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活躍的基督徒家庭只佔少數 有必要與家人實踐信仰

根據研究機構巴納(Barna Group)一項最新研究,公開承認主且虔誠的基督徒中,只有兩成半會和家人定期一起祈禱、讀聖經、談論神,並接待其他人。有近三成的基督徒並沒有在家中實踐這些。

這項調查是巴納與Lutheran Hour Ministries 共同進行的。調查透過網上問卷訪問2,347名成年人及青少年,他們承認基督的信仰對他們很重要,並在過去一個月曾參與教會崇拜。調查的目標是研究基督教家庭如何共同實踐信仰,因此獨居的基督徒並未包括在内。

巴納按屬靈紀律、靈性對話及接待客人三類家庭信仰活動界定基督徒家庭的「屬靈活躍度」。屬靈紀律指每一至兩天一起禱告及每星期一起研讀聖經;靈性對話指至少每星期一次談及神或信仰;接待客人指至少每月數次接待家人以外的賓客。同時實踐以上三項的,可界定為「屬靈活躍」的家庭。

結果顯示,只有25%虔誠基督徒的家是「屬靈活躍」的家庭。33%定期有屬靈紀律和屬靈對話,而14%的基督徒家庭只是接待客人。其他28%的基督徒家庭從沒實踐上述三項。

研究指出,「屬靈活躍」的家庭有以下特徵:他們與家人和家族成員共享有意義、有趣和有質素的時間。他們一同遊戲(32%),一起用餐(63%一起吃早餐,75%一起吃晚餐),幾乎每天一起分享感受(59%),又會舉行家庭會議(68%)。他們有「好像家人」的好朋友(91%)。他們會在家中分享關於神的寬恕(76%)、聖經(73%)或信仰傳統(69%),7 成認為家庭成員是屬靈的榜樣(73%)。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 及 Barna Group,2019年3月8日及5日,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基督徒的家庭都要成為「靈性活躍」的地方。

國度1分鐘(71) – 中文聖經翻譯簡史

+按圖放大

中文聖經翻譯簡史

一、1823年,馬禮遜翻譯的《神天聖書》出版,基督新教第一部在中國翻譯的聖經

馬禮遜於1807年進入中國學習中文及開展翻譯聖經工作。他於1813年完成新約,1819年完成舊約,1823年在馬六甲出版《神天聖書》。同一時期,英國浸禮會宣教士馬殊曼(Joshua Marshman)在印度主持中文聖經翻譯,《新遺詔書》及《新舊遺詔全書》於1822年完成及出版。

.1823年出版的神天聖書

二、1850-1910年,不同地域語言的聖經譯本湧現

1842年,鴉片戰爭爆發,中國宣教之門大開。1843年,英美差會傳教士於香港討論如何重譯聖經。由於各宗派在神學問題上的分歧,1850至1910年間,不同譯本紛紛湧現。當時中文聖經譯本主要有三類:文言文、官話和方言。

文言文譯本主要有《委辦譯本》,是其中一個比較著名的譯本;裨治文/克陛存譯本;1853年的《高德譯本》(J.T. Goddard);以及1885年楊格非(Griffith John)的《淺文理新約譯本》等。

官話譯本主要有,1856/1857年出版的《南京官話譯本》,1878年的《北京官話譯本》新舊全書約等。

另一類是中國各省的方言譯本,如吳語系譯本、閩語、客家語系、粵語系等,共有二十多種方言。

三、1919年,《和合本》誕生,至今是100週年

1890年,由於當時不同版本的中文聖經數量太多,在上海舉行的傳教士大會上,各宗派機構決定以「和衷合作」的精神,共同翻譯和出版聯合譯本,稱為《和合本》(Union Version)。

大會成立了三個不同的翻譯委員會,分別負責深文理、淺文理和官話三種譯本,以期達到「聖經唯一、譯本則三」(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的目的。經過接近30年的翻譯工作,《和合本》於1919年正式面世,成為中國教會史上最重要的聖經譯本。

《和合本》的意義和貢獻

1、推動中國近代白話文的發展

1919年,中國正值開展「五四運動」,提倡白話文,反對舊禮教和封建迷信,又提出民主科學的口號。《和合本》是當時第一本以白話文譯成的鉅著,亦是流通最廣泛的白話文書籍。胡適、周作人等學者將《和合本》譽為白話文的典型。

2、推動中國教會合一

《和合本》的翻譯計劃涉及不同宗派機構的譯經者約三十多人,在翻譯過程中多次諮詢眾多地區的教會,期望從不同的意見共融成同一的見證。《和合本》是中國教會在同一真理下的合一成果。

3、促進聖經在中國信徒中廣泛流傳

當時很多教會用《和合本》作為文盲信徒的識字課本,聖經公會又以遠遠低於印刷成本的價格出售,《和合本》聖經出售的地區幾乎遍及中國及東南亞各地。

4、確立聖經的翻譯原則

1891年,三個和合本翻譯委員會規範出18條譯經原則,而當時譯者們的態度是「和合本就是神的話」,在追求「信、達、雅」的翻譯原則上,若不能兼顧,則絕對求「信」。

5、翻譯與最新的聖經研究成果接軌

19世紀末,正是西方聖經研究隨着考古和語言成果而改變的時代。當時主持《和合本》翻譯工作的聖經公會,設定了規範,容許譯經者參考最新而被認可的觀點。譯經者期望《和合本》可以反映最新而被認可的聖經研究成果。

四、70年代至今,部份中文譯本

1、1970年,呂振中譯本

由呂振中牧師以盡量直譯原文為原則翻譯而成,此譯本比《和合本》更準確地保持原文語法的結構。

2、1976年,聖經新譯本

除聯合聖經公會外,首次由華人組織發起,從原文重新翻譯的譯經計劃。新約於1976年出版,舊約於1992年出版。其翻譯目標是儘量依原文詞序翻譯,但又要盡量符合中文的表達方式和語用習慣。

3、1979年,現代中文譯本

以 Today’s English Version 為藍本,由原文翻譯。此譯本採用美國聖經公會的奈達在1960年代提出的「動態對等」為原則,保持現代中文語法,更通順易懂。

4、2010年,和合本修訂版

近幾十年來,中文的使用出現很大變化,加上聖經古抄本(如《死海古卷》)的發現和對《七十士譯本》的研究,對經文的翻譯提供了新的亮光。聯合聖經公會於1983年與各地華人教會領袖商討後,決定對《和合本》展開修訂工作,並於2010年出版。

資料來源:

  • 香港聖經公會和合本百周年紀念網站,https://www.cu100.hk/
  • 文林、蔡錦圖,《和合本對華人教會的貢獻》,基督教週報第 2801 期
  • 維基百科網站

