺騙,祂是我們唯一的標準。周表示「一個教會不在乎人的多少,但看重的是基督的度量,神不看外表,看的是人的內在,也就是神的同在,因此內在的建造非常重要。」他以自己在初建教會時的經歷為例,起初他非常看重會眾人數,神啟示他:「要人還是要我(神)?」他才驚覺自己的迷失,在兩年的「只見耶穌不見人」安靜等候主下,從各方來的會眾,都是愛神的人、與神同在的人。

周指出,在啟示錄中,「我必快來」強調了三次。所以時候不多,主快來了,大家要預備好,不要再浪費年日。他也提醒大家加入小組,實際地學習神量給人的功課。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在靈裡大家同心合意,腳踏實地跟隨聖靈,學習生命的功課,將自己的老我置於死地,同主釘於十架,以生命見證主的名。

 

(台灣國度復興報記者吳淑玫報導)

(六)尋求真實 -【無限商機】專欄

當我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便夢想三十歲之前能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如今這個夢想已經成真。我在廿九歲時成為是一間公司的總經理。這家公司頗有名氣,董事會成員皆是來自瑞典各地德高望重的人士,而董事長更是皇室家族的成員。神不斷地祝福我的生命。我不僅達成了職業的目標,同時雅思特與我也奇蹟似地能夠生兒育女。然而儘管擁有這一切,我仍無法心滿意足。我知道生命不止於此,仍感到若有所失。那會是什麼呢?

我極渴望經歷神同在的真實,但同時我生命中也有一些領域是我向來所掩藏而且試圖忘卻的、一些我無法向人坦承的事。它們像沈重的包袱壓得我喘不過起氣來,並且似乎攔阻了我進入神的豐盛裡。我在絕望中禱告著,卻沒有釋放臨到。我愈是呼求神,我靈魂的仇敵愈是企圖阻撓我。失眠症在夜間折磨我,我只好在客廳的地板上焦躁地來回踱步,向主呼求祂的幫助。最後,我才在凌晨時分疲憊地入睡,而我的夢境總是惡夢連連,總是以這個合理的決定作結:除了坐下來等死解脫之外,我無計可施。

疲憊和憂鬱沮喪引起了失眠症,當我試圖堅持下去時,卻只是愈來愈糟糕罷了。睡眠不足導致了其他問題,我的情形每況愈下,體力透支,精疲力竭。終於,我經不住絕望逐步地啃蝕我的生命,無可避免的事終究發生了。我企圖自殺了斷。在這時候,祖父的命運沈重地籠罩著我。凌晨時分我溜下床,走進小會客室,不由自主地嚎啕大哭,我跪下來禱告著:「神啊,讓我回家吧。我再也無法承受了!」

就在我人生最幽暗的時刻,整個房間頓時間湧進一股溫暖的同在。愛環繞著我,幾乎可以觸摸得到。我正在全能神的同在之中,簡直無法用言語確切地描述當時所發生的事,但當我正要開口表達感激之心時,一種奇怪的語言從我裡面深處不斷地湧上來。我向神獻上我的感謝和讚美,那未知的言語竟從我口中冒出來。終於,我明白神是愛我的了。過沒多久,我突然覺悟到自己正在「說方言」。

我持續全然地沈浸在神的愛中。現在我確信神愛我。這並非由於我是基督徒,所以才相信或接受的事。不!我明白神確實愛我是因我感受到了!那情形宛如父神從天而降,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一般。就是那樣程度的愛和親密湧流在那房間裡。神已恢復並釋放了我。祂給了我期盼已久的真實。


文@剛納‧歐森

(節錄自《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作者是國際基督徒商會(ICCC)的創辦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業家。他以神國原則在職場中服侍,並經歷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帶領。)

按此購買《無限商機——將臨國度回憶錄》

【Kingdom LIFE】以先知性舞蹈代禱,為這城求平安與醫治

近期香港出現一隊舞者遊走香港不同地點帶領舞蹈敬拜,今期Kingdom Life前往觀塘海濱長廊採訪了這隊的先知性舞者,透過他們優美的舞蹈動作,在日落的襯托下,觀眾都深深感受到神的美榮與同在,不自覺要讚歎:「以舞蹈敬拜我們的神實在太美了!