2019聆聽聖經運動啟動禮 投入神的話語 與天上的故事對齊

「聽信真道」(Faith Comes By Hearing)和香港播道團契(HK Evangelical Fellowship)於2019年3月6日至4月21日的大齋節期間,在香港展開為期47日的聆聽聖經運動。在3月2日舉辦的啟動禮中,大會邀請了美國著名牧者,《The Story》作者之一藍迪·弗拉茲(Randy Frazee)分享關於進入神國的信息,他勉勵信徒要投入神的話語,以禱告與天上的故事對齊。

進入神的國度

藍迪·弗拉茲(Randy Frazee)分享,當我們開始生命的屬靈旅程,我們是從信心的第一階段開始:我們活在自己國度,沒有留位置給神,感覺自己不需要神。然後我們當中有些人,因著神的恩典,進入信心第二階段:我們活在自己的國度,但我們覺得不是做得很好,所以我們邀請耶穌進入我們的國度,好讓祂來幫助我們的生命。第三個信心階段,也是很少人到達的,就是離開自己的國度,進入神的國度。現在所有事情都是關於祂的國、祂的計劃和祂的榮耀。這些人在神的國度中,會發現過往在自己的國度中無法想像的東西,就是神的榮耀和能力,那些能力能夠勝過憂慮、恐懼、平庸、抑鬱,得著生命的醫治與復原。

.藍迪分享進入神國的兩個關鍵步驟

投入神的話語

藍迪指出,根據耶穌的教導,我們如何進入神的國,可以總結成兩個步驟:第一、透過神的話語,尋求祂的國。藍迪曾在幾年前參與一個關於信徒屬靈旅程的調查,這個調查在全球範圍有1000間教會,250,000人參與,調查得出以下有趣結果:

靈命成長的首要法則是投入神的話語。這是250,000個信徒都同意的答案:無論受訪者處於屬靈旅程的哪個階段,幫助他們進入靈命新階段的最重要因素,都是投入到神的話語中。其次,信徒最想從教會得著的,就是幫助他們明白神的話語。信徒最需要的和最想要的東西,都是投入到神的話語中。對於教會領袖來說,沒有人否認首要策略就是推動信徒進入神的國,但在此之前我們首先要專注在如何使人投入到神的話語中,來經歷神國的榮耀與能力。

神的話語使國復興

藍迪又以聖經故事出發,指出當以色列民聽從神話語所帶來的復興。在申命記31章中,摩西在臨死之前聚集以色列百姓,向他們讀出律法書,並吩咐他們每7年宣讀一次。摩西說,若想延續神的祝福,以色列民要遵行神的律法。然而以色列民卻是心硬悖逆,不願意遵守神的律例。

800年後,20歲猶大國王約西亞在重建聖殿時發現了摩西所傳的律法書。約西亞王聽見律法書上的話後,就撕裂衣服,哭泣,還做了一件很特別的事:「王站在他的地位上、在耶和華面前立約、遵守他的誡命、律例、成就這書上所記的約言。」(代下34:31)這是自摩西之後第一次發生的事,聚集以色列民,去宣讀神的話語。這開啓了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復興之一。

再過200年,尼希米在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之後,他專注在重建以色列人的生命,他聚集以色列人,向他們宣讀摩西的律法書,然後以色列迎來了再次的復興。藍迪指出,這次在香港發生的「聆聽聖經運動」與這些以色列人的故事非常相似,他想透過舊約的歷史和故事說明,神要用祂的話語讓香港經歷復興,不只是香港一個教會經歷轉化,而是香港整個教會身體經歷轉化。

.眾牧者領袖鼓勵信徒參與此次運動

與天上的故事對齊

藍迪最後指出,尋求神的國的第二個步驟,是透過與天上故事對齊的禱告。藍迪向與會者發問,你知道在聖經中,有兩個故事是同時發生的嗎?一個是地上的故事,一個是天上的故事。地上的故事,是從我們即時的期待中展開,我們只看見眼前的事情,過每日生活,我們解讀自己的生命和做決定,是基於我們在地上的好處出發。因此我們有很多需要,我們向神呼求,使我們的需要得著滿足,祂真的這樣做了,給我們日用的飲食,關心我們在地上的需要。但耶穌說,這不應是我們祈禱的開始。

祈禱不應從地上的故事開始,因為我們知道有天上的故事在繼續,這是神所寫的,從創世之初開始的故事。實際上,這故事從一個「花園」開始,也在「花園」中生命樹重現的時候結束,從啟示錄21-22章,我們可以看出與創世記1-2章之間的對應。在創世記1-2章中人從神國失去的,整本聖經的故事就是透過耶穌的工作,帶我們重回神的國中,得著生命。所以,整個人類歷史不是直線前進的,而是在畫圈,從神開始,透過基督,回到神那裡,這就是神正在寫的天上的故事。

當我們去讀聖經,我們會發現神使用所有人物、地上的故事去講述這個天上故事的最終結局——回到起初之處。同樣,我們也是其中的人物去開展神在天上的故事,所有都是指向神的國,以及祂的榮耀與能力。所以,我們祈禱不是從地上的需要開始,而是使我們生命與神的國對齊,那麼祂國就會降臨,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最後,藍迪以約瑟的故事作為結束。約瑟被哥哥賣到埃及,從地上故事的角度,這是一件很悲慘的事,但在過程中他發現了在天上的故事中神所做的。神差約瑟先來到埃及,是為了拯救以色列全家,使神的故事得以繼續展開。約瑟發現,他的哥哥在地上故事對他所做的,都是神的計劃一部分,為了講述神的天上故事。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即使我們正在生命中經歷艱難的季節,或許我們在地上的故事中所發生的事不太好,但若我們與神的國及天上的故事對齊,你會發現,神使用你生命的悲劇來彰顯他天上故事的美好,這就是我們在地上最奇妙的發現。

.圖為眾教會機構領袖同心為運動禱告

(記者莫嵐報導)

[國度觀點] 高舉天國文化的合一

近期,一個聆聽聖經運動正在香港發生,以合一為主題,用47天一同聆聽神的話語。這次聆聽運動得到香港不少教會機構的牧者領袖的同心推動。2019年,是聖經和合本誕生100週年,「和合」代表「和衷合作」,和合本的誕生,是中國教會合一的見證,也彰顯了神當時使用信徒及教會合一發揮的巨大影響力。100年後的今天,神同樣透過百年紀念及聆聽運動提醒香港教會,以及華人信徒在末後的日子,要高舉天國文化中的「合一」。

很多人將「合一」片面地理解為「統一」,尤其的華人的文化中,「統一」是集體主義文化下的產物,削弱甚至是剝奪了人的獨特性。論語有芸:「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而不同」,意思是與他人保持和諧友善,但在對具體問題的看法上卻不必苟同對方。而小人所作的卻是相反,心裡不同意,表面卻迎合。君子與小子的區別,在於心中所發出的,這不正表達了在這個充斥著多元文化的社會中,我們所追求的合一嗎?今日香港,彼此相爭已經成為社會的文化常態,從對不同議題的爭拗,發展成彼此謾罵,人身攻擊。這種「非友即敵」的哲學,正是對天國文化的否定與對立。然而,在信徒群體中,卻有不少走向另一極端的現象:不敢於做與別人不同的事,害怕踏出新領域為神發夢,作新事,以致整個信徒群體出現僵化,停滯不前,也給年青人留下教會保守古板的印象。

然而,天國文化中的合一,是要「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神並不是叫信徒要在體制上或組織上合一,而是告訴我們,合一是聖靈的工作,因為合一的心是聖靈所賜的,而我們要做的就是竭力去保守、保護它。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章提及,身體只有一個,由許多肢體組成,腳不能對手說,我不是手,我不屬於身體。正是因為每個信徒都是身體的不同部分,才能夠靠著我們的頭——基督,聯絡合式,各按各職,彼此相助,使整個身體得以成長。合一,在於靈裡的相通,我們看見別人身上有神所創造的獨特;我們成就別人的成功,如同自己的成功同樣重要;我們知道個人發揮恩賜不同,為的是成就神的豐盛與美好。

國度1分鐘(69) – 正確認識聖經創造論

+按圖放大

正確認識聖經創造論

創世記關於創造及世界早期歷史的記載飽受主張無神論的進化觀點衝擊,甚至有教會和信徒將科學假設與歷史事實混淆,扭曲或輕看聖經的權威,使福音的基礎被破壞。然而,聖經創造論是不容妥協的。今日信徒應該全面認識聖經所記載的創造論。

聖經創造論

創世記第1章明言神在6日內創造了天地及所有生物,所有生物各從其類的繁殖後代。人在第6日被造,因著亞當夏娃的墮落,死亡和混亂進入了世界。地球歷史只有數千年,所有化石是由全球災難性洪水造成,洪水中只有挪亞一家和少量動物能存活。但因19世紀地質學出現的均變論,使地球歷史從數千年延伸至數百萬年成為主流說法。

聖經創造論的重要性

  1. 聖經才是記述創造的終極權威,而不是不斷轉變的科學意見。
  2. 相信六日創造論,才可以訂立福音的歷史根源,包括亞當夏娃的被造和墮落帶來的死亡與破壞及末後的新天新地。
  3. 如果聖經不是宇宙的真實歷史,基督信仰只會變為一個哲學想法而已。

六「日」創造根據

  1. 創世記是平鋪直敘的歷史記述,不是詩體。希伯來文對於歷史記載有特定的文法,如大量使用連接詞,而創世記是以此方式寫成。
  2. 「日」的解讀:
    希伯來文學者都支持六日創造是「字面解釋」,希伯來文Yom「日」字,在聖經出現過410次,都是指平常的一天。
  3. 聖經指明創造是以一周為基礎 (出 20:11),神的日子與人的日子是一樣的。假如我們不能按照字面的意思明白神的話語,那麼讀聖經就沒有意義。

關於「有神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的謬誤

「有神進化論」認為科學負責解釋宇宙起源的歷史,聖經只是說明世界為何出現。

  1. 有違神的良善:
    神創造的世界本是好的,神不會在人類出現前幾億的時間任由死亡和苦難發生在世界上。罪因人犯罪才進入世界,死亡和苦難才出現。
  1. 有違福音的內容:
    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又是從罪來的,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裏眾人也都要復活。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林前15:21-22,羅5:12-21,加3:13)
  1. 有違末世的內容:
    將來在新天新地再沒有死亡和苦難,是復興到神原本的創造的狀態。
  2. 正確解讀聖經:
    聖經多處引述創世記的人物或事件,新約中耶穌及其門徒多次提到創世記時,也視為真實的歷史。

關於「古老地球論」的謬誤

「古老地球論」認為創世的每日等於數千萬年,嘗試容納科學的框架,然而它與聖經所描述的創造仍有以下牴觸:

聖經創造論 古老地球論/進化論
先有地球後有太陽星宿 先有太陽星宿後有地球
地球起初被水包圍 地球起初是一團熔岩
先有海洋後有旱地 先有旱地後有海洋
生物在陸地上出現 生物在海洋裡出現
先有植物後有太陽 太陽出現,過了許久才有植物
魚類及鳥類同時被造 先有魚類,過了許久才有鳥類
先有鳥類後有陸上動物 先有陸上動物後有魚類
人和恐龍共存 恐龍絕種多時,人類才出現

關於「時溝論」或「毀壞重造論」的謬誤:

在創1:1及1:2加入一段時溝,兼容科學界的看法。神創造天地以後,有一段時間,撒旦令地球變得敗壞,神以洪水審判牠,並重新創造,那時才開始第一天。另一種說法指創1:2及1:3之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然後創造周才開始。

  1. 如果神創造的世界本來已經有數億年的死亡和苦難,神的救贖就顯得沒有必要。
  2. 「天地」的希伯來文是指宇宙間的一切,不只是地球。
  3. 創1:2開首的希伯來字母「Vav」,作為「解釋功能的連詞」,因此第2節是第1節的補充說明,中間不牽涉數千萬年
  4. 第2節希伯來文「Hayah」英文只能解作”was”(中文「是」),不能解作”became” (中文「變成」)
  5. 「空虛混沌」只有「未形成和未填滿」的意思,不一定是邪惡或審判的結果。

參考資料

《創世答問》(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唐.巴滕、大衛.卡奇普爾、喬納森.薩爾法提、卡爾.威蘭編著,Creation Book Publishing, Ch. 2-4。

相關文章:聖經如何看進化論

【Kingdom LIFE】蒙神帶領 尋到生命起源 全職推廣聖經創造科學資源

近年在科學研究上,越來越多證據顯示聖經的創造論比進化論可靠,然而許多人卻沒有機會去了解這些科學的研究,以至錯失機會認識神。今期Kingdom Life 訪問了「極光製作」的Stephen(黃曉鐘),分享神如何透過他服事的機構與國際知名基督徒科學家合作,將他們與聖經創造論相關的科學研究翻譯成中文,向華人宣揚聖經是真實可靠的信息。Stephen形容:「我很享受現在的工作,是神一步步帶領我進入這方面的服事。」

創造主的呼召

當主流科學普遍否認神的創造,而Stephen又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他可以認識神,倒是一種不尋常。Stephen中三四的時候開始思考人生,他覺得如果世界是億萬年前宇宙大爆炸而產生,而自己只是一些細胞隨機演變的產物,人生豈不是一切都無意思?他開始研究不同的宗教,發現好像只有基督教的神比較「合理」。於是,他去聯絡學校的非基督徒社工,獲介紹參加一間教會。Stephen第一次到教會,聽到一位神學生分享見證就信了主。「我信主很早期就已經想服事未信的人。」他對傳福音有負擔,卻面對困惑:「我問牧師一些關於科學和創造的問題他們只會說『你問了很好的問題』,但很多都得不到解答。」