 進入先知性舞蹈的門

Christine與Sodapop是來自法國的先知性舞蹈代禱者,Bryan透過別人介紹知道這對夫婦對華人有很強烈的代禱負擔。Bryan在一年後參與回家聚集時,從神領受要歡迎中國的代禱者。「那時開始,我就有負擔為Christine與 Sodapop祈禱。幾個月後,我被神感動寫信告訴他們中國對先知性舞蹈的需要,邀請他們來教導舞蹈敬拜。我又透過他人轉贈一張回家聚會的影碟給他們認識中國的先知性舞蹈。」他們很珍惜這封信和影碟,但當時覺得時機未成熟。Bryan的信是其中一封的邀請,但最後確認是時候來中國的信,是一位北京的小朋友寫給他們的,他們非常感動,也看見了中國對先知性舞蹈的渴望。

今年是Christine與 Sodapop第三次來中國。他們每次來香港,Bryan就負責協助舉辦舞蹈工作坊,及幫助他們與不同的人及教會連結合作。「這次的中國之旅,神告訴他們要來10日,除了與機構合作,還前往一些地點跳舞代禱及拍攝。對我來說,我就是他們的代禱者,由寫信開始,我的負擔就是為他們祈禱,並且為他們在香港的事工開路。

興起舞蹈敬拜的大軍

Lily(吳梨玲)是參加Christine與Sodapop的舞蹈工作坊的其中一位先知性舞者。Lily現在是教會的傳道人,她從大學開始學習跳舞,神在那時開闊了她的視野,讓她明白跳舞除了是興趣,也可以與敬拜結合。Lily一直渴望神帶一個牧者教導她學習更多關於舞蹈敬拜,而在機緣巧合下Lily就參與了這對夫婦的工作坊。「在第一次上堂時,我心裡就清楚,神啊,就是這種敬拜了!我們跳舞禱告獻呈的,不但是給神,也是為了盟約及地土去祈禱,將當中人的擔子及憂慮獻呈給神,讓神去釋放他們,讓神的愛及平安重新充滿代禱的對象。在上堂時,我就經歷了這種神的同在及靈裡合一的敬拜。」今年再進深,他們選擇在香港不同地點跳舞,為著城市的需要用心靈去感受,並且用動作去告訴神,這個城市可能受傷,有很多失落及不忿,為著這城去向呼求神,求神的愛與憐憫臨到。

神一直將舞蹈敬拜及守望社區的負擔放在Lily心中。「神給我的負擔很具體,就是靈性舞蹈治療,興起一隊香港的舞蹈敬拜隊。」Lily曾嘗試大膽在教會的敬拜中跳舞獻呈。她形容,舞蹈敬拜是很真實的,當舞者專注在神裡,會眾是會感受到神的力量及恩典。「當我在教會敬拜中跳舞,弟兄姊妹都感受到整個氣氛很濃烈,感受到神的同在,知道那種能力不是來自我本人,而是聖靈帶著我獻這個祭。試過幾次之後,有些弟兄姊妹都表示想參與,有種渴望想更加親密及盡情地敬拜主。」Lily感覺到神在她的教會開啟弟兄姊妹,讓他們有謙卑的心去領受。而最近教會在設計新堂址時,神讓Lily大膽向牧師提議,明年是開啟敬拜舞蹈的時候,而神更令她在堂委面前蒙恩寵,很快通過開啟舞蹈敬拜的提議。「未來我們教會的新堂址將有一塊很大的全身鏡,預備教會興起一隊舞蹈敬拜的軍隊,去為香港敬拜守望。」