投身社會後,Stephen經營生意,希望在當中傳福音,卻是不容易。他發現人們很想知道關於創造或生命的答案,他雖然不懂,仍然嘗試接觸人,總算獲得了一些經驗。後來,神帶領他到現在工作的機構來探望朋友,他有機會跟負責人傾談,發現自己的經驗和專長能夠幫助他們處理很多問題。負責人邀請他加入成為同工,Stephen當時有點猶豫,擔心護教學的工作會跟未信者產生磨擦。他又問神:「哪有人會看這些資訊而信主?」怎料有一天,他在街上遇到一個外國人問路,就帶他到酒店。外國人請他喝東西,言談間發現大家都是基督徒,外國人說:「我是看了關於創造的影片信主的!」Stephen覺得很奇妙,自己信主多年,從來未聽過人這樣信主。不久後,他就加入機構成為全職同工。

.Stephen講解支持聖經的科學論證

職場及教會急需創造科學

成為同工的初期,Stephen的工作是將關於創造論資訊上載到事工網站,由於網站的搜尋器優化做得好,令它們很容易被人找到。Stephen認為:「網上充滿著支持無神論和進化論的論述,特別是當這個世代大部分資訊都是反對神的創造時,需要有另一個聲音出現讓人知道。」他在服事和翻譯資料的過程,獲得很多裝備,感謝神帶領他一步步明白多年來思考的問題。「神預備我有這方面的渴慕,現在讓我接觸很有說服力的資訊,我想幫助其他人找到答案。而我在職場的經驗讓我明白不同群體的語言。我雖然不懂,但神一樣樣武器加到我身上。之前的工作使我要學習這些知識很困難,但現在我可以全時間的學習和整合,接受裝備,重返職場接觸人。」他們和一些公司合作,透過創造科學的講座和門訓,接觸未信者。雖然Stephen不是科學家,但當他用這些資料到大學和政府部門中分享時,聽的人都認同資料是可靠的,甚至有新認識的醫生朋友想和他傾談,了解更多。

近半年,Stephen到各教會分享,感到非常鼓舞:「我沒有估計我的分享會有這些影響。」一次,有位太太回應:「你解答了我多年的信仰疑惑,我丈夫參加教會多年,這些科學疑問沒人能答,你的分享很能幫助他。」他近月到一個堂會分享,有一對夫婦回應說:「你的信息成為我們生命很大的鼓勵。」Stephen說:「眾人熱烈的回應,讓我確信神要我參與和推動這些事工。聖經是真實可靠的,當我們真心相信神,在尋找的過程自會明白祂是真的,不必懼怕尋找真理。」

.「極光製作」出版大量科學資源書籍及刊物

從自己對生命意義的尋求、對未信者的負擔、進入商界打拼,神一直信實地預備Stephen的生命,整合一切,帶領他進入全職事奉,讓他享受其中。面對這個世代的需要,無神論的盛行,他說:「進化論、宇宙大爆炸、恐龍絕種等論述都在說聖經創造論是假的。然而,其實許多方面都有可靠的科學知識可回應。不少人認為推翻聖經的證據,經深入研究後,被發現原來是支持聖經的,基督徒不必懼怕。」他盼望未來繼續透過各種媒體,宣告聖經是真實可靠的。

 

(記者林暐皓報導)

美國公眾對聖誕宗教意識日益減弱 相信聖經對耶穌降生記載的比例下降

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項新調查發現,對比以往,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社會現時已不再強調聖誕節在宗教層面上的意義,很多人對這個趨勢都不太在乎。調查還顯示,不只在公共社會,美國人在個人生活與信仰方面,對聖誕節宗教意識也在減弱。該調查於2017年11月29日至12月4日通過電話進行,採集了美國1,503名成年人的意見樣本。

在這次調查當中,55%的美國成年人表示他們把聖誕節視為一個宗教節日,同樣數據相對於2013年的59%呈下降趨勢。

相信耶穌真的如聖經所述般降生的美國人的比例亦下降。調查顯示,66%的人表示他們相信耶穌由童女所生,比2014年的73%有所下降;68%的美國成年人表示他們相信博士是由明星引領朝見耶穌,並為祂帶來禮物,比2014年的75%為低;相信耶穌的出生是由天使所預示,以及相信耶穌降生於馬槽裡的美國人的比例也有所下降。總體而言,57%美國人相信耶穌降生的記載中這四項元素都真實發生過,低於2014年的65%。在這個主題中,基督徒所佔比例有輕微下降,但值得關注,雖然大多數基督徒仍然相信聖經的關鍵記載,但整體來說,相信這四項元素都真實發生過的基督徒比例已從2014年的81%下降到現在的76%。

千禧世代(Millennial)對比30歲以上人士對聖誕的看法亦有差異。千禧世代較少把聖誕節視為一個宗教節日,較多視之為一個文化節日。只有42%的千禧世代表示他們會在聖誕節上教會,比老一輩的56%為少。另外,千禧世代相信聖經耶穌降生的記載的程度,由2014年的59%降至44%,比30歲以上人士普遍高於60%形成差異,顯示年輕一代對聖經存疑。

(來源: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12月12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為普世的年輕一代禱告,讓他們認識聖誕的真義。

【Kingdom LIFE】《我是王》漫畫家小偉:「我想做一本真正的聖經漫畫版」

看過聖經故事漫畫的讀者,或許對小偉(張文偉)的漫畫作品並不陌生,數年前憑著一股熱情畫出《使徒行傳》漫畫,今日神帶領小偉更深走進神的呼召,以耶穌是王的角度,推出新作《我是王》,用漫畫述說耶穌的故事。

(所有圖片均來自漫畫《我是王》)

早在17歲時,小偉還未進入漫畫圈,曾與神立志:「如果袮讓我成為漫畫家,我就畫一本聖經漫畫。」但當小偉成為了漫畫家,就忘記了這件事,繼續為名氣奮鬥。直到2004年,小偉經歷人生最大低潮,當時香港漫畫圈開始式微,他足足有一年時間找不到工作。但神很好,隔了這麼久還重提小偉過去的立志,當時有一個同事打電話給他,問他是否有興趣畫聖經漫畫。「但當時我覺得這不是我真正的回應呼召。因為這本聖經漫畫的劇本、工序等都不是我去做的。直到2009年,我再度燃起以漫畫服事神的心,就開始自己去畫使徒行傳。」小偉形容,使徒行傳就好像一個熱身,完成後經過一段時間沉澱,他目標要做得更好。後來他更去以色列收集資料,「去以色列之前,我已經畫了部分稿,但回來之後我放棄了那些稿,重新去想怎麼做。最後神感動我以馬太福音為主軸,就是在講耶穌是天國的王,以這個角度去畫。」

現在的年青人可以接觸的事物太多了,而這些事物與神的道越來越遠。以漫畫來說,通常香港年青人看的日本漫畫,當中就有很多其他神或者扭曲的價值觀。「如果我可以透過他們喜愛的媒介去講神的真理,以他們容易接受,富有娛樂性的方式,漫畫可以成為一條鑰匙,引導他們去看聖經。」而小偉也期望透過《我是王》,向年青人傳遞一個信息:「人都是需要跟從的對象,可以是自己的心,尊敬的人或領袖等,但值得我們永遠跟隨的,就是耶穌基督。」當小偉用這個想法去祈禱,神以馬太福音27章11節回應他:「當彼拉多問耶穌,你是猶太人的王嗎?他說,你說的是。」「我是王」這個名字就是從這段經文中出來的。

「我的信念是不刪減任何經文,簡單講,我想做一本真真正正的聖經漫畫版。」為了豐富整個故事背景,小偉還會加入很多舊約預言,詩篇的詩句等內容。有時當小偉完成畫面,但想不到對白時,神往往在最後他的祈禱中,透過聖靈感動,給他一些從來沒有想過的對話,比自己想的更好。有時在很急趕稿的時候,聖靈感動小偉加頁。「其中有一頁講約瑟建造新屋準備迎娶馬利亞,聖靈感動我,在角落畫一塊房角石,正正是代表了基督,給讀者多些思考。」

而在創作《我是王》的過程中,與《使徒行傳》的最大分別是,小偉用很多圖像和畫面去表達。其中施洗約翰最後出場那段最令他印象深刻:「我畫了很多個版本,最後確認的版本有接近40頁沒有對白,我利用一些圖像吸引人留意聖經中舊約的片段,或者神與人對話的場景。而施洗約翰在前面出場中,我都沒有畫清楚他的樣子,直到他被神呼召,成為先知,我才清楚畫出他的樣子,是為了顯示他開始活出呼召的生命。」


 

(記者何雲深報導)

與神的關係並非儀式 讀經助明白聖經藍圖

漢語聖經協會(漢協)在2018年12月29日於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舉行讀經講座,講題為「火煉後的新生——《以斯拉記》研讀」。漢協總幹事郭罕利博士帶領與會者聚焦以斯拉記回歸子民面對的挑戰,神在當中的作為及給當代信徒的信息。講座後,漢協隨即舉行2019全年讀經計劃起步禮,推動各教會循三條聖經故事主線,有系統地讀經。共有十多位牧者領袖參與起步禮,用砌圖象徵透過讀經,明白聖經整幅的圖畫。

講座中,郭罕利首先綜述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及以斯帖記三卷書的脈絡和時代歷史背景。當時,神所揀選的以色列民被外邦人滅國,被擄到巴比倫,不再活在自己的文化中,聖殿被毀,對神的信仰被挑戰。失落了神子民的身分,使他們當中有些人開始反省信仰、整理經卷,不再倚靠外在的禮儀及神的聖殿作為信仰的根基。郭指出:「當虛假的信仰幻滅,真實的信仰開始誕生。」郭又解釋,在猶太人的舊約中,以斯拉記及尼希米記是一卷書,有學者相信它們在基督教的時期才被分成兩卷。「兩卷書由兩個作者所寫,引證了神會信實地讓祂的子民回歸。」而當中帶出了三個使命:重建聖殿、建立神的子民及建造城牆。

第一批子民回歸,是因為神激動波斯王居魯士和首領的心,成就了耶利米書24章及29章的預言,不是出於人的安排。回歸的會眾決定先恢復敬拜、與神的關係,之後才開始建殿。他們明白內在的關係比外在建築物更重要。其次,他們也不與信仰有參雜的當地人合作,因為敵人的示好並不可靠。後來,雖然亞達薛西王阻止聖工,神差派先知哈該及撒迦利亞鼓勵他們,至終聖殿得以完工。郭罕利認為:「回歸的會眾見證了,神的工作即使暫時受阻,最終仍成就。」第二批子民在亞達薛西時期回歸,神的恩手幫助以斯拉。然而,他們當中許多人與外族人通婚,背棄了神的約,與「行可憎之事的人」混雜。以斯拉教導人服從神的律法,叫他們因神話語戰兢,離棄外邦女子。郭指出:「當神的話光照我們生命的光境,會叫我們醒悟過來,從而作出改變。」

以斯拉記提醒今天的信徒,作神的聖工要有純全的信仰,才可以向不信的世界作有力的見證。神的話語大有能力,能使君王與人的心覺醒。郭罕利博士指出,首要之事不在於物質、經濟和政治的重建,而是恢復對神正確的敬拜,並要教導和遵行神的話。

 

(記者林暐皓報導)

科學家認實聖經對所多瑪的描述為真

一項美國科學研究證實,在數千年前一個從天降下的大災難摧毀了死海附近一帶地區。

在11月中舉行的美國東方研究所年會上,來自新墨西哥州阿爾伯克基聖三一西南大學(Trinity Southwest University)的考古學家Phillip Silvia匯報成果。他們的團隊在約旦河及死海一帶的五個大據點進行開挖研究,他指當中的谷中戈爾地區(Middle Ghor) 曾是肥沃農地,至少2,500年都有人居住,但在大約3,700年前突然被某大災禍移平,當時約有40,000至65,000人因而被滅絕。

研究顯示,該區120個小遺址有被強大的熱力和狂風摧毀的痕跡,在塔哈曼古城(Tall el-Hammam,即舊時的所多瑪)發現大量微小的球狀礦物顆粒,在現場亦發現一些陶瓷碎片,陶瓷表面被熔化成玻璃,當中含有經歷過極之熾熱的溫度(或許與太陽表面的溫度一樣)才會形成的鋯石晶體,這個災難性的事件令當地600年來再也無人居住。

學者們曾經推敲各種導致這場災禍的成因,他們最近發現有些與100年前在俄羅斯發生的通古斯隕石大爆炸很相似的痕跡。1908年6月30日上午,一個小隕石在離地3-6英里的上空大爆炸,把俄羅斯西伯利亞770平方里的森林夷為平地。科學家估計威力相當於1,500萬噸級的核武器,是37年後的廣島原子彈爆炸之威力的1,000倍。

Silvia又發現證據,顯示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將沸騰的死海鹽水推到曾經肥沃的農田上。這些科學解釋清楚地反映了聖經中對這兩個罪惡之城遭到破壞的描述:「當時,耶和華就使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以及城中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創世記19:24-25)

學者總結:「這場災禍不只毀壞塔哈曼古城,還波及鄰近地區(即蛾摩拉和平原的其他城市),種種跡象看來最有可能是行星大爆炸所導致。」

有份參與研究的Steven Collins博士撰文指:「因著覆蓋其城市的一層灰燼,證明了它是一個被從天而降的烈火所消滅的地方。」

(來源:Breaking Israel News,2018年11月23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讓我們敬畏神,祂是公義審判者。

【Kingdom LIFE】唯獨祢是王 面對自我 與神同行成聖路

《唯獨祢是王2》將在今個聖誕公演,基督徒藝人王祖藍與香港舞台劇最佳導演方家煌、8次獲得金像奬最佳原創音樂的金培達8年後再度合作,以音樂劇方式演繹大衛作王後犯罪悔改的故事。今期KINGDOM LIFE邀請了主角王祖藍及音樂總監金培達與大家分享演出及創作此劇的心路歷程。