心靈舞蹈帶來的醫治

另一位先知性舞者Rebecca(吳詠娟)本身從事營商宣教,她在兩年前就從網上認識了Christine與 Sodapop。去年,當她在一間機構的服事中就與他們相遇了,就開始跟隨他們學習先知性舞蹈。Rebecca經歷了在個人中被主醫治釋放,神對她說,透過跳舞敬拜,個人與神是有連結的,也可以為別人帶來醫治釋放更新。今年Christine與 Sodapop更邀請Rebecca參加戶外舞蹈敬拜。「當我們為自己,為別人,為香港跳舞時,其實在求主開我們的眼睛,讓我們看見神想我們看見的;開我們的耳朵,聽聽聖靈的聲音,讓我們明白可以怎樣為香港跳舞及守望。在舞蹈中,我們體會到不但將自己與神結連,同時也將這個地土與神結連。」

Rebecca主要從事營商宣教的諮詢及培訓。而神從呼召她營商宣教到現在她所開展的項目,大部份都是與跳舞有關。在教導舞蹈時,Rebecca看到職場中的人心較為硬和冷漠,因著工作或者生活的壓力,人有很多壓制。「當我思考怎樣將靈舞帶入職場,我就想到將它轉作『心靈舞蹈』。」現在,開始陸續有人邀請Rebecca去他們的工作場所開班教心靈舞蹈。「雖然在心靈舞蹈中我不能直接講耶穌,但我會講愛,期望將人的心與耶穌結連,以致他們在當中自己去經歷。有些人在上完堂後回應,原來這樣跳舞能夠經歷醫治。他們感到很奇怪,為何來之前很不開心,跳完舞,除了人放鬆了,還覺得整個人更新了。他們自然就會問原因。當他們主動問,我就可以分享福音及耶穌。」

(記者莫嵐報道)

(五)從試驗到命定 -【荒年中的恩寵-在關鍵時代重讀約瑟故事】專欄

我們會同情約瑟,因為看不出他有什麼不好,卻被心狠手辣的哥哥賣給別人為奴隸,後來又坐冤獄。世上沒有完全的義人,約瑟也不是,但聖經對他的描寫很正面,而按人間的標準也算是一個好人。好人怎麼會受苦呢?聖經沒有提供簡單的答案可應用於所有人,但有一節經文是解開約瑟受苦的關鍵鑰匙。

詩篇一零五篇19節:「 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他所說的應驗了。」

打從第5節開始,詩篇提到神與亞伯拉罕和他後裔立的約,應許將迦南地給他們,接著回想荒年之前,神打發約瑟去埃及,使他成為奴隸,到了19節就說:「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他所說的應驗了。」之後繼續說約瑟在埃及的事情,他治理埃及,後來雅各也到了埃及,在那裡生養眾多,人口增長強勁,最後是出埃及的故事。42節做了一個總結:「這都因他記念他的聖言和他的僕人亞伯拉罕。」

神向約瑟說了什麼?祂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作出的應許,約瑟應該知道,還有約瑟的異夢。

神與人立約,也會試驗人是否願意遵守他的責任。試驗並不好受,但神的同在會令它變得有意思,約瑟在從被推下井裡的一刻開始,在表面看來,人生好像與他的兩個夢背道而馳,但「神的同在」這字眼是在他去到埃及後才首次出現,之後每次遇上不幸,「神的同在」再次出現。在埃及,約瑟確實經歷很多恩寵,但最大的恩寵是什麼?是「神的同在」。摩西跟神討價還價,「神啊,你若不與我們同去應許之地,只是讓我們去,這有什麼意思呢?」摩西明白什麼是最好的人生。外在的環境無論怎樣改變,也不能阻止神與你同在,問題是你想祂與你一起嗎?祂想與你一起嗎?

雅各臨終時給十二眾子祝福,給約瑟的祝福是與別不同的,他是與兄弟有別的人,神與他同在,不是沒有任何原因。我們都會說自己渴想神的同在,但神喜歡不喜歡與我們同在,這可不是沒有任何原因的。

我家的飯桌上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燈泡小玩意,裡面充滿水,水裡有一些金沙,而主角是一株塑膠幼苗,精彩的地方是即使你翻轉燈泡,這幼苗最終還是屹立不倒,因為它有一個有重量的底部。小幼苗能夠屹立不倒,因為它在充滿水的密封玻璃燈泡裡。後來我發現有更深的意思,我們只要停留在神的同在,有什麼可以擊倒我們呢?