與大衛一同成長

「《唯獨祢是王》這部音樂劇由1到2,是我人生一個很重要的印記。」祖藍這樣形容。在8年前上演的第1部中,祖藍飾演還在牧羊中的大衛,剛剛被神揀選。聖經說大衛雖身材矮小,但容貌清秀俊美。「當時覺得和自己十分相似,後來自己的事業在神的安排下越來越好。今日,如同大衛作王一樣,我也從黃毛小子,變成各方被祝福,有事業和家庭。」多年後再演大衛,祖藍的人生也與大衛這個角色一同成長。

.王祖藍

面對生命的黑暗面

《唯獨祢是王2》講述大衛作王後,與拔士巴之間的故事,祖藍覺得劇中大衛的整個心路歷程,恰如一位牧者所講,是「罪中打滾的僕人」。對今日的人來說,大家眼中的好男人是最容易跌倒。每個人都有些黑暗面藏在內心深處,如果一直未處理,越滾越大,若有一天爆發,是難以修復,人甚至會用極端的方法去掩飾或處理,基督徒藝人、教會牧者很多時候都會遇到類似問題。大衛就是如此,不但搶走別人的妻子,還殺了自己的忠臣。但他有一樣好處:無論怎麼錯,他願意面對神,承受後果,並且順服。「究竟與神的關係去到什麼程度,他才敢這樣與神溝通呢?可以說,大衛與神的關係親密如同夫妻,大衛從犯罪到悔改整個過程,與今日的信徒在現實遇到的情況是息息相關。」

男人的危機

祖藍又形容,這部音樂劇想探討的另一個層面是男人的危機。大衛什麼都有,權利地位錢家庭,生活安逸,國中太平。但在他心靈最靜的時候,生理上卻是最需要刺激。例如,男人上色情網頁,不會是很忙的時候上,一定是在很得閒的時候。普通人會遇到這樣問題,基督徒也不例外。大家眼中越好的男人,越不願意讓人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他也未必能接受真正醜陋的自我。基督徒需要去面對自己,若心裡有情慾或者不乾淨的想法,要告訴同行的弟兄姊妹,太太,要讓這些罪見光死。「在罪中打滾的義人,「打滾」的意思是不會停,我們一日未回到天家,還是會遇到這些試探,但成聖之路中如何面對神,改變自己價值觀,或者讓聖靈改變我們,是一條很長的路。」

.《唯獨祢是王》劇照

音樂推動劇情

.金培達

金培達形容,他與方家煌導演的合作,是因為大家都太喜歡音樂劇了。《唯獨祢是王》是想推向完全沒有對白(song-through)的音樂劇,但今次第2部作品,除了在對白與單曲之間取得平衡,而他所寫的歌將會帶出更強烈的旋律、電影感和戲劇性。

劇中有兩首歌,金培達在創作過程中感受非常深刻。其中一首《聖殿與爭戰》,配合的劇情是大衛很想為神建造聖殿,當中副歌是唱:「聖殿!聖殿!」「這首歌講出大衛對神的渴慕,但同時也是關於約押的(大衛軍隊的元帥,烏利亞的上司),他對大衛的情緒與大衛對神的情緒有些相似,所以這首歌同一個旋律,大衛唱完後,就到約押唱。有時我們很想為神做些事,但我們卻不知道神的心意如何。世上有些人將崇拜的對象放在人身上,約押就是如此。」而拔士巴出場所唱的歌——《一個女人》,表達了那個時代對女人的偏見,很能代表拔士巴當時的心情,而歌中所用的字眼和旋律,感覺是比較現代和流行的,容易令人產生共鳴。


後記

音樂劇的演出時間恰好撞正太太的預產期,但祖藍很感恩:「太太很支持我,甚至願意剖腹生產,她還說笑,我們的女兒未出生已在事奉了!我覺得很感動,有這樣願意與我同行的太太。」而對於很久沒有踏足音樂劇的祖藍,這次演出共有12場,有些日子還是一日兩場,在體力和時間上都有很大挑戰,他邀請弟兄姊妹為他禱告。

 

(記者莫嵐報導)

聖經動畫聯合福音聚會 於日本東京接觸二千人

11月初,日本88間教會與當地「生命之道出版事工」合作,在東京舉行年度大型福音聚會Joy Joy Festival。基督徒踴躍邀請朋友及小孩出席,讓他們有機會聽聞福音。聚會有接近二千人參加,當中一半從未加入教會。聚會中有聖經動畫系列Superbook的表演環節,並送出Superbook DVD套裝,有助推動聖經在日本的兒童間傳播。

Superbook 是CBN製作的兒童動畫聖經系列,作為向日本傳福音的工具。動畫已在日本電視上播出兩個月,CBN的日本區域總監譚約翰(John Tan)形容能夠在電視播出是一個神蹟及恩典。「初時當局告訴我們是『不可能的』,多年前日本有邪教在東京進行毒氣襲擊,令人對宗教,包括基督教的意義產生了很多混亂,因此很難讓宗教節目播出。可是,當他們認識到Superbook的動畫及故事確實對孩子們有幫助,他們就讓我們播出。」

生命之道出版事工的區域總監Niimi Sachico亦表示:「人們不知道聖經的整個故事,他們期待每週都能聽到故事。我認為故事對父母和孩子都有益處。他們一起學習並應用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

當地一些教堂,好像東京地平線教會,也在他們的主日學課程中使用聖經動畫系列。地平線教會主日學校Daishi Takita牧師說:「對於日本年輕人和孩子們來說,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他們沒有任何盼望,不知道未來該如何。教會在基督裡卻有真正的盼望,基督徒有必要將真正盼望帶給他們,而Superbook就是非常有效的工具。」

孩子們分享他們從Superbook學到的東西。Shiori Saito說:「我從Superbook那裡學到的就是在我做的每一件事上,把耶穌放在第一位。」另一名學生Rintaro Yanashita說:「我喜歡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之後復活的那部分,因為耶穌寬恕我們的罪,並死在十字架上。我邀請朋友到我們家看Superbook。我希望他們告訴他們的母親關於Superbook,使她們可以認識耶穌。」

(來源:CBN,2018年11月9日,Vasco Lam 編譯報導)

禱告:祈求聖經的真理和盼望進到日本許多家庭中。

聖經博物館展出死海古卷證實為贗品 現已下架

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聖經博物館在10月22日宣布,館內收藏被視為在70年前於以色列沙漠洞穴被發現的死海古卷,最近經化驗後證實為贗品,未來將不會再展出相關物品。

自博物館去年開幕以來,便一直有人懷疑館方所展出的這16塊死海古卷碎片可能是偽造品,展品附帶的標籤上也有註明學者們對其真實性的質疑。這些碎片由擁有博物館的格林(Greens)家族於2009至2014年間購入。2017年4月,館方將其中5塊碎片送到德國聯邦材料研究及測試研究院(Bundesanstalt für Materialforschung und-prüfung,BAM)進行鑑定,學者們以3D顯微鏡進行測試,並對莎草紙上的墨水和沉積物進行材料分析,以數碼和X-光測試進行科學驗證。博物館首席策展人Jeffrey Kloha說,古卷碎片經過三輪檢測,以驗證出處、筆跡風格以及羊皮紙和墨水之間的化學關係。化驗的結果最終發現這五塊碎片「顯示出與古代的源頭不一致的特徵」,代表這些碎片極有可能是仿冒品。學者們推測,偽造者採用了古老的紙莎草紙或皮革碎片書寫,使得碎片在受墨水測試之前看起來十分真實。

博物館創辦人兼富商格林(Steve Green)透過發言人表示拒絕評論這次事件。發言人指,該16塊碎片中,7塊不會再展出,9塊將會相繼送去鑑定真偽,這9塊碎片的其中3塊現時正在館內展示,並附有標明學者們對其真實性有懷疑的標籤。格林曾在博物館開幕前向媒體表示不清楚碎片的賣家是誰。

Kloha說:「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教育公眾三方面的重要性:驗證稀有聖經文物之真實性、精密的檢測以及我們對透明度之承諾。我們不斷致力確保博物館遵守所有法律和博物館標準的承諾……當我們對展覽品有不確定,我們便把疑點放上博物館網站,並隨時更新展品附有的標籤。」

死海古卷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由貝都因牧羊人於1947年在死海附近的洞穴中發現,比任何其他當時的希伯來聖經文本有早約1100年的歷史。發現死海古卷之前,最早和最完整的希伯來聖經文本是在9世紀成書。以色列文物局嚴密保管大部分死海古卷,將它們展示在耶路撒冷的死海古卷博物館(The Shrine of the Book)中,當中許多古卷部份可以在網上閱覽。

(來源:CNNRNS,2018年10月22及23日,Hannah Lo綜合編譯報導)

禱告:博物館能夠更精確地辨識古物的來歷和真偽,並有智慧管理展品和相關問題。

美調查:信徒讀經傾向捨難取易 「無法應用於日常生活」成障礙

美國聖經及基督教書籍出版商Crossway今年1月進行調查,訪問了6,000位有穩定讀經習慣人士。結果於7月底公佈,數據顯示大部分受訪者讀經時傾向捨難取易,情況令人關注。

調查詢問受訪者認為聖經中那些篇章最困難,高達45%回答是舊約先知書,舊約其他部分(摩西五經、歷史書、詩歌書),亦有約10%受訪者認為艱深。上述數據反映受訪者的讀經習慣,傾向捨難取易。頻繁閱讀舊約的人數不足一成,而受訪者認為較淺白易懂的新約福音書、歷史書(約20%)及使徒書信、啟示錄(約30%),則有更多人選擇閱讀。

負責調查機構Crossway在檢視有關數據時亦勸諭:「雖然研讀聖經中較艱深的部分具挑戰性,但信徒應嘗試花時間閱讀聖經所有篇章,並相信經上每個部分都是神所啟示的、在聖經中都非常重要。」

除此以外,調查列出四項讀經最大障礙,包括:時間不足、缺乏動力和紀律、害怕讀經及難於將聖經應用於日常生活中。調查同時詢問受訪者在一天中那些時間讀經,最多人選擇在早上讀經,他們在一個月內持續讀經的日數(約24天)亦最多。

另一方面,調查發現54%受訪者會在讀經的同時寫日誌,最多人選擇在日誌中反省經文字面上的意義(約80%)及寫下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應用(約70%)。

(來源:Crossway,2018年7月22日,潘意韻及林國祥編譯報導)

禱告: 求主賜下更多智慧和啟示,使信徒能將聖經應用於日常生活中。

要求簽署支持傳統婚姻聲明 美國聖經公會9人辭職拒簽

全球歷史最悠久之一的聖經印刷組織—美國聖經公會,最近推出了一項新政策,要求員工在2019年1月前簽訂聲明,宣告自己會遵循聖經原則,並支持傳統婚姻。

聲明條款包括「不可發惡言、偷盜、欺詐、濫藥」,又提到「我拒絕任何婚姻以外的性行為,按照聖經的規範: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以一男一女的婚姻榮耀神,且象徵著基督與教會的關係。

對於這項有關婚姻的條款,有公會員工表示不滿,9名員工因而辭職,拒絕簽署聲明,當中一名公開同性戀員工Jeremy Gimbel表示感到受傷,難以接受這項特別拒絕同性戀人士的聲明,逼使他離開這個工作了近十年,本應包容接納任何人士的群體。他又說,公會將要為這個確立聖經價值觀的決定「承擔後果」。

不過,美國聖經公會主席及總裁Roy Peterson認為公會作了一個正確的決定。Peterson說:「公會相信,一群與聖經真理有個人而深層連結的員工,會為公會踏入第三個世紀的事工帶來合一和清晰的方向。」他又補充,明白大眾會對這個話題有不同的看法,公會作出這個決定不為別的,只為要堅守聖經真理,公會亦會尊重拒絕簽署聲明,另覓工作的人士。

(來源:CBN,2018年6月4日,Hannah Lo編譯報導)

禱告: 教會在婚姻議題上堅守聖經原則,同時按真理接納同性戀者。

研究發現:聖經比咖啡更適合開展每天的生活

美國聖經公會(American Bible Society)委派研究組織巴納(Barna Group)進行了《2018年度美國聖經使用狀況研究》,訪問了二千多名美國成年人。結果發現,61%「以聖經為中心」的人認為聖經比咖啡更適合用作開展每天的生活。

美國聖經公會總幹事彼得森(Roy Peterson)指出:「許多美國人意識到,雖然咖啡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暫時性的能量提升,但只有改變生命的聖經信息,才能帶來持久的盼望和平安。聖經為今日的恐懼、挑戰和掙扎提供了切合時代的智慧。」

2018年度的研究不單評估美國人閱讀聖經的頻率,更研究這對他們的選擇、人際關係、靈性及道德層面的影響。研究按照聖經在受訪者生活中的參與程度(聖經參與度)分組:「以聖經為中心」佔9%,「經常與聖經互動」佔17%,「對聖經友善或中立」佔20%,其餘54%為「不與聖經互動」的人。研究發現,聖經參與度越高,越有可能感受到以下情況:渴望更多閱讀聖經;相信「聖經包含了一個人過有意義的生活所需要知道的一切」;認為聖經對美國社會影響力太小;相信聖經比美國憲法為更重要的道德結構;美國的道德和價值觀正在變差。

另外,閱讀聖經也對生活有正面影響。在「每個月至少讀聖經一次」的人中,56%表示他們更願意持守信仰,54%表示他們更願意向其他人展現愛心,42%在時間、精力和財力上更加慷慨。