有一天吃早餐時,我習慣性的看一看那燈泡。突然間,我注視到幼苗上的金粉,就像覆蓋了一層榮耀。此時心裡想,如果燈泡沒有經過倒轉、搖動,金粉就不會落在幼苗上,人生不也一樣嗎?只要有神的同在,無論人生有多麼大的變動,甚或給一股自己無法抗衡的巨大力量翻轉了,但還是可以回復原位,而且多了一層榮耀的金粉。約瑟經歷人生巨變後,受過試驗,榮耀的金粉就落在他身上,往事並非如煙,而是給灑上一層榮耀的金粉。

但神與誰同在呢?雖然不義的人今世一樣可以得著神的恩惠,日頭照好人,也照壞人,但聖經從來沒有說,神愛與不義的人同在,「同在」是一種極度親密的關係,彼此不合的東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神與誰同在,透露了祂對這人的喜悅,而我十分確信,祂只喜歡與「與惡人有別」的人同在。約瑟,是一個「與兄弟有別」的人。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

【Kingdom LIFE】非一般家庭醫生 連繫神國身體 醫治病人心靈

如何能在地如在天的活出天國文化?如何在職場上活出基督的樣式?一位家庭科醫生,又如何透過他的專業,為病人甚至及其家人帶來重新得健康的身體和人生,更與不同機構連結為社區帶來祝福轉化?今期受訪者蕭烜醫生(Albert Siu)為大家訴說他的經驗。

踏進這間位於北角的醫務所的接待處,最引人注意的是擺放著一張叫做「仁愛關懷卡」的綠色單張。任何人都可以填寫此卡,接受醫生或姑娘為自己或親友代禱。診症室內的環境亦令人十分舒服,光線柔和而充足,牆上桌上都有放置一些金句經文的擺設,跟一般令人感覺冰冷的診症室完全不一樣。

與教會連結的診所

蕭醫生以往在瑪麗醫院工作,2005年才轉為執業私家醫生,算起來在私營醫生的工作經驗已有十二個年頭。一般人常常將家庭醫學跟普通科混淆,其實家庭醫學的理念及方向是注重身心社靈,即是不單止病人身體,也包括心理、社交關係與心靈健康。家庭醫生經過訓練,從教育正確的生活概念入手,幫助病人改善生活習慣,從而活得更健康,而不是只單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2003年沙士期間,蕭醫生仍在瑪麗醫院受訓,當時醫療界甚至整個城市也面對很大的衝擊。當時他在醫院跟一班弟兄姊妹祈禱,也會跟重災區醫院的弟兄姊妹連繫。他同時觀察到,私營普通科醫生的處境很孤單,受到任何衝擊或者危難都得不到足夠支援。他們為這些事祈禱,神就感動他們要去到社區表達愛及全人關懷,並連結其他私營的基督徒醫生。從那時開始,就慢慢醞釀一種新模式,將有神同在的家庭醫學帶進到社區。

2005年10月,蕭醫生與一些教會合作,開設了北角醫務中心,後來更在葵涌區增加了一個服務點。展開服務初期,蕭醫生得到自己教會的傳道牧者幫助,藉著醫療及教會連結社區。他坦言,最初的幾年只是學習怎樣運作,例如怎樣去管理一間診所、管理藥房、怎樣聘請人、怎樣訓練同事、怎樣跟進病人,都是一些重要的基礎。當時傳道牧者會跟他一起在診所禱告,分享領受怎樣去為病人看病,怎樣幫助跟進病人。慢慢地,神開始再打開一些門,連繫到其他地區教會。