關於恐懼與盼望,42%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比過去更加恐懼,特別是女性(47%)和千禧一代(49%)。相反,聖經明顯地改變了其讀者的生活,41%的受訪者覺得閱讀聖經時感到平安;而在「經常與聖經互動」的組別中,62%的人表示他們的恐懼水平在過去五年沒有增加。另外,81%的美國人對未來有盼望,其中78%「以聖經為中心」的人有盼望,比「不與聖經互動」的組別只有24%高出許多。

(來源:Charisma News,2018年10月5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更多人發現以聖經為生活中心的好處。

拉比為基督徒撰寫聖經注釋

Israel365為慶祝以色列獨立七十周年,計劃於今年6月出版《以色列聖經》(暫譯The Israel Bible),這個被喻為全球第一個聚焦於以色列的聖經版本,將向廣大的基督徒群體講述以色列地和以色列人的歷史淵源,並有力地宣稱以色列地是猶太人的土地。

Israel365的通訊郵寄名單有15萬人,主要是美國的福音派信徒,大都是以色列的支持者。今次的聖經出版計劃是與耶路撒冷Koren Publishers旗下的Menorah Books合作,聖經內容為基督教的舊約,附加正統猶太教拉比和學者撰寫的注釋,目的是闡述猶太民族歷史和現代以色列國的關係。Israel365相信《以色列聖經》為猶太人和基督徒所能接納的,並會促成兩個信仰群體的合一。

(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2018年4月19日,王妍編譯報道)

禱告:《以色列聖經》成為猶太人和基督徒展開積極對話的蒙恩媒介。

賴特撰寫保羅傳記

撰寫《認識耶穌的十堂課》及《再思保羅神學爭議》等著作的聖經學者賴特(N.T. Wright)最近撰寫了一本保羅的傳記。賴特希望透過該傳記使人明白使徒當時的世界。

賴特認為早期基督教的歷史背景蘊含信仰的真正意義,也有一定複雜性。保羅生活在第一世紀的猶太人世界,猶太人雖散居各地,但有不少在耶路撒冷。希臘文化和哲學充斥著保羅所談的「靈」等理念,保羅卻提出新的意義。羅馬帝國也影響著文化,對凱撒的崇拜正崛起成為新宗教。

保羅不但是早期基督教的重心人物,更是一個猶太人。他用猶太人的方式思考、書寫、爭辯。他非常了解妥拉,引用的經文包括以賽亞書、耶利米書和但以理書。這些經文述說一個宏大而長達數千年的故事,而保羅的時代就是一個歷史高峰。當保羅遇到耶穌,以他猶太人的角度來說,就是神的應許成就了。這不是人們所期望的,但卻推翻了死亡和一切執政掌權的。

賴特表示,當代有許多屬靈小群體(教會)湧現,這些社群是跨文化的,有猶太人和希臘人,有奴隸和自由的,男性和女性,成為家庭一起生活,這在古代世界聞所未聞的。教會應該是顛覆性的,信徒都真誠激進地尋求成為新的創造。

賴特又說,若保羅今天活著,他會希望教會合一,因為世界必定能察覺教會合一的力量。

(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2018年3月29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對保羅更深的認識,讓人更認識教會的力量。

陳恩藩牧師:社交媒體「消耗他的心靈」

暢銷書Crazy Love作者、美國知名牧者陳恩藩(Francis Chan)表示,大眾在社交媒體上的回應會「消耗他的心靈」,為了自己的屬靈生命健康,已盡量避免使用社交媒體。

陳牧師提出社交媒體的危險:「我們生活在一個所有人都很快發言的時代,聖經的教導卻完全相反。社交媒體充斥著話語,它們的目標似乎是盡可能大聲說出有震撼力的東西,引起人的注意。這不是聖經教導我們應該做的。聖經告訴我們,『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箴10:19),『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雅1:19)。」

他認為這種態度使牧師面對比以往更多的困難:「人們很快批評教會和領袖,並認定自己所知更多。這對基督教領袖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世代。」

他建議基督徒抗拒試探,不要試圖栽進每一場辯論,嘗試顯出你的對手是多麼的錯誤。他相信基督徒應有更高的標準:學習大衛謙卑的榜樣,服從掃羅,因為他知道神會妥善地處理那狀況。「有時確實要強硬地回應,但是讓我們反思大衛和掃羅的故事,今天教會裡有謙卑的靈嗎?我只想小心地面對主的受膏者。社會文化用最嚴厲的言詞來抨擊領導,為要讓人聽見,又為自己揚名。教會應有所不同,展示恩慈,就像以弗所書4章所說的,『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與世人的易怒成為對比。」

他懷疑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並非真正的影響力:「我們追求社交媒體上的成效,但那些人不是真正『追隨者』。讓人真正成為門徒,對教會來說更加健康。真實和深刻的門徒訓練和生活方式,並沒有什麼值得在網上吹噓,倒不如真實地為他人而活。」

(來源:Charisma News,2018年3月20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聖徒有智慧地使用社交媒體

抹大拉馬利亞真實身分初露端倪

聖經老師普遍猜測,抹大拉的馬利亞是一名妓女,但考古學新發現卻提出另一看法,她不僅不是妓女,反而是有影響力的富裕婦人。

在聖經裡,抹大拉的馬利亞是耶穌的朋友。她在耶穌的生命 和事工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新約福音書記載,曾有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可16:9;路8:2)。她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太27:55,56;約19:25),耶穌被安葬時也在場(太27:61),也是第一個遇見復活後的耶穌的人(可16:1-11)。

以色列古物管理局(IAA)的考古學家在加利利海岸邊發現了一個保存完好的1世紀猶太會堂,以及一個被認為是抹大拉馬利亞的故鄉城鎮「抺大拉」(Magdala)。考古挖掘發現,當中有繁榮的市場,魚類工廠,猶太人儀式浴池和古老港口的一部分。那城鎮是一個富裕的城鎮,而當時只有具影響力、富裕和有名的人才會以其名成為城鎮的名稱。

其次,抹大拉研究所(Magdalena Institute)所長Jennifer Ristine表示,根據路加福音8章2-3節:「……幾個婦女……又有希律的管家苦撒的妻子約亞拿,並蘇撒拿,和好些別的婦女,都是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抹大拉的馬利亞能夠和上流社會的婦女交往,也能夠供給耶穌和門徒需要,作為一個妓女的可能性不大。她補充說:「因為有像抹大拉的馬利亞這樣的婦女幫助耶穌的事工,耶穌的信息被傳揚了二千年。」她將著書講述該城鎮的構造。

這個一世紀猶太會堂和抹大拉馬利亞的故鄉於2017年錄得13萬名訪客到訪,是加利利海北岸的重要景點。

(來源:CBN Magdalena Institute,2018年3月19及26日,Vasco Lam編譯報道)

禱告:更多的考古發現幫助我們認識聖經。