用心聆聽 醫治心靈

醫務所的名字Agape Clinic,標誌是一個心形像聽筒內有十字架,意思就像用聽筒細心聆聽神的聲音和感動,從而去服侍病人。由於醫務所的基督信仰形像在社區裡很明顯,於是逐漸可以連結到不同的教會,開始展開不同的服事,例如舉辦健康講座,為街坊的健康檢查,甚至乎舉行健康嘉年華等等。如此服侍三年,商區福音使團亦邀請蕭醫生去分享三次聚會,都是跟情緒健康的主題有關。「這是神的新帶領,就是要關注人們的情緒。那時香港人嚴重的情緒問題已開始浮現, 每4.5人就有一個人需要情緒輔導。」蕭醫生又發現,自己服侍有情緒困擾的病人時,能夠耐心聆聽,也不會覺得累或辛苦,反而越服侍越有力,便知道這是神的恩賜,更清晰看到神給他的服侍方向,於是開始發展婚姻輔導及家庭治療。他表示,家庭治療是有時更是指跨代的服侍,例如小朋友的情緒問題可能來自父母的問題,最終會發現父母也是受到上一輩祖父母的影響。

「很多時身體上的毛病是關乎當事人情緒心理以及人際關係的問題。」蕭醫生說,不少病人初時是因身體毛病來求醫,而他會從這切入點去關心病人,明白他們的心,後來對方願意打開心窗,關係就慢慢建立起來。他分享了一個個案,有一位在地盤工作的男士腰痛前來求醫,過程中發現他同時患有抑鬱症,每天要服最少十款藥物,卻仍不能為他減輕痛楚。該名男士漸漸覺得生活上受到限制,失去自信、失眠,與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差。有一天,當他正乘搭渡輪時,他忽然興起跳海自殺的念頭。就在此時,一位公立醫院的基督徒醫生打電話給他,表示受神感動要打電話給他,問他正在幹什麼。他覺得很驚訝,卻不敢說出自己正要自殺,只說壓力很大且不開心。那位醫生於是轉介了他的個案給蕭醫生。蕭醫生發現,對方其實是很渴望得到醫治及恢復信心,於是鼓勵他讀聖經及祈禱,好像每天服藥一樣,並且有信心他會慢慢減少服藥的數量。他照著去做,漸漸地能夠睡得好,腰痛也減少了,跟家人的關係也恢復了。後來,他的妻子及兒子到蕭醫生處看病,結果最後一家人都信主了。

神國要crossover

就這樣,蕭醫生學習關心社區與基層,明白神想在社區要做的工作,並學習與神一起動工,而他只做自己該做的部分。他直言,雖然自己很想幫助每一個病人,但有時未必有適合的機會。因此,他有兩個原則,第一個是連繫,第二個是彈性。他凡事會彈性處理,若有從神而來的感動,就立即回應,否則會跟病人先保持聯繫,稍後再跟進。這個也關乎與神的聯繫,順服神的感動與帶領怎樣去處理及關心病人,與神一起動工。縱然工作忙碌,但他仍緊守進行安息日,以保持工作家庭的平衡。在這方面,蕭醫生也得到神的供應,給他合適的醫生拍檔一起同行。

「神國內是要有不同crossover的連結,不要固步自封,不要單獨地去做,要與神國裡其他不同領域的人連結一起去做,要認識彼此、關心彼此、以對方的心及需要為先、彼此同行守望,學習怎樣回應神的愛及祂的同在,學習回應神此時此刻的感動,立即行動。」蕭醫生相信,這條路並不孤單,只求神賜下同行者一起同心同行。「要跟隨聖靈當下的帶動,在那個文化之下想我們做什麼。福音是簡單的,不要將它複雜化形式化,我們自己就是福音去到人群當中。」他現時最大的夢想就是以家庭醫生的身分去祝福其他家庭,恢復每個家庭的屬天關係與樣式,並且連結屬天家人去做神想做的事。「要在職場上見到神的國,跨越不同領域、界限、宗派,聯合一起活出天國文化。」

(特約記者張綺薇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